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九重紫 > 第二百六十三章 夫人

正文 第二百六十三章 夫人

书名:九重紫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明明知道宋墨是在逗她开心,窦昭还忍不住扑哧地笑了出来,吩咐素心:“你把世子爷的话记好了,以后宁德长公主和世子爷说的每一个字你都数清楚了,看看宁德长公主到底和世子爷说过几句话,免得世子爷在这里哄人!”心里却在感叹,难怪上一世她的忘年之交宣宁侯夫人说这做儿媳妇没有什么诀窍,就是早示下晚禀告而已,她拿了儿媳妇的作派去结交宁德长公主,没想到竟然得了她这样一番推心置腹的话,这也算是意外的收获吧!

    素心只是笑。

    小冇姐也知道世子爷是在哄她,两人也就离琴瑟和鸣的日子不远了吧!

    她跟了甘露进来,帮着窦昭准备明天进宫穿的衣饰。

    宋墨本来还想问问窦昭放印子钱的事,见几个女子在内室翻箱倒柜的,只好把话咽了回去,自己一个人跑到书房去练字了。

    等他回屋,窦昭已经准备好了。

    衣架上挂着大红色的通袖夹衫,镜台上摆放着一套镶着莲子米大小的珍珠的珠光宝气的头面,绣墩上放了双崭新的墨绿色漳绒绣鞋,一旁的屏风上还搭着几件各色的中衣,窦昭正盘腿坐在楠木床上包着封红,屋里显得有些凌乱,却有种让他感觉到安宁的气息,好像他已经和窦昭生活了很多年似的,窦昭再精明能干,井井有条,他也能撞见她从不为别人所知的迷糊、疏懒的一面。

    这样的窦昭,让宋墨觉得真冇实而又……亲近。

    他草草地梳洗了一番,心满意足地上了炕。

    窦昭就问他:“一个封红五两银子少不少呀?”

    宋墨看她手边堆了一堆封红,惊讶道:“你怎么有那么多小额的银票?”

    窦昭笑着瞥了他一眼,道:“难道我就不能有私房钱吗?”

    宋墨尴尬地笑道:“你包了多少银子?我明天让陈核补给你。”

    “那倒不用了。”窦昭低了头继续包着银票,“如果不能中饱私囊,谁愿意主持中馈,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啊?”

    宋墨不禁失笑。

    他刚把颐志堂的内院交给了窦昭打点。

    没有想到窦昭说话这样的有趣。

    他伏在炕上和窦昭说话:“一年不过几千两银子的开支你怎么中饱私囊啊?”

    “这你就不懂了。”眼前的男子眉眼如此的精致漂亮,就是说话,也变成了让人赏心悦目的事,窦昭继续和他胡扯,“这银子从来都是积少成多的。同样是山楂糖南京出的就比京都出的味道要好,可也贵八文钱:同样是福饼福建出的不过比山东出的个大,虽然味道差不多,却要贵二十几文钱……这难道都不是银子?”

    宋墨骇然:“你不会连这几文钱都要克扣吧?”

    “我是这样没有品的人吗?”窦昭嗔了宋墨一眼,“有几个人是靠攒钱攒出了千万家财的?何况是这种从自己嘴里省银子的事岂不是自冇己克扣自己?渐鱼四月上市,三月就网了来卖,价格却是四月的一倍有余:辽东的米软糯,九百文一石江南的和米硬朗,七百文一石,做粥的时候用两碗辽东米加一碗和米,做饭的时候用两碗和米加一碗辽东米,做出的粥和饭都好吃……一年下来也有个五六百两银子的进账,拿了一半到银楼去存着,一年也有六分的利钱:再拿了另一半的银子放给那些贩棉花、贩茶叶的贩子,却是十五分的利,两年下来,也有一、两千两的银子……,怎么就不是钱了?”她说着,神色有些恍惚,想起了自己刚嫁到济宁侯府时的情景。

    宋墨却听得心酸。

    窦昭一个养在深闺的千金小冇姐,吃个粥饭还要用两种米掺着,这是什么样的日子才能逼出这样的法子来……

    他决定,再也不问那印子钱的事了。

    若是这样能让窦昭安心,能让窦昭高兴,何乐而不为?

    京都的勋贵之家,谁不做点这事那事的补贴家用?他老婆不过是放个印子钱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

    他政了鞋下炕,半蹲在了楠木床的床踏上。

    “寿姑,”宋墨正色地道,“我每年再给你加五千两银子吧,你想怎么用就怎么用,好不好?”

