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九重紫 > 第二百五十八章 黑屋

正文 第二百五十八章 黑屋

书名:九重紫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有了银子打点,那老妪自是知道什么说什么,不知道的,也要连猜蒙地把事情排圆满了。

    或者男女有别,大家的眼界不同。

    在这老妪眼里,窦家四小姐就太软弱了:“……有这样疼爱她的舅母,有这样给她撑腰的伯母,还有什么好怕的!要是我,早就去京都把那王氏挤兑回来了,还等着那王氏在京都作张作乔地摆那太太款!”说到这里,她不由得长叹了一声,语气中流露出些许的同情,“不过,也不怪窦家四小姐,她们是从小读《女诫》长大的,待人处事讲究一个循规蹈矩,行事不免太过绵柔。倒是那郎家十五太太,做姑娘的时候我也曾见过几面,娇娇柔柔的一个美人,说起话来怕声音大了,走起路来怕踩死了蚂蚁的一个人,不过十几年的功夫,不仅主持起郎家的中馈来,还开始插手郎家的庶务,成了个肩上能走马的巾帼英雄不说,还记恨上了庞家,庞家几桩能起死回生的大买卖,都被郎家十五太太给搅黄了。”她说着,神色间流露出几分幸灾乐祸来。

    这老妪如她的相貌般,十分的刻薄,却始终没有说窦家四小姐什么不是。

    窦器重不由深深地吸了口气,问起郎家十五太太来:“……是什么人?”

    老妪嘿嘿地笑,笑容显得有些兴奋,把窦家和诸家、庞家的纠纷手舞足蹈,声情并茂地说了一遍,最后还道:“那郎家十五太太怎么能不恨庞家?要不是庞家,她早就是窦家的七奶奶了,进士夫人了!”

    陶器重听得头痛,见这老妪想当然地胡说八道,他不禁道:“郎家十五太太不过是个妇道人家。上有公公,下有夫婿,就算能插手庶务,最多不过是看看帐册,怎么可能坏人买卖?”

    老妪想到那几块碎银子,怕自己答得不对,被要了回去,闻言顿时急了起来,道:“看您就知道是个读书人。不知道这生意上的事。我们真定府,除了像我这样的小杂货铺,略有些整齐的,多半都是窦家的生意。郎家要抢庞家的生意,窦家的人在一旁看着不出声。有谁敢趟这趟浑水不?水要说帮着庞家出头重,就是看出来了,也不敢吭一声——惹了窦家,你以后还要不在真定过日子了!”

    没想到窦家在真定这样的嚣张。

    陶器重不由皱了皱眉。

    那老妪看着,心中十分不快。

    你问什么我答什么,该说的不该说的,我都告诉你了。你还不满意,难道还要以此为借口,把那银子要回去不成?

    想到这里,她咬了咬牙。朝着坐在她门前台阶抱着筐儿卖梨的少年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帮她看着铺子,跟陶器重跟了声“我要去茅房”,一溜烟地去了后院。

    陶器重见那老妪所说的与自己猜测的大不相同。兴味索然,枯笑了半晌。也不见了老妪出来续茶,索性丢了几个铜子,和随从信步出了杂货铺子,在真定一家客栈安顿下来。

    之的几天,他又接连问了几个人,得到的答案都大同小异。

    他不免神色有些恍惚。

    那随从也担心地道:“先生,若那些人说的是真的,我们该怎么办?”

    这桩婚事,可是他陶器重从中牵的线,搭的桥!

    当时他是怎么劝英国公的,他此时还记得一清二楚。

    回去之后,他怎么向国公爷交待呢?

    陶器重苦笑。

    有人叩门。

    随从去开了门。

    是个卖梨的少年。

    这个时候谁还有心思吃梨啊!

    随从正要赶人,陶器重却眼尖,认出是几天前那老妪门前卖梨的少年,他心中一动,忙伸手阻止了随从,问那少年:“你有什么事?”

    卖梨少年嘻笑道:“余婆子说,给您送信,可以向十文钱。”

    陶器重朝着随从颔首,随从拿了十文钱递给了卖梨的少年,卖梨的少年这才笑道:“余婆子说,让你赶紧去她那里一趟,她有要紧的事跟您说!”说完,噔噔噔地跑了。

    随从望着陶器重。

    陶器重想了想,道:“走,看看这婆子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不过是想赚他几人钱用,只要说的事有用,花些银子也使得。

    随从应了一声,陪着陶器重往那老妪的杂货铺去。

    穿过客线到杂货铺必经的长巷时,突然有人在他们身后喊“陶先生”。

    陶器重回头,还没有看清楚来人,后脑勺传来一阵巨痛,眼前发黑,全身无力地倒了下去。

    在倒下去的那一刹那间,他心里却明镜似的,知道自己被人打了黑棍,中了别人的圈套。

    这次只怕是凶多吉少!

