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九重紫 > 第二百九十八章 投靠

正文 第二百九十八章 投靠

书名:九重紫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没事!”宋墨笑望着窦昭,任由她帮着自己擦着手指,“只不是过连着几天接到父亲六百里加急的书信,有些细节要交待陆鸣和杜唯罢了。”

    窦昭听着动作微顿,耳语道:“你已经开始着手往宫里递消息了?”

    宋墨点了点头。

    窦昭忍不住叮嘱他:“千万不要大意。你看顾玉就知道了,皇上如今心里明白着呢!”说着,转身接过素心手中的衣袍,服宋墨重新换上。

    宋墨坐到了临窗的大炕上,惬意地喝了口茶,这才笑道:“所以这件事不能假以他手,得我亲自出马才行。”

    窦昭净了手,跟着过去坐下,道:“宋、华两家的亲事,就算完结了?”

    “嗯!”宋墨笑道,“华堂也算是个人物,父亲派人去问缘由,他一口咬定是因为两家八字不合,任去的人怎么说,都不松口。也不知道是谁给父亲报了信,父亲这才知道是我插了手。”又道,“他华堂言而有信,我也不会用过即扔——我已让人带信给华堂,我手中三个亲卫军的名额,为他长子留一个。也让那些人知道,但凡跟了我的,我都不会亏待他们的。”

    以后他们和宋宜春对立的时候还多着,这也算是千金买骨了。

    窦昭连连点头。

    陆鸣求见。

    窦昭要避开,宋墨却笑道:“多半是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你也听听。”然后打趣她道,“也免得你心里挂念我,半夜三更睡不着,又要守着那些温顺恭谦那一闭,矢口不问。自己在那里折腾自己。”

    “我什么时候自己折腾自己了?”窦昭听着哭笑不得,“你那么晚回来,我再拉着你把话一说,你还要不要休息了?我不问你,反倒成了我的错了!那好,下次不管你什么时候回来,我都拉着你好好的问一番,到时候你可别又是一番说话,嫌弃我话多才好。”

    “睡不着。我们可以做点别的啊!”宋墨在她的耳边暧昧的低语,“那天是谁睡得连身都不翻?把我半边的胳膊都枕麻了……”

    窦昭顿时耳朵有些发烧,知道这家伙什么现在越发没有顾忌,什么话都说得出口,自己和他在这上面较劲。只有落荒而逃的份,遂推搡他:“陆鸣还等着,你还在这里做什么?”

    宋墨哈哈笑。

    想着这些日子自己仗着窦昭的心疼,说话、行事都越来越放肆,窦昭也不像刚开始的时候不知所措地只知道一味的红脸,就觉得这日子越过越有意思。

    得想个什么法子让窦昭再也不忍心拒绝他就好。

    说不定哪天他也能在窦昭身上过几天荒\淫\无度的日子才好……

    宋墨拽着窦昭的手往书房去。

    窦昭知道宋墨向来有分寸,任由他拉着往书房去。

    果然。到了书房门口,宋墨就放开了她的手,两人一前一后地进了书房。

    陆鸣忙上前行礼。

    三人分尊卑坐下。

    “那个陈嘉,往大兴的田庄投了张贴子。”陆鸣说着。从衣袖里掏了张拜帖,“看样子,已经知道了大兴田庄的底细。”说着,他眼底闪过一丝碜人的寒光。声音也变得阴冷无情,“世子爷。您看要不要我带几个人去把陈嘉给清理了?”

    窦昭吓了一大跳。

    没想到平时看上去温驯恭谦的陆鸣还有这一面。

    她想到了面自己面前彬彬有礼的夏琏,忠厚老实的朱义诚,小心翼翼的武夷和松萝……能被宋墨所用,他们肯定都不简单,也有着她不知道的凶悍一面吧?

    思忖中,窦昭见宋墨轻轻地摇了摇头,一面展开了名帖,一面道:“他想投靠我,不拿出点让我瞧得上眼的本事来怎么行?到大兴田庄投贴,不过是想显显他的手段罢了,现在还不到收拾他的时候……”说话间,他已三两下把名帖看了一遍,然后“啪”地一声,顺手丢在了炕几上,淡淡地道,“既然他信誓旦旦地有要紧的事见我,你就约他在大兴的田庄见面好了。”

    大兴的田庄,养着宋墨的死士,除非他带了十几杆火枪来扫射,不然没有宋墨的同意,他休想出门。

    这也是在考验那陈嘉是否真诚。

    陆鸣应声而去。

    窦昭站了起来:“我也要去!”

    她想听听陈嘉会怎么说,想凭着自己上一世的经验审判一下陈喜的话是否能信。

    宋墨知道外面对他的谣言很多,可他是个骄傲的人,就算是面对着窦昭,也不屑去解释。但他心里又隐约担心三人成虎,唯有把自己人事摊在窦昭的面前,让窦昭更了解自己,以窦昭的聪慧,没有比这更好的办法。可这并不就意味着他希望窦昭看到那些血腥的场面——就在陆鸣拿出陈嘉的拜帖时,他已打定了主意,如果陈嘉不能给他一个满意的交待,他不介意把陈嘉的脑袋割下来,以“窥视御赐田庄”的名义送到锦衣卫去,也趁机震慑一个那些宵小,免得他们窥得一鳞半爪的,就以为拿捏住了他的把柄!

