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九重紫 > 第一百二十八章 道谢

正文 第一百二十八章 道谢

书名:九重紫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笑纳?

    窦昭当然要笑纳。《》

    她不笑纳,如果让宋墨误会她不识抬举,从而把她记在了心里,她觉得她睡觉都会不安稳的。

    “恭敬不如从命。”她笑盈盈地起身朝着宋墨福了福,“还请公子代我向令堂说声‘多谢’!”

    “窦四小姐不用客气。”宋墨微笑,白玉般的面孔在微暗的厅堂里越发显和是明净润泽。

    难怪有那么多人喜欢看他!

    窦昭在心里嘀咕着,笑着看宋墨的随从捧着东西进进出出。

    他到底带了多少“薄礼”来啊!

    看着堆着小山般高的礼盒,窦昭忍不住在心里嘀咕。

    但她打定主意不和宋墨多说一句话——不说不错,多说多错,谁知道哪句话会触了他的逆鳞,她觉得自己完全没有必要,也不用去伤脑袋猜测宋墨的反应,反正他们一个在京都,一个在真定,等这件事平息了,他们之间也就没有任何关系了。

    窦昭从容不迫地坐在那里喝茶。

    宋墨忍不住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窦昭。

    能在他面前这样镇定自若的人,还真是……很少见!

    他想到了那个阴雨天。《》

    她璀璨的眸子,胸有成竹的自信笑容……

    她是怎样办到的?

    自己幼承名师,她不过比自己大一、两岁的样子,养在闺女阁,从未曾出过真定县……还在大舅,她为什么会选择自污,不要说外祖母、母亲了,就是父亲和家中的幕僚也不敢肯定哪条计策能凑效……

    宋墨突然间对眼前的这个人充满了好奇。

    她跟着谁读的书?

    陈曲水真的只是她的账房吗?

    还有,她的父亲和继母在京都,她同父异母的妹妹却跟着她生活在真定。她的继母真的象对外界宣称的那样,因为身体不适,无法主持中馈,所以才把她和妹妹托付给东窦的二太夫人照顾的吗?

    她身上好像有很多的谜团!

    他有点迫不得已地想要知道她的一切。

    宋墨不由道:“我来的时候,我外祖母。就是梅夫人。她老人家让我代她向你说一声‘多谢’,谢谢你救了蒋家的女眷。”

    窦昭讶然。

    她猜到宋墨回去后会跟她母亲商量这件事。《》可她没有想到蒋家会知道。

    宋墨看着,慕名就觉得心里很高兴,好像小时候回答对了先生的话得了母亲的赞扬似的。

    他笑道:“母亲看着你的计策奏效。心里非常的高兴。跟我外祖母说。发现了一个女诸葛。”他说着,笑容渐渐淡了一去,“我外祖母说,本应该好好谢谢你的。但她老人家是无福之人,怕连累了你。否则请到家里喝杯薄杯。想必也是一段佳话。”他语气一顿,神色变得有些苦涩起来,“你可能不知道你都做了些什么……外祖母一听说大舅去世了,就让人准备了毒药——如果家中的女眷被流放,最后不是做了官妓就会成为军妓,想死都死不了,而且那些人还会嚷着这是谁谁谁家的女眷来招揽客人,越是地位卑贱的人,越是喜欢……”说到这里,他有些说不下去了,语气再次顿住。

    他们可能从来没想过会被满门抄斩吧!

    辽王登基后,有好几家曾经显赫一时的勋贵之家被满门抄斩。

    这种事情还是太祖皇帝的时候发生过。

    京都的人都跑去看热闹。

    她曾听那些仆妇说过。

    人太多,侩子手砍头砍到最后,刀卷了,手也没劲了,有时候会砍好几刀才能把人砍死,被砍的人自不必说,在旁边等着行刑的人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年幼的女儿,甚至是怀着身孕媳妇这样悲惨地死去,大多数人都会崩溃。《》有些还会不停地经行刑官磕头,甚至会嚷着要揭发自己父兄的罪行,只求能给个痛快,人的负面情绪全表现出来,不要说尊严了,就是起码的道德底线也没有。

    如果她是梅夫人,也会领着全家的女眷自尽的。

    “你别说了!”一口浊气堵在窦昭的胸口,她瞪着宋墨,“你和我说这些做什么?我不喜欢听!”

    是啊!

    自己和她说这些什么什么?

    她还是个未出阁的小姐的呢!

    宋墨骇然。

    或者是因为自己心里也有一口气。

    忙着外祖母、舅母、表姐、表妹们收拾行囊的时候不觉得,等闲下来了,就再也忍不住了。

    他望着窦昭嫌弃的表情,突然觉得她瞪着他的样子非常的漂亮。

    大大的眼睛明亮又有神,长眉微蹙,一副很不耐烦的样子。

    是的,是不耐烦。

    不是害怕,不是惊恐,也不是怀疑,是正如她所说的,因为不喜欢而不耐烦听这些。《》

    坦然,率真,毫不畏惧……所以在形势那样恶劣的情况之下,她还能冷静理智的谋划,还能算无遗策逼得他束手就擒。

    难道在他的心里,他早就认定了她是个不会被自己吓倒的人?

