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九重紫 > 第一百五十六章 决定

正文 第一百五十六章 决定

书名:九重紫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此时的真定,正是大雪纷飞。()

    前几天有田庄的管事来送年事货,敬了两张雪貂皮,做比甲少了点,镶裙边又怪可惜的,窦昭思来想去,决定祖母做个风领,做个挖云秋香色的昭君套,过年的时候用。

    天气冷,也没有什么事,甘露几个就陪着窦昭坐在内窗的热炕上做针线。

    素心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

    “小姐,”她朝着窦昭眨了眨眼睛,笑道,“前几天田庄送来的账目有些不对。”

    甘露几个一听,立刻退了下去。

    素心这才从怀里掏了出封信出来:“小姐,陈先生让人送回来的。”

    窦昭有些紧张地接过了信。

    事情已经过去八、九天了,京都那边却一直没有什么消息过来,她看似悠闲,实则心里时时惦记着,晚上常常辗转反侧睡不着。

    一目十行地看完了信,窦昭情不自禁地长长松了口气。

    在旁边忐忑不安地盯着她的素心见了,表情也不由地跟着松懈下来,旋即露出了一个愉悦的笑容:“小姐,段护卫他们,是不是平安无事了?”

    窦昭点头,示意素心将旁边的羊角宫灯点起来。()一面烧着信,一边悄声道:“梅公子已经平安无事,三七的时候主持了蒋夫人的祭祀,陈先生和段护卫他们过几天就会回来了!”

    素心这样沉稳的人,听说陈曲水很快就能回来了,禁不住欢喜雀跃:“这就好,这就好。”

    窦昭看着她高兴的样子,也忍不住露出欢快的笑颜,道:“你去跟陆鸣说一声,免得他们担心。”

    素心欢天喜地去了。

    窦昭却望着烧成了灰烬的封纸发了半天愣。

    宋墨果然不是那逆来顺受的人。

    父亲要陷害他,他一样的抗起反抗。

    自己连夜派段公义和陈晓风等人去营救宋墨,这个决定是很冒险。

    可她只要一想到前世宋墨的遭遇,就无法坐视事情再次重演。

    不过,英国公为什么要陷害自己长子,不管是前世今生,窦昭都没有找到答案。()

    前世,蒋家被满门抄斩,蒋氏缠绕病榻,不久之后就与世长辞。宋墨刚失舅失,又逢母丧,想必心神俱疲之余,心中也有些许的怨怼之色,他不可能,也没有心情和精力去关注身边的事,这才让英国公有了机会从容布置,以被御使弹劾的方式拉开谗害宋墨的序幕。而这一世,蒋梅荪等人虽然被害,可梅夫人等妇孺却活了下来,宋墨为了保护蒋氏族人,不仅没有因为蒋梅荪等人的死而消沉,反而更积极地容入到京都的贵族圈中,甚至为了试探皇上的用意,有意输了秋围的狩猎,重新确定了在皇上心目中的位置。

    名声在外的宋墨,让英国公如烫手的山芋,最终只好选择了在宋墨奔丧回来的那一刻突然发难……自己的示警,英国公的无奈,都给了宋墨一线生机。

    有时候,身份也是一种束缚。

    这次他能够顺利脱险,希望保住了世子之位的他,能够不像前世那么的疯狂。

    窦昭幽幽地叹了口气。

    黄昏时分,陆鸣来向他辞行。

    他一言不发,先跪下来给窦昭磕了三个头:“四小姐,您的大恩大德,不仅世子爷,就是我们这些人,也都不会忘记的。()”然后道,“世子爷受了伤,需要人照顾,又没有个帮衬的人,严先生和我商量,准备今天晚上连夜赶回京都。徐青的伤势太重了,只怕还要麻烦四小姐让他在田庄多养几天。”

    陆鸣来窦家小半年,一直对窦昭很尊敬,却不像现在,尊敬中带着几分恭谦,显得很有诚意。

    也许是因为自己救了宋墨的原因吧!

    “你起来说话吧!”窦昭思忖着,道,“田庄里也没有别的人,你就放心让徐青在那里养伤好了。”然后让素心送了他五十两银子的程仪,“你们一路上要小心。我的人还没有回来,没办法护送你们回京都。”

    陆鸣没有客气,把银票揣在了怀里:“这里离京都不过五、六的路程,有我护着严先生,定能平安到达。”他说话时的那种笃定,越发让窦昭觉得他是个高手。

    窦昭叮嘱了几句,端了茶,送走了陆鸣,甘露进来禀道:“小姐,高兴回来了!”

