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九重紫 > 第二百六十六章 相觑

正文 第二百六十六章 相觑

书名:九重紫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宋墨却在嘱咐严朝卿:“……嘉定伯那里,你抽个空走一趟。”

    嘉定伯,万皇后胞弟、顾玉的舅舅万程,字鹏冀。

    严朝卿会意,起身道:“我这就去准备。”

    宋墨颔首。

    有小厮进来禀道:“世子爷,槐树胡同那边的十少奶奶过来了。”

    宋墨道:“是来见我的吗?”

    小厮忙道:“不是,是来见夫人的……”

    宋墨淡淡地道:“既然是来见夫人的,你禀了我做什么?”然后对严朝卿道,“把他换个地方当差吧!”

    严朝卿看了那小厮一眼,应了一声是。

    小厮却吓得“扑通”一声跪在了宋墨的面前,咚咚地磕起头来。

    松萝忙指着几个人将那小厮架了出去。

    宋墨吩咐严朝卿:“我再也不想听到这样诛心的话了。”

    严朝卿应“是”,退了下去。

    松萝就担心地问道:“真的不用禀了世子爷吗?”

    严朝卿看了他一眼,半是警告半是感慨地道:“若是连夫人都信不过了,世子爷大概宁愿被出卖吧!”

    松萝听得稀里糊涂,摸着脑袋直发愣。

    严朝卿笑道:“听不懂就不要想了,你只要记得,敬夫人如敬世子爷就是了。”

    严先生是世子爷的军师,听军师的肯定不会有错。

    松萝高高兴兴地应着“听您老的”,下去处置那小厮了。

    严朝卿却直皱眉。

    这个陈曲水,怎么还没有来?

    他不会是把自己的话置之脑后了吧?

    正日夜兼程地往京都赶的陈曲水打了个喷嚏。

    ※※※※※

    窦昭在花厅见了十堂嫂蔡氏。

    蔡氏喜盈盈地恭喜窦昭:“……可巧让我给遇到了。静安寺胡同那边还不知道吧?要不要我去给七叔父递个信?”

    或者是因为相信宋墨,窦昭对自己提前得到“夫人”的诰封很平静,听蔡氏这么说,才惊觉得自己能提前得到诰封也是皇家的恩典。父亲知道了想必会很高兴。

    她笑道:“我让素心去给父亲报个信就行了,不必劳动十堂嫂了。”说着,朝素心笑道,“你给静安寺胡同和猫儿胡同那边都去报个信。”

    六伯母那里,也要说一声才是。

    素心笑着领命而去。

    窦昭就问蔡氏:“十嫂找我可有什么事?”

    封了世子夫人,除了要做相应品级的礼服,打造首饰,还要打赏仆妇,告知窦家的亲戚朋友。试探宋宜春的反应……她有很多事要做,实在没空和蔡氏打太极。

    蔡氏可以想象窦昭的繁忙,怕窦昭不耐烦,笑着将五太太差她拜访的来意告诉了窦昭。

    虽然宋墨说没事,可窦昭觉得让五伯父从另一个角度帮她分析一下皇上的意图也好。也许会有新的收获,若是五伯父能从中发现点和辽王有关的事,那就更好了。

    她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蔡氏。

    谁知道蔡氏却听得两眼发光,一会儿问“太后娘娘真的说了世子爷是她老人家看着长大的,您嫁给了世子爷,就是自家人了?”,一会儿又问。“太后娘娘赏的东西,真的是皇上孝敬的吗?”,一会儿又道“太后娘娘问起您娘家的事,您怎么也没详细地说说?”。把窦昭给问烦了,脸色一沉,道:“十嫂您问这些话,到底是五伯父和五伯母的意思?还是您自己的意思?”

    蔡氏脸色通红。

    窦昭端了茶。

    她恼羞成怒。却又不敢表露,一张脸涨得像猪肝。直到回到槐树胡同,脸上还残留着掩饰不住的愤怒。

    蔡氏的贴身嬷嬷看着吓了一大跳,忙道:“您这是怎么了?”

    蔡氏深深地吸了口气,才咬着牙道:“没什么。”然后问道,“我娘那边可有什么话传过来?”

    贴身嬷嬷贴了她的耳朵道:“太太说,让您无论如何也要把四姑奶奶伺候好了。济宁侯要给五姑奶奶请封侯夫人,报到吏部,吏部迟迟没有回音,还是五太太亲自给吏部司封司郎中的太太打了声招呼,吏部这才把折子递了上去,就是这样,到今天还没个音讯。”

    蔡氏倒吸了口冷气,又深深地吸了几口气,这才让心情平静下来,换个了副欢天喜地的模样,去了五太太居住的上院。

    ※※※※※

    宋宜春的脸上却能刮下一层霜来。

    宋墨和窦昭进宫,太后娘娘和皇后娘娘问了些什么,英国公府经营数代,他自有办法知道。对于窦昭提前得到诰封,而且是在这个节骨眼上,他不得不怀疑到宋墨头上。

    “你给我盯着世子身边的严朝卿,”宋宜春表情阴霾地对常护卫道,“有些事他不会亲自出面,但肯定会交给严朝卿去办。”

    常护卫拱手应“是”。

    小厮进来禀道:“陶先生回来了!”

