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九重紫 > 第一百二十七章 抢种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七章 抢种

书名:九重紫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一场大雨,让整个真定州都有不同程度的受灾,其中受灾最严重的是真定县和灵璧县,几乎颗粒无收。《》

    知府鲁大人专程上门拜访窦世横,商量着真定州救灾的事。窦家自然义不容辞口原来决定去京都参加窦政君订亲仪式的窦启光、窦启俊等人都留了下来,听候鲁大人的派遣,帮着处理灾后事宜。

    没有亲人陪着,淑姐儿当然也去不成京都了。

    她嘟嚷着“运气真不好。”去了窦昭那里。

    天气已经渐渐热了起来,窦昭换上了白纱对襟衫和焦布比甲,耳朵上戴着小小的银紫荆,干净利落。

    她让甘露给淑姐儿沏了壶梅坞龙井。

    淑姐儿闭上眼睛,感受着茶香在肺脏间萦绕,满足地道:“明前的龙井啊!四姑姑这里都是好东西。”

    窦昭大笑,问她:“想不想我去田庄一一这几天田庄里播种玉米,我要去看看!”

    “有胜于无嘛!”淑姐儿性格开朗,立刻就被转移了注意力,她兴致勃勃地站了起来:“走,我们去田庄!”

    窦昭忍俊不禁,却也喜欢她这性子,两人一前一后上了马车。

    田庄的人都在忙着播种,牛在“哞哞”地叫,小孩子在田梗上叽叽喳喳。《》

    空气中弥漫着泥土的芬芳。

    淑姐儿瞠大了眼睛四处张望。

    窦昭想到她即将嫁入的吴家是平山大地主,笑着问她:“要不要我找几个熟悉农事的妇人来陪你转转。”

    说起自己的亲事,淑姐儿有些不好意思。不过,她在窦昭面前向来坦诚,想了想,不仅落落大方地应了,还让窦昭给她推荐几个人:“……,他是家里的老四,嫁过去虽然不会主持中馈,可也不能一问三不知,让公公公婆和妯娌们笑话。娘让我带两房陪房过去,一房要会管铺子,一房要会管田庄的口管铺子的,爹爹那里有知根知底的,管田庄的却拿不定主意,偏偏他们家又是耕读传世,还是四姑姑帮我介绍妥当点。”

    窦昭最喜欢她的坦诚,有什么事大家敞开了说,能帮就帮,不能帮就说清楚,彼此省事。

    “我回去问问红姑。”她笑道“田庄里的人,她最熟了。”

    淑姐儿红着脸道了谢。

    下午,她们正准备和两个妇人在村里转转,上前下雨的时候被窦昭请来问话的几位老者求见窦昭。《》

    “那你先去转转。”窦昭打发了淑姐儿,在堂屋里见了几位老人家。

    “大家都感念崔姨奶奶的恩德。”几位老人恭敬地窦昭行了礼,七嘴八舌地道“虽然她老人家减了大家的租子,可也不能尽占便宜,大家都卯住了劲想种好这季玉米,到时候多多少少也能给东家补点粮食。”

    这就是庄户人家的朴实了。

    窦昭笑着问了问田里的事,见事情都安排的井井有条,不由暗暗点头,然后和淑姐儿一起逛了逛,趁着天色还早,一起回了真定县城。

    她留了淑姐儿再晚膳。

    淑姐儿也不客气,用过膳去给崔姨奶奶请安,听崔姨奶奶讲了半天的农事活这才起身告辞。

    窦昭把她送到了侧门。

    回去的路上素心低声禀道:“今年下午又接到了陈先生的一封信。”

    “知道了。”窦昭怅然地道,加快了回程的脚步。

    五月中旬,定国公的死讯传来,朝野震惊。接着弹劾定国公什么“欺男霸女”、“私吞军饷”之类的折子像雪片飞。《www.jswzxx.net》《www.mslmcn.com》《www.yhhe.net》蒋兰荪和蒋松荪以最快的速度押解进京。

    和哥哥蒋梅荪一样受了重刑的蒋松荪在途经保定府的时候死了。

    蒋兰荪回到了京都,双腿、双臂都被打断,已是奄奄一息,进气多出气少。

    据说皇上勃然大怒。

    但蒋兰荪和蒋伯荪还是被关进了诏狱。

    接着收到父亲的来信。他喝斥窦明,如果她不好好听自己的话,就让她跟着二太夫人学规矩。

    窦明偷偷地哭了好几天,悄悄地给外祖母许氏写信,请许氏向父亲说项,允许她回京都。

    五月底,许氏给她回信,说家里的人都在为王行宜的出行做准备,让她好好地待在真定,等把家里的事忙完了,再去帮到父亲面前说项。

    窦明像霜打的茄子似的,人一下子蔫了。

    六月初,新任云南巡抚的王行宜平了两小股苗乱,得到了皇上的嘉奖。

    窦明又精神起来,走路脚步都轻快了不少。

    这真是一个乱糟糟的初夏。

    窦昭叹着气,坐在内室临窗的大炕上折了陈曲水的信。《》

    蒋家被夺爵口五岁以上的男子被流放铁岭卫,女眷和五岁以下的男童贬为庶民,除了保留原籍的祭田和祖宅外,其他的财产均被抄没。

    最后附带了一个小消息:魏廷瑜很顺利地承了爵,如今是新的济宁侯了。

    窦昭没有放在心上。

    她在想蒋家的事。

    流放铁岭卫!

