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九重紫 > 第一百六十四章姗姗

正文 第一百六十四章姗姗

书名:九重紫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第一百六十四章姗姗

    纪咏当然不知道自己伯父和父亲为自己的事操碎了心。~~^^他既然决定入仕途,从前的种种倦怠自然都要放下。去吏部备过到,他立刻去拜访了师座——这次会试的总裁官,礼部侍郎杨森。

    杨森是淞江人,和纪咏的伯父纪颂是好友,早在纪咏关在家里纠结着要不要入仕的时候,纪颂已亲自上门向杨森解释,说纪咏受了风寒,卧床不起,待人能起床,即刻就来拜会恩师。杨森虽然早年进京游宦,但纪咏是他们江南数得着的天才,多多少少听说过纪咏的事,知道他三天两头常常“生病”,因而并没有放在心上,看在纪、杨两家面子上,还差人送了些药材去探望。因而他见到纪咏的第一句话就是问他病好利落了没有。

    纪咏下决心做一件,就会把它做到最好。

    感激涕零地向杨森道谢,谈着杨森最感兴趣的稼穑之事,杨森突然觉得这个学生不仅博学多才,而且语词恳切,虽有青涩之处,却不失青年的人锐气,让他十分的喜欢。纪咏告辞的时候,他破天荒地将纪咏送到了书房门外,还叮嘱纪咏:“没事的时候就来我这里坐坐。”

    纪咏再三作揖道谢,这才上了马车。~~^^

    之后他又一一宴请那些同科。

    不过几日功夫,就和今年的新科进士们混了个脸熟,等到他去翰林院上任时,几乎是一路被人拍着肩膀称着“贤侄”走到掌院学士面前的,让和他一起上任的状元蔡固元的脸色变得非常的难看。

    纪咏全当没看见,在那些老翰林面前低眉顺目,很快就博得了个“谦逊慎谨”的评价,让纪颂和纪颀不由得目瞪口呆,纪颀更是擦着额头的汗道:“见明这是怎么了?仿佛变了个人似的?”

    纪颂却想到了窦昭。

    他叫了子息来问:“之后见明给窦家四小姐回信了吗?”

    “回了。”子息悄声道,“少爷说窦家四小姐的话很有道理。说不管皇上是看着他年轻还是看着他文章写的好才点了他做探花,这也是因为他有这个本钱和实力,实在不应该拘泥于是什么花!”

    纪颂不由的暗暗点头,吩咐他:“以后见明和窦家四小姐的事,你要多多留心。”

    就是让他当耳报神嘛!

    子息在心里嘀咕,哪里敢露出丝毫的不悦,连连应“是”。~~^^

    正在此时,纪老太爷的信到了。

    纪颂把信递给纪颀看,苦笑道:“让我们不要大惊小怪,见明虽然喜欢新奇之事,但只要是他答应的事,却从不半途而废,这次既然入仕,就不会丢下来到处乱跑了。他和窦家四小姐一个在京都,一个在真定,时间长了,也就淡了,让人悄悄地注意一下就行了。至于见明的婚事,他老人家自有主张,让我们不要自作主张。”

    纪颀已匆匆将信看了一遍,闻言叹道:“也只有如此了!”语气颇为沮丧。

    纪颂想到纪咏这些日子像变了个人似的,心里总觉得不踏实,和纪颀商量,又写了封信给纪老太爷,又叫了人注意问纪咏的行踪,在得知窦启俊来向纪咏辞行,纪咏因为入职翰林院而没办法履行前喏和窦启俊一起回真定的时候,纪颂还是长长地松了口气,和纪颀感慨道:“姜还是老的辣。难怪只有祖父能管得住见明了。”

    纪颀不住地点头。

    纪咏却写信向窦昭抱怨:“……本想去找你玩的,结果却去不成了。~~^^也不知道这事什么时候是个尽头。”

    窦昭笑得不行,回信给他:“听说越是大官越不容易致仕。你不如想办法找点趣子,不然真的会被闷死的。”

    纪咏很快给她回信:“翰林院素位裹尸的多,却也不乏真才实学之非。我近日跟着杜加年在学制古琴,到时候送你一张。”

    杜加年名轮,擅琴,是当朝有制琴大师,又因出身翰林,所制之琴万金难求。

    窦昭道:“你不如帮我求一张杜加年亲手制作的古琴好了!”

    纪咏勃然大怒:“定要叫你后悔今日狂言。”

    可没几日,纪咏就从京都给她送了张杜加年制作的古琴,还在琴尾落了“桑林”的款。

    窦昭大爱,请了江南大家在家里教自己抚琴。

    纪咏又给她找了几本古琴谱。

    两人书信来往,很快就到了秋天。

    在田庄里养伤的徐青求见:“世子爷就住在东城门口的那家高升客栈,想来拜访小姐,不知道小姐何时方便?”

    窦昭大吃一惊,失声道:“出了什么事?”

    谄害宋墨的事已经过去大半年了,按理说,宋墨应该正和宋宜春斗得正欢,怎么会跑到她这里来?

