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九重紫 > 第二百四十章 差错

正文 第二百四十章 差错

书名:九重紫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窦世枢听了,差点跳起来。

    他忙吩咐随从:“快去打听一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随从不敢怠慢,不一会儿功夫,就擦着汗跑了回来,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窦世枢忍不住当着随从就发作起来:“老七这是要做什么?生怕人家不知道窦家有钱?陪嫁了整整一抬的银票,他当窦家是什么?暴发户?还是不知道稼穑的庸碌之辈?他就不怕被强盗盯上?他就不怕被御史弹骇?他这是炫富呢?还是在败家呢?”他越说越气,喝斥轿夫:“还不快去七老爷府上!”

    随从们这才清醒过来,唯唯诺诺地应着,抬着窦世枢匆匆往窦世英家里去。

    还好看热闹的人群已经散了大半,不然他们只怕挤都挤不进去。

    窦世枢坐在轿子里,心情很复杂。

    世人多不知道窦氏分为东、西两窦。看见窦世英有钱,多半会觉得他比窦世英的官位更高,理应更有钱。而窦世英只是个清贫的翰林,有钱,自然是祖上传下来的,他却是内阁大学士,他有钱,只怕是想说清楚也不容易!

    皇上肯定会过问此事,他到时候该怎么说呢?

    窦世枢不由抚了抚额。

    也怪自己太大意了。

    明明知道七弟有补偿寿姑的意思,也没有找个人留意一下。这么多银票,而且全是崭新的,通德银楼就是要印制,也要花好几个月的功夫,难道他之前早有准备?

    那他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准备的?

    难道他算准了会发生姐妹易嫁不成?

    那当初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和纪家的协议呢?

    他只觉得头大如斗,遇到窦世英,就毫不客气地把心中的疑问都问了出来。

    事情却比窦世枢想像的简单多了。

    “这些银票,是我原来为明姐儿准备的。”窦世英老老实实地道。“您也知道,寿姑得了西窦一半的产业,明姐儿和她相比,嫁妆太寒酸了。我就想,寿姑是个大度的孩子,我多给明姐儿准备点嫁妆,想必她不会说什么。谁知道明姐儿却代寿姑嫁到了济宁侯府……我不能因为寿姑向来宽宏大度就让她受委屈,要不然,谁还愿意让着别人?谁还愿意吃亏?这世上要是谁都不愿意退一步。还成什么样子了》?!我就把原先给明姐儿准备的银票给了寿姑做陪嫁……”

    话传到本就因为那一抬银票而有些目光发直的王映雪耳朵里,她当场就吐了口血,昏了过去。

    窦明更是脸色煞白,望着屋里慌成一团的丫鬟、婆子,悄声走出了拘禁母亲的后罩房。找到了正在上房外面徘徊的魏廷瑜,神色怏怏地道:“侯爷,时辰不早了,我们是不是要回府了?不然母亲又该担心了。”

    她觉得自己就像个笑话,走到哪里都好像有人对着她指指点点的。

    魏廷瑜显得有些心神不宁,他“哦”了一声,望了眼上房。这才转身要和窦明离开了正院。

    窦明正担心魏廷瑜也听到了父亲的话,对她生出怨怼之心来,因而比平时更注意魏廷瑜的举动。见状不由笑道:“侯爷在看什么呢?”语气娇滴滴的,隐约带着几分讨好。

    “没。没什么!”魏廷瑜有些不自然地答道,很快就恢复了镇定,笑着转移了话题,“你听说没有。沈青闹了个大笑话……”他把刚才发生在花厅里的事告诉窦明。

    窦明认真地听着,好像非常感兴趣一样。问道:“沈青是什么人?”脚步却一缓,停在了刚才魏廷瑜站的位置,扭头望去。

    魏廷瑜笑道:“他是已故沈皇后的侄儿。是外戚封的侯。皇上是个念旧的人,皇后娘娘又是个贤淑敦厚的,他们家才能平平安安地到现在……”

    窦明已经听不到他在说什么了。

    从她站的位置望过去,正好可以看见窦昭居住的东厢房。

    ※※※※※

    事情一旦做好了决定,心就有了着落。以后不过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地闯过去罢了。

    窦昭睡了一个好觉。

    早上起来,红光满面,精神焕发。

    她的情绪,也感染了周边的人。

    素心和素兰收拾起东西来手脚都轻快了不少。

    窦昭请了陈曲水和段公义、陈晓风过来说话。

    “以后恐怕难得再回真定了。家中的护卫,还要烦请三位问一问,若是有愿意跟着到京都来的,就把家里的事安排好了,等到十月份搬到京都来;若是想留在真定的,真定的崔姨奶奶那边也要有人照顾;若是另有打算的,也不强求,送份丰厚的程仪,算是答谢他们这几年的辛苦。”然后她很正式地邀请了陈曲水、段公义和陈晓风三人,“你们是我的主心骨,没有了你们,也就没有我的今天。虽说世子爷那边现在正乱着,可乱世出英豪,也是个机会。我希望三位能和我一起过去。”