    那是辽王的藩地。

    从今生所发生的一切来看,蒋家的男子或是被关押起来,或是跟着蒋梅荪在福建,蒋家的幕僚只好找身份、地位最高的英国公夫人蒋氏求助,蒋氏也确实尽己所能地为蒋家四处奔走。

    前一世,蒋家被满门抄斩,蒋氏很快病逝,宋墨被赶出家门……

    这一世,蒋家五岁以下的男童和女眷都活了下来,而且还能回到老家休养生息,蒋氏应该不会那么早的病逝,宋墨也就不会被赶出家门了。

    可现在,没有了宋墨,却送去了一个蒋家!

    难道这就是命运?

    窦昭头痛欲裂。

    也不知道蒋家到底有多少男子在这场浩劫中活了下去?

    她将陈曲水的信收在了床头档板的一个黑漆匣子里。《》

    至少现在在谭家庄的那个孩子不是蒋家唯一的血脉了。

    宋墨对他的警戒应该也能消除了吧!

    不知道那个陆鸣什么时候走?陈先生又什么时候能回来?

    到了中旬,庄稼都种下了,满地绿油油的玉米苗,长势喜人。

    鲁大人老大慰怀,说要奏请朝廷给窦家表功。

    二太夫人忙让窦世横到府里打点。

    窦昭却在家里接待了魏廷瑜的乳娘田氏。

    “……上次的事,侯爷觉得很对不起四小姐。”她满脸的歉意,态度十分的恭逊“大姑奶奶原本是一片好心,却不曾想办错了事。侯爷特意让我代他给您赔个不是。我们夫人也喝斥了我们大姑奶奶,以后再也不会有这样的事了,还请四小姐不要放在心上,原谅我们大姑奶奶的无心之举。”

    窦昭非常的惊讶。

    她没有想到魏廷瑜会替姐姐向她道歉!

    这一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魏廷瑜变得和上一世有了这么大的改变?

    窦昭满心困惑,客气地打发了田嬷嬷,百思不得其解。

    陆鸣前来求见。

    窦昭高兴地见了他。

    谁知道他却道:“四小姐,我们公子投宿田庄,想见小姐一面!”

    窦昭吓了一大跳。

    还见她干什么?

    她不是已经表子忠心吗?

    而且那孩子也不是蒋家唯一的血脉了啊!

    还有她什么事啊?

    窦昭笑道:“我不方便出门见客,但您们家公子远道而来,我也不好慢怠了你们家公子。这样吧,我让素心去见你们家公子,有什么事,你们家公子直接让她转告我就行了。”

    陆鸣站在那里不走:“还请四小姐去见见我们公子吧?我们家公子原本想登门拜访的,就是怕四小姐为难,这才悄然在田庄投宿的。”

    怎么忘了这一茬。

    现在蒋家的事尘埃落定了,宋家没有受一点影响。

    他要是公然登门拜访,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向二太夫人解释宋墨的来历!

    “既然如此,我就找个机会去见见你们家公子好了。”窦昭笑着应了。

    却让宋墨等了两天。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她进门就朝着宋墨道歉,眉宇间却毫无歉意。

    “没关系!田庄安宁静谧,我正好在这里休息几天。”穿着月白色细布道袍的宋墨负手站在东厢房的庞廊,望着她淡淡地笑,眉梢眼角有着掩饰不住的疲惫,却让他看去多了些许的亲切,少了初次见面时的冷漠,显得更加俊朗。他一面说,一面和窦昭进了正房的厅堂。

    一个眉目清爽的小厮指使着四个五大三粗的汉子从东厢房搬了一大堆东西进来。

    他这次带的不是同一批人,窦昭一个也不认识。

    “这是?”她不解地望着宋墨。

    “家母特意命我来向窦四小姐道谢。”宋墨微微地笑,有月光般的柔和“这次要不是窦四小姐鼎力相助,蒋家恐怕连这点根基也保不住!”他唏嘘着,眼中带着一闪而过的伤感。

    窦昭很是讶异。

    她没想到蒋氏会让宋墨来给她道谢。

    不过,她怎么敢这样的大功!

    “梅公子言重了。”窦昭忙道“我不过是照本宣科、纸上谈兵罢了。

    没有令堂的决断,没有贵府幕僚们策划”还应该把这位杀神也给带上,她想着,又加了一句“没有梅公子相助,蒋家怎么可能脱险。令堂太客气了,倒让我羞愧不已。”

    宋墨笑了笑,好像在说,你尽管客气好了,我一句也不相信。

    窦昭不免觉得无趣。

    宋墨这才道:“本来应该早点来的,我外家的事想必陈先生已经都告诉您了一这些日子我一直忙着帮外祖母收拾行李,三舅、五舅和几位表兄流放到了铁岭卫,那里是辽王的藩地,从前我和他也有几份交情,只是他离京已久,这关系要续上也还要人帮着从中说项,就耽搁到了现在。一些bó礼,是我母亲的一份心情,还请窦四小姐笑纳!”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九重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