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九重紫 > 第二百零四章 轻快

正文 第二百零四章 轻快

书名:九重紫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宋墨慢慢地走出了厅堂。

    一阵夜风吹来,廊前贴着大红喜字的灯笼随风摆动,灯光朦胧,映着满地的大红色炮爆的纸屑,有种曲散人尽的寂廖。

    他吩咐陈核:“你去看看陪四小姐嫁过来的人都安置在哪里?把贴身的丫鬟给我找来。”

    陈核应声而去。

    墙角的太湖石旁植着几株玉簪花,皎洁的花朵,在月光下显得格外的晶莹剔透的。

    宋墨却看着心烦,忍不住来来回回地在廊前走来走去的。

    陈核带着了个身材细条的丫鬟过来。

    宋墨看着面生。

    陈核训练有素的用宋墨能听得到别人却听着有些糊涂的声音低声禀道:“世子爷,陪四小姐嫁过来的人都在正房后面的厢房里歇着。四小姐身边的大丫鬟素心和素绢被留在了静安寺胡同,说是要帮着善后,等四小姐三日回门的时候再跟着一起过来;甘露被济宁侯府请来的全福人延安侯夫人叫去问话了,素兰则跑出去看热闹了。我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甘露和素兰,就把四小姐身边一个叫做闻香的陪嫁丫鬟叫了过来……”

    宋墨是知道素心素兰两姐妹的。

    当初他在田庄之所以吃了大亏,就是因为没有算到素心素兰两姐妹都会武技,而且身手还都不错。之后和窦昭廖廖几次的见面,窦昭身边不是带着素心就是带着素兰。

    听说素兰跑出去看热闹了,他不由的目光一沉。

    素兰是不知道新娘子换了人?还是被人寻了个理由拘了起来呢?

    被陈核叫来的丫鬟却吓得瑟瑟发抖,头也不敢抬一下。

    她刚才出来向济宁侯府的人要茶水,却被眼前这小厮模样的人强掳了过来,她的手腕到现在还隐隐作痛。

    想到此时风高月夜,僻静无人,什么不好的念头都冒了出来。

    没等宋墨开口,她已“扑通”一声跪在了宋墨的面前,磕着头抽泣道:“公子饶命,公子饶命,我什么也不知道。我只是窦家的一个二等丫鬟,四小姐上京之后,才由五太太拨给了四小姐使唤,平日也只是服侍四小姐茶水……我什么也不知道啊……”

    宋墨看了陈核一眼。

    陈核窘得满脸通红,道:“我把那个领头的媳妇叫过来……”

    他实在不知道宋墨要问什么,以为只要是个陪嫁的丫鬟就行了,还特意挑了个看上去很机灵的,谁知道还是会意错了。

    “不用了。”宋墨没有理会那个磕头求饶的丫鬟,一面大步朝仪门走去,一边淡淡地道,“既然这件事涉及到了槐树胡同,再找人寻问,只会打草惊蛇。你传我的话,让夏琏带了朱义诚几个立刻赶往槐树胡同,听我的号令行事。”

    陈核应“是”,心头却是一震。

    朱义诚几个,是从福建过来的几个顶尖高手,从前曾在定国公麾下效力,那个朱义诚,还曾奉定国公之命带公子上沙场,是公子的半个师傅,亦是对公子最为赤胆忠心的人之一。听公子这口气,竟然要亲自去槐树胡同。

    难道窦家四小姐出了什么事?

    他望着宋墨因为隐隐透着几分戾气而显得有些凛冽的面孔,强压住了心底想看一眼喜堂的**,快步出了济宁侯府。

    宋墨长吐了一口气,上了马车,吩咐车夫:“去槐树胡同。”

    ※※※※※

    静安寺胡同的上房,窦世英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寿姑!”他艰难地喊了声女儿,“我,我对不起你!”眼角立即有水光闪动。

    “看您说的。”窦昭笑道,“我本来就不想嫁到魏家去,是您非要我嫁不可。现在我和窦明都得偿所愿了,您有什么对不起我的?您不要多想了,好好休息,窦明那边有五伯父做主,济宁侯又是个性情绵柔的人,窦明既然和他拜过天地了,他断然不会亏待窦明的。您不用担心。”

    窦世英根本不相信。

    在他的印象中,窦昭向来待人大方宽厚,他认为窦昭这是在安慰他。

    他更加伤心。

    可又能怎样?

    手心手背都是肉。

    他能把窦明要回来然后把窦昭再嫁过去吗?

    那窦明还有活路吗?

    可他要是就这样认了,窦昭所受的委屈又该怎么办?

    窦世英不敢再多看窦昭一眼,扭过头去,眼泪忍不住落了下去。

    窦昭暗暗叹气。

    父亲不喜欢与人争执,总觉得自己忍让一些,就能避免起突冲,却不知道越是这样,事情却如一团乱麻,大家都觉得受了委屈,怨气更重,彼此之间的关系越紧张,时间长了,还会爆发出来。

    她挑了挑灯蕊,屋子里变得更加明亮。

    窦昭喊了一直守在外面的高升进来:“你陪着父亲说说话吧!”

