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九重紫 > 第五十六章 端午

正文 第五十六章 端午

书名:九重紫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承平八年,窦昭九岁,六伯父窦世横杏榜有名,得中二甲三十六名,去年九月,大伯父家的九堂兄窦环昌中了举人,这也算得上是双喜临门,全家人都喜出望外,特别是二太夫人,她的三个儿子有两个是进士,恰应了人逢喜事精神爽那句话,二太夫人决定端行节的时候大肆庆祝一番。《》

    窦昭这几年都在东府,盛夏的那几天则借口避暑去田庄和祖母住些日子。

    五堂嫂家的仪姐儿来找窦昭:“您说我们要不要做几个荷包?”

    端午节,有把荷包里装了艾叶等送人的习俗。

    “你和淑姐儿商量就是了。”窦昭笑道,“我总是随你们。”

    她既然不是东窦的第五十六章端午人,又不愿回西窦,她把自己当成寄居在窦家的人,因而对谁都客客气气,对谁都平和有礼,又有钱交际那些亲戚、打点那些仆妇,窦家上上下下说起她,无不翘大拇指的。

    淑姐儿是三堂嫂家的长女,也就是窦启俊的妹妹,比仪姐儿大两个月,比窦昭小两个月。

    仪姐儿就感慨道:“要是五姑姑还在就好了!”

    五姑姑,是窦明。

    王映雪进门后,二太夫人依旧把窦明留在身边。窦明渐渐和王映雪疏远起来。承平七年,王行宜依旧在陕西巡抚任上,王家却搬到了京都。王映雪没有办法,只好写信给自己的母亲许夫人,许夫人借口思念外孙,派了人来接窦明去京都小住。《》祖父答应了。二太夫人断然没有再留的道理。算一算,窦明已经在京都呆了大半年了。

    仪姐儿一向和窦明玩得到一起去,反而觉得窦昭会讨好大人,和窦昭走得不近。

    前世的经验告诉窦昭。你不可能讨所有的人喜欢,既然如此,就更不应该去讨好那些不喜欢你的人。

    她淡淡地笑道:“要不第五十六章端午你写封信给窦明。看她什么时候回真定?”

    家里只有仪姐儿发现窦昭喊窦明的时候总是连名带姓,她有一次半开玩笑半是质问的当着二太夫人的面提及,窦昭的解释是:“喊明姐儿,别人以为她和你们是一辈的。”

    可为什么不能喊妹妹呢?

    她想问,却自己的乳娘拉了拉衣襟。然后她一回到家里,乳娘就悄悄告诉她:“王姨娘是妾室扶正的,四小姐是嫡小姐。”

    仪姐儿不以为然。

    妾室生的怎样?

    难道就不是窦家的小姐。

    但她还是很好奇:“为什么我们家只有七叔祖的妾室生了孩子?”

    乳娘支支吾吾地道:“那是因为只有七叔祖没有儿子。”

    她总觉得乳娘还有什么话没有告诉她。《》只是当时邬雅过来了,她高兴地跑去见邬雅,倒把这件事给忘了。

    不过,邬雅不太喜欢和窦明玩。她总说窦明木木的,傻傻的。像脑袋少了根筋似的。但她也不喜欢和窦昭玩。她觉得窦昭为人倨傲,不好相处:“……我有什么好东西,六伯母立刻买给她,她又做出副无所谓的样子,把淑姐儿也给带坏了。”

    淑姐儿从前总是抱着邬雅的玩偶、靶镜、牙梳睁大了眼睛求邬雅:“给我玩会。”自从她拿了窦昭的东西不还,窦昭也不要她还之后,淑姐儿眼里就只有窦昭,有什么体己的话也只跟窦昭说,她们之间有什么小纷争。她一定是站在窦昭那边的。

    邬雅说:“他们家挺奇怪的,一个住在东窦,一个住在外家,她母亲一个人守着偌大的一个宅子,也不跟她父亲去京都……反正,她们两姐妹我都不喜欢。”

    窦昭能隐约地感受到这些。可她并不放在心上——等她们长大,想法又会不同。

    她去了三堂兄那里。

    大表姐赵碧如已经十八岁,舅母写信给她,说大表姐订于八月十二日出阁。

    她想给大表姐送点贺礼。

    三堂兄笑呵呵地问她:“你准备送些什么?”

    窦昭拥有西窦的一半财产,但每笔超过十两银子的开销都需要帮她管理产业的三堂兄同意,为此她很不习惯,也很苦恼,把赵良璧塞给了三堂兄。《》三堂兄见他姓“赵”,还以为他是窦昭外家的亲戚,因此格外的照顾赵良璧,而赵良璧向来是个懂理珍惜的人,扎了脑袋跟着那帐房的学,不过一年的功夫就能打手好算盘了。

    不知道什么赵良璧才能有能力坐上帐户总管的位置?

    她思忖着,笑着把来意告诉了三堂兄。

    三堂兄沉吟道:“我们送对金银首饰之类的东西你看怎样?其他的东西,舅太太多半早已备齐了。”

    窦昭连连点头,托了三堂兄去办这件事。

    出来的时候遇到淑姐儿。

    她拉了窦昭:“二姐说做五毒荷包,我有新样子,四姑姑要不要?”

