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九重紫 > 第一百九十章 谈心(求粉红票)

正文 第一百九十章 谈心(求粉红票)

书名:九重紫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红彤彤的火光映在窦昭的脸上,平日爽朗的面庞此时显得有些忧郁。

    窦世英用火钳拨了拨银霜炭,笑道:“怎么了?兴冲冲地跟着我跑了回来,又怏怏不乐的,是不是觉得家里不好玩?你也别怪明姐儿,她就是这个性子。你就当是陪我好了。”

    因有二太夫人在,大年三十,他们在槐树胡同吃得年夜饭,又一起守岁,听了京都九九八十一寺的报春钟声之后,这才打道回府。

    窦明却打着哈欠说太累,回房歇息去了,把窦昭撇在了垂花门口。

    窦世英就拉了窦昭到书房里烤红薯,还美其名曰“你小的时候,我常常和你在书房里烤红薯”。

    也不知道是自己的记忆出了问题还是他的记忆出了问题。

    窦昭在心里暗暗嘟呶着,长长地叹了口气,道:“我在想我们家和魏家的婚事……”

    窦世英拿着火钳的手一僵,表情也多了几分凝重,道:“你都听说了些什么?”

    这件事传得沸沸扬扬,女儿不可能完全不知道,但如果说槐树胡同的人把什么都跟窦昭说了,以五嫂治家之严,那也是不可能的。

    窦昭正色地望着窦世英:“我听说魏家要退亲………”

    “胡说八道!”没等她的话说话,窦世英已沉着脸喝斥一声,“是谁告诉你的?前几天魏家还请了廷安侯夫人来商量婚期,不过是没有挑到好日子,这事就一直拖了下来……”

    “爹爹何必骗我?”窦昭冷静地道,“七太太去了哪里?就算是生病,这大过年的,也应该接回来吃顿团圆饭才是。王家前些日子来送年节礼,派来的人怎么问也没问七太太一声?爹爹不要以为我还是个七、八岁不懂事的孩子。”

    窦世英哑然。

    窦昭趁机道:“我也不想嫁入魏家!”

    窦世英大惊失色:“那怎么能行!我不过是气魏家对你不敬而已,魏家又没有大错,就算是有些异样的心思。那也是景国公世子夫人从中捣乱,与济宁侯府有何关系?济宁侯又三番两次的来家里道歉,你不要听那些妇人怂恿,两家结亲,哪怕是得意亲家,也会为了嫁妆财礼之类的事有些不快的,哪有说不拢就退亲的道理!你不要胡思乱想,这些都是爹爹的事。你到时候只管高高兴兴地嫁过去就行了。对了,你出嫁的时候,是喜欢让十一背你还是十二背你。”又后悔,“如果你有个兄弟就好了。”

    窦昭才不会被窦世英乱了思绪,她笑道:“人家蔡大人年过四旬还给十嫂添了个弟弟,你现在给我添个弟弟也不迟啊!”然后道,“爹爹也不要岔开话题,我是真心不想嫁给魏家。”

    窦世英听着急了起来。

    窦昭忙道:“爹爹您稍安勿躁,听我把话说完。”

    窦世英微愣。

    窦昭已道:“我仔细想过我和魏家的亲事,总觉得到和他们家没有缘分――早些年。老济宁侯在世,对我们家冷冷淡淡的。我们家也没有把这件事当个事,直到我十三岁,两家的婚事也没有个说法。后来,何家来提亲,我们家不想卷入何家兄弟的纠纷中去,这才拿了魏家的亲事做借口,魏家惹着情面。勉强答应了,结果老济宁侯去世了。好不容易济宁侯除了服,我也守了三年。如果拨云见日,终于到了商量婚期的时候,却又传出魏家要退亲的谣言,这一波三折的……我就想起您从前说过的话,命里有时终需有,命里无时不强求。或许,我就是嫁到了魏家,日子也会过得很艰难。既是如此,又何必强求?毁了自己的一生!要知道,说出这话可是魏家的大姑奶奶,济宁侯府又是向以这位大姑奶奶马首是瞻的!”

    窦世英知道女儿说的是实话,可退亲……他还是犹豫道:“话虽如此,可这日子也是人过出来的,嫁到谁家没有个矛盾的?魏家的大姑奶奶是有些不靠谱,可毕竟是嫁出去的人,济宁侯是独子,又已经承了爵,没有手足萧墙,妯娌之争,比起那些高门大户,已经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了。你要往好里想才是。”

    两世为人,窦昭当然不会天真认为仅凭自己的一席话就能让打动父亲,出面帮她和魏家退亲,要不然,她又何必以柔克则,从魏廷珍身上下手呢?

