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九重紫 > 第六十四章 戳穿

正文 第六十四章 戳穿

书名:九重紫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这一刻,邬善的心意无所遁形,让窦昭不得不肃然面对。《》

    重生后,她偶尔也会想起自己的未来。

    是重新开始?还是继续嫁给魏廷瑜?

    嫁给魏廷瑜,所有的事再重新经历一遍,虽然没有惊喜,可也没有好担忧的。

    重新开始,不管看上去多么花团锦簇的婚姻,都会有这样、那样的不如意,自己再嫁一个人,未必就一定会比和魏廷瑜在一起更好。

    想来想去,都是一团乱麻。

    直到有一天,西窦的一半财产划归到了她的名下,而且在她三十岁以后还可以任意处置。

    她突然间心中一动。

    上一世,她不嫁人就没有出路。这一世,她有舅舅依仗,有银子傍身,有第六十四章戳穿窦家的矛盾可以利用,为什么一定要嫁人呢?

    就这样自由自在、无牵无挂的过着自己的小日子,偶尔伸出挽回一下前世遗留下来的憾事不好吗?

    她深深地吸了口气,仿佛看到了一个新天地,人都振奋起来。

    邬善好意,她只有感激,却不会接会。

    只是此时不是拒绝的时候。

    一则是邬善没有把话挑明,拒绝的话无从说起;二则是邬家的规矩很大,邬家的长辈未必愿意邬善娶她这样的一个女子进门,邬善到时候是放弃还是坚持还不好说,自己这样早早地就跳了出来,不免有自作多情的嫌疑,让人觉得好笑。《》

    既然邬善这个时候提到了庞寄修送给她的那盏走马灯,不如就索性借着邬善给庞寄修传个话吧。也免得那庞寄修像个蚊蝇似的,没事有事就跑过来“嗡嗡”两声,让人烦不胜烦。

    “谁说我喜欢走马灯了?”窦昭笑道。

    “可我听他们说,”邬善望着窦昭因坦荡而显得格外明亮的眼睛。有些不确定起来,“你得了盏走马灯,淑姐儿向你要你都舍不得给……”

    窦昭笑起第六十四章戳穿来。道:“说起来,都是你们惹得祸。”

    邬善诧异。

    窦昭已道:“因为上次泅水的事,庞寄修隔三岔五的就送些东西来向我道谢,这走马灯就是他送我的。我们两家虽是姻亲,却是道不同不为谋,我怎么好受了他的东西?想退回去,又没个退的地方。只好把他送的东西都收起来,哪天找个机会还给他——若是把他送的东西转赠给了其他人,到时候拿什么还给他?”

    邬善听着,就情不自禁地咧着嘴笑了起来:“四妹妹说的在理。《》”然后急急地道:“不如我帮人还给庞寄修吧?”

    “怎好麻烦你!”窦昭暗示他,“我还是托了伯彦帮我还给庞寄修吧!”

    她怕邬善把事给办砸了。反而连累着她名声受损,白白便宜了庞寄修不说,若是因此而闹出什么风波来就更麻烦了。伯彦好歹名声在外,今年已及弱冠,比十三岁的邬善办事更沉稳吧!

    邬善却像没有听懂似的,忙道:“不麻烦,不麻烦,我帮你去还吧!”

    窦昭就望着他微笑不语。

    邬善顿时有色通红,声若蚊蚋:“那。那我去跟伯彦说一声。”竟然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

    窦昭不想让邬善误会她提起庞寄修的事是为了他,更不想让邬善扯进来,正想说几句厉害的话让他死心,窦德昌和窦启俊并肩走了出来。

    “我就纳闷,你怎么一去不复返了,”窦德昌笑道。“原来碰见了四妹妹。”

    窦启俊年长些,又刚刚定了亲,刚才久翻不到要找的书已经起疑,现在再看善邬那面红耳赤的模样,他隐隐有些明白,一时间反而不知道该怎么说好。

    邬善本就心虚,被窦德昌这么一说,就越发的慌张了,撇清似地忙道:“四妹妹有事求我们……那庞寄修常借口中次泅水的事给四妹妹送东西,说是谢礼……”有些口不择语起来。《》

    窦政昌和窦启俊脸色大变。

    特别是窦启俊,深知这件事一个大意就有可能会害了窦昭一辈子。他忙道:“邬四叔快快打住,有些话不能乱说的。”

    邬善一个激灵,反应过来,看着窦昭,又悔又恨。

    窦启俊忙道:“十二叔,麻烦你到门口看着。”然后低声问窦昭,“到底怎么一回事?除了送东西,他还送了些另的什么没有?东西都是由哪些人收的?这些人可靠不可靠?”

