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九重紫 > 第二百八十九章 敷衍

正文 第二百八十九章 敷衍

书名:九重紫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宋墨的声音如和煦的春风,如飞扬的柳絮,轻盈地落在她的心尖上,莫名地触动着她的心绪。

    “好啊!”她仰望着他清亮的眼睛,促狭地喊着“梅公子!”

    眉眼都如荡漾的春水般舒展开来。

    宋墨脑海里突然浮现“皎若太阳升朝霞,灼若芙蕖出渌波”的诗句来。

    “寿姑!”他抚着她的鬓角,低下头,轻轻地吻在了她的眉心。

    如同她是他掌心的宝,珍爱,又甜蜜。

    窦昭微微一愣。

    或许,在宋墨不停地索取之后,她也知道自己的身体是吸引人的。而这个不带**的吻好像证明了他们之间除了两性间最亘古的吸引,还有一些其他的情感,让她心里升出一丝感动。

    只是这感动还没能维持一刻钟,宋墨已沿着她的鼻梁一路吻下来,落在了她的红唇上,舌尖灵活地入侵,热情地挑逗,充满了咄咄逼人的**,让窦昭哭笑不得,却又目眩神迷,身体里涌动着迷离的灼热,踮起脚尖,情不自禁地随着他翩翩起舞……

    “世子爷,夫人,”小丫鬟清脆却难掩稚嫩的声音在门外响起,“顾公子过来了,说有事要见世子爷。”

    窦昭一个激灵,清醒过来,想推开他。

    宋墨却紧紧地搂着她的腰肢,唇舌却更显激烈,还带着几分霸道。

    窦昭只有无力地依在他的怀里。

    直到时间在她脑海里已没有了概念,他才慢慢地放开她。

    被他用力吻过的嘴唇沾着水光,特别的红润,仿佛一朵刚刚被雨露浇灌过的春花。

    宋墨看着心动,意犹未尽地又低下头来吻了吻她的红唇。

    “小心顾公子闯了进来。”窦昭娇嗔着横了一眼宋墨。

    顾玉京都小霸王的外号可不是浪得虚名。上一世,他曾直闯宋墨内室。撞破宋墨和姬妾欢好,宋墨的姬妾为表清白自缢未果,宋墨却不以为意。这件事被传开之后,很多人都认为宋墨荒淫无耻、离经叛道。

    宋墨听窦昭这么一说,仔细想想,这还真是顾玉干得出来的事。

    他笑着又亲了亲她的面颊,这才转身去了书房。

    窦昭望着他走出内室的背影,一转身,却看见镜台上的西洋镜里映着个穿着桃红色褙子的美人。眼角眉梢全是盈盈的笑意,一双眼睛闪亮得如同宝石,颊间一点绯红,给她平添一抹玫瑰的娇艳。

    这镜中的女子,是自己吗?

    她什么时候有了这样的颜色?

    是因为她现在和宋墨在一起吗?

    窦昭不由走了过去。手指轻轻地划过纤毫毕露的镜子。

    镜中的女子歪着头,目露困惑。

    ※※※※※

    宋墨微微地笑,如清风晓月般明朗。

    顾玉狐疑地搔了搔头:“你一大早的,和嫂嫂出去干什么了?心情怎么这么好?”

    “是吗?”宋墨反问,不禁摸了摸自己的面颊,“我的脸色很好吗?”

    从昨天到今天,他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和窦昭厮混。

    顾玉又仔细地打量了他一番。点头道:“气色真的很好!”看着他的目光十分认真。

    宋墨想到昨天晚上窦昭情迷意乱中狠狠地在他肩头咬了一口,那个伤口至今还留在身体上,他怕顾玉发现些什么,轻描淡写地转移了话题:“你找我干什么?”

    心里却想着窦昭。

    在她发现自己肩头的伤口之后。那又懊恼又后悔的神色……再激情难耐的时候也只咬了唇低低地呻\吟……那如湖色水光般潋滟的水眸,那些绮丽的记忆涌上他的心头……身体又仿佛被她紧致的花径包裹着……

    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又热了起来。

    宋墨忙敛了心绪,有些不自在地轻轻咳了一声,神色又严肃了几分。

    顾玉不解地望着宋墨:“天赐哥。你怎么了?是不是早上出去受了风寒?要不要找个大夫来看看?”

    “不用了。”宋墨冒汗,只好又咳了两声。再次提醒他:“你找我什么事?”

    “哦!”顾玉对宋墨的话从来不怀疑,既然宋墨说没事,那肯定就没事,心头的那一点点怀疑也就如浮光掠影般飘过,很快被他抛到了脑后。

    “天赐哥,你不是说让我帮嫂嫂把窦大人留在日盛楼的契书都拿回来吗?”他问宋墨,语气很是兴奋,“天赐哥,你猜是怎么一回事?”然后也不待宋墨说话,道,“日盛银楼的大掌柜张之琪原来是辽王的人!”

