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九重紫 > 第二百五十二章 论序

正文 第二百五十二章 论序

书名:九重紫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魏廷瑜苦笑,称了宋墨一声“姐夫”。

    哥哥,他还真叫不出口!

    宋墨微微地笑,显得很谦和。

    窦世英很满意。

    两个女婿都出身显赫,却能以妻族之礼相见,这既是对女儿的尊重,也是对窦家的尊敬。

    因窦家的家祠不在京都,他领着宋墨和窦昭去了正厅,给窦家祖先的影像磕了头,上了香,就算是祭拜过了祖先,禀告了喜事。之后又领着他们重新回了花厅,给窦世枢等人磕头,正式认亲。

    或者是考虑到英国公府乃钟鸣鼎食之家,金银有价书无价,窦世枢的见面礼是本前朝刻印的《春秋》,窦世横的见面礼是套《四书注释》,窦文昌、窦博昌等做兄长的,或送集锦墨,或送澄心纸,或送玉笔洗,或送珐琅暖墨炉,都是些读书作学问的物件。

    窦昭抿了嘴笑。

    宋墨就瞅着没人注意的时候悄声问窦昭:“你笑什么?”

    窦昭瞥了奉命在一旁捧见面礼的陈核一眼,低声笑道:“你可以去考状元了!”

    宋墨望着那些文房四宝,忍不住眼底含笑。

    见过了比他们年长的,就是比他们年幼的或是晚辈了。

    魏廷瑜摸了摸衣袖中的红封,不知道拿出来好,还是不拿出来好——按礼,宋墨虽然是姐夫,但他比宋墨先成家,这个时候他给宋墨见面礼,是礼数,不给也说得过去,却显得有些畏缩,小家子气。可刚才窦家的人都送的是些不好用钱衡量的东西,他那二百两银票的红封拿出来不免有些俗气。

    犹豫中,宋墨已笑着朝魏廷瑜揖了揖。掏出一个红封递给了魏廷瑜。

    魏廷瑜望着排在自己之后的几个小屁孩,脸色涨得通红,正要拒绝,宋墨已不由分说地将红封塞到了他的手里,笑道:“你我也不是今天老打交道,快拿着!”让魏廷瑜想起了之前宋墨关照他,让他跟着顾玉做河工生意,分红的时的口吻。

    他不由得一愣。

    宋墨已笑着弯腰摸了摸窦济昌的长子窦启仁的头,递给了他一个封红。

    窦启仁大声地喊着“多谢四姑父”,雀跃之情溢于言表。让宋墨的笑意更浓了。

    窦济昌的次子窦启复则不待宋墨掏出封红就嚷了起来:“四姑父,还有我,还有我!”肥肥的小手快要伸到宋墨的脸上去了。

    “我记得。还有复哥儿!”宋墨呵呵地笑,掏了个封红给他。

    窦启复欢呼一声,接过了封红,迈着肥肥的小腿朝西厅的窦静媛跑去:“姐姐,姐姐。我得了封红!”

    窦静媛是窦博昌的女儿。

    她闻音而动,噔噔噔地跑了过来,拉着宋墨的衣襟道:“四姑父,您没给我封红。”

    那软糯糯的声音,忽闪忽闪的大眼睛,都让宋墨心里软得一塌糊涂。

    “好。好,好。”宋墨笑着抱了窦静媛,递给了她两个封红。

    窦静媛嘻嘻地笑。得意地朝窦启仁和窦启复扬着手中的封红。

    窦启仁和窦启复一右一左地抱了宋墨的大腿,高声喊着“四姑父”:“我也要两个,我也要两个!”

    窦昭的人都满脸尴尬,三个人的乳娘更是抬不起头来,上前哄着几个孩子。

    宋墨却笑着阻止了几位乳娘:“本是凑个热闹。不必如此拘谨。”又掏了两个封红补红了窦启仁和窦启复。

    窦启仁和窦启复欢呼不已。

    窦静媛不依了,嘟着嘴道:“我也要一个!”

    宋墨竟然又给她补了一个。

    窦静媛喜笑颜开了。窦启仁和窦启复却傻了眼。

    五太太红着脸,狠狠地瞪了自己的两个媳妇一眼。

    郭氏一个激灵,忙上前抱了窦静媛,笑着叮嘱窦静媛:“还不快谢谢四姑父!”

    “多谢四姑父!”窦静媛稚声稚气地道,讨好地对宋墨道,“四姑父,你过年的时候到我们家去玩,我让祖父给你写春联!”

    她从小看到很多人到家里求窦世枢的春联而不得,在心里认为这就是世上最好的东西。说得窦世枢都坐不住了,起身朝着宋墨拱手:“见笑了,见笑了!”

    宋墨却笑道:“难道静姐儿一片心意,到时候五伯父可不能推辞哦!”

    窦世枢有些意外宋墨的随和,随即笑了起来,谦虚地道:“只要世子爷不嫌弃就好!”

    宋墨笑道:“早就听说五伯父的字飘逸俊秀,一直无缘相见。这次还是借了静姐儿的福缘,才能向五伯父讨副春联,怎敢有‘嫌弃’之说?”

