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九重紫 > 第二百九十六章 建议

正文 第二百九十六章 建议

书名:九重紫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第一次随着宋墨参加书房议事,窦昭打定了主意只听不说,突然被宋墨点名,窦昭非常的意外。但她并不是个固执的人,既然情况有了变化,她也不会藏着掖着,在沉思片刻之后,她大大方方地说了出自己的看法。

    “不管那陈嘉是为了博个前程还是受了人指使,世子对他开出来的条件都非常的心动。既然如此,我们何不听他说说再做打算?若是他所说属实,就算他是受人指使,我们也未必就会入彀;若是他所说纯属胡编乱造,就算他是为了博个前程,我们也未必会帮他。

    “现在的关键,是我们怎么判断他说的是真是假?”

    宋墨和严朝卿等人都微微颔首。

    廖碧峰不免在心中感叹。

    难怪世子爷对夫人如此的尊重,夫人除了有急智,还善谋划。

    他心里突然间冒出一个念头来。

    如果哪天世子爷有个闪失,他们这些人在夫人的带领之下,也不会如倾倒的大树,霎间就成了他人的鱼肉。

    这一刻,他对颐志堂才生出了归属感。

    对颐志堂的未来,也充满了希望。

    夫人若是能尽快地诞下子嗣,颐志堂就再无内患,他们这些人,也就再无顾忌了。

    想到这些,他起身,恭敬地给窦昭还满满的茶盅又象征性地续了点水。

    朱义诚却没有廖碧峰那么多的心思,听了窦昭的话,他心中满是困惑,很想质问窦昭几句,又限于尊卑有别,不好出声。眉宇间流露出几分焦虑。

    宋墨还以为朱义诚对这件事有自己的看法,因而笑道:“朱护卫,你觉此事如何?”

    朱义诚并不是个擅长谋略之人,从前参加书房的议事,也只是听,从来不曾说什么,此时见大家的线视都落在了他的身上,他不由脸色涨得通红,嘴角翕翕。半晌才道:“我觉得严先生和廖先生说的有道理,夫人说的也有道理。我就是想问问,如果那个陈嘉是受人指使的,我们去调查国公爷的事,他背后的人会不会抓住我们的把柄。然后告到皇上那里去……我总觉得,他能未雨绸缪地给自己留后路,就不是个简单的人物,而且他身手也很好,算得上文武双全了,和这种人打交道,还是小心点的好。”

    是觉得自己的建议太冒险了吧?

    窦昭也这么觉得。

    前世的宋墨。喜怒无常,陈嘉能成为他的心腹,可见是个不容小视的人物。可宋墨的行为又让她感觉到陈嘉的言行已引起了宋墨极大的兴趣,要不然。宋墨大可一张帖子送到锦衣卫,让锦衣卫给他一个交待,致陈嘉于死地,根本不必招了严朝卿等人议事。

    她向来觉得堵不如疏。

    而且定国公的死不仅仅牵扯到蒋家的冤案。还关系到蒋夫人的逝世,宋宜春和宋墨的矛盾……辽王已初露峥嵘。如果宋墨能在辽王露出獠牙之前宋墨能把英国公府的事理顺,就再也没有给拿宋墨亲人的逝世做文章了,以宋墨的冷静理智,他们完全可以安全地度过四年之后的宫变。

    这个时候判断错,他们还有机会改正。

    等到辽王图穷匕见之时,朝野纷乱,是对是错早已说不清楚,一句话不说,都可能惹上欲加之罪,何况要把自己撇清?

    “世子爷如今君恩正重,还未及冠,公公自婆婆去世之后,家中诸事都交给了贴身管事和幕僚,世子爷有时候行差踏错,也是常事,正好聆听皇上的教诲。”窦昭暗示道,“什么事,都在于世人怎么说,怎么看,相信些什么!”

    宋墨微微地笑。

    严朝卿却激动起来,冲着宋墨道:“世子爷,夫人好主意——我们现在就把国公爷和您不和的事传到皇上耳朵里,皇上向来喜欢父慈子孝,你又是他最喜欢勋贵子弟之一,如果有人告御状,您正好利用这件事,想办法引起皇上的怜惜之心,让皇上来‘管教’您。那对我们来说,可谓是一箭双雕,既消弥了那些人对您的攻讦,还可以拉近和皇上的关系我……甚至有可能通过皇上之后,架空国公爷……”

    廖碧峰不由抚掌,道:“我觉得应依夫人之计行事!”

    朱义诚喃喃地道:“这样也行?”

    宋墨呵呵笑:“看样子,夫人给我出了个难题啊!”他望着窦昭的眼底有着不容错识的欣赏和愉悦,“那就这样吧!皇上那边的事,我来办,陈嘉那里,十之**还会联系我们,就交给严先生吧!”