    徐青则被窦昭目露惊恐的样子吓了一大跳。~~^^

    他忙道:“没出什么事!世子爷如今已牢牢掌了局势,这次是专程来给您道谢的。之前之所以没来,是怕被国公爷发现您和那件事有关联,连累了您……”

    窦昭舒了口气,道:“既然你们家世子爷平安无事就好。你跟他说一声,道谢什么的,就不用了。我们也不过是适逢其会。我一个内宅女子,实在是不方便见客,他的好意,我心领了。”又道,“来的都是客,我这就跟段公义和陈晓风说一声,让他们代我招待世子爷吧!”

    徐青睁大了眼睛,满脸不置信地望着窦昭。

    世子爷来向她道谢,既然吃了闭门羹!

    他不由道:“四小姐,您可能不知道,世子爷之前为了给夫人送葬,一直能好好的养伤,伤势一直反反复复的,御医说,世子爷要是再这样折腾,就是大罗神仙也治不好世子爷的伤了。~~^^现在好不容易局势稳定了,大伙都以为世子爷会好好在家里养伤,世子爷却借口要用无根水煮药,兴师动众地搬去了大兴的田庄居住。只要世子爷能静心地把伤养好,在颐志堂也好,在田庄也好,大家都只求世子爷的势伤能早点好……谁知道世子爷却是打着明修战道,暗渡陈仓的主意,要亲自登门给您道谢……您见都不见,世子爷得多寒心……”说着,眼圈一红,扑通一声就跪在了窦昭的面前,“四小姐,我求求您了。您去见见世子爷吧!”然后“咚咚咚”地给窦昭磕起头来。

    “你快起来!”窦昭有些狼狈。

    素心忙上前扶徐青。

    可她哪是徐青的对手。

    徐青“咚咚咚”地给窦昭磕着头,大有窦昭不答应,他就不起来的架势。

    窦昭啼笑皆非。

    可她真的没有让宋墨道谢的意思。

    她所作的一切,不过是希望能和宋墨两清而已。

    结果事情却向了相反的方向发展……

    窦昭尊重徐青是忠仆,朝着素心使了个眼色,回了内室。

    厅堂就不时地传来素心劝徐青的声音以及徐青磕头闷响。

    眼看着漏钟的沙细细地落了一个时辰,徐青的磕头声依旧“咚咚咚”地像鼓点般的打在窦昭的心上。

    她实是受不了。

    素心也进来道:“四小姐,这样不行啊,徐青满头都是血……”她脸色灰败。

    窦昭苦笑,只得重新转回厅堂,沉着脸问徐青:“你这样强迫我,难道是你们家世子爷的意思不成?”

    徐青或是怕额头的血吓着窦昭,低着头闷声道:“小的不敢。只是想着世子爷一片诚意,于心不忍。”说着,又磕起头来,“求小姐成全!”

    素心不忍看徐青的样子,别过脸去。

    窦昭叹气。

    徐青也是奉命行事,她又何必为难徐青。

    “你跟你们家世子爷说,明天就在田庄见吧!”她淡淡地道,“不过,只此一次,下步为例。”

    “四小姐!”徐青又惊又喜,忙道,“小的再也不敢了……”一句话没说话,人摇摇晃晃倒在了地上。

    “真是的!”窦昭直跺脚,转去了崔姨奶奶那里,把徐青丢给了素心。

    祖母奶知道窦昭要去田庄见陈先生,笑着问她:“你那笔墨铺子的生意如何?”

    “能够维持开销。”窦昭笑道,“这次去田庄,也是想和陈先生商量商量,看能不能有什么好办法让铺子赢利。”

    祖母点头,问起那个在窦昭及笄礼上给窦昭送锦鸡的田富贵来:“十三把他要了去,他没有给您惹什么麻烦吧?”

    老人家觉得人既然是崔十三要去的,若是不好,这责任就全在崔十三的身上了。

    窦昭不由抿了嘴笑。

    这个田富贵,还真就是个做生意的料子,去了京都没几日就上了手,比崔十三做得还要好。

    “你就放心好了。崔十三引荐的还有错。”

    “那就好!”祖母听了很高兴,翌日亲自送了窦昭出门。

    晴朗的秋日,天空中没有一丝云彩,澄静中透着高爽。

    窦昭不由深深地吸了口气。

    马车在进村的拐角处被人拦了下来。

    “四小姐,”向她抱拳的是她上次见过的陈核,“世子爷后山的河边等您。”

    那里曾是她和父亲垂钓过的地方。

    山下有条小路通往后山,却不适合走马车。

    路很近,拐过山头就到,窦昭由素心扶着下了马车,旁边停了辆软轿。

    陈桃上前撩了帘子。

    窦昭上了轿。

    轿子晃悠悠地上了小径。

    平日里寥无人影的树林此时却每隔几步就能感觉到若有若无的锋芒,隐隐截住了通向后山的小路。

    窦昭走在平日熟悉的小径上,却仿佛走在深渊峭壁边。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九重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