    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沟阴里翻船,死在了这里。

    英国公远在京都,等那边知道自己不见了,自己恐怕早就化成了一堆土。

    陶器重心中涌起深深的不甘……失去了知觉。

    ※※※※※

    不知道过了多久,陶器重清醒过来。

    眼前一漆墨,脑子嗡嗡作响,一抽一抽的痛。

    他不敢动弹,静静地躺了半晌,渐渐地适应黑暗,这才发现自己好像是关在一间屋子里,身下好像铺着稻草,散发出腐烂的霉味,让人作呕。

    念头一动,人仿佛受不了似的,就要呕起来。

    却看见旁边有个凸起的黑影,好像还有什么东西躺在他的身边。

    他一阵毛骨悚然。

    静观了半晌,那黑影慢慢地动了动,发出一阵痛苦的呻\吟声。

    外面突然传来一阵轻盈的脚步声,还夹杂着男子不耐烦的低语:“为何还留着这两个的性命?我看一刀了解了算了,也免得我们整天守在这里动弹不得!还要时时注意着两人是不是醒了过来……”

    “要等陈先生回来。”有人笑着应道,“否则何必这么麻烦。”

    说话间,哐当一声,两个高魁梧的身影逆着光出现在门口。

    陶器重忙闭上了眼睛。屏住了呼吸,一动不动地装昏迷。

    两个身影就走到了蠕动的黑影跟前,其中一个用脚踢了踢那黑影,道:“老林,这个家伙快醒过来了,怎么办?”

    “再给他脑袋上一棍。”另一个人不以为意地道,“陈先生明天一早就能赶回来了,讯刑逼供之后,就会埋在后花园里给四小姐的花当花料。只要还能喘气就行了。”

    那人“哦”了一声,转身找了根棍子朝着那黑影就是一下。

    黑影无声无息地趴在了那里。

    “你不会把人给打死了吧?”另一个人担心地道,随即又安慰打人的人,“不过也不打紧,他只是个随从。只要他主子不死就行了。”然后对那人道,“走吧,这里有些时候没有关人了,四小姐说过,死了人的地方要是长期不通风,时间长了,就会有瘴气。人闻了会得病的……”

    哐当一声,门重新关上,室内隐入了黑暗,陶器重却吓得一下子坐了起来。

    头昏目眩中。“随从”、“陈先生”、“四小姐”、“有些日子没关人了”、“死了人的地方”等话走马灯似的在他的脑海里闪烁着,他立刻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

    陶器重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

    那窦家四小姐不是个温顺的乡下丫头,而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

    他得趁着那个什么陈先生回来之前逃走!

    不定吾命休矣!

    陶器重顾不得两眼冒金星,轻轻地推了推自己的随从。小声地喊着他的名字。

    黑影呻\吟一声,就要醒来。却吓得陶器重一身冷汗,忙捂了随从的嘴,在随从的耳边低声地喊着他的名声。

    随从迷迷糊糊地醒地过来,发出一阵呜咽声。

    陶器重忙道:“不要说话。”过了片刻,才放开了捂着随从的手。

    随从已经醒了过来。

    他深深地吸了口气,喃喃地道:“这是在哪里?”

    “可能是在窦家的地下室。”陶器重的声音压得低低的,把自己判断告诉了随从,“我们打听窦家四小姐的事,被窦家四小姐的人知道了,被抓到了这里,只等明天一早一个被称为退‘陈先生’的人回来,就会对我们行刑逼供……我们得想办法逃出去……你拭拭你还能不能动弹……他们肯定没有想到你身的高超……这是我们唯一能希望了……”

    随从不声不响地动了动手脚,觉得没有大碍,站了起来。

    陶器重长长地吁了口气。

    这个随从是英国公在赐给他的,这也是他为什么敢只带着这随从就到真定的原因。

    可他还是错误地估算了窦家在真定的影响力。

    如果他们能够侥幸逃出去,恐怕也难以逃脱窦家的追杀吧?

    唯一的办法就是向离这里最近的卫所求助。

    他不由摸了摸腰。

    能证明他和英国公关系的小印还在。

    这些人仗着人多势重,又是在自己的地盘上,行事很粗暴,连他的身都没有搜。

    这让陶器重一下子燃起了无限的希望。

    正围着墙摸索的随从也发出一声低呼:“先生,这是间石室,门在这边,不过是铁铸的……”

    陶器重想到刚才开门时透进来的光线,道:“你好好养养伤,再多三个时辰,天就完全的黑了下,到时候我躺在地上装呻\吟,你就躲在门外,想办法把那个大汉给击倒。虽然漏洞百出,可除了这个办法,没有任何办法能让我们早点脱险了,只能冒死一搏了!”

    随从应了一声,两个人在黑漆中等了快三个时辰,陶器重开始大声呻\吟。未完待续)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九重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