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九重紫 > 第七十章 求助

正文 第七十章 求助

书名:九重紫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有时候很奇妙。《》

    窦昭自认为看透世情,为人冷漠,纪氏谨言慎行,行事缜密,又是长辈,受窦世英委托照顾窦昭,在窦昭面前不免要正身率下,两人之前关系虽好,却称不上亲密。可自从得了那盆十八学士的茶花后,纪氏再看窦昭,就少了几分长辈对晚辈的矜持,多了几分志趣相投的亲昵。

    每次授完课,她总会留窦昭说几句话:“这十八学士你是从哪里得来的?”

    “上次爹爹修缮东跨院的时候,派人到江南采买花木,有人拿了这十八学士重金相售,我瞧着是真的,就买下来了。”前世,她身边都是喜欢赏花、簪花的人,却没有谁第七十章求助喜欢种花,这一世,窦昭好不容易遇到个对莳花弄草感兴趣的人,她很喜欢谈论这些,“我还托他给我找了两株六角大红,一株赤丹,一株粉丹,一株茶梅。”又道,“六伯母喜不喜欢建兰?我还让他帮我寻几株实生苗来。”

    “你还会养建兰?”纪氏杏目圆瞪,“你怎么会养建兰?”

    窦昭这才惊觉自己说漏了嘴,忙道:“我不会养兰。不过,我在爹爹的书房里看到过一本兰谱,觉得很有意思,就想照着那上面的方子试着种几株建兰,看能不能成。”然后娇笑道,“不试试怎么知道行不行?说不定能养出窦氏建兰呢!”

    前世,她最喜欢建兰,特别是素心建兰。《》觉得它花容端庄秀美,素雅高洁,又随意而安,到哪里都能养活。略微用些心,甚至能开两、三季花。

    纪氏很想看看这本兰谱,话到嘴边。又忙咽了下去——兰花名贵,在一些世代养兰的人家里,养兰的的技巧如传家的手艺,甚至是传男不传女的,谁知道西窦的这本兰谱是怎么得来了?与其不顾廉耻地从不懂第七十章求助事的窦昭那里窥视西窦的兰谱,还不如让窦昭送自己几株兰花。

    “我等着你的窦氏建兰。”她笑道,“只是到时候可别忘了送几株你六伯母。”

    窦昭见纪氏不再追问养兰的事。舒了口气,连声保证:“一定,一定。”

    纪氏和她去看那两株还在花期的建兰:“你是怎么让它一直开到现在的?”

    窦昭再不敢卖弄,笑道:“我就是试着将它养在了暖房里,没想到能一直开到现在。现在还不知道为什么能开这么长的时候。我派了得力的丫鬟每日照应,记录下每日的变化,应该能找到缘由。”

    纪氏大为赞叹:“从前只知道你读书用心,没想到你养花也能这样下功夫。”

    “反正是花功夫,何不尽心尽力地做到最好?”窦昭笑道。《》

    纪氏不住地点头,赞扬之色溢于言表。

    有小丫鬟急急匆匆地跑了进来:“六太太,四小姐,环九奶奶生了。”

    窦昭和纪氏都露出惊喜的表情,异口同声地问那小丫鬟:“生了个小姐还是少爷?环九奶奶可平安顺利?”

    小丫鬟忙笑道:“环九奶奶生了位公子。母子平安。”

    两人不约而同地双手合十念了声阿弥陀佛。

    念完,又觉得有趣,不禁相视而笑。

    纪氏建议窦昭分一盆建兰给黄氏做贺礼:“是长房长孙,到时候肯定很多去道贺。说不定淮安黄家也会来人。江南爱兰的人比较多。”

    窦昭有些意外。

    纪氏一向低调,可这些日子却一反常态,事事都把她推到前头去。

    她直到晚上临睡前听到海棠嘀咕“四小姐冬衣恐怕要全部重做”时才明白过来。

    自己也到了说亲的年纪。

    她最终送了几匹锦段作贺礼。

    纪氏怒其不争。暗暗自省,觉得是自己把窦昭教成了这个样子。

    王嬷嬷就笑道:“四小姐这才是容辱不惊,太太应该高兴才是。”

    “是啊!”纪氏沮丧地应道,“她越是如此,我就越是舍不得让她就这样埋没了。《》”

    九九重阳节窦府花宴时,她一直把窦昭带在身边,偶尔会让她给德高望重的长辈沏个茶,递个帕子什么的。

    窦昭明知道纪氏在干什么,但生性好强惯了,实在是做不来那自同毁声誉的事来,只好笑盈盈地接受那些长辈“稳重大方”、“聪明伶俐”之类的称赞,仪姐儿和淑姐儿和她相比,一个太过浮躁,一个太过木讷。

    二太夫人在一旁但笑不语。

    柳嬷嬷就低声道:“您看,要不要请六太太帮着看看那菊山扎得妥不妥——六太太是江南来的,肯定比我们见得多。”

    二太太很不高兴,但纪氏是她的儿媳妇,就算是最贴心的老仆,她也不想让纪氏在柳嬷嬷面前没脸。

    “这是寿姑的本事,”二太夫人瞥了柳嬷嬷一眼,道,“要怪,就怪那些人没把仪姐儿、淑姐儿教好。”

