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九重紫 > 第三百零二章 暗示

正文 第三百零二章 暗示

书名:九重紫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汪少夫人等人都没有想到窦昭会如此的直白,一时间都有些发愣,还是蔡氏机敏,不以为意地道:“这两姊妹们,哪没有个磕磕碰碰的,时间一长,也就都忘了。”然后掩了嘴笑了笑,道,“我这次来,是有桩事想求四姑奶奶——我上次看见四姑奶奶簪了朵水玉大花,花式新颖不说,葡萄紫配桃红,颜色也十分的出挑。下个月我娘家的大侄女及笄,我正寻思着送她套头面,以后留着出嫁的时候用,不知道四姑奶奶是找谁打得首饰?我想请他给我侄女打套头面。”

    不管这话是真是假,好歹是把这件事给揭了过去。

    汪少夫人和张三太太都松了口气,不由得对蔡氏刮目相看。

    那大花是宋墨送的。

    窦昭还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

    她派人去问宋墨。

    蔡氏顿时满脸的艳羡:“四姑奶奶真是好福气!”然后嗔怒道,“哪像我,嫁给了你十哥四、五年,你十哥是给块帕子都没有给我买的,真是同人不同命!四姑爷不仅长得端正,待四姑奶奶也好,也难怪四姑奶奶出嫁了,比在家里的时候还要漂亮!”说着,掩了帕子笑。

    说话的内容倒有点妇人间的肆无忌惮了。

    毕竟交浅言深,汪少夫人和张三奶奶有些尴尬地笑。

    窦昭只当没见听,请了汪少夫人和张三奶奶品茶。

    蔡氏不以为意,凑在一旁说着话,屋里的气氛倒也十分的热烈。

    去问宋墨的人很快就回来了,说了个银楼的名字。

    蔡氏就邀了窦昭一起去:“也让我好借借四姑奶奶的势。”

    窦昭心里明白,蔡氏就是想和自己拉近关系。只是她嫌弃蔡氏聒噪,又有很多事要做,不想沾惹上这喜欢东家长西家短的人。婉言拒绝了蔡氏的邀请:“那就看十嫂什么时候去银楼了。算算日子,我公公快回来了,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也不知道公公有什么打算。恐怕没时间和十嫂出去闲逛了。”

    蔡氏听着却眼睛都亮了起来。

    现在京都的人都在传,说英国公府的世子把英国公压得抬不起头来,英国公想续弦,还得看长子答应不答应。就连公公也曾私下问婆婆这件事,只是四姑奶奶新婚,婆婆不好把四姑奶奶叫去问话,若是她能窥得一二。那郭氏在家里哪还有立足之地?

    打定主意,她笑道:“那就等四姑奶奶什么时候有空了,我们再一起去。”

    窦昭笑道:“也不知道你侄女等不等得?”

    蔡氏闻言不免讪然。但她总有话回答:“那有什么打紧的。银楼的师傅手艺那么好。我也可以去打几件首饰嘛?我摊上了你十哥这个不管事,总得自己为自己打算吧!”

    窦昭微微地笑。

    众人说了一会闲话,汪少夫人率先起身告辞:“……今天是我们家姑奶奶出嫁第九天,你既然没事,那我就去看姑奶奶那边了。”

    窦昭亲自送汪少夫人到了垂花门。

    张三太太和蔡氏则在窦昭这里家长里短的。

    有宋墨的小厮求见:“世子爷有事要出门,中午不在家里用午膳,特让小的来禀一声。”

    窦昭知道宋墨这是要去见汪渊。应了声“知道了”,又惹来蔡氏的一阵羡慕,连带着让三张太太看窦昭的目光也多了几分郑重。

    两个人硬是在英国公府用过了午膳,熬到了下午才打道回府。

    素兰咋舌:“她们怎么有那么多的话说?一个下午,就没有停过。”

    窦昭呵呵地笑。

    说起来,她也挺佩服张三太太和蔡氏的,并不是每个女人都能把说一下午话不重样的。

    而在离英国公府不远的取灯胡同汪渊私宅里,宋墨正和穿着一身半新不旧的居家道士袍的汪渊坐在小小的厅堂里说着话。

    “没想到汪内侍的家里布置的这样清雅!”他端着茶盅,望着茶几上里摆着的各式菊花,颇为感慨地道,“人们常说,字如其人。我看您也是人如其花啊!”

    先是送上重礼,然后又是一阵猛夸,傻瓜也知道这是有事求他。

    如果是别人,汪渊也就淡淡地一笑而过,可说这样的人是宋墨,就让他不得不坐直了身板。

    能让宋墨这样的猛人求到他面前来的事,怎么会有小事?

