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九重紫 > 第一百零五章 一箭(粉红票960加更)

正文 第一百零五章 一箭(粉红票960加更)

书名:九重紫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陈曲水言下之意,是说何煜看中了窦昭,所以强求父母为他提亲。《》[ ~]

    窦昭顿时头大如斗。

    自己和何煜也不过是数面之交而已,他怎么就突然非要娶自己不可呢?

    她对陈曲水道:“先生如何看待这件事?”

    陈曲水犹豫数息,斟酌道:“何家虽然显赫,照我看来,若是小姐嫁人,何公子却不是良人。”

    窦昭扬了扬眉。

    陈曲水很冷静地分析:“何大人比五老爷年长十岁,年事已高。何家的大爷是癸丑年的进士,如今正在工部观政,育有三儿一女;三爷是壬子年的举人,育有一儿一女。等到何公子要立业的时候,何家能留给他的也不过是个虚名罢了。”

    对于窦家而言,何家的可贵之处在于何家的政治资源。

    可对于窦昭来说,何家的不足之处也在于何家的政治资源。

    何文道这个时候可以帮窦世枢,却帮不了以后的窦昭。

    他的长子和三子已举业有成,等到何煜长大成人需要帮扶一把的时候,同是嫡子的大爷和三爷早已站稳了脚根,瓜分了何文道的政治资源;他们又各有子嗣,到时候与其帮着自己的这个幼弟站稳脚跟,还不如把自己手中的政治资源留给自己的儿子,何煜现在看着风光无限,实则前途有限。《》而相比何文道,窦世枢年富力强,曾贻芬死后,他很有可能入阁,而且窦昭和窦世枢有着天然的血亲关系。不比在何家,窦昭不过是众多媳妇中的一个。她想出头,就得讨好何夫人,可讨好了何夫人。就有可能得罪何家的大太太和三太太。想左右逢源……有这精力,还不如把功夫花在窦世枢的身上,至少窦世枢看在窦昭名下西窦的二分之一财产的份上现在就已经对窦昭另眼相看。

    他们何必扬短避长。放弃自己的优势呢?

    “我也是这么考虑的。”窦昭轻轻地颔首,道,“而且我还有点顾忌。何大人和何夫人明明知道何公子此举不妥,却还是不顾辈分之差向窦家提亲,可见何大人和何夫人对何公子的喜爱。我若是嫁了过去,未必能和何公子过得好。一旦何家觉得得不偿失,恐怕我的日子会更难过。实在是太浪费精力了。”

    “四小姐言之有理。”陈曲水松一口气。

    窦昭虽然说过不想嫁人。可他做为一个经历沧桑的人,却并没有把她的话放在心上,觉得窦昭还小,没到情窦初开的时候,何家突然向窦昭提亲。他既担心窦昭一时迷失在何家的显赫名声中,又怕窦昭看中了何煜的好相貌。现在见窦昭依旧冷静理智,他老怀大慰,道:“我有个主意,不知道可行不可行?说出来您参考参考。”他慎重地道,“五老爷那边估计是指望不上了,可毕竟七老爷才是您的亲生父亲,只要七老爷坚决不答应,五老爷总不能逼着七老爷应允了这门亲事吧?我觉得我们可以分两步走。《》一是请人到七老爷那里说项,让七老爷知道,这门亲事除了对窦家一时有助益之外,对您却是有百害而无一利的。以七老爷这些年对四小姐的爱护,我想七爷肯定会仔细思量的。而这个说客的人选,最好莫过于六老爷了!”

    六伯母马上就要进京了。

    窦昭笑道:“您是想让我说服六伯母?”

    “正是。”陈曲水道。“六老爷一向敬重六太太,且和七老爷是知己,由六老爷这个和五老爷一母同胞的兄弟出面,可谓是事半功倍。”说到这里,他微微一笑,脸上闪过一丝狡黠,“而且纪家若是知道了何、窦两家这个时候要结亲,恐怕也会有点自己的想法。说不定我们可以混水摸鱼,全身而退呢!这就是第二步了,把纪家也给拖下水。”

    窦昭哈哈笑起来:“女嫁从夫,我六伯母不会这么糊涂的,您与其打我六伯母的主意,还不如从我们的纪举人身上下手!”

    “那也行。”陈曲水自认不了解六太太,从善如流地道,“那我们就给纪举人递个信好了。”

    窦昭就沉吟道:“先生的话也提醒了我。我想肯定不止一家希望阻止这个时候窦、何两家联姻。我们不妨利用一下济宁侯魏府。”

    “济宁侯魏府?”陈曲水有些不解。

    因为窦、魏两家都没有把这桩婚事当回事,他并不知道窦昭和魏家的关系。《》

    窦昭把当年的事讲给了他听。

    陈曲水惊呆了,半晌才回过神。

    窦昭笑道:“到时候我只说若想让我嫁到何家去,得先把我母亲当年给魏家的信物拿回来。我想这件事就算是何大人不在乎也希望窦家能早日和魏家把话说清楚吧?”

