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九重紫 > 第二百一十五章入耳

正文 第二百一十五章入耳

书名:九重紫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英国公府旁边的顺天府学胡同,是因为顺天府的府学落址于此而得名的,剪子巷里也因此挨挨挤挤的全是卖各种小食的摊子和铺面,其中有家叫卯记的馄饨铺子,馄饨做得皮薄馅大,配上小鱼小虾,汤汁又十分的鲜美,甚合陶器重这个江南人的口味。他偶尔会去卯记吃一碗,再和同是江南老乡的卯记铺子的老板闲聊几句,思乡的愁绪顿时就会烟消云散,心中畅快不少。

    从樨香院出来,已是灯火初上之时。

    陶器重略一犹豫,去了卯记馄饨铺子。

    铺子里的生意照例很好,座无虚席。

    昏黄的灯光下,嘈杂的说话声,氤氲的腾腾热气,让人的面孔都模糊起来。

    但卯记铺子的老板还是一眼就认出了陶器重。

    他笑着边用围裙擦着手边走了过来:“陶先生,还是照老规矩,我在后门给您支张桌子吧?”

    陶器重笑着说了声“多谢”。

    卯记的老板亲自去收拾了桌子,端了碗馄饨放在了陶器重的面前。

    陶器重喝了口汤。

    邻座传来两个男子低声的议论。

    “……真的?那窦家可是读书人,怎么就会答应了姐妹易嫁的事?”

    “我骗你做什么?窦家四小姐和五小姐是同父异母的。据说当时来不及准备,用四小姐的陪嫁嫁的五小姐。现在五小姐代四小姐嫁到济宁侯府做了侯夫人,四小姐自然要把陪嫁要回来了。还是我去帮着抬的嫁妆,我还不知道!”

    “我听说窦家嫁女儿有两万两银子的陪嫁。把嫁妆要回来,那济宁侯岂不是亏了?”

    “亏什么亏啊?!两万两银子,那是公中给的。四小姐不过是把她自己生母留给她的东西要了回来。我看满打满算,也就一、两千两银子的样子。而五小姐的外祖外是云南巡抚王又省,就是那个走哪里就一路胜仗打到哪里的王又省,你知道吧?现在四小姐把自己生母留给自己的东西要了回来,五小姐的生母和王家肯定都会给她一大笔添箱银子的。算起来,济宁侯府还赚了呢!”

    听到这里,陶器重忍不住扭头望过去。

    说话的是两个穿着粗布短褐的男子,身材魁梧,皮肤黝黑,两个人面相虽然一个忠厚,一个机敏,但双手都满是茧子,指甲缝时也残留着污物,一看就是靠体力活谋生的人。

    他不由朝着两人拱了拱手,喊了声“两位仁兄”,道:“你们说的,可是北直隶窦家?窦文华窦大人府上?”

    窦世枢因任文华殿大学士,又在吏部为堂官多年,得他照顾的人不在少数,士林中为表示尊敬,多称他窦文华而不称其字号。

    两个说话的男子见陶器重一副文士打扮,知道遇到了读书人,忙站了起来,躬身还礼,连称“不敢”,道:“正是刑部尚书兼文华殿大学士窦阁老家。”

    陶器重见两人穿着粗陋,谈吐举止却颇知规矩,想到刚才的话,知道两人是惯接豪门大户外活的人,态度又和蔼了不少,笑道:“寒夜无事,听两位仁兄说得有趣,不免有些失态,还请两位不要放在心上。”

    “哪里,哪里!”两人忙恭声道,那个面相机敏的更是道,“听先生口气,和那窦家熟识。不知道先生想知道什么?我们定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

    那面相忠厚的却面露不虞,踢了那面相机敏的一脚,偏偏那面相机敏的却装作不知道似的,殷勤地请陶器重同桌而坐。

    陶器重看得明白,笑道:“还是你们到我这边来坐吧!我这边清静点。”

    面相忠厚的那个有些犹豫,面相机敏的那个听了却喜出望外,端着还没有吃完的半碗馄饨就坐到了陶器重的身边。面相忠厚的那个眼底流露出几分无奈,只好也跟着坐了过去。

    陶器重就笑道:“我们坐在一起,老板正好空出张桌子来,也好招待别人,多赚几文钱。”

    面相机敏的那个就连声称“是”,面相忠厚的那个闻言表情也跟着忪懈下来。

    陶器重大多数时候和那面相忠厚的说话:“你说你帮窦家那位四小姐搬的嫁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那个就老老实实地道:“出了件这样的事,大家颜面上总归是有些过不去,新娘子回门认了亲之后,窦家就趁着天黑把四小姐生母留给四小姐做陪嫁的东西搬了回去。因人手不够,我又常帮着窦家做些粗重的活,就把我叫去搭了把手,除了工钱,还每人赏了一两银子。这不,我刚刚忙完活,就请我这兄弟到这里来吃碗馄饨。”

    卯记的馄饨虽然便宜,但对他们这些做苦力的人来说,能像这样吃碗馄饨,也算得上是件享受的事了。

    陶器重点了点头,笑着问起姐妹易嫁的事来。

    那面相机敏的倒是问一句能说出十句来,可他不过是听面相忠厚之人的转述,想说却说不出什么来;那面相忠厚之人倒是知道的不少,可像铜油灯芯,你拨一下他亮一下,你不拨就不亮。陶器重帮两人付了馄饨钱,又请铺子的老板上了一壶老白干,四碟下酒的菜,在馄饨铺子后门和二人慢慢喝到了二更鼓,这才各自散去。

    风一吹,陶器重这才感觉到有些上头。

    他扶着墙慢悠悠地进了英国公府旁的巷子。

    侧门守值的看见陶器重,忙迎上来扶了他,奉承道:“陶先生,您老这是去哪里了?怎么也没让小厮跟着?这黑灯瞎火的,要是磕着哪里碰着哪里了可怎么得了?国公爷的事还不得乱了套啊!”

