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九重紫 > 第二百九十五章 陈嘉

正文 第二百九十五章 陈嘉

书名:九重紫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这个叫陈嘉到底想干什么?

    宋墨首先想到了父亲宋宜春。

    会不会是他设的激将法,诱导自己出错?

    但他很快就否定了自己的怀疑。

    激怒他调查大舅的事,英国公府也脱不了干系,他就是蠢,也不可能这么蠢。

    难道是辽王?

    暗示这件事是皇上的意思。

    想到这时,宋墨在心里摇了摇头。

    定国公府最终被除了爵,就算不是皇上授意的,也是皇上同意见的,就算他知道这是皇上的意思,又能怎样?

    宋墨心中一触。

    或者,辽王就是想告诉他,只要皇上在位一天,大舅的冤屈就休想有昭雪的那一天……不,不,不,这也不可能……辽王就算是有野心,大道正统他却不能违反……但也有可能他待不及了……就算是这样,自己除了英国公府的世子爷身份还有些份量,金吾卫前卫指挥使、世袭正四品佥事等职位却没有含金量,辽王根本没必要在他的身上花这么大的心思……

    那指使陈嘉的人又是谁呢?

    目的又是什么呢?

    自从被父亲陷害之后,宋墨觉得自己变得非常多疑。

    他看见朱义诚等人已经在不动声色间围了过来,微笑着揽窦昭的肩膀,却突然间朝着朱义诚等人暴喝着“把他给我拿下”,神色顿时变得冰冷如霜,半搂半抱着窦昭连连后退几步。

    立刻有人上前挡在了宋墨和窦昭的面前,和朱义诚等人呼应着,把陈嘉围在了中央。

    陈嘉却十分的镇定从容,好像宋墨的反应早已在他的预料之中似的。他一面“唰”地一声拔出了腰间的软剑,一面道:“世子爷,实话对您说了吧。要不是您在京都掀起的腥风血雨,见识了您的手段,我还不敢来找您……想为国公爷陈冤昭雪,可不是人人都办得到的。您若是不相信我,可以到锦衣卫去打探我的底细,我在锦衣卫,也非无名之辈。话己至此。世子爷怎样抉择,就得靠世子爷自己判断了!”说完,主动上前,迎着其中身手最好的朱义诚战去。

    朱义诚的大刀沉重稳健,陈嘉的软剑轻盈灵动。两人不分仲伯,被刀光剑影笼罩,战成了一团。

    宋墨其他的护卫自动分成了两拔,一拔将宋墨和窦昭团团围住,一拔围着朱义诚和陈嘉,一副随时准备增援朱义诚的模样。

    花农吓得躲到大缸后面。

    陈嘉一声长笑。

    从屋顶跳出几个身穿锦衣卫服饰的人,抽了绣春刀就朝宋墨的护卫砍去。

    宋墨的护卫很是意外。

    错愕间。已有人趁机突然了包围圈,偷袭朱义诚。

    朱义诚闪身避过。

    陈嘉跳出了战圈,朝着宋墨拱手,由几个锦衣卫掩护。边战边退到了篱笆旁,穿过篱笆钻入了篱笆后的树林里,不见了踪影。

    朱义诚等人这才发现那篱笆早被人从中挖断,不过是用树枝掩着面而已。

    “给我追!”朱义诚脸色铁青。率先追了上去,却被宋墨大喝一声“回来”停住了脚步。

    “不用追了。”宋墨神色平静地道。“他们早有准备,再追下去也不过是徒劳无功。让杜唯查查他们的底细。”

    朱义诚忿然应“是”,带着两个护卫赶往杜唯所在的杂货铺子。

    宋墨示意陈核将吓得瑟瑟发抖的花农扶了起来,笑着朝他拱了拱手:“一场误会,让你受惊了。”

    花农哪里敢多问,惶恐粉饰着太平:“不过是一场误会,一场误会。”

    “今天恐怕逛不成花市。”宋墨歉意地对窦昭道,“改天我再陪你来逛吧!”

    一直神色紧张地握着宋墨衣襟的窦昭“哦”了一声,笑道,“那我们改天再来好了!”表情欢快,好像之前遇到不是杀人不眨眼的锦衣卫,而是一场无关紧要的大雨。

    宋墨心中更是愧疚。

    窦昭跟着他,总是麻烦不断,就算是逛个花市,也能引出些乱七八糟的事来!

    这一刻,他无比的希望把身边的那些麻团都解决掉。至少,在他们的孩子出生之前得解决一部分,得给孩子一个安全宁静的生长环境,让他们都能平平安安地长大。

    宋墨忍不住就瞥了窦昭的腹部一眼。

    他们这段时间亲密无间,说不定窦昭已经怀上了他的孩子。

    安内必先攘外!

    那就先从陈嘉开始吧!

    他扶着窦昭上了马车。

    窦昭托着腮,想着陈嘉。

    穿着锦衣卫的衣饰,敏捷的身手,轻快的脚步……她真的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个人……

    窦昭不由“哎呀”一声。

    也想着陈嘉,有些心不在焉的宋墨忙道:“怎么了?”