    他微仰着头,凝视着窦昭,墨玉般的眸子,仿佛被水浸透了似的,如澄净的湖面,倒映着她的影子。

    窦昭愕然,随即明白了他的心意。

    她顿时眼睛有些湿润。

    她从来都不怕付出,可有时候,你付出了,别人却觉得是理所当然,纵然她再豁达,也有意难平的时候,何况她不是个豁达的人。

    她也有希望得到赞美、得到欣赏的虚荣心。

    窦昭有些jī动,心里还涌起股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的羞涩,竟然有些赧然起来,半是掩饰,半是关心地道:“你养了那么多的人,正是缺银子的时候,五千两银子,可以养十个身手高超的护卫了,你还是留着自己用吧,我要是缺银子,再向你要。”

    宋墨是个聪明人,又善于察颜观色,他全副心意都放在窦昭的身上,哪里还看不出窦昭的情绪。他想到了他们初见时的剑拔弩张,想到了她救他时的杀伐果断,想到了她答应他求婚时的冷静理智”…他突然意识到,窦昭是个遇强则强的人,可若是遇弱呢……他忍不住心如鼓擂。

    “我现在成了亲,有了自己的小家,内院的事自然就得和外院分开了。”他含笑望着窦昭,表情虽然带着几分不经意,可莫名的,窦昭却感觉到他好像在审视自己一样,还带着几分紧张,“你擅长理家我多拨点银子给你,就当是我们的私房钱好了。”他笑道,“我一直想让河南冶铁名师欧师傅帮我仿隋唐时的名将打一柄槊可惜母亲认为太危险,没有答应,之后又一直没有机会办这事。我把银子给你,你帮我收着到时候给我打柄槊好了。”

    男孩子好像都很喜欢这些东西。

    比如名剑,比如良驹。

    窦昭一向觉得这是件好事。

    相比起在梨园里包戏子,在八大胡同里一掷千金,这种爱好有着天壤之别,而且还可以强身健体延年益寿。

    她毫不犹豫就答应了,可答应后才想到既然蒋氏不同意,可见打槊这件事并不是可以一蹴而就的,也许有让人为难的地方。

    窦昭不由问道:“打槊有些什么条件?”

    “就是很花时间,很费银子。”在窦昭答应他的那一刹,他就知道,自己找对了方法,窦昭慷慨大方不会把那些身外之物放在眼里,能打动她的,唯有真心的关心,宋墨压制着心里的jī动,笑道“比如说槊长三尺,需要上好的胡杨木,偏偏这胡杨木长在边陲,生长缓慢,一年也长不到两分,还要树杆笔直,就不太好找了……这还都是次要的,我从小就喜欢舞刀弄枪的,大舅却觉得这样容易在我手上留下茧子,内行的人一看就会先起了戒心,便让我练了内家功夫,”说着,他将手掌摊给窦昭看,果真是晶莹剔透,像玉雕的似的,不要说茧子,就是个疤痕也没有,窦昭觉得比自己的手还要细腻柔软,“母亲怕我得了槊,改练槊术,荒废了内功,所以才不同意给我打冇槊的。”

    窦昭既然答应了宋墨,自然会帮他办到,到底是不是这样,她一打听就清楚了。

    她可不想让宋墨处于险境。

    他可是她费了老大功夫才保住的人。

    她望着他单bó的衣裳,不由道:“炕上的褥子软不软和?要不要到床上来睡?”

    “好啊!”宋墨一跃而起,脸上有掩饰不住的雀跃。

    窦昭窘然。

    她只是关心他而已,并没有……,其他的意思…可此时再解释,不仅有欲盖弥彰之嫌,还显得有些矫情。

    窦昭脸上火辣辣的,正要腾了地方给宋墨,门外却传来素心的声音:“世子爷,夫人,国公爷回来了,派了人来传话,让您二位过去。”

    宋墨和窦昭俱是错愕,宋墨的眉宇间更是闪过一丝不快,说了句“知道了。”吩咐素心进来服侍窦昭更衣。

    窦昭则是暗暗地松了口气。

    她一面下床更衣,一面问寒墨:“知道是什么事吗?”

    宋墨想了想,道:“可能是听到皇上让我明天带你进宫的消息了一陶器重,没有这么快回来。”

    窦昭颌首。

    如果皇上迁怒于宋墨,大可以责罚宋墨一番,既是让宋墨带她进宫,多半是有恩赐。

    一旦她获得了太后娘娘或是皇后娘娘的认可,除非她败坏门风被人当场捉住,否则英国公永远不可能强迫宋墨休妻了,这一点,宋宜春应该很明白,也应该很担心。

    窦昭和宋墨去了梓香院。

    九月的梓香院,虽已没有了满院的飘香,桂花树却依旧绿意盎然。

    宋宜春不知道在哪里喝了酒回来的,虽然梳洗过了,还是难掩身上的酒意。

    待宋墨和窦昭给他行过礼,他目光闪动,表情显得有些诡异,慢条斯理地道:“我已经决定了,娶蔚州卫都指挥使华堂的长女为继室,过几天就会下定,你若是没事,就在家里帮忙打点打点。”最后一句,却是对宋墨说的。

    宋墨和窦昭都十分的震惊,可也都没有流露出异样的表情来,齐齐恭声应是,问宋宜春还有没有什么交待,如果没事,就先行告退了。

    宋宜春有些失望。

    自己的这个儿子,任何时候都是一副秦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样子,不知道什么事能让他吃惊。

    他有些讪讪然。

    但儿媳妇窦氏的平静,却让他很是意外。

    看她那样子,应该是个聪明人,难道她不知道自己续娶华氏的用意?

    想到这些,他心里又升起几分希望。

    儿媳妇若是敢插手他的事,他就能以不孝为由夺了她的夫人之位。

    一个没有夫人之位的世子之妻,先就底气不足,能干什么?

    宋宜春又志得意满地笑了起来。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九重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