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九重紫 > 第三百五十五章 评理(加更)

正文 第三百五十五章 评理(加更)

书名:九重紫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宋宜春的话,正中窦启俊的下怀。

    但他却面色一冷,讥讽道:“原来国公爷也知道这休书得儿子来写了。”

    宋宜春老脸一红。

    窦启俊已道:“钱帛动人心。几十万银子就这样放在贵府里,就算国公爷和世子爷不稀罕,可也架不住有稀罕的。顺天府又封了印,我看不如请了贵府的舅老爷或是姑老爷出面做个证,把银贱当在交割清楚了,也免得以后扯皮。”

    这,岂不是要惊动陆府?

    宋宜春有些犹豫。

    窦启俊火上浇油,不屑道:“莫非国公爷是贪儿媳妇的陪嫁银子?”又道,“我们家的姑娘可不是谁都能指指点点的,先前在敞厅里说的放我们家就不追究了,可凭着您刚才那句‘这样的媳妇送给我我都不要’,我们也不能把四姑奶奶留在你们府上,无论如何我们都是要把人的接走的。今天您亲手写个凭证让我们带走,要么就请了长辈来主持公道。不然可就别怪我们窦家不客气,和国公爷到御前去打这官司。”

    几十万两银子?

    难怪仅账目就交待了好几天!

    宋宜春心里像猫抓的,又是心痛那银子,又是想休了窦昭,断了宋墨的助力,半晌心情才平静下来,细细地思忖起这件事来。

    窦家觊觎窦氏的陪嫁,瞅着这样的机会,把窦氏带回去是小,把窦氏的陪嫁从英国公拿走才是真的。

    如果去御前打官司,不说别的,把宋墨叫去一问,这事就得黄,肯定是不行的。到时候说不定窦氏没有休成,自己反成了京都的笑柄!

    凭证他肯定是不会写会的。

    宋墨认不认账两说。就怕窦家把责任全推给他,说是他要休得窦氏,他背黑祸,窦世枢却得了实惠。这种损己利人的事,除非他脑子被驴踢了,不然可就傻到家了。

    把二舅父请来主持公道……好像也不妥当。

    二舅父可是出了名的古板,只怕把前因后果一听,就会把宋墨叫回来,宋墨一回来。这事肯定就成不了。

    左也不是,右也不是。

    真是让人为难!

    可过了这村,就没了这店,再想绕过宋墨休了窦氏,经过此次的打草惊蛇。恐怕难上加难。

    宋宜春不由咒骂起窦昭来。

    什么时候闹不好,非要大过年的时候闹。

    现在好了,衙门里封印,只能请了家中的长辈做证,宋家的亲戚又少,除了陆家,还真没有其他合适的人选。

    宋宜春朝陶器重望去。

    陶器重也没有了主意。

    这是釜底抽薪的好机会,问题是让谁来做这个凭证好。

    他低头沉思。

    窦启俊也不催督,老神在在地坐在那里等他们做决定。

    突然有小厮进来禀道:“两位舅老爷和陆老夫人,宁德长公主过来了。”

    宋宜春大吃一惊。

    窦启俊已笑道:“国公爷。不好意思。是我借着你的名义把陆家的两位老爷和老夫人请过来了。我知道,让您下这决心有点难,我索性就代劳了……”

    如当头一棒,宋宜春脑子“嗡嗡”作响。窦启俊之后又说了些什么,他完全没有听到。待他好不容易平静下来,还没有来得及想明白,陆晨和陆时各扶着各家的老太太走了进来。

    窦启俊忙上前行礼,自我介绍之后,面带愧色地道:“小辈的事,劳动两位老夫人拖步,实在是不该,可国公爷一心一意要休了我们家四姑奶奶,我们家不出面,也不是个事。”说着,苦笑了几下,满是无可奈何的样子。

    陆老夫人和宁德长公主都已是年过六旬的人,窦家是姻亲,休妻又是大事,也不顾什么男女之防了。

    听了窦启俊的话,陆家的人都朝宋宜春望去。

    宋宜春支支吾吾的,想承认自己要休了窦氏,大义上又说不过去,不说吧,就这样让机会白白溜走,他又不甘心。

    他这副神态落在陆家的眼里,就是窦启俊所言不虚了。

    陆老夫人气得指着宋宜春就训开了:“我还以为是捕风捉影,窦家的人来请我的时候,我在你舅舅面前一点风声也没有透露,没想到竟然是真的!我问你,你要休了天赐媳妇,凭些什么?七出里,她又犯了哪一条?”

    宋宜春涨红了脸,梗着脖子道:“她搬弄口舌!”

    “就因为她说了句敞厅太冷,就搬弄口舌了?”陆老太太咄咄逼人地道,“锦姐儿以下犯上,你怎么不惩戒?反而抓住天赐媳妇的一句话不放。照你这道理,那岂不是丫鬟婆子们上了热茶也不能教训?那还有要那么多仆妇干什么?难道是怕别人没饭吃,自己拼死拼活地嫌了钱回来,就是为了养那些不相干的!”

    宋宜春不服气地小声道:“锦姐儿又不是旁人?”