    汪渊眼底闪过一丝已不可见的警戒。

    “世子爷这么说,老奴可有些担待不起!”他不动声色地笑道,“这些花也不过是随意摆摆,应应景,哪有世子爷说得那么好。”然后和宋墨打着太极,“英国公府走水的事查得如何了?今一早皇上还问起。东平伯和黄祈办事也太拖拉了,还得要英国公府出面悬赏!不过,这也许是件好事,如今福建倭寇四肆,皇上有心饬整福建,到时候少不得要花银子剿倭,朝能节省几两银子是几两。”

    自从大舅去世,当初跟着大舅的人或被清算,或被贬罚,留在福建的,也多不成气候,大舅二十年战功,几年间就烟消云散了。

    宋墨眼中一黯,静沉片刻,起身朝着汪渊一鞠。

    汪渊大吃一惊。

    宋墨已道:“这一拜,是代我大舅谢谢汪内侍——我突然间听人提起,才知道当年参与压押我大舅的人都因为得罪了内侍而被处置……”

    汪渊错愕。

    但他很快释然。

    如果连这点本事都没有,宋墨也就不是那个能搅得江湖大乱的英国公世子了!

    自从宋墨重获帝宠之后,他就知道,这件事宋墨迟早会知道。

    只是他没有料到宋墨会知道得这么快而已。

    莫欺少年郎啊!

    望着眼前神色沉稳、冷静、理智的宋墨,汪渊略一计量,笑道:“世子爷误会了!老奴不过是服侍人,自然吩咐什么做什么,哪里敢受世子爷的大礼。”说着,拱了拱手,算是还了个礼。

    宋墨听着心神俱震。骇然地望着汪渊。

    不仅闻音知雅,而且还知道有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如果说从前汪渊虽然对宋墨和善,却不过是简在帝心。而现,他却不得不用自己的眼睛正视宋墨。

    “世子爷尝尝我这碧螺春,”他亲自给宋墨续了杯茶,笑道。“皇上说如今的大红袍越来越难喝了,老奴也只好跟着跟喝这碧螺春了。”

    “多谢内侍!”宋墨端起茶盅,喝了一口,却只觉得满嘴的苦涩。

    强忍着心中的激动为陈嘉说了个情。他辞别了汪渊,混混沌沌地回了颐志堂。

    进门就直奔窦昭而去。

    窦昭正和素心几个盘点着自己陪嫁的绫罗绸缎。

    今年是她嫁到英国公府的第一年,她准备好好地打赏一下自己的陪房。赏些好的布料给他们做过年的衣裳。

    见宋墨神不守舍地走了进来。她立刻朝着素心使了个眼色,亲自上前扶着宋墨在内室临窗的大炕坐下。

    宋墨一把抱住了窦昭,把脸埋进了窦昭的胸口。

    贴着窦昭柔软的丰盈,他的情绪也跟着放松下来。

    “寿姑,”他闷闷地道,“汪渊是奉皇上之命行事……可为什么呢?”他抬起头来,漆墨的眸子有水光闪动。仿佛字雨水打湿过,晶莹明亮,“大舅镇守福建二十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却是想杀就杀,想抄家就抄家,想流放就流放……凭什么?凭什么?”他低低地质问,声音却越来越大!

    窦昭吓得脸色发白,忙捂住了他的嘴,警惕地抬头四望,发现内室只前她和宋墨,一颗砰砰乱跳的心这才慢了几分。

    “雷霆雨露,都是君恩。”她诧异汪渊是奉皇上之命行事,可相比宋墨的情绪,她哪里还顾得上细想,只得安抚着他,“大舅的死,我们之前也有很多的猜测,如果不是冒出个陈嘉,我们做梦也查不到丁谓身上去。可若不是英国公府走水,你杀伐果敢,陈嘉也不会找到你……可见老天爷有眼,也觉得大舅是冤枉,给了个机会让我们帮着大舅翻案。越是这个时候,你越不能感情用事,越是要稳住才是。汪渊说所,也不过是一面之辞,具体怎样,还待查证。”又道,“严先生他们还不知道这件事吧?要不我们把严先生请过来商量商量?你不是找了他查陈嘉吗?可有什么消息?”

    宋墨却抱着窦昭不愿意松手。

    “我头痛。”他靠在她的胸前。

    任谁遇到这样晴天霹雳般的事,都会有片刻的软弱。

    “那我帮你揉揉。”窦昭心里隐隐作痛,想去拿个枕头服侍宋墨躺下,宋墨却箍得她的腰,让她动弹不得,她只好随着拿个大迎枕上让宋墨躺下,自己坐旁边帮他揉着太阳穴。

    他却哼着:“我要喝水!”

    窦昭去帮他倒了杯温水。

    他就张着眼睛望着窦昭。

    窦昭无奈,喂他喝了水。

    他抱着窦昭的腰:“你陪我躺一会。”

    窦昭连声应“好”,靠在炕头,轻轻地抚挲着他的额头。

    宋墨闭上了眼睛,神色渐渐放松。

    窦昭心中涌起无限的柔情,抚挲着他的动作越来越轻柔。

    宋墨梦呓般地道:“我仔细想过,皇上并不是个不能容人的人,大舅到底做了什么,才会让皇上心生不悦?如果说是功高震主……早在十年前皇上就收拾大舅了,何必等到现在?如果说是因为大舅断了某些人的财运……大舅并不是个一味只知道耿介的人,他曾跟我说,水清则无鱼,只要对方不影响军情,他通常都会睁只眼闭只眼……”(未完待续)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九重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