    窦昭见他一开口就问到了点子上,不由长长地松了口气,把事情的经过一一跟窦启俊说了,然后道:“……东西都是丫鬟、小厮送进来的,我没有直接接手。除了些小东西,倒没有其他的什么。只是这件事我不好跟别人说……”

    “我知道。”窦启俊脑袋转得很快,他脸色阴沉地道,“那个庞寄修,和你继母是姻亲。这件事你不要管了,就装着不知道的,我来处置。”

    窦昭当然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会姑息庞寄修。

    她只是一时没弄明白庞寄修的用意。

    还是邬善原出现提醒了她。

    有些事,不仅要靠前世的记忆,还要相信这世的直觉才是。《》

    窦昭连连点头。

    窦启俊让窦德昌和邬善先回去,自己去见了窦世英。

    大约半个时辰,窦世英铁青着张脸和窦启俊去了正房,问窦昭:“东西呢?”

    窦昭让素绢开了箱笼。

    窦世英看了一眼,叫了两个小厮进来,抬着笼箱跟窦启俊走了。

    屋里只留下窦昭和两个面面相觑的丫鬟。

    窦世英气得在屋里直打转转,良久才质问她:“你为什么不跟我说?”

    窦昭道:“我不想吵吵闹闹地让人看笑话。”

    窦世英眼眶微红,袖子一甩,朝门外走去。

    窦昭喊着“爹爹”:“您是想去找太太说这件事吧?若是太太说。事已至此,不如让我嫁给庞寄修……”

    “他吃了熊心豹子胆。”窦世英暴跳如雷。

    窦昭冷笑:“庞家倒没吃熊心豹子胆,可人家敢不要脸的闹腾。”

    窦世英微滞。

    窦昭道:“这件事,您就让伯彦帮着处置吧。我相信他能处置好。”然后道,“你什么时候去京都?我想在您去京都之前把崔姨奶奶接过来和我做伴。”

    窦世英愕然。

    窦昭道:“东府那边有个邬善,我不方便住在六伯母那里;这边太太当家。谁知道庞家会使出什么龌龊的手段,田庄人心纯朴,路不拾遗,连个护院都没有,更不安全……”

    “不用了。”没等她说完,父亲已额头冒着青筋地打断了她的话,“你好生生地在家里住着。我倒要看看谁敢动你半分。”说完,甩袖而去。

    窦昭懒得理他,决定他前脚走,后脚就将祖母接进府,用这件事做借口让祖母搬进来住一段时间。也许可以让祖母逃过一动。至于说庞寄修,若是他敢打她的主意,她自有办法让收拾他。

    不一会,窦明被两个婆子送到了正屋。

    窦明一下地就提了裙裾就往外跑。

    窦昭一个眼神,自有丫鬟拦了她。

    她张牙舞爪地朝窦昭扑过来:“都是你,都是你,你挑唆着爹爹和娘亲不和!”

    送窦明来的婆子立刻拦住了窦明。

    相比窦昭和王映雪、窦明,家里的仆妇显然更在乎窦昭的心情。

    窦昭吩咐海棠:“让她抄十遍《女诫》,什么时候抄完了。什么时候放出来吃饭。”

    海棠应是,两个婆子在窦明的叫嚣声中将窦明架到了后面的暖阁——窦昭吩咐过,不许王映雪和窦明进她的书房。

    窦昭随手拿了本书,靠在临窗的大迎枕上看起来。

    半个时辰之后,窦世英满脸不悦地走了进来。

    看见窦昭在看书,他道:“明姐儿呢?”

    “在暖阁里抄书。”窦昭站起来。给父亲沏了杯茶。

    窦世英喝了两口热茶,神色微霁,去看窦明。

    窦明一边哭,一边抄着《女诫》,海棠捧着瓜果和两个婆子在旁边服侍。

    窦世英轻手轻脚地退出了暖阁,拉了窦昭:“走,我们去看看那两株银杏树种在哪时好?”

    窦昭陪着窦世英去了东跨院。

    晚上王映雪笑容僵硬地服侍窦氏女父用晚膳。

    抄完了十遍《女诫》才被放出来的窦明一看见王映雪,立刻扑到了母亲的怀里,一面含泪喊着“娘亲”,一面偷窥窦世英和窦昭的表情。

    窦世英面无表情,窦昭视若无睹。

    窦昭的心不断地往下沉,聪明地将告状的话给咽了下去。

    王映雪抱了抱女儿,笑容勉强地低声吩咐窦明坐好,帮她盛了碗肉丝面。

    窦世英铁了心不和王映雪说话。

    用过晚膳,他拉了窦昭下围棋。

    窦昭才不想卷入他和王映雪之间的事去,下了一盘,就打起哈欠来:“让高升来陪你下吧,我要去睡了。”她掩着嘴,含糊不清地说着,回了屋。

    棠海一面服侍她洗漱,一面低声地道:“七爷问七太太,庞寄修给您送灯的事七太太知道不知道,七太太说知道,七爷就把七太太喝斥了一顿,七太太很委曲,说东西是送给您的,她哪里敢拦?七爷就说七太太和庞家沆瀣一气,七太太气得哭了起来,五小姐听到动静跑了过去,七爷就让两个粗使婆子把五小姐送您这里来了……”

    “好了,我知道了。”窦昭不感兴趣地应着,上了炕。

    这种事,果然还是交给窦启俊更让人放心。

    ※

    今天的网络怎么也连不上去,只好请了朋友帮着发文,我都不知道几点能发出去……~~~~~~~~!!!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九重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