    陶器重呵呵地笑,赏了守值的一小块碎银子:“给你买酒喝!”

    守值的乐得眼睛眯成了一道缝,不停地道谢,态度更加殷勤了:“我扶着您老回屋吧?刚才国公爷还差了人来问您去哪里了。您以后要是想一个人出门,可以跟我们说一声,万一国公爷找您,我们也有个地方寻去……”

    不知道国公爷找他有什么事?若真的很急,应该会派了人四处找他,知道他回了府,会再派人来找他的。

    陶器重此时脑子有点晕,迷迷糊糊地“嗯”了一声,回屋歇下了。

    半夜突然惊醒,想起了这件事。

    自己后来到底去见了国公爷没有?

    他模模糊糊地想不清楚了,靠在床头揉着自己的太阳穴,叫了小厮倒杯茶给自己,问道:“国公爷可曾派人来找过我?”

    “没有。”小厮笑道,“不过二爷曾亲自来找过您。”说到这里,他语气微顿,低声道,“好像是国公爷发了二爷一顿脾气,二爷还差点因此挨了板子,二爷来找您,想让您在国公爷面前帮他说几句好话。”

    陶器重听着长长地叹了口气。

    果真是不如宋墨良多啊!

    若是真的让宋墨尚了公主,以宋墨的本领,国公爷和二爷以后恐怕就只能看着宋墨的眼色过日子了!

    念头一闪而过,他立刻记起了卯记馄饨铺子里的事来。

    他当初不就是觉得窦家这件四小姐的事挺有意思的吗?

    陶器重一跃而起,吩咐小厮:“快,快服侍我穿衣服,我要见国公爷!”

    小厮一愣。

    陶器重这才惊觉自己太激动了,道:“你先下去吧!有事我会吩咐你的。”

    他不过是道听途说,有些事,还是得去求证一番更好,免得在国公爷面前出了错。

    小厮应声退下。

    陶器重在屋子里一直转到天色发白,这才又叫了小厮服侍他梳洗了一番,连早膳都没有用,就一个人出了英国公府。

    宋宜春想到宋翰的功课,就气得胸口隐隐作痛,偏偏这种痛却是他自己种的因,连个抱怨的地方都没有,昨天想找陶器重过来下盘棋,谁知道他出府去了。今天一大早宋宜春考校宋翰的功课,昨天让他背的文章虽然全背了下来,却磕磕巴巴,让他又是一顿恼怒,想找陶器重说说话,派了小厮去请,结果陶器重又出去了,他一时不禁火冒三丈。

    这个陶器重,到底要干什么?

    明明知道自己找他,却不照面,难道他是认为一旦宋墨尚了公主,自己就会被宋墨压得死死的,成了英国公府的摆设,所以开始对自己三心二意起来不成?

    宋宜春气得额头青筋直冒,朝着小厮就是一阵怒吼:“还不快约我去找!哪怕把京都掘地三尺也要给我把人找回来!”

    小厮慌慌张张地应“是”,转身却和陶器重撞了个正着。

    陶器重“哎哟”一声捂了胸口,却看也没看那小厮一眼,推开小厮就大步上前给宋宜春行了个礼。

    “国公爷,世子爷的婚事,我有个好人选!”他含笑地望着宋宜春。

    ※※※※※

    窦世英站在上房的台阶上,望着进进出出搬着东西的仆妇,心里沉甸甸的。

    谷秋留给女儿的东西是要了回来,可女儿的姻缘又在哪里呢?

    他想到窦明那掩饰不住喜悦的笑容,目光微沉,去了东厢房。

    厅堂有点凌乱,赵璋如正蹲在从济宁侯府要回来的两口箱子面前和窦昭说着话:“……姑母的这箱子肯定和我们家的是一组。我们家的那个上面雕的是八百罗汉,你们家的这个雕的是彭祖拜寿,却都是紫檀木镶着牙边的。”

    窦昭闻言抿了嘴笑,指了旁边一扇小小的炕屏:“这个也是紫檀木做的,镶着镙钿。”

    “哪里?哪里?”赵璋如凑了过去。

    窦昭就指给她看。

    两个都过了适嫁年纪的大姑娘,在这个年纪大都已经为**为人母了,此时却仍像不谙世事的孩子般嘻笑着。

    窦世英只觉得心如刀剜。

    舅母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望着两个娇美如花的女孩子,轻轻喊了声“大姑爷”,道:“您有什么打算?”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九重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