    前世她和几个堂姐、侄女的关系都很冷淡,这一世淑姐儿却像个小尾巴似的总喜欢跟着她。

    “行啊!”窦昭笑道,“我倒时候让海棠来找你的大丫鬟拿。”

    妥娘两年前嫁给了崔四,上个前几天刚刚生了个儿子,还没有满月。她屋里的事则交给了海棠。

    淑姐儿点头,悄悄告诉她:“七七又来了。”

    七七是邬雅的小名。

    窦昭不以为意,笑道:“快过端午节了嘛!”

    淑姐儿叹气,道:“五姑姑回不回来?”

    她是个甜姐儿,和身边的人都玩得好。《》

    “你很想她啊?”

    “是啊!”她嘟呶道,“我们想跳百索,没有人。七七又不愿和丫鬟们一起玩。”

    窦昭从来不和她们玩这些。

    她笑道:“那是因为她们家同龄的姐妹很多。”

    淑姐儿咯咯地笑了起来。

    窦昭回了六伯母处。

    她现在大了,自然不能继续住在六伯母内室的碧纱橱里,四年前。她被父亲从祖母的田庄接回来之后,就住在了正院的西厢房,窦政昌和窦德昌住在东厢房。

    刚刚踏进正院的大门,她就听到西厢房“轰”地响起一阵大笑。

    窦昭不由笑了笑。

    既然邬雅来了。又怎么少得了邬善?

    有前世一样,邬善和他同年的窦德昌非常投缘,每次来都住在窦德昌处。因而与和窦政昌、窦启俊关系都非常的好。

    定是几个人在一起吹牛!

    她正准备进屋,对面的厢房突然打开,邬善和窦德昌几个一起走了出来。

    “四妹妹!”他和窦昭打着招呼,耳朵微红。

    窦昭客气地朝着他点头:“邬四哥过来了。”

    她随着窦德昌兄弟称呼邬善,又和窦政昌几个打了声招呼。

    邬善就问窦昭:“我们准备出去给六叔买件贺礼,你要不要我们给你带什么?”

    他随着窦家的子侄辈称号窦世横。

    “多谢你,”窦昭笑道。“我已经准备好六伯父的贺礼了。”

    是她从前收刮父亲的一块青田石。

    上前雕着个骑马的猴子,寓意马上封侯,正好送给六伯父雕个闲章。

    邬善笑道:“我妹妹也来了,正在和我堂姐说话,你碰到她了吗?”

    这不是废话吗?

    如果她也在二堂嫂那里。二堂嫂怎么会放她走。

    窦昭还是笑着回答:“七七也来了,我还没有碰见她呢!”

    邬善又道:“十二说端午节你们家要请人来唱戏,是真的吗?”

    窦德昌排行十二,大家都喜欢叫他十二。

    窦昭笑道:“既然是十二哥说的,想必确有其事了。”

    邬善道:“可惜我那个时候已经回新东了。”

    “总有机会看到的。”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邬善很向往地道,“听说这次请了周清芬来唱戏……”

    话就像那藕,明明已经切断了,他又能连上去变成藕断丝连的局面。

    窦昭耐着性子听他把一句话说话,歉意地朝他笑了笑。道:“邬四哥有事忙去吧!我马上要去趟太夫人那里。”

    邬善顿时脸色通红,说话都有些磕磕巴巴起来:“四妹妹快回屋去吧,我们也要出门了。”

    窦昭进了屋。

    身后传来窦政昌不解地声音:“你怎么每次遇到四妹妹总是那么多的话?”

    邬善嚷道:“不是你说我的话太少了吗?”

    “我是说你每次遇到仪姐儿她们总是‘哼哼哈哈’的……”

    “我是长辈,总得有点长辈的样子吧?”

    “行,这次我们就让你摆足长辈款,”说话的是窦启俊。“这次我们买东西你付帐……”

    “你们是敲诈……”邬善笑着,声音渐渐远去。

    窦昭笑着摇头,觉得很有趣。

    到了端午节那天,二太夫人果然请了周清芬来唱大戏。

    戏台搭在窦家北楼的祠堂前,方圆十里的村民都携家带口的前来听戏。

    窦昭跟着六伯母陪二太夫人在祠堂旁的厢房里喝茶。

    王映雪进来给二太夫人问过安,她朝着窦昭招手:“寿姑,上次我让琼芬送去的菊花酥好吃吗?是宫中赏赐给我父亲的,明姐儿特意让人送了一匣子回来,说是要让姐姐尝尝。”

    “原来是宫中赏赐的,难怪我瞧着那样子和市面上的大不相同。”窦昭微笑道,“我就孝敬了太夫人。”说着,朝太夫人望去。

    太夫人笑眯眯地拉了窦昭的手:“还是我们寿姑有心。”

    王映雪的脸红了又绿,绿了又红。

    这几年窦昭把王映雪交给二太夫人收拾,她才懒得和王映雪计较。

    有小丫鬟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语无伦次地道:“太夫人,太太,不好了,老太爷他老人家不好了……”

    ※

    姊妹们,这两天不方便上线,写了就匆匆贴了上来,错字比较多,正在修改中,给大家阅读带来的不便,还请大家原谅……今天是大年初一,祝大家玩得愉快!

    ※rq!!!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九重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