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九重紫 > 第五十三章 田庄(粉红票240加更)

正文 第五十三章 田庄(粉红票240加更)

书名:九重紫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祖母和父亲见面,并没有话可以说,祖母只是不停地朝着父亲手里塞着瓜果点心:“……这是从城李记炒货店买回来的……这是家里自己种的,我春季的时候特意生产肥了一遍,结出来的瓜又香又甜,城里就是有卖的,也没有这个新鲜……”

    父亲讪讪然地笑。《》

    这些东西他都不喜欢吃。

    他是由嫡母养大的,除了天然的血缘关系,在生活习惯、饮食爱没有半点的相同。但他还是接过把瓜子在手里慢慢地磕着。

    祖母也感觉到了父亲的不自在,她笑容里掠过几分窘然,道:“你什么时候来接寿姑?”问完,又觉得这话不妥,补充道,“我是说,我没读过第五十三章田庄(粉红票240加更)书,也不懂那些大家的规矩,寿姑偶尔到我这里来玩还行,长时间住在我这里,恐怕要耽搁了她。”

    父亲道:“等我那边安排好了,我就来接寿姑。”说着,想到这也算是有了共同的话题,又道,“我也觉得到她跟着王氏不太好,那边的六嫂为人很好,和寿姑也投缘,我还要在京都呆几年,寻思着还是让她跟着六嫂。”

    祖母点头:“这样也好!我听人说,六太太是江南的大户人家出身,有时候太夫人都拿不准的事也会去问六太太,却又人人夸赞,可见六太太这人是很有本事的,寿姑跟着她,多多少少也能长些见识。《》”说话间就提到了父亲的嫡母,“……你若不是在她跟前长大,哪有今天?”

    父亲低了头笑。道:“母亲待我是极好的。”

    “我知道。”祖母道,“有次我偷偷去瞧你,见太太正拿着竹条打你的手掌,一边打。还一边问,还敢不敢?你含着眼泪说不敢了。可太太一放下竹条,你就冲着太太做鬼脸。还问太太,可不可以出去玩了第五十三章田庄(粉红票240加更)……从那以后,我就真正的放心了。”

    窦世英和窦昭都不知道这个事,听得有些目瞪口呆。

    祖母就感慨道:“若是太太能多活几年就好了!”

    父亲眼睛一红。

    祖母忙笑道:“看我,说这些做什么?你难得来一趟,中午就留在这里吃饭吧?我让人把那只老母鸡杀了我……”

    “不了,不了。”父亲忙道。“家里还有一堆事,我得早点回去。等过几天再来看您。”

    祖母想了想,没有再说什么挽留的话,道:“那我送你出去吧!”

    父亲没的拒绝,祖母牵着窦昭的手送走了窦世英。

    村里的人都好奇父亲的身份。躲在门后或是墙角好奇地打量着父亲,也有仗着和祖母关系好的,挑了空无一物的竹筐迎面走来,佯装偶遇的样子笑着给祖母弯腰行礼:“东家,有客来!”

    整个村子的人都靠帮祖母种田为生,在窦家,祖母是上不了台面的,可在这里,她的一句话就能决定这些人的生死。《》

    祖母腰杆挺得笔直地“嗯”了一声。再无其他的话。

    窦昭从前听崔大的媳妇说过,祖母刚到田庄的时候,说什么话的都有,崔家的人为祖母抱不平,祖母却把人给拦住了,还说“你都做了。还不让人家说说”,态度坦然,既然对那些巴结奉承她的人另眼相看,也不对那些说过她坏话的人刻意为难,好坏全凭谁的庄稼种的好,时间长了,有时候年成不好,祖母还会免了他们的租子,哪家孩子想读书,她会出钱资助,哪家的孩子想找个铺子当学徒,她也会想办法安排。时间长了,祖母渐渐赢得了这些人的尊敬。后来崔家和田庄上的一些人最终决定跟着窦昭去京都,完全是看在祖母的份上。认真的说起来,窦昭是受了祖母余荫的。

    上山打鸟,下河摸鱼。

    明媚的五月,窦昭把记忆中的田庄生活重温了一遍。

    可她到底不是那个懵懂的孩子了,不过两三天的功夫,就累得动动胳膊都全身酸痛。

    妥娘急得直问祖母:“怎么办?”

    “多动动就好了。《》”祖母笑道,“她这是动少了。”然后拉了窦昭,“走,和我去给瓜秧抓虫去。”

    窦昭不想去。

    妥娘自然是护着她。

    祖母笑道:“她是姑娘家,现在不好好劳作,这身子骨怎么能长得结实?以后怎么生儿育女?你看那富户人家的小姐,那么多难产死的,就是因为怀了孩子就不动,生怕有个三长两短的损了子嗣,结果是越怕什么越来什么。你再看我们庄户人家,有几个难产的,只有养不活的!”说到这里,祖母无限唏嘘。

    窦昭想起自己的前世……还真就像祖母说的,身体虽然受了损伤,却没有因此而香消玉殒。

    人生重来一次,若不好好的珍贵,前一世的优势未必就会无缘无故地降临到你的身上。而你若是因此而错估了自己,将是件很可怕的事。

    她挣扎着从炕上起来,有气无力地道:“我跟着您去捉虫。”

    祖母满意地笑。

    妥娘、海棠、秋葵、茉莉、萱草,还有祖母的那个仆妇,就是那个扶祖母下马车的红姑,像串粽子似的跟在她们的身后。

    她们这次是去捉样子最好看的青虫。

    海棠几个吓得尖声厉叫,就是妥娘,也脸色大变。《》

    窦昭咯咯地笑,找了双筷子,见着一个逮一个,不一会就装了满满一碟子青虫。

    她吓唬海棠:“等会用油炸了吃!”