    宋宜春精神一振,忙道:“快请陶先生进来。”

    常护卫撇了撇嘴,退了下去。

    陶器重的样子有些狼狈,看见宋宜春连声称着“东翁”。

    宋宜春上前两步,上上下下地打量着陶器重,感叹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然后指了指身边的太师椅,“我们坐下来说话……你说有人追杀你,这到底是什么一回事?会不会与世子有关?”

    陶器重垂头,一副愧对宋宜春的样子,道:“是我大意轻敌了!”

    宋宜春挑了挑眉。

    陶器重道:“窦家在真定是地头蛇,我们多问了几句窦家四小姐的事就被窦家的人盯上了,我们怕坏了窦宋两家的交情,又不敢说是英国公府的人,只好跑到卫所求助了!”

    “不对啊!”宋宜春皱眉,“你们既然跑到卫所求助,窦家的人怎么还敢继续追杀你们?”

    陶器重忙道:“窦家之后的确没再追杀我们。不过我探得了要紧的事,急着赶回来给您通报,没有和卫所的人解释清楚而已。”

    宋宜春对真定卫卫所向他邀功的事释然。

    陶器重道:“之前我们一直以为窦家四小姐是因为被继母王氏嫌弃,才会被窦家七老爷安置在真定的,原来并不是这样的——那王氏原是小妾扶正,进门的时候已经有了三个月的身孕,窦家四小姐的舅母是个厉害的人,抓着这点不放,窦家四小姐长大后。根本不尊重这个继母,窦家的人没有办法,这才让窦家四小姐留在真定的。”

    宋宜春听着,脸色沉了下去,道:“这么说来。窦家四小姐并不是我们以为的孤苦伶仃啰?”

    “这是老朽的疏忽。”陶器重自责地道,“没想到王家竟然拿赵家无可奈何,为了面子,竟然说是王氏不愿意教养窦家四小姐。”说到这里,他话锋一转,“不过,我查到。那窦家四小姐十分的泼辣,等闲人根本就管不住,窦家的人也都对她退避三舍,王氏看中了济宁侯。窦家这才睁只眼闭只眼,任由她们母女去闹,没有人为窦家四小姐出头的。之后窦家四小姐亲自出面要嫁妆,窦家七老爷陪了一抬的银票。也是因为她撒泼惯了,窦家的人不得不息事宁人的缘故。”

    宋宜春想到窦昭的陪嫁。想到了她第一天进门就敢绵里藏针地和宋锦针锋相对,不由信了几分。而原本以为温驯柔善的媳妇变成了河东狮吼的母夜叉,虽然令他头痛不己,但一样是不受窦家待见的女儿,他心里好受了不少。

    “那现在该怎么办?”他问陶器重,“我听说蔚州卫华堂的长女品貌出众,因眼孔太高,年过双十还没有出嫁,还想着摸摸那华小姐的底,若是个温顺敦厚的,就娶了进来,也好帮着管教天恩……”言下之意,现在只怕这打算要落空了。

    陶器重在心里叹了口气。

    难怪人们常说清官难断家务事。

    他还是少插手英国公府的家务事为好。

    陶器重委婉地道:“您还正值壮年,身边也要有个人做伴。若是那华家小姐的确是品貌出众,娶进来照顾您的饮食起居,也未尝不可。”

    这说了等于没有说。

    宋宜春叹了口气,赏了陶器重二百两银子,道:“你真定之行辛苦了,先下去好好地休息两天——安陆侯虽说要给我做这个大媒,可这具体的事务,恐怕还得你帮着打点。”

    陶器重笑着应喏,退了下去。

    那随从正焦急地在廊庑下等着,见他出来,不动声色地和他出了樨香院,这才低声道:“国公爷怎么说?”

    来之前,两人已经商量好了说词。

    “国公爷没有疑心。”陶器重道,“不这样说不行啊!想那窦氏,如此的彪悍,只怕没几天府里上上下下就会知道,与其让人觉得那窦氏软弱可欺,倒不如说那窦氏十分的泼辣,反而能把我们给摘出去。”像是在解释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可更像是要说服自己似的。

    随从不住地点头。

    宋宜春却在屋里打着转儿。

    他到底要不要和华家联姻呢?

    照理说,华家根本帮不上他。可他要是不续弦,时间长了,那窦氏就更不好压制了。

    偏偏那窦氏又是个不好相与的,性格温和的,只怕镇不住她;可若是娶个精明能干的……他又实在是受够了。

    这可真是让他左右为难!

    而窦昭此时,去了宁德长公主的府第。

    宁德长公主的府第,和陆家的宅第只隔着一条街,两妯娌的关系非常的好,两家也因此走得很亲近。

    听说窦昭来拜访她,宁德长公主很是意外,问贴身的女官:“最近可有什么事?”

    女官笑道:“听说英国公世子奉召,今天一早和夫人进了宫。”

    这很正常。

    宁德长公主想不出窦昭为什么要见自己。

    来报信的小丫鬟就笑盈盈地道:“长公主,英国公府的世子夫人说了,她刚刚接到了圣旨,被封为了‘夫人’,她是特地来向您道谢的!”

    宁德长公主恍然,笑道:“请她进来吧!”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九重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