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九重紫 > 第二百五十四章 郁闷

正文 第二百五十四章 郁闷

书名:九重紫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窦昭和宋墨也在回家的路上。

    她支肘望着宋墨,眼角眉梢带着几分促狭的笑意。

    宋墨被她看得不自在,道:“怎么了?”

    窦昭眨了眨眼睛,笑着问他:“四书五经里,你真的选了《春秋》来读?”

    宋墨清了清嗓子,正色地道:“自然是真的了!《春秋》微言大义,字字针砭,读来大有益裨正,特别是《左传》,辞令直率,韵味悠深,纵然是兵戎相见,也不失温文尔雅之态,情韵并美……”

    “如此就好!”不知道是谁说过,声音越大,就越心虚,窦昭笑着颔首,打断了宋墨的赞美,道,“我父亲博览群书,虽然奉皇上之命给诸皇子讲筵《易经》,可和我六伯父一样,最喜欢的却是《春秋》,六伯父擅《左传》,我父亲擅《谷梁传》。你既喜欢《春秋》,以后父亲和六伯父又多了个清谈之人,想必会很高兴的!”

    她说这话的时候,目光一直落在宋墨的脸上,怎么看,怎么觉得宋墨的表情有点僵硬。

    窦昭忙转过身去,一面撩了车窗朝外望,一面喃喃地道:“世子,我们这次是走的皇城北街吗?”

    宋墨有些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心中却苦笑不已。

    早知如此,他就应该说自己喜欢的是忠毅公擅长的《中庸》了。

    现在可好,自己为了讨岳父的欢心,说选学的是《春秋》……若是岳父找自己来考究学问,自己这半瓶子水怎敌得过岳父大人的两榜进士出身,何况还有个擅《左传》的窦世枢在一旁虎视眈眈……到时候岂不是要露出马脚来!

    而且这种情况的可能性还比较大。

    这就好像擅长下棋的人突然遇到了另一个喜欢下棋的人,总要较量几下。

    欺骗任何时间都比回避更让人愤怒!

    这算不算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他不由摸了摸下巴。

    趁着岳父没有发现,得想个办法补救才行!

    可不管怎么补救。也不能让别人代替他回答岳父的话啊!

    特别是在岳父要试试他深浅的时候。

    最妥当的方法当然是自己从现在开始刻苦攻读《春秋》……但这做学问又不是砌墙垒瓦,有钱就行。而且,就算是砌墙垒瓦,也需要时间买石料和工匠啊!他可是面临着随时会被考问窘境。

    想到这里,宋墨暗暗地叹了口气。

    窦昭眼角的余光瞥到宋墨微滞的神色,差点就忍不住笑出声来。

    早知道这家伙是个鬼机灵!

    他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每天要习武,练骑射,早年间还要跟着定国公临阵磨练。就算是一天十二个时辰不睡觉,《春秋》三卷,几十万字,也不可能全看完,更何况是读懂这本书!

    她一听就知道这家伙在讨好父亲。

    偏偏父亲和伯父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相信了!

    这下子看他怎么下台!

    窦昭突然想到上一世,自己刚嫁给魏廷瑜那会,真真是“画眉深浅无人问,洗手羹汤小姑尝”。她心中顿时无限酸楚,再看宋墨,哪里还有半点的嬉戏之心。

    她指了宛平县署问宋墨:“再过去是不是就是什刹海了?我听人说,现在有很多人都搬到了那里去住。五伯父原来的宅子是他自己买的,没想到一住就是二十几年,现在娶妻生子又添了孙子,就显得有些拥挤了。五伯父约了六伯父一起搬家。六伯父觉得搬过去离父亲太远了,不方便,没答应,五伯父也讪讪然没有了下文。”她说着。抿了嘴笑,道:“我看你挺喜欢静姐儿的。若是他们搬过来就好了,离我们近了一半的路程。”希望能转移宋墨的注意力。

    宋墨闻言笑了起来,道:“我从小就羡慕大舅家很多兄弟姐妹,小的时候还曾吵着要母亲再给我添个妹妹,惹得母亲笑弯了腰……”或许是想到了小时候的情景,他的笑容里充满了追忆。

    窦昭既然决定嫁给宋墨,就必须得查出宋宜春为什么要置宋墨于死地。否则有她岂不是日日夜夜坐在火山口,不知道什么时候火山会喷出岩浆,毁天灭地地让一切都成为灰烬?

    听到宋墨的话,她心中一动,笑道:“那时候二爷有多大?”

    “两岁还是三岁……”宋墨笑道,“我记得不是很清楚了,只知道那时候天恩已经会跑了。”

    那时候蒋氏的年纪并不啊!

    “好母亲为何为再为添个妹妹?”窦昭一副很是好奇的样子。

    宋墨有些不好意思地笑道:“后来外祖母就教训我,说孩子是菩萨赐予的,又不是说有就有的。不过我倒是为这件事曾经给大相国寺捐过一千两银子。”

    窦昭忍不住“扑哧”一声笑。

    宋墨脸上有些挂不住了,用手肘拐了

    她一下,“喂”了一声,道:“我知道有点傻,不过,你也不必笑成这样啊!难道你从小到大就没有做过点傻事?”