    陈曲水思考了一会,有些顾忌地道:“照您这么说,魏家并不热衷于这门亲事,到时候令尊要求魏家退还信物,魏家肯定不会犹豫……”

    窦昭笑道:“您也不用给我脸上贴金,魏家何止是不热衷,根本就是不愿意。”

    陈曲水尴尬地笑。

    窦昭倒毫不在乎,道:“如果我们只是想要回信物,魏家自然求之不得。可我们要回信物却是为了和何家结亲,只怕魏家就没有这么好说话了。”

    “这倒是。”陈曲水说着,兴奋起来,“如果我们谋划得当,说不定能很顺利地推了何家的亲事,而且还能要回魏家的信物。”

    肯定能行。

    以她对魏廷珍的了解,魏廷珍会拿着窦家的这个把柄大闹一场,然后扬眉吐气地把婚事退了。

    “这样还有一个好处。《》”窦昭胸有成竹地微笑,“我的婚事搞出了这样的风波,三、五年。甚至是七、八年都可能没有合适的人家前来提亲,就算是有不知道内情的闯了进来,有何家在那里竖着,二太夫人十之也会觉得不合适。不了了之了。”

    “就照着四小姐说的行事。”陈曲水来找窦昭时的沉重和担忧一扫而光,他高兴道,“我这就去安排。”

    窦昭亲自送陈曲水出了二门。

    回来的路上。素心一直悄悄地打量着窦昭。

    窦昭很喜欢素心的稳重与细心,笑道:“怎么了?”

    “没事。”尽管是这样回答的,素心还是忍不住道,“四小姐,您以后会不会后悔?”

    “不会。”窦昭笑道,“我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自然就不会后悔了。”

    素心稍稍心安。

    到了第二天。东、西两府的人都知道何文道的幼子何煜看中了窦昭,回到京都后就央了父亲到窦家提亲,窦家五老爷欣然应允。

    崔姨奶奶极为后悔:“就是那个漂亮的后生?早知道这样,我应该见上一面才是的。”

    二太夫人一边派了人与京都的窦世枢联系,一面欣慰地和六太太道:“这才是门当户对的好亲事嘛!还好当初没有邬家结亲。否则此时后悔也来不及了。”

    六太太笑着应是,心里并不十分赞同二太夫人的话。

    她私底下对王嬷嬷道:“我倒不求寿姑嫁得多显贵,要紧的是夫家人口简单,家风清白,对寿姑一心一意地爱护。何公子太幼稚了,我有些担心……”

    王嬷嬷道:“那我们是不是该提醒七老爷一声?”

    纪氏迟疑道:“可要是我看错了何公子呢?岂不是耽搁了寿姑!说起来,这门亲事还是那何公子自己相中的呢……”

    只觉得左也为难,右也为难,患得患失。两天都没有睡好。

    窦昭自然不知道纪氏为她担惊受怕,早写了信让陈曲水连夜送给父亲,要父亲从魏家把信物要回来。又给远在西北的舅母写了封信,把这件事告诉了舅母,免得舅母不知道内情,到时候为人所乘。

    想当初舅母听到她和邬善的事。知道这媒是六伯母保的,高兴得不得了,丢下舅舅和表姐们,收拾行李准备直接进京相看邬善,谁知道她还没有启程,她和邬善的事就黄了。舅母当时伤心了很久,连着写了好几封信给祖母和六伯母,过年的时候还专程差了人来给六伯母问安,一是感谢六伯母为她的婚事操了心,二来也是求六伯母继续帮她关留意一门好亲事。

    这些点点滴滴都藏在她心里,她只有找机会再报答了。

    纪咏来拜访她。

    窦昭有些意外,但仔细一想,却又是在情理之中的事。

    她在花厅招待纪咏。

    纪咏一言不发,像头次见到窦昭似的,把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个遍。

    窦昭早习惯了他的喜怒无常,大大方方地坐在那里任他打量,该干什么就干什么。等他打量完,还问他:“你看完了?”

    纪咏很认真地回答她“看完了”,然后皱着眉问她:“你为什么要说我‘不规矩’?”

    没想到这件句话让他如此的耿耿于怀,事隔大半年还要问个明白。

    窦昭也就很认真地回答他:“我觉得,一个人可以标新立异,独立特行,那是名士风流。可若是因此打扰到别人,让别人觉得难受,那就是傻大憨的讨人嫌!”

    “你骂我!”纪咏的脸立刻阴得随时可以下雨。

    “你是这样的人吗?”窦昭问他。

    他额头冒着青筋,阴森森地反问窦昭:“我是这样的人吗?”

    窦昭不是为了让他难堪才这样说的,因而真诚地道:“你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太霸道了。比如说那次写春联,启光一心想科举入仕,他是真心希望皇上千秋万代,盛世永昌,可你偏偏把启光嘲笑了一番。他又没碍着你什么事,你又何必这样咄咄逼人?”

    ※

    O(∩_∩)O~

    两个人又吵起来了……

    PS:晚上的更新会晚一点,但我争取尽快……连着写两章后就得休息一会,不然好像脑子不够用似的,晕晕呼呼的……

    ※(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九重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