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九重紫 > 第二百五十五章名分

正文 第二百五十五章名分

书名:九重紫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宋翰没想到自己能跟着哥哥去给母亲上香,他带苍白的脸上带着几丝红润,怯生生地喊了声“哥哥”,难掩眉宇间的雀跃。

    宋墨心里发酸,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宋翰一阵呲牙咧嘴。

    宋墨眼底一寒,厉声道:“怎么了?”

    宋翰垂着头,闷闷地说着“没事”。

    宋墨却冷笑一声,猛地拉下了他的衣领。

    两条梭梭的紫色印子狰狞地趴在宋翰的肩头。

    “他打你!”宋墨的额头冒起了青筋,明亮的眸子闪着寒光。

    “没,没有。”宋翰喃喃地道,“是我自己不小心撞的。”他神色有些惊慌,“真的,是我自己撞得。”生怕宋墨和父亲起冲突似的,他紧紧地抓住了宋默的手,眼中也流露出哀求之色。

    宋墨眼角有水光闪过。

    他沉默了半晌,才低声道:“他再打你,你就一边跑,一边大声地求饶——他最要面子了,肯定不愿意让人知道的。你别傻傻地站在那里由着他乱来。”

    他仿佛又感受到了那天父亲的鞭子落在他背上时那撕心裂肺的疼……他紧紧地揽住了弟弟的肩膀。

    “我知道了!”宋翰朝着宋墨笑,笑容苍白而软弱,窦昭不禁怀疑,宋宜春要是真的再打他,是他是否有勇气像宋墨说的那样去反抗。

    宋墨吩咐陈核去拿两瓶上好的金创药来,然后指了窦昭道:“你嫂嫂!”示意他向窦昭行礼。

    宋翰羞涩地上前,恭敬地行礼,喊了声“嫂嫂”。

    窦昭赏了他一个装了二十两银票的荷包,笑道:“给你买零嘴儿吃。”

    宋翰立刻意识到了荷包里装着银票,忙推诿道:“我不要!”

    宋墨笑道:“嫂嫂给你的,你就拿着。以后要是有什么事找不到我,就去跟你嫂嫂说。”

    宋翰“嗯”了一声,收下了荷包,望着窦昭的目光却充满了好奇。

    窦昭朝着他友善地笑了笑,由宋墨扶着,上了马车。

    宋翰和宋墨上了马,一右一左地跟在窦昭的马车旁,出了英国公府胡同。

    ※※※※※

    宋家的祖坟就在大兴县一块背山望水的风水宝地处,有从前跟着宋家老祖宗一起南征北战后的忠仆在这里当守陵人,百年繁衍,当初的两三户人家,已形成了个小小的村落,被称为宋家庄。

    窦昭等人到达的时候,早得了信的宋家庄庄头率先全村老少在村头恭迎。

    宋墨和宋翰下了马,亲切地庄头交谈了几句,就由几个宿老陪着,带着整猪整羊的祭品往山丘上去。

    窦昭戴着帷帽,由素兰和素心扶着,跟在宋墨的身后。

    汉白玉的坟茔干净整洁,年得出,常年有人打扫。

    宋墨几个给蒋氏上了香,宋墨又一个人站在蒋氏的坟头低声嘟呶了好一会,他们这才下了山丘。

    庄头留他们用午膳。

    宋墨婉言拒绝了:“我下午还要进宫当差。等冬至的时候,我再来给母亲上香。”

    庄头连声宋墨孝顺,态度非常的殷勤,把他们送出了宋家庄。

    宋墨就笑着问宋翰:“你有没有特别想去玩的地方,我今天放你半天的假,让陈核陪着你去玩半天。”

    宋翰两眼发亮,但踌躇了好一会,最后还是道:“我陪着哥哥!”

    宋墨呵呵地笑,道:“来日方长,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你要想好了,是陪着哥哥,还是去东大街、白云观、大相国寺逛逛。”然后不待宋翰开口,已笑道,“去吧,让陈核陪你出去逛逛,看见了什么喜欢的,哥哥帮你付帐。”还诱惑他,“你不是想买个像顾玉那样的烧琅珐的镇纸吗?趁着这机会去玉宝轩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旋即开玩笑道,“我倒是觉得积芬阁肯定有,可怕人说你嫂嫂刚刚进门,我们兄弟就去窦家打秋风,积芬阁那里,就算了。”

    宋翰还要推辞。

    宋墨叹道:“哥哥现在能帮你的,也就是这些了。我们在醉仙楼里等你,你挑好了东西,就直接去醉仙楼好了。”

    宋翰见宋墨说得真诚,眼圈一红,腼腆而又带着几分讨好地问窦昭:“嫂嫂有什么想要买的,我给您带回来吧?”

    “我出嫁前已经狠狠地敲了我父亲一笔,”窦昭玩笑道,“现在实在想不出来有什么要买的。等我想好了,你可不能到时候推脱!”