    “我没觉得你傻。”窦昭笑个不停,“就是觉得挺有意思的。母亲没有说什么吗?”

    “我当时是悄悄给的,”宋墨笑道,“当时每个月只有五十两银子的月例,逢年过节的赏赐都要造册,还是向五舅借的银子,后来去福建跟着大舅的人剿倭,才知道原来打胜了仗有银捞,这才把那笔帐添平了。我觉得母亲应该知道。不过,母亲从来没有说什么,我自然也不会傻傻跟母亲说这件事。”说到这里,他眼角眉梢露出些许的伤感,低声道,“也不知道五舅现在怎样了?上次我去见他的时候,他很消沉。”又道,“五舅向来慷慨大方,若是他还在京都,我们成亲,他肯定会满大街地给我们淘见面礼。我们的婚事还没有定下来,京都那些古玩铺子、金楼银铺恐怕都会知道我要成亲了……”言辞间充满了唏嘘。

    窦昭不禁拍了手宋墨的手:“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就算是五舅不能像三舅那样,领着蒋家的族人重整旗鼓,过几年风声不那么紧了,想个办法弄个大赦,回老家做个田舍翁也不错啊!”

    宋墨微微一惊,立刻抑制住了缩手的本能,道:“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蒋家百年煊赫,也到了返璞归真,修养生息的时候了。”他身子却骤然间挺得笔直,透露了他心中的紧张。

    窦昭笑道:“那你给我说说,五舅是个怎么样的人?”

    她神情坦然。很快就消弥了宋墨的紧张。

    他笑回忆道:“五舅长得很英俊,大家都说我长得有点像他,为人很豪爽,很讲义气,性情开朗,三教九流,无所不交。当时京都的人提起蒋五爷,没有人不翘着大拇指赞一声的……”

    宋墨微笑着说着从前的一些旧事,仿佛又回到了那段每天都有做不完的功课而让他倍觉烦躁,现在想起来。却无比幸福的时光。

    窦昭饶有兴趣地听着,脑海里渐渐勾勒出一个游侠儿般的蒋柏荪。

    马车静静地停在了英国公门的门前。

    不知道什么时候,雨已经停了,天空中出现了一道彩虹。

    宋墨扶窦昭下了马车。见到马车前有一洼水,吩咐陈核:“指个做事仔细点的车夫给夫人用。”然后带着窦昭绕过水洼。上了台阶。

    陈核,马车夫,还有大门口当值的全都像被施了定针术似的,直到窦昭和宋墨进了门,才回过神来。马车夫拉着陈核直喊“冤枉”,陈核哪有时候听他啰嗦,直接吩咐身边的小厮:“给他另安排个差事”,急急地追了上去。大门口当值交头接耳,一片“嗡嗡”声。

    宋宜春的心情自宋墨和窦昭走后就一直像这阴雨的天气,很不好。

    宋墨婚前,他没有给儿子安排通房。

    很多结发的夫妻,都因为丈夫新婚之夜表现不佳,之后不太愿意和妻子同房。

    儿子不仅和媳妇圆了房,而且回门的时候,还表现出不同寻常的温柔和体贴。

    男人都是这样,得了好处,自然就会低头。

    宋墨应该和窦氏相处的很好。

    那他到底要不要把主持中馈的权力交给儿媳妇呢?

    他想找陶器重商量,陶器重去了真定还没有回来。

    翰林院的杜先生又派人送来了书信,说是这些日子奉皇上之命给皇子们讲筵,恐怕不能继续指点宋翰的功课了……

    宋宜春气得一口浊气堵在胸口怎么也出不来。

    他把宋翰叫来,狠狠地抽了十鞭子,把他给轰了出去,半晌气都没均匀。

    想到蒋氏在的时候,自己何尝要为这些事烦心,心里就冒出股无名的火,雨后,在香樨院的抄手游廊来来回回走了几趟,心里才觉得好受了些。

    听说宋墨和窦昭回来了,正过来给他问安,他阴着脸回了正房坐好。

    可当他听宋墨说明天一早准备带着窦昭去蒋氏的坟前给蒋氏上香时,他的心情又变得奇差无比。

    宋宜春决定中馈的事,暂时放一放。

    “我知道了!”他阴郁地摆了摆手。

    宋墨却不依不饶地道:“我想明天把天恩也带去——清明节的时候天恩有功课在身,上元节的时候弟弟又说害怕……他还是去年立冬的时候给母亲去上过香。”

    宋宜春看着从进门后就垂手恭立在宋墨身边却沉默也难掩其美貌的窦昭,想到窦世枢的能言善辩,挥了挥手,示意自己知道了。

    宋墨和窦昭退了下去。

    宋宜春这才想起,自己好像没有交待窦昭每天晨昏定省。

    ※

    姊妹们,兄弟们,加更送上,求粉红票啊!

    o∩_∩o~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九重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