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九重紫 > 第三百零一章 抽丝

正文 第三百零一章 抽丝

书名:九重紫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陈嘉的话听上去很荒谬,可仔细思来,却又毫无破绽。

    宋墨深思片刻,道:“你有什么要求?”

    陈嘉大喜。

    宋墨显然相信了他的说辞。

    他忙恭声道:“世子爷,我只求和汪大人解除误会,能继续在锦衣卫里混口饭吃!”

    只要宋墨愿意为他出面,他的脱困之时指日可待,而他上司的上司的上司——锦衣卫都指挥使史川在知道了自己能求得动宋墨,自然会对他另眼相看,到时候,他想低调都不可能啊!

    他又何必向宋墨提些过分的要求,引起宋墨的反感呢!

    想到这里,他的腰更弯了。

    对方给了他这么重要的一条线索,这个要求并不过份。

    宋墨淡淡地点了点头,端了茶。

    陈嘉起身告辞。

    眼角的余光却忍不住睃了那屏风一眼。

    走同门的时候,他有意放慢了脚步,支了耳朵听。

    果然听到宋墨低声地说了几句话。

    那声音,如春风般和煦,还透着几分说清道不明的柔情蜜意,哪里有半点刚才的冷漠。

    陈嘉骇然。

    很想听听宋墨在说什么。可望着给他带路的小厮那练家子才的沉稳脚步,他立刻打消这个念头。

    屏风后面到底是什么人呢?

    宋砚堂对这个人明显的大不相同。

    是他的心爱之人?

    他摇了摇头。

    以宋砚堂的性情,就算是最再心爱,也不可能让她躲在屏风后面窥视。

    难道是蒋家的人?

    皇上将蒋家五岁以上的男丁全都流放到了辽东,蒋家现在只除下些妇孺……

    也不太可能。

    蒋家现在在濠州,自己突然向宋墨投诚,就算蒋家出了第二个梅夫人。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赶到京都。

    这个人对宋墨有这么深的影响……陈嘉决定好好地查查屏风后面的这个人。

    宋墨难以讨好,难道他身边的人像他似的难以讨好吗?

    陈嘉来大兴的田庄之前犹豫了很久。

    在英国公世子爷眼中,他只是个小人物。

    宋墨完全可以不见他,只要他再现在大兴田庄,就可以当场将他拿住,刑讯逼供一番,将他知道的挤了出来,然后砍了他脑袋送到锦衣卫去,安上一个“图谋不轨”之类的罪名。还可以顺便警告一下有心人,甚至有可能趁机把陈嘉的几个心腹兄弟都一勺烩了……

    可宋墨不仅见了他,而且还和他讲条件!

    难道是因为有人在场的缘故?

    陈嘉隐隐有种感觉。

    说不定自己的荣华富贵就系在此人的身上。

    而对于宋墨来说,陈嘉只是个小人物,他所说的话。自己派人去一查证就知道了真伪。如果他说的是真的,也并不介意让他讨些好去。

    等陈嘉出去,他握着窦昭的手坐到了自己的身旁,温声问她:“有没有觉得气闷?”

    屏风和墙只隔两尺,空间有小。

    “没事!”窦昭道,“常有人打扫,很干净。”

    宋墨长叹:“真没有想么。大舅竟然是这样死的!”情绪有些低落。

    “是啊!”窦昭心里刺刺地痛,惋惜、怅然、遗憾都兼而有之,“你有什么打算?”

    她相信陈嘉没有说谎。

    不仅因为陈嘉所说的这些事宋墨很快就能查证,还因为上一世。丁谓在宫变之前被人割下了头颅挂在了长安城的城墙上,成为轰动一时的大案,皇上震怒,曾下圣旨让陕西巡抚限期缉凶。只因后来京都大乱,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至于陈嘉提到的钟桥和陈祖训。可能是因为没有丁谓的名头响亮,她并不知道他们的下场。

    宋墨闻言奇道:“你相信陈赞之的话?”

    “他是个聪明人,要不然也不会用这种办法引起你的注意了。”窦昭解释道,“我想他不会在这件事上唬弄你。我也和陈赞之一样有些不明白,汪渊怎么会和丁谓走到了一起?”

    “这件事是得好好查查!”宋墨道,“汪渊可不是任何人都指使的动的!何况大舅的事已经过去三、四年了,他还一直在追拿当年曾经参与了大舅押解之人。”

    窦昭迟疑道:“会不会是其他的皇子?”

    宋墨知道她是在暗示辽王,道:“不可能!别说是皇子了,就是万皇后,也未必能指使得动他。”

    两人说着,神色齐齐一震,不约而民地低呼了声“皇上”,而在听到对方和自己有着同样的疑问,两人又不禁互相对视……随后从对方的眼睛中看到了震惊。

    “这怎么可能!”良久,宋墨才低声地道,“如果是皇上,皇上大可一张圣旨……又何必要如此……”说到这里,他心里有个大胆的假设,“难道皇上并不想治大舅的罪?”话一说口,又被他自己否定,“可下旨夺了定国公封号,把五舅等人流放辽东的,也的确是皇上啊!”