    “不会,不会!”宋翰连忙保证,神色十分的正经,反而窦昭不好再说什么。

    宋墨就把马让给了陈核,他自己坐进了窦昭马车。

    一行人在官路上分了走。

    宋翰由陈核陪着进了城,他们则去了皇上御赐给宋墨的田庄。

    严朝卿早就到了,领了一帮人在院子里等。

    除了陆鸣、夏琏几个熟悉的面孔,窦昭还看到了一个瘦瘦高高像鹭鸶,据说是宋墨的另一个幕僚廖碧峰;还有个相貌英俊的中年男子,叫钟秉祥,刚刚从广东赶过来,他是宋墨在广东十三行的大掌柜……

    众人行了主仆之礼,宋墨留下了钟秉祥,他吩咐钟秉祥:“以后在泉州的那间铺子的收益,就就直接交给夫人。”

    泉州那间铺子,是所有铺子里收益最好的。

    钟秉祥恭声应“喏”,忍不住多看了窦昭两眼才退了下去。

    既然成了亲,内院和外院的开支就应该泾渭分明。

    窦昭欣然接受。

    宋墨带了她去了后院。

    一个身材瘦小,白白净净,相貌十分普通的年轻男子从树林中走了出来。

    “这是杜唯。”宋墨含蓄地向窦昭介绍,“从前是定国公府的人,在舅把他交给了我,现在帮我管着京都的几件铺子。”

    窦昭立刻明白过来。

    这个人是帮宋墨打探消息的,是宋墨的底牌之一,是宋墨暗最中的势力。

    “世子!”她眼睛涩涩的,胸口鼓鼓的,仿佛蓄满水的河坝,一不小心,河水就要溢出来。

    宋墨做了个不必多说的手势,道:“你我既是夫妻,有些事就不应该瞒着你。”

    窦昭怕自己人眼泪落了下来,别过脸去。

    这样的窦昭,让宋墨陌生却又莫名的心悸,像小时候功课做得好,得以到了母亲的不吝啬的赞美般,还带着几分欢喜,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来得如此之快,让他一时间不知道如果是好,只好掩饰般的开着玩笑:“你若是有什么事,也可以吩咐杜唯。免得你瞎人摸象似的,把自己给折了进去,还要我去搭救,我这也是为了自己好……”

    眼前的这个美少年,明明对自己那么的好,却总是一副怕自己不愿意接受似的,怕自己觉得伤了自尊心似的,极力地淡化着他的好意……难道自己表现的很差劲,所以让他对自己没有什么信心?

    窦昭突然间觉得自己从前的隐忍根本没必要带到英国公府来,念头闪过,心情立刻放松下来,胸中就涌现起满满的欢喜,她忍不住扑哧一声笑,道:“你放心,我胆子很小,摸象这种事,肯定会把你推搡到前面,把自己折进去的机会会很少,你恐怕没什么机会忙活!”

    宋墨想到自己被她曾救过自己一死,还曾逼得他没有退路,面色微赧,却没有反驳这句话。

    杜唯虽然负责帮宋墨消息,可有些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宋墨未必会让别人一览无遗。杜唯并不知道宋墨为何会默认这句话,可他却能感受到宋墨对窦昭的信任,而且这种信任还不是一般的信任,是那种可以把后背交给对方的信任。

    他不禁诧异地睃了窦昭一眼,深深地低下了头。

    ※※※※※

    从田庄出来,窦昭笑道:“时候不早了,我们要快点赶到醉仙楼才好,若是二爷到了,可就麻烦了!”

    “他是什么二爷,你喊他乳名就是了。”宋墨笑道,“有什么事,陈核会处理,不会有什么事的。”

    窦昭知道自己这样称呼宋翰有点生分,可她只要一想到有一天宋墨可能会和宋翰翻脸,不知道为什么,她和宋翰就亲近不起来。

    或许,等她查清楚了宋宜春为什么这样对待宋墨之后,她会对宋翰有所改观?

    窦昭思忖着,和宋墨去醉仙楼。

    宋墨告诉她:“我在醉仙楼订了个雅间,我们用了午膳再回去。”

    “这样好吗?”窦昭一愣。

    宋墨狡黠地笑道:“难得出趟门,不能好玩好乐,总得好吃好喝一顿吧?”

    就像他带自己走江米巷胡同,可以看见六部衙门一样。

    今天,他带自己去醉仙楼吃饭。

    窦昭笑着说“好”,背过身去,悄悄地擦了擦眼角,整了整妆容,这才和宋墨下了马车。

    前世她只听说过醉仙阁,却从不曾踏足。

    宋翰还没有到。

    宋墨订的雅间叫沧海阁,在醉仙楼的顶层,全套的红木家具,汝窑、定窑的瓷器,前朝名家的真迹字画,江南织造上贡的绡沙帷帐,推开窗扇,半个京都映处眼帘。

    极好的地理位置,价值不菲陈设,虽然是第一次来,窦昭已经可以预见在这里吃一顿饭是多么的奢华了。

    宋墨指了远处的一条依稀可见的街道给他看:“每当皇上从禁宫移驾去西苑避暑的时候,就会从那里经过,很多人为了观看御驾,特意定下沧海阁……”

    “那能看得清楚吗?”窦昭笑道,目光却落在了醉仙楼对面一间人挤人的炒货铺子。

    ※

    姐妹们,兄弟们,二更送上,求粉红票!

    o∩_∩o~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九重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