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九重紫 > 二百章 冷笑

正文 二百章 冷笑

书名:九重紫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窦昭不由冷笑。

    没想到时至今日,王映雪还有这样的胆量!

    从前倒是自己小瞧了她。

    她问陈曲水:“如果七太太想让窦明代我嫁入济宁侯府,她会做些什么?”

    “不会吧?”陈曲水非常的震惊,半晌都没有合拢嘴。

    “这世上只有想不到的,没有做不到的。”窦昭神色有些冷漠,“您就照着我说的话去查吧,应该会有所收获。”

    陈曲水虽然觉得不可思议,但出于对窦昭的信任,他没再多问,抱着账本离开了槐树胡同。

    窦昭呆呆地望着窗外郁郁葱葱的老槐树,好半天才回过神来。

    ※※※※※

    或者是因为有了明确的方向,不过两天功夫,陈曲水那边很快就消息传过来。

    父亲根本不知道槐树胡同帮她和魏家退婚的事,但因为两家的婚期拖了又拖,改了又改,她的婚妆也早就准备停当,并没有让谁筹备她出阁的事。而王映雪这些日子不仅把自己的丫鬟、婆子安排到了灶上和正院当差,而且还频频地帮着窦明置办衣服首饰,美其名曰是因为窦明快要及笄了,不能让窦明失了颜面。数量之多,做工之精美,让父亲都觉得太奢华,还因此而说了王映雪几句。王映雪不仅没有像从前那样有所收敛,反而和父亲大吵了一架,指责父亲对窦明苛刻。父亲向来在钱财上待人不薄,加上这些日子常常奉诏进宫筵讲,要好好准备讲习,耐不住她吵闹,索性关门不理,高升尽管忠心耿耿,精明能干,但到底只是家里的管事,也不好拦着王映雪水泼般的使着银子,家里进进出出的不是银楼的人,就是京都赫赫有名的绸缎铺子的大掌柜,窦明的及笄礼还有一年京都的人已经在猜测窦家五小姐及笄礼的奢华了。

    而五伯母则在仁哥儿生辰的第二天就去了玉桥胡同——她没有去拜见纪咏的伯母或是母亲,而是去拜见了纪咏的曾祖父。

    从玉桥胡同出来后,她立刻去了纸马胡同,和蔡太太密谈了很久,留在蔡家用了晚膳才回打道回府。

    窦昭陷入沉思。

    看样子,槐树胡同已经打定了主意让窦明代自己嫁入济宁侯府了——既然可以解释自己和魏家的婚约,还可以打击一下魏家让王映雪来背这个黑锅,这么好的机会,五伯母不可能放任不用!

    代自己出嫁并不难,难在出嫁之后。

    窦明不清楚后果,王映雪不可能不清楚。

    上一世,她是窦家正经的七太太,父亲是强势的内阁大学士,她有这个底气去承担换亲的后果。这一世她自顾不暇,凭什么让窦明代自己出嫁呢?

    窦昭耳边突然响起那到素兰对自己说的话。

    “我把侯爷送到了垂花门,正犹豫着要不要去厨房里看看午膳好了没有却看见侯爷跟着个婆子折了回来。我忙躲到了树后,待他们走远了,才派了个小丫鬟跟过去,那小丫鬟说,侯爷跟着那婆子进了五小姐的院子。”

    或者,还有什么事是自己不知道的?

    窦昭手紧紧地攥成了拳。

    上一世,知道王映雪想让窦明代替自己嫁给魏廷瑜时,那种孤伶无助的感觉又漫过她的心头。

    你们既然想代嫁,那就嫁好了!

    我倒要看看,你窦明怎么咽下我曾经吃过的苦?!你王映雪怎么收拾这场烂摊子?!槐树胡同又凭什么所我嫁到纪家去?!

    打定了主意窦昭深深地吸了口气,吩咐素心:“你去问陈先生一声,上次那笔钱的去向查清楚了没有?如果实在是查不清楚,就请窦家的大掌柜帮着查一查吧!”

    这是窦昭和陈曲水约定好的。

    如果她有什么事找陈曲水,陈曲水就用为借口登门拜访。

    素心应声而去。

    下午陈曲水就过来了。

    窦昭低声道:“能联系上严先生吗?”

    陈曲水有些意外。

    窦昭道:“我想让严先生帮我安排家人离开北南隶,不知道严先生对哪里最熟悉。”

    陈曲水神色一震正色道:“小姐,您这是······”

    窦昭正是要和他商量这件事,自然也不会瞒他,低声道:“宋砚堂这个人有多厉害,你是知道的。我原想,他欠着我们一个人情,这人情能不用就不用,留着紧要关头防身保命。

    可现在看来,却是留不住了——王映雪的计划虽然漏洞百出,可若是槐树胡同和纪家联手帮她从中调停,说不定这件事就真让她办成了。如果这样,自然最好。可若是她失手了呢?您可别忘了,到时候我舅母肯定会来京都送我出阁的们。