    在父亲和长辈们的眼里,魏廷瑜不成材,好男风,甚至是没有成亲就整出个庶长子来,这些都不是什么大错,要紧的是对与窦家结亲重视不重视,对自己这个结发妻子子敬重不敬重,所以只要魏廷瑜表现出浪子回头的诚意,打发了娈童和小妾,低眉顺目地上门道歉,给足了窦家面子,这门亲事就还得将就。

    这也是为什么窦昭怕纪咏插手的原因。

    纪咏看重个人的感受,他计策往往以人为根本。这是帝王之术,也是臣子之术。因为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都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立刻改变格局,所以他能算无遗漏。

    可这婚姻之中,女子的感受,从来都不是阻碍联姻的重要因素,让她对魏廷瑜反应没有任何作用。

    窦昭暗暗摇头。

    纪咏虽然只和窦明说过一句话,可以纪咏的能力,以窦明对他的忌惮,只怕这一句话就足以改变窦明的态度。

    他到底要窦明干什么呢?

    纪咏擅自人心,自己应该从这方面去想才是。

    那窦明最渴望的又是什么呢?

    打倒自己?!

    窦昭心中一震。

    难道……纪咏让窦明去引诱魏廷瑜?

    她暗叫一声糟糕。

    如果真是这样,魏廷珍也承受不了这个丑闻,窦魏两家只可能联手把这桩丑事压下去,尽早安排她和魏廷瑜的婚事……

    这个混蛋,就没有一刻安静的时候。

    窦昭要窦世英给她许诺:“魏廷珍如果不亲自登门道歉,您无论如何也不能答应把我嫁过去。抬头嫁女儿,低头娶媳妇。这个时候他们魏家都不低头,我要是嫁过去了,还能有个好日子?”

    只要女儿不吵着有退亲什么的。窦世英都好说,何况窦昭和他想到一起去了。

    他连连点头,笑道:“你以为爹爹是小孩子,什么也不懂啊!”

    就算是懂,恐怕也懂得有限吧?

    窦昭嘻嘻地笑,和父亲吃着红薯,陪着他聊了会天,只到一放未眠的父亲神色间露出些许的疲惫。她这才起身告辞。

    窦世英送她到了大门口,叮嘱她注意添减衣裳,让她没事就回来玩。

    窦昭眼眶一湿,强露出个笑脸和父亲挥手作别。

    马车拐到了鼓楼下大街。

    陈曲水上了马车。

    窦昭把自己担心告诉了他。

    陈曲水瞠目结舌,半晌才道:“不,不会吧?五小姐应该也没这么糊涂吧?一旦事发,她恐怕处境堪忧……

    “她要是能控制住自己的脾气,就不是现在的窦明了。”窦昭道,“你一定要安排得力的人注意她的动向,免得闹出什么不可收拾的事来。”

    “我知道了。”陈曲水郑重地点了点头。

    窦昭问他:“那边的事进行的如何了?”

    既然知道父亲不可能为了她出面。她自然还有其他的安排。

    她之所和父亲谈心,是希望做个铺垫。事到临头,父亲不要太慌乱。

    陈曲水笑道:“进行的很顺利。五太太应该很快就会知道了。”

    窦昭微微点头。

    只有让窦家下不了台,窦家才可能会一怒之下和魏家解释婚约。

    汪家和华家说亲的时候,她让陈曲水收买了汪清淮身边的一个婆子帮着传话。

    汪清淮果然派了体己的人去蔚州仔细地打探了华家长子的底细,发现华家的长子虽然女色上很干净,脾气却十分的暴虐,动辄就打伤、打残人。甚至连自己的乳娘,一言不和都打得瘫痪在床。

    他怎么会同意自己的胞妹嫁给这样一个人?

    以汪清淮在汪家的影响力,这件事自然也就黄了。

    窦昭再买通廷安侯夫人身边的一个婆子。装着说漏嘴的样子,向魏廷珍身边的人抱怨“汪家相中的实际上是济宁侯,只可惜晚了一步,济宁侯已经定了亲,夫人左挑右选,看来看去没有一个能和济宁侯相提并论的”。

    联想到汪家刚刚拒绝了华家,魏廷珍肯定会心动。

    只要她有所举动,窦昭就让人在五太太耳边嘀咕,说魏家早和汪家商量好了,只等和窦家退了亲就和汪家结亲。

    因之前魏家要和窦家退亲的消息传得人尽皆知之事,窦家才听到支言片语,五太太再听到魏家要和汪家结亲的传言,就会想当然地以为这件事大家都知道了,不过瞒着窦家的人罢了。

    窦家受了这样的羞辱,难道还会自己到处嚷嚷不成?

    这样一来,不管魏汪两家的亲事最后成不成,对汪清沅都没有什么伤害,窦昭也达到了退亲的目的。

    只是没想到和魏家会请了延安侯夫人帮着说媒。

    前一世,魏家请的景国公府二爷张继明的妻子。

    或者是因为这一世窦世枢入了阁,说媒人的身份也跟着水涨船高了吧?

    那就只好委屈廷安侯夫人了――明明知道窦、魏两家要定婚期了,就算是遗憾女儿和魏廷瑜没有缘分,她也不可能说出“只要魏窦两家退亲,就把女儿嫁给魏廷瑜”的话来的……

    但汪清沅不用嫁给华家的长子,也算是一种补偿吧!

    窦昭思忖着,回了槐树胡同。

    ※

    补上5月5日的加更。

    ~~~~(>_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九重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