    “那

    个家伙太危险了,我怕到时候没办法照顾你。”他劝说窦昭打消念头,“他说了些什么,我到时候一五一十地告诉你就是了。”

    “若是在其他的地方,我自然有些害怕。”窦昭笑道,“可在大兴的田庄,我不怕!”

    宋墨语塞。

    第一次萌生出“有时候女人太聪明,也未必是件好事”的念头。

    窦昭已笑问他:“你们约了什么时候见面?我去吩咐车夫准备车马。”

    看着兴致勃勃像去春游似的窦昭,无数个顺口而出的理由都变得苍白无力起来。

    宋墨颇有些无奈地据实以告:“约了明天晚上……”

    “那好!”窦昭生怕他反悔,立刻道,“我是就让人准备。”匆匆地出了书房。

    宋墨嘴角不由噙了笑。

    沉稳的窦昭,很少有这么孩子气的时候,就让她跟着去好了。大不了处置陈喜的时候避着她就是了……

    拿定了主意。心也就定了下来。

    有小厮急步走了进来:“世子爷,济宁侯府的请帖。”

    宋墨“哦”了一声,让人进来。

    送贴子的是济宁侯府的一位管事,站在宋墨面前,没有说话已经开始冒汗。

    “夫人的诰封下来了,侯爷又任了五城兵马司的副指挥使,请世子爷和夫人去喝杯薄酒。”

    宋墨说了声“知道了”,打发了送请帖的人,去了内室。

    窦昭正和素心说着什么。见宋墨进来,素心忙退了下去。

    宋墨将请帖给了窦昭。

    窦昭看了一眼,笑道:“家里这么多的事,哪里走得开。若是世了爷要去,代表我们去说声恭喜也成。要不我们就送些贺礼去就是了。”

    宋墨有些犹豫,道:“大面上的事……”

    “要不是顾着大面,我连贺礼都不会送。”窦昭道,“凭什么我的宴请窦明不来,窦明的宴请我就得拿了我的脸面去给她贴金?就是委屈自己,也没有这样委屈的。从今以后,她怎么待我。我就怎么待她!”

    窦昭毕竟从小就和魏廷瑜订了婚,宋墨总觉得,要不是阴差阳错,窦昭就嫁给了魏廷瑜。巴不得窦昭从此对济宁侯府视而不见才好。此时听窦昭这么说。他抑制不住地心花怒放,道:“也行!就说家里的事多,没时间去喝酒,备上一份厚礼送过去。”随后道。“那我们明天一早就去大洪的田庄吧?还可以趁机去丰台逛逛。上次让你扫兴而归,这次没了陈嘉。说不定我们能选到几株好花苗呢!”

    “凭什么要为窦明改变行程!”窦昭道,“我们从前怎样,现在就怎样。若是有人来问我为什么不去,正好把话传到窦明的耳朵里去。”她坚持道,“我们明天用了午膳去大兴的田庄,要逛丰台,可以下午去逛逛。”

    这样也好,免得有人说窦昭倨傲。

    宋墨点头。

    第二天,两人一个在外院见了几个来英国公府领赏的人,一个在内院处理了几件家务事,正准备用午膳,高升气喘吁吁地赶了过来。

    “四小姐,四姑爷,”他擦着额头的汗,“大家正等着您们开席呢!”

    “我和世子爷有急事要去趟大兴的田庄,怕是去不成了。”窦昭笑道,“好在我们已送了厚礼过去,也不算失礼,还请你帮着解释几句。”

    “有什么于比五姑奶奶家的宴请更要紧的?”高升明知道这是窦昭的借口,因是奉了窦世英之命而来,也不得不硬着头皮劝道,“上次是正巧碰以了五姑奶奶要回门,也怨不得五姑奶奶……”

    窦昭笑着打断了高升的话:“如果她真是没时间,事后跟我解释一句,我今天也会高高兴兴地给她做这个面子。可惜她到今天也没有和我说上一句话。既然如此,不如两下干净,礼到人不到。”见高升还还要再劝,她索性道:“我是姐姐,本应让着她,可我让了她十几年,也没有让她对我和善几分,你就不要再劝了。”说着,她突然问,“五伯母她们可去了?”

    高升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恭声应:“去了!”

    窦昭笑道:“那等会你回去,就当着家里的亲戚把我话禀了父亲。也好叫她们知道,我眼里可是容不下沙子的。别人怎么待我,我就怎么待别人!”又提醒高升,“陈先生他们过些日子就要进京,正好给东窦的人提个醒!”

    免得她和窦家清算陪嫁的时候,东窦的人当她是软柿子捏拿。

    高升明白过来,心中大凛,不再说什么,恭谨地退了下去。

    ※

    原来今天已经进入八月了……~~~~>_<~~~~ ……自从生病,没有上班,被吱公管着,每天只准上网一个小时,过得已经不知道日子了……还有两个星期,我就解禁了……

    PS:求粉红票啊!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九重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