    父亲和王映雪相敬如冰,两个女儿和他也不贴心,最能宽慰他的,可能是高升了。

    高升恭敬地应喏。

    窦昭出了内室。

    “寿姑!”五太太神色尴尬地迎了上来。

    窦昭轻轻地瞥了她一眼,道:“五伯母有这功夫守在这里等父亲醒过来,还不如想办法让魏家认下这门亲事吧?我们西窦的两姐妹,一个被你拆了姻缘,一个被您错嫁到了魏家,如今都像在油锅上煎似的,您总得救一个吧?”

    五太太脸色涨得通红,道:“这是原是你继母的主意……”

    “您能做出这种事,也算是有几分胆量,”窦昭冷笑着打断了五太太的话,“我敬您是个巾帼不让须眉的女豪杰,您别让我瞧轻了。”

    一句话把五太太堵在了那里,让柳嬷嬷连连后步了几步。

    窦昭看也没看厅堂里的女眷一眼,端容离开正房。

    外面守着的仆妇纷纷低下头,出一条道来。

    直到回到居住的东厢房,听到素心“啪”地一声关上了房门,窦昭的眼角眉梢这才活了起来。

    她问素心:“七太太呢?”神色惬意。

    素心低声笑道:“被七老爷关在了后罩房。”

    窦昭笑着点了点头。

    她早决定就不管父亲的家事,王映雪的结局如何,都与她无关。她现在如释重负,觉得空气中都透着几分清新。

    窦昭去了舅母房间。

    舅母还没有睡,正在那里暗暗伤心,赵璋如笨嘴笨舌地安慰着母亲。

    看见窦昭,她长长地松了口气,忙把床头的位置让给了窦昭。

    “你可怎么办啊!”舅母拉着窦昭的手,低声的哭了起来。

    窦昭眼睛一酸,也落下泪来。

    她是愧疚自己对舅母的隐瞒。

    窦昭想了想,决定把事情的真相告诉舅母。

    舅母听得目瞠口呆,赵璋如却唯恐天下不乱似的朝着窦昭伸出了大拇指。舅母不忍心责怪窦昭,喝斥着女儿:“你再这么胡闹,小心我告诉你爹爹罚你跪祠堂。”又不禁问窦昭,“你说的是真的吗?你是因为不想嫁入魏家,所以才任他们安排明姐儿代嫁的?你不是为了安慰我,所以骗我吧?”眼中全是怀疑。

    事发突然,舅母没有多想。等回到房里,她再回头仔细地思索这件事,也看出几分端倪来了。

    只是猜不透五太太为何如此。

    窦昭干脆把纪家的事告诉了舅母。

    舅母半天都没回过神来。

    赵璋如则有在一旁嘀咕:“我为什么没有这样的好事!”

    舅母“啪”地把女儿的头拍了一下,正色道:“你做的对!纪家明知道你有婚约却依旧前来求娶,其心不正,就算那纪见明再好,我们也不能和他们家结亲。”说到这里,她想起了纪氏,想问问窦昭纪氏是否知情,又觉得就算问了又能如何——一边是娘家,一边是夫家,纪氏也很为难,想到窦昭小小年纪,却如前有狼后有虎似的,避过了这个还有那个,自责起自己和丈夫都没能庇护这个苦命的外甥女,心里刹时难过起来,红着眼睛道:“你以后可怎么办啊?”

    “嫁人有什么好?”窦昭希望舅母不要这么伤心,“您看我母亲……”她笑嘻嘻地道,“你不是帮我争取到了西窦一半的产业吗?您还怕我没有饭吃啊?婚姻大事,我慢慢地挑个满意的就是了。”

    舅母想想,也觉得有道理。

    反正窦昭不愁吃穿,不必非要嫁世家子弟,只要人品好,能和窦昭情投意和,也是桩良姻。

    ※※※※※

    从舅母屋里出来,窦昭觉得脚步都轻快了很多。

    她笑道:“我要好好睡一觉。五伯母肯定安排了人把济宁侯灌得酩酊大醉,明天早上才是关键,我要养足了精神和他们周旋。”

    素心抿了嘴笑,服侍窦昭歇下。

    窦昭太高兴,翻天覆地睡不着。

    一会儿想着几个侄儿、侄孙中谁最忠厚老实,不妨就养在她的屋里,她定会吸取葳哥儿和蕤哥儿的教训,闲暇的时候就陪着他,照顾他的生活起居,陪着他读书写字,把他养成个孝顺的好孩子。

    一会儿想,为什么窦家有那么多的儿子,若是能在屋里养几个姑娘那该多好啊!春天的时候领着她们去踏青,夏天的时候去游湖,秋天的时候去登山,冬天的时候躲在被窝里讲古,等到她们出嫁的时候,还可以拿了重金给她们添箱,等到她们生儿育女了,又会带了一群小丫头小小子回来看她。

    一会儿又想,这样一来只怕会厚此薄彼,此出事端来。还不如拿了笔银子出来奖励那些在窦家族学里学业有成的子弟,或是置办个田庄,安置那些孤寡老人或是失怙幼儿……不知道朝廷对这方面有没有什么限制,回到真定,得和陈先生商量商量才是。

    西窦的一半银子她虽然拿不到,但她若是窦家子弟的身上,想必窦家没有人敢出这个头拦她。

    只要运用得当,她可以在窦家活得很自由!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九重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