    宋墨看窦昭的目光变得异样起来。

    窦昭顿时心里“砰砰”乱跳。

    宋墨为什么这样看着她?

    难道他发现了什么?

    又或是想到了什么与她有关的事?

    不管是哪一种,她真心不想再和他有什么瓜葛。

    窦昭问他:“你吃过午饭了吗?”

    宋墨微微一愣。

    这个话题转得既生硬又突兀。

    他不禁抬头望了望外面的太阳。

    好像晌午还有两个时辰。

    他想到和他说话的是窦昭,倒没有觉得这句话问得很蠢,因而语气委婉地道:“田庄里的饭菜都很好吃!”

    管它好吃不好吃,她只是不想陪在这里听他继续说蒋家的事了。《》

    知道的越多,就越不容易脱身。

    窦昭笑着起身:“梅公子是贵客,难道来一趟。真定比不得京都物产丰富,却难得食材新鲜,我去跟厨房里说一声,做几件时令小菜梅公子尝尝鲜。”正好可以问问他们什么时候把人质交换回来,“如果陈先生在这里就好了。”她叹了口气。道。“也可以陪着公子说说话或是下下棋,免得公子一个人在这里无卿。”

    宋墨不知道是没有听懂她的话。还是压根就没准备把陈曲水放回来的意思。闻言目光闪了闪,笑道:“无妨。这田庄的风景秀丽,入目皆画。可观赏的地方很多。”

    不愧是以后圣眷二十年不衰的权臣。

    从正厅望去。院子里一左一右地植得两株高大的银杏,除此之外再无它物。

    这也叫风景秀丽?

    这就是所谓的睁眼说瞎话吧!

    窦昭腹诽着,面上却不动山不显水,笑着说了几句客气话。转身去了厨房。

    她在厨房里磨蹭了到快要午膳的时候才回到厅堂。

    厅堂的一角堆满了宋墨的“薄礼”,宋墨正站在书房临窗的琴案前逗着琴案上养的一缸金鱼。

    “你回来了!”他拍了拍手。坐在了琴案前的太师椅上,悠闲自然的好像是在自己的家。

    真是自大啊!

    窦昭在心里嘟呶着,笑着招呼他:“可以吃饭了。”

    宋墨“哦”了一声。

    甘露打了水进来给他净手。

    素绢布箸。

    他看了一眼甘露和素绢,问窦昭:“上次那个从余简走里抱走孩子的丫鬟叫什么?”

    “叫素兰。”窦昭道,很想问问那个余筒身上的针都拔出来了没有。

    宋墨点了点头,坐到了桌前,见只一副碗筷,奇道:“你不用午膳吗?”

    那岂不是找罪受?

    窦昭笑道:“我在厨房用膳即可!”言下之意是两人不方便同桌吃饭。

    宋墨笑道:“不用这么麻烦吧?”

    窦昭坚持。

    宋墨不再说什么,见一道汤翠绿可有,舀了勺。

    只是汤一入口既有种怪怪的味道,他不由皱了眉头:“这是什么?”

    “是黄秋葵汤。”窦昭笑道:“田庄山上的野菜,能清热解毒,可以治恶疮、痈疗。天气热,你又风尘仆仆地从京都赶过来,吃点这个,对身体有好处。”

    宋墨点头,一口一口地把汤喝了,乖得像个孩子。

    窦昭窘然。

    她原来是想整整宋墨的……

    窦昭落荒而逃,在厨房旁的小耳房用了午膳,喝了茶,定了定神,这才去了厅堂。

    宋墨手边放着杯茶,正望着窗外的银杏树发着呆。

    听到动静,他抬起头来,笑道:“院子里为什么要种两株银杏树?”

    窦昭的目光就顺着望了过去。

    “我也不知道。”她笑道,“好像从我第一次到田庄的时候,这两株银杏树就在这里了。也不知道是谁种的?”

    “我们家也有很多这种说不清楚的事。”宋墨语气轻松,一副和窦昭长卿的样子,“我们家花园里有小山,叫翠云岭,翠云岭不远处有座假山,叫垂青樾。翠云岭和垂青樾之间竟然建了一堵城墙,叫什么‘榆关’。看上去奇奇怪怪的,也不知道是我们家哪位老祖宗心血来潮干的事。”

    “是吗?”窦昭敷衍他。

    宋墨凝视着她。

    一双幽静的眸子波澜不兴,仿若千年的古井。

    窦昭心里发寒,强笑道:“怎么了?”

    宋墨沉默了一会,低声道:“你很怕我吗?”

    窦昭直觉行想说“不怕”,但她立刻意思到这是个和宋墨划清界线的好机会,略一沉思,坦然地道:“是的!我有点怕你。”

    “是因为我要杀你吗?”

    不是。

    是因为你杀了你父亲和你的胞弟。

    可现在,这一切都还没有发生,她没办法做为证据。

    “是!”她只得这样回答。

    宋墨垂下了眼睑,声音显得有些低沉:“我很抱歉!”语气非常的诚恳,“如果是这样,我向你道歉。”他抬睑,表情严肃而认真,“我郑重地向你陪不是。”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九重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