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九重紫 > 第二百一十九章 进退(加更求粉红票)

正文 第二百一十九章 进退(加更求粉红票)

书名:九重紫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不过几息的功夫,看热闹的人就在纪咏和何煜身边围成了衢

    何家的护卫驱赶着人群:“看什么看?没看过打架啊?”

    有妇人笑道:“没见过这么俊俏的公子打架!”惹得看热闹的人一阵哄笑。

    何家的护卫脸上虽然有些挂不住,可驱赶人群的架式却没有了刚才的跋扈。

    纪家的护卫见何家的护卫不过是站在旁边看着,并不上前帮忙,知道是得了何煜的嘱咐,纪咏和何煜又是常来常往的朋友,一时也摸不清楚情况,不敢轻易上前插手,只得任两个人没有杀伤力的人你一拳我一脚地扭作了一团。

    几个回合下来,两人都没了力气,坐在地上喘着粗气。

    纪咏问何煜:“你他妈的到底为什么打我?”

    何煜瞪着纪:“你不是说窦家四小姐一定会嫁给魏廷瑜的吗?怎么济宁侯成了窦家的二姑爷?听说还是你去顺天府帮着办的婚书?”

    看样子窦家姐妹易嫁之事已经传开了。

    提起这事纪咏就火大。

    他冷笑:“你问我干什么?你去问魏廷瑜去啊?他要是不承认这门亲事,难道我还能强迫他不成?”

    何煜没有说话。

    纪咏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有些失魂落魄地朝着自己的马车走去。

    何煜追了上来,揽了他的肩膀,道:“算了!我就是觉得气闷。我们去喝酒吧?”

    纪咏点头,接过子息递过来的帕子,胡乱地擦了擦鼻子,道:“你没有把我给打破相吧?我明天还要去衙门当差······”

    何煜目光闪烁:“男子汉大丈夫,脸上有点伤痕,更显得伟岸!”

    纪咏“呸”了一声,道:“那我让你更伟岸点,你觉得如何?”

    何煜嘿嘿地笑,道:“我是成了亲的人·就不必再拘泥于这些小事了。你不还得找老婆吗?”

    “老婆······”纪咏喃喃地道,有些失神。

    窦昭,从此再也不会理睬他了吧?

    想一想,他都觉得心痛难忍。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的呢?

    他只不过是想让她过得更好而已·她为什么总觉得自己多管闲事呢?

    纪咏突然间有点茫然。

    搭着他的肩膀往前走的何煜见纪咏有些失落,突起促狭之心,朝着纪咏挤了挤眼睛,道:“要不要我给你做个媒?我有个小姨妹,模样、品行、才学,都很不错,哪天去我家·我指给你看看,你若是觉得满意,我让我父亲去跟你父亲说去……”

    纪咏回过神来,拍掉他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没好气地道:“你管好你自己的事就行了,瞎操哪门子的心!”

    “我这也不算是瞎操心吧?”何煜不以为然,“你也老大不小了,小心我儿子都抱上了·你还是孤家寡人一个。不过,我觉得魏廷瑜那家伙忒不是个东西,就算是窦家四小姐不成·也不用娶了窦家五小姐啊!这让窦家四小姐以后怎么做人?!你说,我们要不要去会会那魏廷瑜……”

    两人勾肩搭背,渐行渐远。

    何、纪两家的护卫沉默地跟在两人的身后,一起离开了静安寺胡同。

    ※※※※※

    宋墨坐在莹莹的羊角宫灯下,摩挲着手中的小纸片,表情有些异样。

    陶器重既然已去静安寺胡同拜访窦七爷,想必窦家很快就会派人去打探他的底细。

    这算不算是弄巧成拙呢?

    从前为了震慑父亲而有意留下来的凶名,如今却成了他和窦昭之间的障碍!

    不过,事情不是没有办法解决的。

    窦昭身上不也有很多的传闻?!

    到时候就看他怎么向窦七爷解释了。

    想到这里,宋墨提了两瓶御赐的甘露白·去了金吾卫都指挥使邵文极那里。

    谁知会昌伯世子董其也在那里。

    宋墨大大方方地把酒递给了邵文极的小厮,笑道:“原想着今夜不用当差,想和邵大人喝两杯,又怕邵大人舍不得,索性我自己带了酒过来。

    正好董大人也在,邵大人就赏个脸·和我们一起喝两盅吧?”

    宋墨是什么人?