    众人齐齐起身,恭声应喏。

    ※※※※※

    在离英国公府不远的顺天府胡同里,有间高升客栈。

    蔚州卫都指挥使华堂面沉如水,背着手在客栈的上房里焦急地转着圈儿。

    他贴身的随从神色恭谨地垂手站在上房的角落,大气也不敢出。

    不一会,传来几声小心翼翼地叩门声。

    贴身的随从松了口气,急步上前,开了房门。

    走进来一个三十来岁的青衣文士。

    看见来人,华堂有些迫不及待地迎了上去:“怎么样?汪家怎么说?”

    青衣文士忙低声道:“我没有见到延安侯,但延安侯府的世子爷让贴身的随从让我给您带句话,想稍后来客栈拜访您。”他说着,从衣袖里掏出了张贴子,“这是延安侯世子爷的贴子。”然后语气微顿,声音也低了几分,“我们送去的东西,汪家没有要!”

    华堂不由眉头紧锁。

    长子的官司来的蹊跷,为了这件事,他已经托了不下七、八个人,包括长兴侯和安陆侯在内,银子也用了上万两,对方却和他见招拆招,丝毫不怯场,他这才感觉到这桩官司不简单平。隐约也听到那老婆子是受了人指使,偏生他在京都没有什么根基,安陆侯又因贴身的忠仆卷入了英国公府走水事件,弄得焦头烂额,写信给英国公,却至今没有回信,他又怎好这个时候为了自家的官司麻烦安陆侯?

    思来想去,他想到了和自家差点联了姻的延安侯府,想到了交友满京都的延安侯府世子。忙派幕僚带着厚礼登门,想请汪家帮着打听打听,到底是谁要和他过不去。

    “汪家这是什么意思?”他不由道,“延安侯避而不见,汪家把我们送的礼品退了回来。延安侯世子却又要到客栈来拜访我……”

    华堂的幕僚,也就是那位青衣文士听了沉吟道:“您看,那延安侯世子会不会是在避讳什么人?”

    华堂听着心神一震,神色也变得凝重起来:“的确是有这种可能……”他忙吩咐贴身的随从,“你眼睛放亮点,别让人发现我们的动静!”

    随从诚惶诚恐地应是。

    有小厮跑了进来,低声道:“延安侯世子爷过来了。”

    这么快就过来了。

    华堂不禁和幕僚交换了一个眼神。急声吩咐那小厮:“快请世子爷进来。”

    小厮应声而去。

    华堂想了想,在门口迎接。

    汪清淮穿着件很寻常的青色淞江细布棉袍,只带了个随从走了进来。

    华堂骇然。

    汪清淮果然是为了避嫌而来。

    是谁让延安侯府的世子爷这样的忌讳?

    同时也证实了长子的官司有着不为人知的内情……

    华堂忙请汪清淮进了内室。

    汪清淮也不客气,和华堂分宾主坐下。等小厮们上了茶点,屋里的人都退了下去,没有过多的寒暄,很快就进入了正题:“……家母舍不得幼妹远嫁。两家这才没能成为姻亲的。您们家的官司,京都的人多不清楚这其中的内幕。只有我们家因机缘巧合,才窥得些端倪。见世叔四处奔波而不得其法,正寻思着找个机会告诉世叔,没想到世叔却派人登门拜访。凭我们两家的交情,这东西是万万不敢要的,还请世叔收回。至于华世弟的官司,我说个一二,还请世叔斟酌。”

    华堂不由苦笑。

    难怪人人都说称赞延安侯世子会做人。

    他这是要借着这次机会和华家恩怨两清啊!

    可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

    他忍了又忍,才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没有一丝的怨怼之意。

    “世侄此话差矣!这只能说我们两家有缘无份。”华堂朝着汪清淮拱了拱手,“世子援手之恩,世叔记下了。以后如果有机会,定当重谢!”语气非常的诚恳。

    汪清淮不以为意。

    如果他不出来劝这个架,华堂恐怕还会到处蹦达。

    现在把缘由告诉华堂,既帮了荣墨,又还了华家的人情,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

    “世叔客气了,”汪清淮谦虚了几句,这才低声问道,“听说世叔要和英国公府结亲?”

    华堂顿时有些得意地笑了起来:“世侄也听说了?”话一说出口,他顿时感觉到汪清淮这句话问的突兀,笑容微凝,狐疑道,“莫非这事有什么不妥?”

    “何止不是不妥!”汪清淮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华世弟的官司,就是由此而来!”

    华堂神色大变。

    汪清淮已悄声道:“英国公世子宋砚堂希望自己的妻子能掌管英国公府的中馈,暂时不想英国公续弦……世叔却这个时候闯了进去……”他摇了摇头,“要不然,京都这么多名门闺秀,怎么就没人嫁到英国公府去呢?”

    华堂目瞪口呆,有些不相信。

    汪清淮想着自己的话已经带到了,华堂要是不知死活,他也无有为力了,遂起身告辞,留了空间给华堂思考。未完待续)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九重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