    “这么大的事,我们不能全指望别人。

    “所以我们得有两手准备才行。

    “王映雪的计划成功了,窦家和纪家议亲的时候,我就有借口不嫁了——王映雪让窦明代替我嫁入了魏家,槐树胡同的管,又有什么资格再管我的婚姻大事?父亲那里,我自有办法让他把我留在家里,我们就可以回真定去了。

    “王映雪的计划万一被识破,情急之下,窦家有可能无奈之下让我嫁入魏家。那时候我们就只能背水一战。让段护卫等人护了我的周全,然后我们再和窦家讲条件,逼着他们答应我从此不再嫁人。”

    说到这里,窦昭不免有些嘘唏。

    事情到了那个地步,她就和窦家撕破了脸,恐怕需要花很多的情力,付出很大的代价来修补和窦家众人的关心,要知道,西窦那一半的财产,是以陪嫁的形式划到她名下的,东窦完全有理由一直帮她打理着那一半的财产,直到她出嫁才拿出来。

    她现在的所谓的自在,不过是水中花,镜中月,却是较不得真。

    陈曲水当然明白这其中的缘由。

    他不由道:“那你有什么打算?”

    窦昭道:“我准备让槐树胡同的马车夫出来作证,窦家之所以让窦明代我嫁到济宁侯府,是因为窦家已经和纪家说好等窦明出嫁之后,窦家就会正式和纪家结亲,然后财拿出纪家送给窦家的纪见明的庚贴为证。”

    难怪小姐说要让严朝卿服着安置一个人。

    那马车夫如果出面为窦昭作证,不要说在窦家呆下去了就是能不能活命还得两说。

    陈曲水动容:“小姐是怎么说动那马车夫的?小姐又是怎么拿到纪见明庚贴的。”又觉觉得槐树胡同行事有些鲁莽,“······您和魏家还没有解释婚约,他们就敢接受纪见明的庚贴。”

    窦昭咧了嘴笑,道:“纪见明的生庚八字,只怕还要请陈先生费费心。到是纪家老太爷的笔迹,我曾在纪见明的一本书上见到过。老人家写的是馆阁体,虽然字迹清秀娟丽却并不难模仿。”

    陈曲水骇然,失声道:“那那个马车夫······”

    “自然是我让他说什么他就会说什么了!”窦昭不以为然地道,“只要他说的是事实,有没有无意间听到五伯母和蔡太太之间的对话又有什么要紧的?”

    陈曲水摸了摸额头上的汗。

    从榆树胡同出来,第二天,他去拜访了严朝卿。

    听说窦昭让他帮着安顿一户人家,他什么也没有问,只是道:“是北直隶的人吗?安排到天津行吗?如果太远口音、生活习惯多有不同,反而正容易让发现。天津离京都比较近,有个什么事我们也是好及时处理。”

    陈曲水也是做人幕僚的,自然听得清楚他言下之意,忙道:“我们小姐没别的意思,就是这人帮过我们小姐一个忙,所以想保全这家人而已。”

    严朝卿心笑道:“我明白了,会把人安置好的。”

    陈曲水连连道谢,约好了联系的方式,起身告辞。

    严朝卿的贴身随从则道:“先生,这件事要不要跟世子爷说?”

    “不用了。”严朝卿道,“世子爷陪着皇上去避暑行宫这种小事,不用惊动世子爷。何况……我还欠人家一份人情呢!”

    随从笑着点头。

    严朝卿闭目沉默,寻思找谁帮那户人家安排户藉。

    ※※※※※

    窦昭静等着看好戏。

    没几日,郭氏就悄悄告诉她:”娘在之前七叔父请钦天监挑的几个日子里又选了几个,请了蔡太太过来,说是让魏家要么在这几个日子里选一个日子成亲要么就立刻退亲。不然,就要去问问延安侯夫人是什么意思,明明知道魏家和窦家有婚约,还像闺女嫁不出去似的,非要往魏家栽?既然如此,早干什么去了?

    “这次魏家肯定再也不敢使什么坏了,明姐儿的事,你也不要放在心上了。嫁过去了,好好和济宁侯过日子就是了。”

    把之前窦昭的所作所为都当成一场闹剧。

    这恐怕也是很多人的感觉吧?

    窦昭但笑不语。

    延安侯夫人也是个十分要强的,如果听到这话,只怕要气疯了。

    魏家和汪家可以说是患难之交,汪家在魏家最困难的时候都不曾怠慢过魏家,要是真的被蔡太太这么一问,恐怕魏、汪两家就要绝交了。

    珍廷瑜也好,田氏也好,甚至魏廷珍,肯定都不愿意看到这样的局面。

    窦昭问素心:“那个马车夫愿意作证吗?”

    素心笑道:“一边是欠下来的赌债,一边是重新开始做人的机会,他是个聪明人,自然知道应该选什么?”

    窦昭点头。

    ※

    补上5月11日的更新。

    PS:祝天下的母亲母亲节快乐!

    我今天收到了小吱吱的一个吻,大家都收到了什么礼物?

    OX∩一∩KO~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九重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