    海棠扶着墙狂吐起来。

    祖母呵呵地笑,喝斥窦昭:“再不许说这样的话。”

    红姑却赞道:“真不愧是东家的孙女。”

    祖母脸一沉,道:“这次我就当是没听见,要是再让我听见这样的话。你就回自己家去吧!”

    红姑吓得脸色发白。

    祖母道:“没有规矩怎么能成方圆!四小姐年纪还小,你们说怎么,她就以为是怎么,等她回到窦家。说法又不一样,你让她听谁的?只会苦了孩子。”她说着,声音渐渐低了下去。“而且她祖父一直嫌弃她父亲出身不好,她若是再出什么错,只会让她祖父更嫌弃她父亲。”

    “东家,都是我不好。”红姑说着,曲膝就要跪下去请罪。

    祖母一把携起她:“你也不过是窦家的一个小妾罢了,和你八斤对半两,你也不用这样。只是以后说话要小心点。”

    红姑连连点头:“我知道了。”

    窦昭看着,想起了窦明。

    同样的一件事,祖母和王映雪的反应截然不同。

    前世,她一直觉得窦明比她幸福。

    这一世,她重新审视自己。第一次觉得自己比窦明幸福。

    前世,窦明有个处处维护她的母亲,只要她想,王映雪就会为她争取,不管付出怎样的代价和作出怎样的牺牲,却养成了窦明飞扬跋扈的性格,失去了王映雪的庇护,她除了大嚷大叫,乱发脾气。什么也不会,好好的一桩姻缘,被她弄得乱七八糟,惨不忍睹,她却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只知道一味的指责别人。

    自己虽然没有了母亲。却有个痛爱她的祖母。用最朴实方法,言传身教地影响着她的人生,让她能在逆境中不绝望,在顺境中不骄傲,学会了怎样保护自己,怎样去争取幸福。

    她不由深深地吸了口气。

    心中再无怨怼。

    甚至有些感激送她来田庄的父亲。

    前一世不管他是出于什么目的,她都因此而得益于此。

    突然间,窦昭心中涌起海阔天高的云舒云卷。

    她诚心地跪小小的观世音神龛前,衷心地感谢她对自己的眷顾。

    一旁的海棠就小声地问着妥娘:“我们什么时候回去?”声音带着哭腔。

    妥娘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你想回去,我明天就跟崔姨奶奶说,把你一个人送回去。”

    海棠畏缩在旁边不敢说话。

    窦昭忍俊不禁。

    她已经见过前世帮着自己管田庄的崔大了,还没有见到后来济宁侯府鼎鼎大名的回事处管事、号称“百事通”的崔十三,还有帮她管铺子,原名叫赵狗剩,后来改名叫赵良璧的大管事,贴身的大丫鬟甘露、素绢……

    但这些都不急。

    窦昭在想妥娘的婚事。

    前世,妥娘被卖到了

    一户姓李的人家做媳妇,男的比她大十多岁,是个残疾。妥娘嫁过去第二年就生了个儿子,又三年,村里走瘟疫,丈夫和孩子都死了,婆婆说她克夫,要卖了她。

    她连夜逃了出来,想到窦家讨口饭吃。

    走了一年,她才走到真定,听到的,全是关于母亲不好的流言。

    她这才愤然找到了自己。

    也是因为这样,她身体亏损太厉害,三十七岁就病逝了。

    这一世,妥娘留在了窦家,还改了个文雅的名字叫“素馨”。

    可翻过了年,她已经二十岁了。

    在窦家,这个年纪早就应该嫁了,但因为是自己最喜欢的大丫鬟,家里的长辈都装作不知道似的,任她默默地在自己身边服侍。

    窦昭拜托祖母:“你帮妥娘找个人家吧?玉馨都嫁了。”

    祖母哈哈地笑,说她“人小鬼大”。

    这就是祖母和窦家那些人的区别。

    如果是窦家的人,恐怕第一句就会问她“是谁让你说的这话”。

    祖母从不恶意地去猜测别人的心思,她觉得,就算是妥娘的意思,妥娘的这种要求也是合情合理的,所以应该给于重视。

    ※

    姊妹们,看粉红票,知道你们又给我布置作业了……然后给大家请个假,晚上要去大伯家团年,时间自己掌握不了,晚上的更新可能会推迟,当然,最好是能及时赶回来。还请大家理解,明天早上起来看书吧。

    最后给大家拜个早年,祝大家蛇年顺利,万事大吉!

    ※rq!!!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九重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