    陈曲水来之前就已猜到,窦昭这个时候把他们叫过来,不是请他们一起跟着去英国公府,就是商量着回真定的事。三个人虽然在路上的时候就已商量好了和窦昭共同进退,但都觉得能去英国公府更好,至少他们的上头没有那么多的“管头”,日子相对要好过些。至于说风险,这走路说不定还会无故跌一跤,干什么事没有风险?何况这风险向来是和富贵共存的。

    此时自然有着得偿所愿的喜悦,纷纷表示愿意跟着窦昭去英国公府。

    四个人就过去之后的一些细节商量了半天,眼看着到了用午膳的时候,送嫁的舅母和六伯母及小尾巴赵璋如过来找窦昭说话,三个人这才起身告辞,神色间却都难掩兴奋。

    窦昭出嫁,有些事自然要交待一番。

    六伯母和舅母看见三个人都没有在意,赵璋如则趴在窦昭的肩膀上笑道:“看样子大家都觉得跟着去英国公府是件好事啊!”

    舅母朝着赵璋如的脑袋轻轻地拍了一下,道:“这两天大家都忙着寿姑的事。你要是到处乱跑,小心我以后去哪里都不会再带着你了!”

    赵璋如连声求饶,惹得从昨天起就忙着指挥仆妇装陪嫁盒子因而很是疲惫的舅母和六伯母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用过了午膳,六伯母问了问窦昭对新房有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就带着素心一起去了英国公府交接嫁妆,布置新房。

    舅母因是贵客,留在了静安寺胡同。

    发了妆,五伯母带着窦家的一群女眷过来,却没有看见窦明。

    窦昭也不想看见她。请了五伯母等人到厅堂里坐,素绢等人端了茶点招待她们,表现得既不亲近,也不冷淡,十分的客气。反而让人觉有些不自在。

    十堂嫂蔡氏就绘声绘色地讲起了沈青的事,大家哈哈笑了一回,气氛渐渐活络起来。

    素兰最喜欢赵璋如的豪爽,没有架子,悄声请教她:“您看我们要不要多带点鱼翅、燕窝、鲍鱼、竹荪之类的干货过去啊?上次我在济宁侯府的时候,看见他们家鸡丝拌粉皮都当成一碗压桌的冷荤……”

    这话恰被冷落在旁的六堂嫂郭氏听见,她不由低低地“哎哟”了一声。悄声问素兰:“不是说济宁侯府是开国元勋吗?怎么侯爷成亲,酒席还这么简单?”

    “就是的。”素兰小声嘀咕道,“我还特意跑去看了看,核桃粘、花生粘都做了四干果上了桌。更不要说是整条整条的鱼,整刀整刀的肉了,连个鱼唇、干贝都没有见着。”

    郭氏也向来喜欢素兰的快言快语,就笑着点了点素兰的额头。嗔道:“就你眼神儿好!”

    素兰抿了嘴嘻嘻地笑。

    引起了五太太的注意。

    她看着在人群中高谈阔论的蔡氏,笑着高声问郭氏:“和表小姐说什么呢?说得这么高兴!也说出来让我们笑笑!”

    大家的目光一下子都聚集到了郭氏的身上。

    郭氏被看得心里发慌。脸色绯红地喃喃道:“没,没说什么!”

    真是个扶不上墙的!

    五太太不由叹气。

    赵璋如就决定寒碜寒碜五太太,笑道:“我们在说济宁侯府的酒宴,全是猪肉和鸡肉,连鱼和干货都没有。他们家真是小气!”又道,“我看明姐儿来喝喜酒,穿的好像也是从前陪嫁的衣服。这正是换季的时候,他们家不会连这个也省了吧?倒比我们家还不如了!”

    一席话说得大家语凝。

    五太太的贴身嬷嬷走进来,就显得响动很大了。

    五太太不由得脸色一沉,道:“出了什么事?慌慌张张的!”

    那贴身的嬷嬷本就神色紧张,闻言就更加的慌乱了,口不择言地道:“五太太,不好了,不好了,七老爷给四小姐陪送了整整一抬银票做嫁妆……”

    屋里顿时一片死寂,随后像炸了锅似,嗡嗡的议论起来。

    也没有人顾得上去追究她的言词失当了。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五太太皱着眉,“你慢慢地说!”

    那些银票,是窦世英早就准备好的,因怕被人知道被贼惦记上,德通银楼送来之后,就藏在高升的床底下,高升的媳妇因此好几天都没有下床,临到了发妆的时候才让人抬了出来,又临时加了抬药材,就这样凑足了一百二十六抬的嫁妆,抬出了窦家。

    窦家的人没注意,宋家的人以为是怕被贼惦记,等到窦世枢质问窦世英,消息才像风似的立刻吹遍了静安寺胡同的每个犄角旮旯角落。

    窦昭气得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她向五太太等人告了声罪,疾步出了厅堂,自然也就没有看见五太太阴沉的目光,蔡氏若有所思的表情和赵璋如兴奋的眼神、郭氏满脸的羡慕。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九重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