    又一向对他这个上司恭敬有加,邵文极疯了才会泼宋墨的面子。

    宋墨都表现得如此大方,董其自然也不能畏手畏脚的。

    两人笑着应好,分宾主在炕上坐了。

    宋墨发现炕几上放着一个锦盒。

    想必那董其是来给邵文极送礼的。

    同为勋贵之家的世子,董其和宋墨虽然性子一热一冷,却都是一样的会做人,在金吾卫谨守上下级关系,极得同僚们的赞赏。

    宋墨只当没看见。

    相比其他人,他和董其给上司送礼就显得大方多了——因为身份的原因,他们送礼是结交朋友;别人送礼,那是巴结上司······

    因是在别宫,小厮虽然很快就上了几个菜,也不过是花生米、炒豌豆等凉菜,还不如英国公府或是会昌伯府仆妇的下酒菜,可在别宫,这已经是非常奢侈了。

    宋墨十分给面子地主动给邵文极和董其倒酒。

    邵文极最欣赏宋墨的就是这点。

    “你来得正好,我和尽云正说着这几天的差事。”他不由笑着对宋墨道,“皇上已经决定十二日回宫,你这几天就和尽云负责皇上身边的守卫好了。”

    尽云,是董其的表字。

    董其恭敬地向邵文极行礼:“谨尊大人吩咐。”眉眼间却难掩喜色。

    显然他送礼给邵文极所求正为此事。

    宋墨却是哭笑不得。

    皇上如果回,御前亲军十二卫会一路沿途守卫,因人数众多,又分属不同的卫所,十二卫的都指挥使会事先在一起定下路上当值的人,还会派了人在皇上所经之地巡视一遍。

    巡视这差事肯定没有近身服侍皇上露脸,可自己想悄无声息地回一趟京都,让邵文极派自己去巡视最好不过了。

    却没有想到会被董其连累,让邵文极误会自己也是为此而来。

    如今看来这条路是走不通了特别是邵文极把自己和董其分配在了一起,董其肯定会特别注意自己的。

    宋墨只能不动声色地笑着向邵文极道谢,问起这几天都有哪几个人会和自己一样在御前当值。

    ※※※※※

    此时的宋宜春却像困兽般地在屋里打着转。

    “我就说这件事行不通!你看窦家,立刻派了人来打探宋墨的底细。偏偏这件事知道的人太多我们就是想隐瞒也不行。这件婚事只怕没影了!”他焦虑地道,“如果窦家不同意这门亲事,还有没有其他的人选?”

    相比得罪了皇上来,宋墨尚了公主,掌握了英国公府实权,让他成为摆设,又变得微不足道起来。

    他要赶快把宋墨的婚事定下来等到皇上回了京都就没办法了。

    坐在旁边太师椅上喝茶的陶器重却笑道:“我前脚走,窦家立刻派人打听世子爷的事,这恰恰说明窦府很想嫁女儿。国公爷稍安勿躁,这件事我早就预料到了,我明天一早就去一趟静安寺胡同!”

    宋宜春也懒得问他有什么主意了,只是催着他:“快点把这件事办妥!”

    陶器重笑着应喏,出了书房,第二天一大早像去好友家串门似的,提了十二色礼盒,去了静安寺胡同。

    听说陶器重拜访窦世英冷笑:“他还有脸来见我?让他滚!”

    窦世英待人向来温和,少有这样尖锐的时候,小厮吓得脸色发白,忙去了大门口。

    听闻得窦世英的反应这样激烈,陶器重有些意外,但时间紧迫,他来不及也找不到像窦昭这样符合宋宜春要求的说亲人选了,他还是塞了五两银子给那小厮,哀求道:“麻烦小哥再去通禀一声,就说人言可畏为了内侄的性命我也不敢欺骗窦大人。”

    窦世英治下宽和,那小厮想了又想,看在五两银子的份上,又去禀了窦世英。

    “人言可畏!”窦世英把这句话咀嚼了几遍,越想越觉得这句话有深意,沉声吩咐小厮“让他进来说话。”

    小厮忙将陶器重请到了书房。

    陶器重满脸羞愧,进门就连声告罪,道:“都怪我没有说清楚。我们家世子爷文韬武略,在京都勋贵之家是少有的出类拔萃,九岁的时候随着皇上到怀来秋围,皇上考校骑射,世子爷就因骑马第二,射箭第五,在勋贵子弟中排名第一,皇上因此还赏了一座位于大兴的田庄给世子爷。从此以后,京都不知道多少达官贵人盯着我们家世子爷,还常拿了世子爷做榜样教训那些不学无术的子弟,偏偏国公爷待世子爷期望很高,功课又重,世子爷很少在外面走动,这话就越发传得离谱了。

    “我回去后跟国公爷提起贵府的小姐,国公爷也差人去打听了一番,我还担心国公爷会因此责备我行事轻率,谁知道英国公爷却很高兴,还说,不受天磨非好汉,不遭人妒是庸才。可见贵府的小姐定是十分的出众。还特意嘱咐我,让我来探探大人的口气,能不能这两天安排个时间和大人见上一面,也好把这件婚事定下来。

    “若真如京都所传的那样,我们国公爷岂会纵容世子爷草菅人命?

    “是真是假,是流言还是诽谤,窦大人见了我们家国公爷一问便知。

    “这天下间难道还有苦主帮事主喊冤的事不成?”

    陶器重的话让窦世英进退两难。

    幕僚多有张仪之能,若他所言不实,自己答应了这门亲事,就会害了窦昭一辈子;若是他所言属实,自己错过了这门亲事,到哪里再给窦昭寻一门这样好的亲事?

    ※

    看书的姐妹兄弟们,求粉红票!

    ^"嘻嘻……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九重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