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九重紫 > 第一百九十六章 愿望

正文 第一百九十六章 愿望

书名:九重紫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窦明和王映雪回来,看见堆放在厅堂里的礼品,随口问了一句:“是谁送的?”

    高升恭谨地道:“是大姑爷济宁侯。”想想又觉得这样的回答对魏廷瑜不够尊敬,补充道,“是大姑爷亲自送来的。”

    王映雪听了微愣。

    她今天回柳叶胡同,除了恭贺大哥荫封世袭的千户之外,最主要的是母亲给她带信,父亲托大嫂高氏的父亲、翰林院学士高远征给窦明说了家亲事,要她去商量。

    男方姓刘,名碧,字清濯,今年二十二岁,是个举人,比窦明大八岁不说,而且自幼丧父,家境贫寒,全靠舅舅资助才学业有续。

    高老先生虽然口口声声称这个刘清濯才学出众,品行端方,以后必定前程无量,可这种事谁又说得清楚?父亲当年还是少年及第呢,结果怎样?母亲跟着她半生跌宕,子女差点都没能保住,好不容易父亲东山再起,成立封疆大吏,却是一南一北,几年也见不到一面……她想想都替母亲难过,又怎么舍得让明姐儿去过这种日子?何况像父亲这样能忘着发妻的辛苦,富贵之后不忘糟糠之妻的又有几个?那些十年寒窗苦的举人们一旦金榜题名,哪个不是争先恐后的先纳个小?难道让明姐儿年轻的时候供那姓刘的读书,等到那刘清濯得志了,明姐儿姿容已老,然后眼睁睁地看着刘清濯逍遥快活不成?

    这门亲事王映雪没一处满意的,可看到母亲那满心欢喜的样子,她又不好意思直言反对,只得含含糊糊地说了声“明姐儿的婚事得和他父亲商量才行”,暂且搪瓷过去了。

    想到这里,她不禁埋怨大嫂高氏。

    不就是她娘家的老爷子帮着明姐儿提了门亲事吗?她却像是自己要娶媳妇似的,把那刘清濯夸成了一朵花,哄得母亲喜笑颜开,要不是她用话当着,母亲恨不得她当场就写了明姐儿的八字就好,至于那么热心吗?

    此时看到魏廷瑜送来的东西,又听说是魏廷瑜亲自送来的,她心里不由的一肚子火,半晌才道:“我们家的这位大姑爷,倒是有心!”

    窦明却冷哼了一声,转身穿过中堂,去了自己的院子。

    王映雪不解,急急地跟了过去。

    “你这是怎么了?”她望着板了脸坐在镜台前御妆的女儿,“是不是你大姐又欺负你了?你跟我说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去找你父亲去?”

    “你找父亲有什么用!”窦明冷笑着把牙梳丢在了镜台上,“你只会同爹爹争吵,哪一次把话说清楚了,把事件办妥当了的?”

    王映雪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

    窦明看了又有些不忍,语气缓了下来,道:“外祖母和您说了些什么?我看着您从外祖母屋里出来,脸色不大好?是不是外祖母又教训您了?她老人家年纪大了,说您什么您听着就是了,别往心里去。你难得回来一趟,我让周嬷嬷帮您捶捶腿吧?田庄的丫鬟会不会服侍人?要不要我送你两个丫鬟带去田庄?”

    一句句的,暖到了王映雪的心里。

    她连连摇头,道:“不用,不用。你父亲虽然冷酷无情,在钱财上却从不曾克扣我,我在田庄也挺好的。”说到这里,她语气微顿,道,“说起来,你也不小了,过几天我就要回田庄去了,你的事我也帮不上什么忙。你二舅母家的檀哥儿,待你比自己还好,这次我们去柳叶胡同喝酒,你也看见了,只要你多看两眼的东西,他立刻为你取了来……”

    “娘亲,你别说了!”窦明声音骤然间变得无比的尖锐,“我是不会嫁给王檀的!”

    “你这孩子!”王映雪不由皱眉,“王檀虽然比你小一岁,可对你却没话说。再说了,你要去的是你外祖母家,难道还能亏待了你不成……”

    “啊!”地一声,猝不及防地,窦明捂着耳朵尖叫起来,“我不嫁给王檀,我才不嫁给王檀呢?”

    王映雪吓了一大跳,忙上前搂住了窦明,急急地道:“你小声点,你小声点,小心让人听见了。”

    窦明才不管这些呢,她大声嚷着:“我才不嫁到二舅母家呢!二舅舅看见了二舅母,就像老鼠见到了猫似的,王檀整天只知道玩乐,既不好好读书,也不好好习武,别人拿了个青铜器哄他,说是商周的古物,他就傻兮兮地付银子,当冤大头,还到处夸耀说他捡了便宜……”她说着,声音低了下来,神色也渐渐变得有此失落起来,“我要嫁,就嫁个好人家——公公严厉,婆婆慈爱,还有疼爱晚辈的祖父、祖母,相公敦厚老实,小叔活泼可爱,小姑温柔善良,一家人亲亲热热,和和睦睦地过日子,没有姨娘,没有庶子,没有整天盯着我钱袋子的三姑六眷,我走出去,别人会说,这是谁谁谁家的媳妇,会因此而用一种和善友好的目光望着我,和我扫招呼,而不是在我背后窃窃私语,说这是谁谁家的女儿……”

    王映雪掩面痛哭。

    是不是因为这样,所以女儿从小就喜欢跟着王楠玩。还说,要做高氏的女儿。

    那时,她以为女儿从小在外祖母家长大,亲近自己的舅母,现在才知道,原来女儿是羡慕那样的出身……

    ※※※※※

    王映雪很快知道了大相国的事,她惊愕地问周嬷嬷:“这么说来,四小姐就是为这件事不吃不喝地闹绝食了?那四小姐现在怎样了?五太太没有出面管管吗?”