    柳嬷嬷忙低头应是。

    二太夫人扶着三堂嫂的手去了筵请的花厅。

    平时都是由六伯母扶着二太夫人的。

    窦昭见纪氏平静如波的面孔,在心里暗暗叹息了一声。

    如果说她从前不知道二太夫人用意,今天目睹了二太夫人和纪氏之间不见烟火的剑拔弩张之后,她隐隐猜到几分。《》

    王家不能插手她的婚事,赵家远在千里之外,不可能把她嫁到西北去,父亲毕竟是男子,她的婚事多半还是会求了东窦帮忙。而二太夫明显的不想让抢了仪姐儿和淑姐儿的风头,不想她嫁出去的样子。

    想到记在她名下西窦的那一半财产,她也是做过宗妇的人,很能明白二太夫人的考虑——与其拒绝了踏破门槛的媒人得罪了人,还不如把静悄悄地把她嫁给对窦家有利的人,或者是把她留在窦家。好吃好喝地供着她,哄了她把名下的财产分给窦家的子侄。

    好在是二太夫人有她的张良计,她也有她的过墙梯。却不必让纪氏夹在她和二太夫人之间左右为难。

    送走了客人,窦昭请二太夫人帮她说项:“……我想像六伯母那样。做个学识渊博的人,六伯母也说好。因而我写了信给父亲,请他同意让我继续读书。请个西席在家里坐馆。父亲到今天还没有回信,我怕太太从中阻拦……”

    二太夫人看了眼底闪过一丝错愕的纪氏,笑道:“你年纪还小,正是读书的时候。你放心,这件事有我做主,王氏不会说什么的。”

    窦昭高兴地向二太夫人道了谢。

    纪氏叹着气轻轻地拍了拍她的手,亲自送她上了马车。

    二太夫人不想张扬。没等窦世英回信,已吩咐窦世榜悄悄给窦昭找个先生:“……不能是直定附近的人,学问一定要好,能让寿姑有兴趣一直学下去。”

    窦世榜不解:“寿姑又不用去考状元。”

    二太夫人道:“我们花了银了难道请个不学无术之人回来不成?让别人知道了窦家的颜面何在?窦家族学的名声何在?”

    可也不必请个不知根底的人回来吧?

    窦世榜在心里嘟呶者,却不敢多问。恭声应“是”,找了几个可靠的管事帮着给窦昭找西席。

    尽管如此,窦昭相貌出众,举止大方,稳重得体的名声还是传了出去。

    很快就有人家来说亲。

    二太夫人以“年纪太小,最少也要等到及笄”为借口全推了。

    祖母听着有些担心,私下对红姑道:“及笄,是不是太晚了?适龄的公子只怕都已经定了亲。”

    红姑宽慰祖母:“我们寿姑这样漂亮能干,还怕找不到好婆家。真定县没有。难道京都敢没有吗?”

    “这倒也是。”祖母安下心来。

    窦昭知道了暗暗好笑。

    好像没有一个人提么魏廷瑜。

    若是能想个办法从舅舅手里拿回当初的信物就好了……这样一来,她和魏家的婚事就算是彻底告吹了。

    窦昭想起自己的儿女。

    好像永远存留在记忆里,还是十四、五岁模样。

    她的心情骤然间就低落下来。

    去纪氏那里上学的时候窦昭怏怏地靠在车厢的大迎枕上。

    走得好好的马车突然在喝斥声中猛地停了下来,窦昭和海棠、秋葵等人一个趔趄,滚成了一团,外面就传来一个女孩子清亮又带着几丝颤抖的声音:“窦小姐。求您救救我爹爹!”

    窦昭听得心中一颤。

    既然说是“救”,肯定很危险。

    安分守己的百姓能有什么危险?

    素不相识,她无意揽事,吩咐海棠:“让车夫快点赶路,别耽搁了功课。”

    海棠忙将窦昭的话传给车夫。

    车夫扬鞭就要赶路。

    拦车的小姑娘却双臂大张,站在巷子中央不让。

    车夫只好小声地劝那个小姑娘:“我们家小姐还未及笄,自己的事都要家里的长辈做主。你有什么冤情,直接到衙役门前击鼓就是了,我们小姐能帮你什么忙?”

    小姑娘倔强地站在那里。

    跟车的婆子跳下去拉那小姑娘。

    小姑娘却纹丝不动。

    婆子脸色涨得通红,喊人帮忙。

    车夫和另一个跟车的婆子都下了车。

    小姑娘朝着窦昭的马车直嚷:“四小姐,我求求您了,我爹是被冤枉的,他们说我们通匪,可我爹根本主不认识那么个人,我爹的朋友来家里做客的时候,都是我帮着沏茶沽酒,我爹的朋友我都认识。四小姐,我求求您了!”说着,她“咚咚咚”地给窦昭磕起头来,任三个大人怎么拉也拉不能起来。

    ※

    2月17日的更新……我是勤劳的小蜜蜂……

    ※rv!!!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九重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