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九重紫 > 第八十七章 劫持

正文 第八十七章 劫持

书名:九重紫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窦昭昏头昏脑地想站起来,耳边却传来素绢的痛呼声,她这才发现马车已经翻了个个儿,自己坐在车顶上,别素心蹲在她的身边,正紧张地望着她,别素兰则趴在车窗朝外张望,身后是因为疼痛缩成了一团蜷在角落里的素绢。《》

    “小姐,您没事吧?”别素心又担心地问了她一句。

    “我没事。”窦昭听见自己的声音有些嘶哑。

    别素兰回过头来,忐忑不安地道:“姐姐,怎么办?那两个拿三截棍的十分厉害,还有一个拿着刀,护院不是他们的对手。”

    “我看看!”窦昭爬到了车窗前。

    围攻他们的七、八个人,都是五大三粗的汉子,面目不善,除了第八十七章劫持两个拿三截棍的和拿刀的,其他人都被窦家的护卫砍翻在地,窦家的护卫也伤了六、七个人,只留领头的和另两个身手矫健些的还在苦苦支撑着,只是眼看着就力不能支要被打倒在地。而给他们驾车的马车夫则被甩到了离马车不远的小沟里,脸扎在水沟里,一动不动,显然已是凶多吉少。来给她们报信的刘万则哆哆嗦嗦地躲在路边的灌木丛中不敢动弹。

    窦昭的脑子飞快地转了起来。

    此时正值太平盛世,真定县不要说土匪,好多年都没有出过人命案了。这群人点了名要劫窦家的马车,显然是有备而来,只是不知道他们要打劫的是窦家的马车呢?还是她窦昭的马车?如果是对窦家还好说,她不过正好撞在上,自有二太夫人和窦世榜尽心周旋。《》如果是冲着她来的……他们又是为何而来呢?

    如果是为了财。舅舅不会害她,窦家也不希望她被害。

    那就只有一种可能。

    勒索!

    窦昭顿时大汗淋漓。

    如果这些人只是想发笔横财,管着窦家庶务的三伯父和常在外行第八十七章劫持走的三堂兄名声在外,他们要打劫。也应该打劫三伯父和三堂兄才是。

    怕就是怕这些人是受人指使!

    而知道她名下有大笔财产而又能知道她行踪的,只有窦家的人!

    二太夫人不过是她的堂叔祖母,三伯父不过是她的堂伯父。

    这个人会不会影响二太夫人和三伯父放弃对于她的救助呢?

    这群劫匪已死伤过半。他们会不会一怒之下杀她泄愤呢?

    死亡的阴影,第一次离窦昭这么近。

    她问别氏姐妹:“你们有十足的把握能护着我杀出去吗?”

    别素心和别素兰互相望了一眼,都面露犹豫。

    窦昭想了想,一咬牙,道:“素心,陈晓风不是在给人家当护院吗?你立刻去找他,把这边的情景告诉她。《》我悬赏一万两银子,让他找人来救我们,然后你再回去看看崔姨奶奶怎样了?派人通知窦启俊,说我被抢劫了。素兰,你悄悄溜下马车。想办法缀在后面,看看他们会把我藏在哪里。一路上只要他们没有伤到我的性命,你都不要出手。到时候你们在这里碰头。素绢,你连我都跑不过,让你走,可是害你,你就跟着我吧!”

    素绢紧紧地抱住了窦昭的胳膊。

    别素心和别素兰却喊了声“四小姐”,齐齐地道:“我们怎么能丢下小姐自己走?要是那些劫匪伤着您哪里了可怎么办?还是让我们护着您杀出去吧?就算是丢了性命,我们也会保小姐平安的。”

    “还是照我的计划行事更有保障些。”窦昭下了决心。“趁着那三个人被拖院缠着,你们快点溜走。”

    别素兰还有些犹豫。

    别素心却一把拽住了妹妹,道:“小姐,我听您的。可若您有个三长两短的,我们姐妹也决不会独活。”说完,不等窦昭开口。转身就溜了出去。

    窦昭叹了口气。

    但愿窦家的人和这件事没有关系!

    很快,外面传来两声凄厉的叫声,车帘被一把撩开,刀疤脸提着血淋淋的大刀朝里喝道:“谁是窦家四小姐?给我出来!”

    想的是一回事,亲眼见到又是另一回事。《》

    窦昭极其害怕,手脚发软,又被那鲜血刺激的恶心欲吐,恨不得有个地洞把自己藏起来才好。

    那个刀疤脸的目光已落在了窦昭的身上:“你给我出来。”说着,伸手就将窦昭拎下了马车,道:“还有人呢?”