    具体的情况周嬷嬷也不知道,更加不好评判,道:“前些日子老爷还兴致勃勃地准备给大小姐的添箱,这几天却没了动静,我也只是听到一些风声,五小姐住槐树胡同,有时候也会过来,看上去却与平时没什么两样,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如果女方主动退亲,就要把当初小定的东西加倍的还回去。

    王映雪沉吟道:“当初魏家送来的东西还在吗?”

    周嬷嬷明白她的意思,低声道:“还在!也没有人提还东西的事。”

    那就是觉得被窦明打了脸,哭哭泣泣地要要找回面子啰!

    王映雪嗤笑,道:“你看着好了,过些日子老爷又会兴致勃勃地准备嫁女儿了。”随后想到窦明怎么会和那魏廷瑜搭上话,眉头紧紧地锁了起来,“明姐儿也是,掺和窦昭的事做什么?这不是没事找事吗?你怎么也不拦着她一点到?”

    周嬷嬷苦笑。

    事前一点征兆都没有,等她知道的时候,已经闹腾起来,她怎么防患未然啊!

    ※※※※※

    晚上窦世英回来,见魏家送了节礼,吩咐高升,加倍还了回去。

    魏廷珍知道了得意地对田氏道:“我早说过,窦家哪里舍得和我们家退亲,他们就是想吓唬吓唬我们。”

    田氏听着松了一口气。

    退婚毕竟不是什么好事,再议亲事,对方肯定会仔细地打听退婚的缘由,一个不好,婚事就告吹了,甚至有可能传出什么有身有暗疾之类的流言蜚语,到时候就不好议亲事了。

    魏廷瑜在一旁不敢做声。

    魏廷珍吩咐济宁侯府的人:“不用理他们。”

    济宁侯府的人等窦家的不免就有些怠慢。

    王映雪听了心中一动。

    她问周嬷嬷:“那天大相国寺,大姑爷去了没有?”

    “应该是去了吧?”周嬷嬷也不敢肯定。

    当时她们这些窦明身边服侍的全被叫去问话,差点被人牙子卖了。

    如果没去,五太太又怎么会如此生气呢?

    王映雪就对周嬷嬷道:“你派个丫鬟去给大姑爷送个口信,就说五小姐有事找他。”

    周嬷嬷骇然。

    王映雪笑道:“你想到哪里去了?是我要见见他,又不想让他知道。”

    周嬷嬷隐隐觉得有些不妥,但王映雪已面露不虞,她还是照王映雪的吩咐给魏廷瑜递了句话过去。

    不过半个时辰,魏廷瑜就赶了过来。

    济宁侯府离这里,也不过半个时辰的路程。

    王映雪暗暗点头,吩咐周嬷嬷:“人我已经见着我,你找个借口打发他走吧!”

    周嬷嬷如释重负。

    魏廷瑜又莫明其妙地回了济宁府。

    王映雪去了窦明那里。

    窦明正歪在炕上看书,见母亲闯了进来,她抬了抬眼睑,道:“您来干什么?不是说这几天外祖母找您有事吗?”又低下头去看书。

    王映雪一把抽了窦明手中的书,道:“你可知道你父亲这些日子为何为不管我进出?”她把王行宜找高征远为窦明说了门亲的事告诉了窦明,“……那刘家到是清清白白的,可你得想清楚了,这可你的终身大事,一个不慎,你姐姐就是高高在上的侯夫人,你就是那乡间劳作的农妇!”

    窦明毕竟还年纪,闻言满脸涨得通红,一本书被她翻来覆去地卷着筒。

    王映雪也不作声,静静地坐在那里看着她。

    窦明憋了半天才沉沉的道:“我不嫁给那刘清濯,可我也不愿意嫁给王檀。”

    王映雪笑了起来,道:“傻孩子,谁让你嫁给檀哥儿了。你看你姐姐,什么也不放在心上,什么也不看在眼里,知道了大相国寺的事下了不了台,只好一哭二闹三上吊,最后还是想着要嫁入济宁侯。我这些年来被你父亲禁足,不知道上面的事。可我知道,若是你姐姐都觉得好,你五伯母、六伯母都觉得好的事,肯定很好。”

    窦明困惑地道:“娘亲,您到底要说什么?”

    王映雪微微一笑,笑容有种说不来的味道,把刚才魏廷瑜赶来的事告诉了窦明,道:“你姐姐不是觉得你泼了她的面子,哭着喊着不愿嫁到济宁侯府吗?那你嫁过去好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九重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