    一个月前,高升禀窦世英之命来接窦明回京都。

    窦昭派了高兴随行。()

    她在厅堂见了高兴。

    “小姐,路上很顺利。”高兴的身上还残留着雪花融花后的水渍,一看就知道他还没有落屋就先来见窦昭了,“七老爷还把我叫去问了小姐的很多事。”他咧着嘴笑,窦世英这样关心窦昭,显然很看重长女,他很为窦昭高兴,“让我带了很多京都的特产,说是给小姐过年的。”

    窦昭向他道了声“辛苦”了,让素心去清点东西,问了问父亲的身体。

    “七老爷很好。”高兴笑道,“每逢沐休都会去庙里和大师傅们讨论佛法,大家都夸七老爷佛法精深,连我们都跟着沾了光。”他说着,从腰间的荷包里拿出张平安符,“这是我去大相国寺玩的时候,那个知客和尚德福知道我是北楼窦家七老爷的人,送了我一张主持大师开光的平安符呢!”

    窦昭愕然,随后哈哈大笑起来。

    当年,大相国寺的主持福德方丈和大隆善护国寺的圆通法师是京都最负盛名的两位禅师了,一个能把死人说活,一个就能把活人说死,一个相貌堂堂,一个仪表出众,每当中元节的法会,大相国寺和大隆善护国寺前就挤满了去听佛法的妇人,据说等到两寺收香钱油的和尚抬着功德箱出来的时候,铜钱就会像雨点一样的落下来。()

    现在,大相国寺未来的主持还在做知客,但已经知道打点窦阁老家亲戚的下人了。而未来的大隆善护国寺的主持圆通法师呢,则暂住在窦家鹤寿堂,正准备参加明年的春闱呢!

    原来,命中注定的人,往往会在不经意间已经有了交结。

    不过,纪咏这些日子到底在干什么呢?

    自从那天他拂袖而去,她没有理他,他也没有再出现在她的眼前。

    窦昭犹豫着要不要去看看纪咏,外面突然传来甘露的声音:“纪少爷……”话音刚落,就转为了惊慌,“您这是要干什么……”

    只见暖帘一晃,纪咏大大咧咧地闯了进来。

    他只穿了件青色的锦袍,头顶和肩膀还有落下的雪花,要不是他的表情异常的严肃,她只怕就要皱着眉大声喝斥他一番了。

    “小姐!”紧跟在纪咏身后的甘露委屈地望着窦昭。

    窦昭做了个手势,示意下去奉茶,然后淡淡地指了指身边的太师椅,道:“纪表哥,请坐!”

    纪咏好像根本没有觉察自己有什么不妥似的,他点了点头,没有坐下,而是身姿笔直地站在那里,淡漠地道:“我决定了,明天就启程去京都。在顺天府学那边租个宅子,闭门读书,参加明年的春闱。”

    他来势凶凶,窦昭根本没有想到他是来告诉自己他接受了自己的劝勉,不由得愣了片刻才回过神来。

    “那很好啊!”她神色如常地道,“我在这里先祝贺纪表哥以有心想事成,金殿传胪!”心里却很想笑。

    这个纪咏,就是认错,也要用副纡尊降贵般的口吻。

    纪咏见状,非常满意地点了点头。

    窦昭别过脸去,轻轻地咳了一声,这才忍住了快要到嘴边的笑意。

    甘露跑了进来。

    “小姐,小姐,陈先生回来了!”

    “啊!”窦昭喜上喜梢,匆匆对纪咏说了句“你先坐会”,迎了出去。

    穿过风雪中的抄手游廊,穿着青衣的陈曲水等人渐行斩近。

    窦昭不由眼角闪动着水光。

    “小姐!”一行人在庑廊下站定,陈曲水心情激动地望着窦昭,深深躬身,向窦昭行了一礼。

    “陈先生,”窦昭嘴角含笑,“您终于回来了!”又仔细地上下打量着站在陈曲水身后给她行礼的段公义和陈晓风,见两人红光满面,不由满脸笑容地点了点头,“平安就好!”然后招呼他们,“大家进屋说话!”

    重逢后喜悦让大家都满脸的笑容。

    几个人簇拥着窦昭正要进屋,暖帘一撩,纪咏走了出来。

    陈先生等人都有些意外。

    纪咏却眼睛微眯,眼神犀利如锋般地落在了陈曲水的身上。

    “陈先生?”他挑了挑眉,“听说你去京都访友了,不知道贵友仙居何方?怎么去了京都也不去拜访一下窦七爷?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啊!”语气中带着几分讥讽。

    陈曲水并不知道纪咏在查自己。

    如果是从前,他肯定会有些不悦。但在经历了英国府的那些事之后,他突然觉得相比宋墨的遭遇,这些都是些微不足道的小事。

    “我的朋友住在大兴,”他平静地笑道,“我习惯性地称为京都。倒让纪公子误会了。七爷那里,也曾去拜访,只是没有遇到纪公了罢了。”言简意赅,没有一句多的话。

    纪咏更觉得陈曲水可疑,但望着神色兴奋的窦昭,他还是把到嘴边的话忍了下去。

    “那我就行告辞了!”

    他甩着衣袖出了西窦的上房。

    外面传来子上气喘吁吁的声音:“少爷,少爷,你还是披件斗蓬吧?”

    窦昭不由宛尔。

    和陈先生他们进了屋。

    甘露等人上过茶之后,静静地退了下去。

    陈先生说起了这些日子在京都的遭遇。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九重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