    陆老夫人被他气得笑了起来,道:“看来你眼里众生一生,既然如此,你怎么不把英国公府的财产拿出来均给了其他三兄弟?按朝律令,承爵的应该是长子长房,英国公府的爵位,应由宋茂春来继承吗?”

    宋宜春喃喃地说出不说来。

    宁德长公主身份不同一般,向来不参与这件家长里短之事,但当她听到宋宜春逼着宋墨休妻的时候,她非常的气愤,再三考虑,还是跟着来了。

    此时见宋宜春还满面的倔强,她看了垂手恭立在旁边的窦启俊一眼,忍不住道:“你跟我来!”

    宋宜春愕然。

    宁德长公主已往后面的暖阁去。

    宋宜春只得跟上。

    暖阁里没有旁人,宁德长公主言重心长地道:“家和万事兴。你想想从前,蒋氏在的时候,家时的事哪一样不是顺顺当当的。你当你的大老爷,从不知稼穑的辛苦,没了钱。只管向蒋氏要,两个儿子也养得好,天赐自不必说,天恩也是天真烂漫,机敏活泼,可你再看你现在,家不像个家,府不像个府似的。说到底,还是因为你内宅没个正经的人管。上上下下没有了规矩。你不趁着新媳妇进门了把家给她管起来,反而关起门来像个女人似的婆婆妈妈和媳妇计较起得失来,你这是当国公爷的样子吗?

    “我可听说了,长兴侯一心一意盯着五军都督府掌印都督的位置呢?

    “东平伯向来受圣眷不断,这次又兼了五城兵马司的都指挥使。皇上肯定是不会动他的;

    “广恩伯向来乖觉,身段又软,放得下架子哄皇上开心,他在东边走私,锦衣卫察得一清二楚,可皇上依旧睁只眼闭只眼的包庇他,你自问可能做到像他那样的卑躬屈膝?

    “安陆侯这几年没少在太后娘娘跟着凑。又娶了太后最喜欢的娘家侄孙女做长孙媳妇,皇上就是看在太后娘娘的份上,他这掌印都督也坐在稳稳的。

    “兴国公低调沉稳,刚毅果断。从不参与朝廷是非。当年在元蒙人进犯,若不是他力挽狂澜,怎有西北这十几年来的太平。要说皇上最相信谁,非兴国公莫属。皇上换谁,也不会换了他。

    “你倒说说看。你除了祖上的余荫,在皇上面前还有什么能拿得出手来?

    “如今皇上宠信天赐,正是宋家崛起之时,你不帮衬儿子不说,还拖他的后脚,京都的功勋贵戚,哪一个不在背后看你的笑话?你却犹不自知,在那里闹腾。难道非要把掌印都督的差事给闹没了,你才甘心不成?”

    宋宜春站在那里,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

    宁德长公主想到他自小就是个拎不清的,又想到自己的儿子也比上强不到哪里去,如今都已经是做公公抱孙子的人了,还这样肩挑不起,手提不得,不由得心中一软,话说得更温和了:“你就听我一句话,把管家的权力交给窦氏,安安心心地做你的老太爷,把精力放在庙堂之上。你在这样漫不经心,只怕要被长兴侯趁虚而放了!

    “何况窦氏已经有了身孕,你这人时候把休了,孩子怎么办?

    “如果窦氏生下的是儿子,是嫡还是庶?

    “嫡庶不分,英国公府还能安稳吗?

    然后又怕他听不进去,拿了话激他:“我也知道,陆家今日不同往昔,我们都不在你眼里了,说的话你也未必听得进去。就当是我们多管闲事好了。今天我和你二舅母一起来,也算是尽了心。至于该么办,还是由你自己决定,毕竟这日子得你自个儿过,谁也代替不了。”

    一面说,一面失望地朝暖阁外走去。

    宋宜春看着那既然远去的背影,心里堵得慌。又知道宁德长公主这一走,只怕两家从此就人生分了。想到自己没有兄弟姐妹,定国公府还在的时候,有什么事都陆家的两位表兄帮衬,宁德长公主虽然出身皇家,待他却如子侄一般……他忍不住就高声地喊了声“长公主”,道:“宋墨自他舅舅出事,就和我生分起来,我这么做,也是没有办法了!您教教我该怎么办吧?”

    宁德长公主想了想才转过身来。

    宋宜春诚心诚意地给宁德长主作揖。

    宁德长公主想了想,道:“那好!你先就去给窦家舅爷和侄少爷赔个不是,然后把主持英国公府的权力交给窦氏,以后不要再管内宅的事了,把眼光放在庙堂之上,想办法重获圣眷。”

    把主持内宅的权力交给窦氏……她会不会从中做手脚,把自己孤立起来呢?

    宋宜春有些迟疑。

    宁德长公主微愠,道:“你到底是天赐的父亲,难道天赐还会弑父不在?你怕什么?”

    ※

    看书的兄弟姐妹们,祝大家中秋节愉快!

    送上今天的第一更。

    因为家里有客人,今天的二更在晚上11点左右,错字什么的,只有等夜深人静的时候改了!

    O∩_∩O~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九重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