    “会不会这其中有什么误会?”窦昭脑子飞快地转着,“定国公去世后,皇上待你那么得好……”

    上一世,皇上可没有把宋墨放在眼里。

    这固然与宋墨及时争到了皇上的目光有关,但如果皇上对定国公还有芥蒂,就算是宋墨再怎么争取,也不可能得到皇上的青睐啊!

    她问:“要不要把严先生他们请来一起商量商量?”

    窦昭的放,让宋墨想起很多事来。

    他心乱如麻,胡乱地颔首,吩咐陈核去请了严朝卿过来。

    窦昭把当时的情景跟严朝卿仔细地说了说。

    严朝卿很是惊讶。

    他也相信陈嘉没有说谎。

    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看问题的角度。

    他沉思了半晌,突然“哎呀”一声跳了起来,脸色苍白地望了窦昭一眼,这才沉声道:“世子爷,如果皇上相认定国公不服管束,功高震主。您说,他会怎样?”

    宋墨微微一愣,但很快就反应过来。

    他的神色顿时有些恍惚。

    可恍惚过后,他却紧紧地抓住了窦昭的手。

    与平时的干燥温暖不同,他的手冷冰冰的,手心里全是汗。

    窦昭不禁用大拇指轻轻地抚着他的虎口,想安抚安抚他的情绪。

    宋墨不仅没有舒缓,反而激动地喊了声“寿姑”,目光灼灼地望着她:“你知不知道。如果不是你,我大舅家可能会被满门抄斩!”

    窦昭吓了一大跳。

    宋墨怎么会知道……

    她的念头还没有闪过,耳边已传来宋墨庆幸的声音:“如果像母亲和严先生等人之前商量的,发动蒋、宋两家的姻亲和故旧上书,为大舅喊冤。皇上看到蒋家势大,定会生出忌惮之心,从而拿出雷霆手段,把蒋家连根拔起,以消隐患。可正因为母亲听了你的建议,以弱示人,让皇上生出几分怜惜。这才给蒋家留下了些许香火!”他说着,难忍心头的激荡,顾不得严朝卿在场,上前抱了窦昭:“寿姑。你真是我们家的福星!”话音刚落,又觉得这说法不贴切,道,“不。是我的福星!”

    窦昭脸色胀得通红,连忙低声道:“快把我放开!”

    宋墨置若罔闻。反而把她抱得更紧了。仿佛她是一块浮木,又仿佛她是他珍宝,别人多看一眼,都会让他觉得紧张。

    窦昭窘得不行,歉意地朝严朝卿微笑。

    却发现严朝聊正善意地望着他们,眼底有深深的笑意。

    ※※※※※

    宋墨胡闹了一会,情绪终于平静下来,和严朝卿说起正事来:“……陈嘉的话,麻烦先生去查证。汪渊那里,我亲自走一趟。”

    严朝卿恭敬地应喏。

    宋墨有些抑制不住心情地道:“您说,有没有可以能皇上虽然有惩戒大舅之心,却并没想要大舅的命?”

    严朝卿很是意外,思忖半晌,不得不承认宋墨的这个推测并非空穴来风。

    “那就只有想办法查出皇上为何对定国公不满了?”他有些拿不定主意地道,“只是不知道是不是查这些的时候?”

    “那就先把陈嘉所说的事查清楚了再说吧!”宋墨和严朝卿商定好了之后的事,严朝卿就起身告辞了。

    宋墨和窦昭在田庄里过了一夜,第二天才返回英国公府。

    没想到昨天下午汪少夫人、张三太太、蔡氏都送了拜帖过来。

    留在家里的甘露笑道:“大家都问夫人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适。”

    应该是想问自己为什么没有去参加窦明的宴请吧?

    窦昭笑了笑。

    有小丫鬟进来禀道:“槐树胡同的十舅奶奶过来了。”

    这么早!

    “让她到花厅里说话吧!”窦昭去换了身衣裳。

    蔡氏见到窦昭的时候恨不得趴到了窦昭的身上:“四姑奶奶怎么没有去济宁侯府?让我们好一阵担心。”她若有所指地说着当时的情景,“少了您,就不热闹了。六婶婶和十一弟妹没去不说,我和婆婆也早早就回了槐树胡同……”

    她正说着,汪少夫和张三太太连袂而来。

    汪少夫人不由向窦昭解释:“没想到门口碰到了。”

    窦昭笑道:“三太太是世子爷是表亲,也不过外人,大家一起坐下来喝茶!”

    或者是因为有了外人,蔡氏收敛了很多。

    张三太太明显比蔡氏的段数高,只是关心地问窦昭的身体,倒是汪少夫人,安安静静地坐三旁喝着茶。

    窦昭微微地笑,索性开门见山地道:“我的身体很好。我和窦明从小就不和,我第一次宴客,给她下了请贴,她既没有来,也没有给我打声招呼,我想她是不想见到我。她一次一宴客,肯定希望尽善尽美,我就不去扫她的兴了。”(未完待续)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九重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