    “没事,没事。”窦昭掩饰着心中的慌乱,道,“刚才磕了一下。”

    宋墨微笑,揽着窦昭的肩膀,轻轻地吻了吻她的鬓角,又陷入了沉思。

    窦昭没有打扰宋墨,静静地依偎在宋墨的怀里,心里却惊涛骇浪般。

    她见过陈嘉,不过当时的陈嘉不是这个样子。

    他穿着大红色正三品锦衣卫蟒服,大雨中敬畏地穿过重甲林立的护卫,,卑微地单膝跪在宋墨的面前,低眉顺目地朝宋墨禀着什么……

    陈嘉,就是上一世她初遇宋墨时那个向宋墨禀事的锦衣卫。

    如一个绕不开的圈,这一世,他们又相见了。

    却是以这种方式。

    难道上一世,陈嘉也是这么打动了宋墨,得到了宋墨的信任,成为了宋墨的心腹不成?

    那定国公的冤案,到底和皇上有什么样的关系呢?

    她想到了宋墨射向太子的那一箭……不仅让他沦为臭名远扬的侩子手,也射杀了皇上的希望和性命,让辽王顺利地登上了皇位。

    窦昭的手不禁紧紧地绞在了一起。

    这一世。陈嘉会不会再次打动宋墨?他手里到底掌握了怎样的底牌?这底牌是真的还是假的呢?

    窦昭额头沁出细细的汗。

    “怎么了?”她耳边传来宋墨温和的声音,“是不是刚才磕到哪里了?”声音中带着浓浓的关心。

    窦昭不由拽住了宋墨的手。

    “我没事!”宋墨的手,干燥而温暖,如冬日暖暖的阳光,让窦昭的心渐渐地安静下来,“陈嘉的话,你要三思而行才是。他早不来见你,晚不来见你,见到你的手段才来见你。可见是怀有不可告人的目标,你千万不要大义。等几年,皇上殡天,有些事一样可以真相大白。有的时候,就是看谁要沉得住气。”

    “我知道。”宋墨回握着窦昭的手。低声道,“可不管他怀着怎样的目的接近我,既然打了我的主意,这一次不成,恐怕还会有下一次。与其终日防贼,不如顺藤摸瓜,说不定还能掌握主动权。”又笑道。“我现在可是有家有室的人了,再也不会像从前那样莽撞了,我还想和你白头偕老,儿孙满堂呢!你就放心好了。”

    白头偕老。儿孙满堂!

    她能够吗?

    会不会有一天她醒过来,宋墨也是一场梦呢?

    窦昭眼睛有些湿润,握着宋墨的手更紧了。

    自己以前对些事太固执了。

    宋墨想怎样,自己依他就是了。

    只要那些事能让他高兴些就好。

    她第一次。主动把头靠在了宋墨的肩膀上。

    宋墨不知道缘由,却能感觉到窦昭对自己的依恋。

    他心里像吃了蜜似的。一直甜到了心里。

    就这样任由窦昭靠在他的肩膀上,两人回了英国公府。

    严朝卿已得到了信,正和廖碧峰、朱义诚、夏琏等在颐志堂的门口。

    “我们书房说话。”宋墨淡淡地道,往书房去。

    走了两步,他面露沉思,脚步微顿,回头对窦昭道:“你也一起听听——三个臭皮匠,顶一个诸葛亮,有时候局外人看得比局内人清楚。”目光却在严朝卿和夏琏等人身上扫了扫,颇有些解释为什么让窦昭也去书房的原因。

    见识过营救宋墨的窦昭之后,两人对窦昭的谋断早已没有怀疑,自然也就对宋墨的决定没有任何的反感。

    倒是廖碧峰和朱义诚难掩心中的惊骇,俱震惊地望了窦昭一眼。

    等进了书房,朱义诚还好,廖碧峰却恭敬地请窦昭坐下,并亲自给窦昭斟了杯茶,隔着两个太师椅坐在了窦昭的下首。

    宋墨问:“情况怎样?”

    严朝卿恭敬地道:“据杜唯说,那陈嘉今年二十四岁,是借袭叔父之职进的锦衣卫。四年前妻子病逝,没留下子嗣,也未续弦。四年前,他的确赴福建公干,回到京都之后,开始和同去福建公干的锦衣卫北镇抚司千户陈祖训来往密切,还认了陈祖训为干爹,并在陈祖训的提携之下,升了锦衣卫小旗。不过,两年前陈祖训因得罪了汪渊,被寻了个由头处死之后,陈嘉没有了依仗,在锦衣卫的日子很不好过,据说还差点被革职。今天袭击世子爷的几个锦衣卫并非假冒,而是陈嘉的几个结拜兄弟,其中有两个曾和陈嘉一样,去过福建……”

    宋墨慢慢地呷着茶水,半晌才道:“严先生怎么看这件事?”

    严朝卿斟酌道:“有可能是看到您近些日子的举动,想投其所好,博个前程。但也不能完全排除他受人指使,铤而走险……”

    宋墨微微颔首,望向廖碧峰。

    廖碧峰虽然有和严朝卿一别苗头的意思,却不会信口开河。

    他同意严朝卿的判断:“我觉得严先生言之有理。”

    宋墨想了想,问窦昭:“你觉得呢?”未完待续)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九重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