    她的脚边,窦家的一个护院正抱着肚子在哪里呻吟,鲜血不停地从他的指间涌出来。

    两世为人,窦昭还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场景,她忍不住“哇”地一声吐了起来。

    刀疤脸就吩咐那两个拿三截棍的:“把马车扶起来,把我们的兄弟拉走。”

    窦家领头的那个护院躺在地上吃力地道:“你,你们是谁?还不快快放开四小姐!还能有个活路……”

    那个拿三截棍的上前朝着窦家领头的护院就是一下,窦家领头的护院翻了翻白眼,晕了过去。

    窦昭发现,窦家的护院都还活着。

    有个劫匪朝着车里看了一眼,道:“没时间了,再拖下去会被官府发现的。只要窦家四小姐在我们手里就行了。”说着,窦昭后颈一阵巨痛,她失去了知觉……窦家门前的戏已经散了,只留下满耳的余声。

    邬善走进窦政昌和窦德昌的书房里,看见窦德昌和纪咏正在下围棋,窦政昌在一旁观战。《》

    纪咏执白,窦德昌执黑,两人势均力敌、各有得失,算得上棋逢对手。

    邬善一喜。

    就见那纪咏拿起桌边的折扇扇了几下风,淡淡地对窦德昌道:“再让你两子。”

    窦德昌的脸色顿时纠结了起来。

    邬善不由叹了口气,笑道:“十二,我后天就起程去京都。”

    三个人都抬起头来。

    邬善就轻轻地咳了一声。道:“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我想请大家去法源寺赏花。”

    纪咏奇道:“法源寺有什么奇花?”

    “不过是株老桂树罢了,没什么稀奇的。”邬善笑道,“只不过去法源寺的话。我的妹妹、四妹妹、淑姐儿和仪姐儿都可以跟着去热闹热闹。”

    纪咏点头:“那就算我一个!”

    邬善邀窦德昌:“我们去跟四妹妹说说吧?看她哪天得闲。”

    窦德昌早就不想下这棋了,闻言笑着起身:“好啊!我和你一起去吧。”

    窦政昌觉得自己没办法独立面对纪咏的强大,笑道:“我也一起去。”

    纪咏看了看窦德昌。又看了看窦政昌,眼底飞逝过一道狡黠,道:“那我也一道去吧!正好给崔姨奶奶把把脉。”

    邬善和窦氏兄弟面面相觑,只好带着纪咏去了西府。

    他们刚刚下了马车,邬善就看见窦昭身边那个叫素心的丫鬟神色慌乱地坐一辆雇佣的马车上跳了下来。

    他忙道:“素心,你怎么不在四妹妹身边服侍?”

    别素心回头,强笑着给邬善几人行了礼。转身就朝里走:“我还有事要去见崔姨奶奶……”

    “站住!”纪咏脸色一沉,大声喝道,“四妹妹到底出了什么事?你要是敢有一句谎言,我立刻叫人牙子来把你给卖了!”

    别素心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

    邬善瞪了纪咏一眼,温声道:“素心。你别害怕,我们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怕四妹妹遇到了什么麻烦,想帮帮你们……”

    别素心再坚强也不过是个刚刚及笄的小姑娘,窦昭生死未卜,她早就六神无主,乍地听到邬善的温声细语,她的眼泪不受控制地落了下来:“四小姐……四小姐被人给劫走了!”

    “你说什么?”邬善几个脸色大变。

    别素心索性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邬善等人。

    “快,快通知三伯父。让他去救人!”窦政昌脸色煞白地道,被邬善和窦德昌给拉住:“这件事,不能声张。”邬善的目光如万年的寒冰,“得找自己的人去救!”

    别素心听着,心中稍安。

    “那就用我的人吧?”纪咏摇着折扇,笑吟吟地望着邬善等人。

    邬善和窦德昌交换了一个眼神。毅然地应了声“好”。

    纪咏叫来了自己的随从,一马当先地跃上了马背。

    邬善和窦氏兄弟愕然。

    纪咏睁大了眼睛不解地望着三人:“难道你们不准备亲自去吗?”

    窦德昌嘴角微抽,道:“去,怎么不去!”在纪咏随从的帮助下坐到了马鞍上。

    纪咏吩咐随从:“和表少爷共乘一骑,不然表少爷掉下来了,我唯你是问。”说着,扬鞭朝着城门外飞奔而去。

    窦德昌不由大声地抱怨道:“这家伙,还有什么不会的?”

    纪咏的随从均垂下眼睑,装作没有听见……窦昭再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半新不旧的罗汉床上,身上衣饰完整,她不由长长地松了口气。

    素绢睡在她的身边,屋里没有其他的人。

    她坐起身来。

    头还有些晕,但没有大碍。

    她认真地听着周围的动静。

    只有阵阵风吹树叶沙沙的声。

    窦昭轻手轻脚地下了床,小心翼翼地将窗棂推开了一道细缝。

    外面是个小小的院子,青石铺地,种了一排杨树,树杆已有酒盅粗细。院子东边放了个石碾子,一只母鸡带着几只小鸡正在石碾子旁啄着小石子,四周静悄悄的,不见人影。竟然是个典型的农家小院。

    窦昭寻思着要不要趴在门缝里看看,就听见隔壁的堂屋传来劫匪的声音:“他***,没想到窦家的护院这么厉害,当初说好了只是把人打昏,现在却伤了人,我们的兄弟也都挂了彩,也不知道他认账不认账?”

    另一个声音阴森森的,道:“他要是认账,我们拿了银子就闪人;他要是不认账,哼哼哼,我们就把这件事告诉窦家。你就等着收银子好了。”

    ※

    姊妹们,兄弟们,到了杭州,和林家成住同屋哦……嘻嘻……

    ※rq!!!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九重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