    宋墨非常的意外。

    顾玉已笑道:“我借着要追察英国公府走水进贼之事的由头去了日盛银楼,那张之琪开始还和我绕圈子,后来知道了我是谁,立刻就老实了。不

    仅把自己的底细交待了个一清二楚,还把辽王委托他来京都圈钱的事也都告诉了我。你跟嫂嫂说一声,让她放心地把银子放在日盛银楼好了,那张之琪扯的既然是辽王的虎皮,他敢吞谁的银子也不敢吞嫂嫂的银子,不然看我怎么收拾他!”话说到最后,语气也变得很是蛮横。

    也就是说,顾玉并没有把岳父留在日盛银楼的契书拿回来!

    宋墨眉头微蹙,想到窦昭的担忧:“……如果只是想要找个靠山,找郭大人已足够了,何况要拉上父亲这个穷翰林?我怀疑这张之琪是冲着五伯父来的。你也知道,父亲这两年在管家的事上很多时候都和五伯父有分歧,我也觉得总是这样依靠五伯父不太好,若是能和五伯父少几分羁绊就少几分羁绊,否则,长期以往,父亲哪里还有立场反对五伯父的做法?”

    他想子想,道:“顾玉,这不是钱的问题。是你嫂嫂娘家两房的矛盾……”把窦家的一些事告诉了顾玉。

    顾玉听得半天都合不拢嘴。

    “原来窦家还分东窦和西窦。”他感慨道,“这可真是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没想到嫂嫂小的时候这么可怜。母亲硬生生地被人给逼死了,还要认贼作母……也难怪嫂嫂不愿意到京都来了。”

    心里对窦昭那股莫名的敌意骤然间消失殆尽,反而升起淡淡的同情。

    顾玉就像他的弟弟,宋墨自然希望顾玉能和窦昭好好地相处,顾玉为人虽然跋扈,但心地柔善,这也是他把窦昭的遭遇告诉顾玉的原因之一。

    “既然是辽王的人,那就好办了。”宋墨笑道,“也不用跟他说什么。直接把留有我岳父印鉴的契书都拿回来,到时候我亲自去给辽王解释一番。”

    顾玉听了奇道:“你要去辽东吗?你怎么走得开?”

    宋墨笑道:“皇后娘娘前几天跟我说,想让我去趟辽东,给辽王送点东西。因我刚成亲,这件事就暂时搁置了。”

    顾玉蠢蠢欲动:“天赐哥。你什么时候去辽东?一定要跟我说一声,我到时候和你一起去趟辽东——我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辽王了。听说他连着娶了三房姬妾,生了四个儿子,”他嘿嘿笑,“也不知道他现在怎样了?”

    “好!”有顾玉跟着,陪着辽王,他不仅能去看看五舅。还可以和五舅单独说上几句话,“到时候我们一起去吧!”

    顾玉点头。

    宋墨叮嘱他:“你这两天就把日盛银楼的事办妥了,我也好给你嫂嫂一个交待。”

    顾玉像个小孩子,听说这件事是窦昭要宋墨办的。又开始别扭起来,有气无力地应了声“是”,和宋墨说起自己在书上看到的辽东风光来。

    宋墨笑着摇头,待送走了顾玉。去给窦昭回音:“……放心吧,没事!”

    猜测得到了证实。窦昭想笑都想不出来。

    她喃喃地道:“既然是扯了辽王的虎皮,何必怕人知道?还要通过这种方式和太子的人沾上关系,难道他就不怕辽王知道了,怀疑他三心二意……这件事真是太奇怪了!”

    宋墨略一沉思,脸色微变。

    窦昭趁机走开,给宋墨留下了一个思考的空间。

    ※※※※※

    而从顺天府出来的纪咏却气得手直发抖。

    托两榜进士出身的福,又有窦世横的拜帖,黄祈尽管刚刚接手顺天府,还没有把事理顺,却还是在第一时间里见了纪咏。

    知道纪咏是窦家的关系,来打听英国公府走水的事,黄祈直言不讳地道:“凭我们顺天府的人手,那些盗贼十之**是没办法全部缉拿了,现在就看五城兵马司那边有没有什么动作。不过,不管以后怎样,看在你们同为士林的份上,我以后都会对英国公府胡同加强巡查,英国公府世子夫人有什么事递帖子到顺天府,也会尽快处置的,还请窦中直放心。待我这边清闲下来,我们再好好地小酌一番。”

    言下之意,顺天府将唯五城兵马司马首是瞻,不再花精力调查英国公府走水的事了。

    那五城兵马司是什么东西,京都官场谁不知道?指望着他们捉贼,还不如指望着他们别被贼吓跑了。

    他当时就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谁知道黄祈呵呵笑道:“可我们也不能不服气,谁叫那五城兵马司总有办法在皇上面前交差。”

    就差一点捅破那层窗户纸,告诉纪咏这件事五城兵马司会想办法找人背黑锅的。

    这些尸位素餐的东西!

    纪咏想到黄祈和窦世横的交情,这才硬生生地将心头火压了下来,强笑着和黄祈寒暄了几句,起身告辞。

    ※

    看书的姊妹兄弟们,送上今天的更新。

    O∩_∩O~

    求粉红票啊!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九重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