    窦世枢还要谦逊,窦世横不耐烦地道:“一家人,这么客气干什么?你要是想向五哥讨几副字画,只管上门说一声就是了。不过,五哥的字一半得益于他少时的勤奋,一半得益于他现在是内阁大学

    士,你不要抱太大的希望!”

    一席话说得众人忍俊不禁,窦世枢更是笑着摇头叹道:“哪有自家人拆自家人的台的道理?”然后和宋墨聊了起来,“我听翰林院的几位老先生说,你的字也写得不错,皇上还让人帮他抄佛经,你师从何人?都读了些什么书?”

    “师从忠毅公。”宋墨正色地道,“跟着忠毅公读《春秋》。”

    诸子百家,浩如瀚海。四书五经,皓首穷红,就算是要参加科举的士子,也不可能作都熟读,通常会从中选一本作为自己的主修的方向,而忠毅公更是当世经学鸿儒,几位皇子的授业师傅,三年前去世,得了“忠毅”的谥号。

    “看来我这本《春秋》还送对了。”窦世枢捏须而笑,看宋墨的目光就如同发现了自己的同类般,有了微妙的变化。

    窦世横的表情也有了微妙的变化,道:“《春秋》冗长难记,现在的人为了早日中举,已没几个人能耐得下心读《春秋》了,没想到你竟然读《春秋》。”

    他就是读的《春秋》。

    宋墨笑道:“我又不用科举。慢慢地读就是了。”

    窦世横却点头:“这样已经很难得。”竟然揽了宋墨的肩膀要和他坐下来说话。

    纪氏不由得哭笑不得,忙笑道:“老爷,您有什么话,改天再请世子到家里到说也是一样。今天还是让世子先见见五嫂和几位侄儿媳妇。”

    窦世横哈哈笑在拍了拍脑袋,一面笑着道“看我这记性”,一面越俎代庖地拉了宋墨,向他介绍五太太。

    因为孩子们的一番插科打诨,大家笑盈盈地站在一起,少了几分他们进门时的穆肃,多了几分热闹喜庆。

    窦昭和宋墨给五太太磕过头后。五太太亲自携了窦昭起来,递给了窦昭一个红漆描金的匣子,笑道:“是对碧玉簪。祝你们相敬如宾,白头老到。”

    相比之前拜见窦世枢等人,亲切而又友好。

    宋墨和窦昭忙向五太太道谢,给六太太磕头。

    纪氏应送给他们的见面礼是座小小的自鸣钟。

    “真漂亮!”窦昭十分的喜欢,连声道谢。

    纪氏笑了笑。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帮窦昭整了整衣襟,就退到了一旁。

    窦明看着不由眼睛一红。

    想到了自己三天回门时,窦世枢那看似亲切却骨子里透着几分漫不经心的倨傲;想到了窦世枢等长辈打赏给魏廷瑜和自己那包着一百两银票的封红……

    同样是出嫁的女儿,凭什么把她和窦昭区别对待?

    她看了魏廷瑜一眼。

    魏廷瑜站在无人的角落,神色略带几分窘然地笑着。

    窦明紧紧地咬了咬唇。

    她喊着宋墨“姐夫”。娇笑道:“您和姐姐给我准备了什么见面礼?”

    宋墨笑着递了个封红给她,然后笑着逗窦静媛:“静姐儿得了我的封红,还没有给我行礼呢?”

    窦静媛捂了小嘴笑。恭敬地宋墨和窦昭行了礼。

    高升忙过来请大家到东厅坐席:“酒菜都准备好了!”

    大家笑着去了西厅。

    没有谁去理会窦明。

    窦明冷笑,挤在窦昭身边坐了。

    窦昭只当没看见,不紧不慢地答着五太太的话:“……颐志堂景致优美,世子又一直住在那里,若是要搬家。千头万绪,只怕没有两、三个月搬不完。还不如就住在颐志堂。”

    五太太点头,道:“这样也好。你公公正值盛年,说不定哪天就会续弦,你们住在颐志堂,和她隔得远远的,也清静些。”

    纪氏见窦明支了耳朵听,笑着给五太太斟了杯酒,道:“英国公府的内院再大,难道能比西窦大?寿姑既然能主持西窦的中馈,还主持不了英国公府的中馈?就算她有什么事拿不定主意,不是还有您吗?您就别替她担心了!她的日子好过着呢!”打断了五太太的话,又吩咐丫鬟去看看还有几道什么菜,和五太太说起春芳斋的干果,五太太就说起席面上的福桔来:“他们的那个福桔好吃,也不知道是怎么做的?”

    纪氏却笑道:“我瞧着没有福建桔饼好吃。”

    把话给岔开了。

    窦明知道纪氏这是防着她。她就轻轻地踢了韩氏一脚,低声道:“你婆婆还挺难伺候的?”

    韩氏悄悄挪了挪身子,和窦明拉开了一个并不明显的距离,小声笑道:“我婆婆挺好的啊!只是纪家讲究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罢了!”

    她从前同情窦明没有疼爱,可自从发生了姐妹易嫁之事后,她觉得自己从前太天真了,把一些事情想的太简单。

    ※

    姊妹、兄弟们,先贴个草稿,等会捉虫虫!

    ps:求粉红票支援啊!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九重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