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九重紫 > 第三百五十九章 娘家

正文 第三百五十九章 娘家

书名:九重紫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戴建和汪渊私交甚密,而沐川却是皇后娘娘的人,这两个人,都指使得动汪格。

    到底是谁呢?

    宋墨想了想,道:“我直接去问问汪格,先把匡家摘出来再说。”

    不过一年两、三万两银子的事,汪格这点面子还是卖给他的。

    窦昭想的却不一样。

    前世,辽王登基后,戴健曾领了一段时间的内阁首辅。不同于皇上在位时的太平盛世,辽王登基后的朝局有些复杂,他能力有段,最终被迫致仕,后又牵扯到了军晌贪墨案中,被抄家流放,死在了半路上。

    这两个人,都和辽王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她叮嘱窦宋墨:“内侍们都眦睚必报,你小心点,可别为这件事把汪内侍给得罪了。”

    “我知道。”宋墨笑亲了亲她的面颊,叮嘱她,“快点梳妆打扮,我和你去给老夫人和宁德长公主拜年。”

    今天是初二,走舅舅家。

    宋墨的舅舅们都不在京都,就走老舅爷陆家了。

    窦昭嘻嘻地笑,穿了身应景的大红色灯笼纹刻丝通袖袄,戴着攒珠累丝的头面,又因为怀孕的关系,原就吹弹欲破的皮肤如霜似雪不说,还红润可人,整个人显得光彩熠熠,明艳照人,让人看着就精神一振。

    宁德长公主看见她就觉得喜庆,着拉了她的手对满屋子来给她拜年的亲眷们笑道:“这孩子,难怪太后娘娘都要夸一声‘长得好’了。”

    大家都哈哈地笑。

    宁德长公主的外孙女,也就是景国公府的三太太冯氏则在旁边凑趣:“外祖母什么时候看表弟妹不是欢欢喜喜的,倒应映着我们都是瓦砾似的。”

    陆家三奶奶素来怕自家姑奶奶这张嘴,忙拉了她:“太后娘娘赏了两筐福建的贡桔过来,你帮着我给长辈们剥几个桔子。”

    宁德长公主喜欢干净爽利的人,身边服侍也不能有一丝的拖拉。这剥桔子之类的事,等闲的人向来插不上手。

    张三太太知道自己家外祖母的性子,一面起身和陆家三奶奶往茶房去,一面佯作委屈地抱怨:“就会支持我干活。也不想想,我可是做姑***人,有姑奶奶回娘家是这样待遇的吗?”

    陆二奶奶就反驳道:“今天可是你哥哥嫂嫂的日子,你要跟着过来。我们有什么法子。”

    逗得大家一阵笑。

    陆家的几个晚辈趁机上前给宁德长公主和陆老夫人拜年,讨红包。

    张三太太的嫂嫂,也就是冯绍的妻子就低声和窦昭说着闲话:“听说你妹妹小产,是因为济宁侯府的太夫人给她立规矩。是不是真的?”

    窦明小产的事,窦昭还是第一次听说。

    她大吃一惊。

    好在她两世为人,经历的多。这惊讶也不过是从她脸上一掠而过就恢复了常态。

    “这段时间在家里保胎。”窦昭笑道,“外面的事,也没有人跟我多说,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冯家的这位十一奶奶就有些不高兴,觉得窦昭这话说得太冠冕堂皇,没有把她当自家人。

    她就和坐在身边的陆二奶奶说起皇家的八卦来:“……圆福公主都已经嫁了,不知道景宜公主和景泰公主会嫁到谁家?景宜公主好歹是皇后娘娘养的。可这景泰公主却不过是个没生出皇子的淑妃娘养的,她怎么就那么大的底气,也跟着挑三摘四的不嫁人?”

    陆二奶奶笑道:“这皇帝的女儿不愁嫁,我怎么知道?”

    窦昭却知道。

    这位淑妃娘娘虽然没生下皇子,可架不住人家长袖善舞,八面玲珑。

    那“淑”字,可是从前万皇后的封号,不仅给了她,而且在辽王基登后,她是唯一一个陪着万皇后住在慈宁宫的太妃。

    她微笑着坐在那里听着屋里的人说话,心里却像着窦明的事。

    按理说,窦明小产,就算她和窦明的关系再差,也应该告诉她一声才是,不管是静安寺胡同和槐树胡同都没有知会她一声,难道冯十一奶奶说的是真的?她怀着孩子,大家怕她知道了糟心,所以才不告诉她的?

    回到家里,她问宋墨。

    宋墨显然早就知道了。

    他道:“六太太和舅母都叮嘱我不要告诉你,而且送年节礼的时候济宁侯府也没有做声,我也就没跟你说。”

    实际上,他也不希望窦昭过多地关注济宁侯府的事。

    窦昭问他:“这么说来,窦明被她婆婆立规矩小产的事,是真的了?”

    宋墨点头:“六太太和舅母都是这么说的。”

    窦昭不由唏嘘感慨。

    前世,她嫁到魏家,第一个孩子也小产了。

    可她小产,却是自己的责任。

    说起来,田氏就是个没有主见求、没有头脑的人,能让田氏用这种办法折腾窦明,除了魏廷珍,没有第二个人。

    以窦昭的眼光来看,田氏是个很好相处的人,只要你哄着她点,把姿态放低点,她就会心疼肉疼你,把你当成需要她保护的人,前世,她就是想办法得到了田氏的认可,然后通过田氏拿捏魏廷珍的。

    窦明这才嫁过去不到半年,就和婆婆、姑姐都站在了对立面上,以后恐怕还有“好”日子等着她。

    这算不算是她处心积虑嫁过去得到的“福利”。

    窦昭讥讽地笑了笑。

    既然六伯母和舅母都不想她为窦明的事烦心,她也就装着不知道。第二天换了件宝蓝色十样锦的妆花褙子,宝蓝素面绣玫红色莲花纹的马面襕裙,换了点翠缠丝的头面,珠光宝气地由宋墨陪着回了娘家。

    窦世英看着女儿非常的高兴,提也没提窦明的事,只是对她道:“你十一哥带着老婆回娘家给娘家的长辈拜年去了,你六伯父和你六伯母等会会带了你十二哥过来吃饭。”

    窦昭自然是喜出望外,由高升家的带着去了内院给舅母和表姐拜年。宋墨则和窦世英去了书房。

    丫鬟奉茶盅上来。

    望着汤色鲜亮,香味醇厚的茶水,宋墨不禁为自己叹了口气。

    茶盅里是上好的铁观音。

    偏偏窦世英一无所察,还在那里一个劲地劝宋墨:“我特意人让人福建安溪弄得。你尝尝味道如何。如果觉得可以,等会我给你包点回去。”

    望着岳父满脸期待着赞扬的表情,宋墨除了爱宠若惊地感激,还能说什么。

    窦世英满意地笑了。和宋墨说起他的差事来:“金吾卫是皇上亲军,只要对皇上负责就成了。五城兵马司可不一样,他们和平头百姓打交得多,怎样主持公道。为民申冤,就成了主要的职责,你要注意把握两家之间的不同。既然不能失了帝心。也不能失了民心……”

    宋墨认真地听着,比在皇上面前还要恭谨,心里却嘀咕着,我又不要做皇帝,要民心做什么人?事情差不多就行了,矫枉过正,说不定连帝心也没了。

    窦世英哪里知道宋墨心里在想什么。见宋墨一副乖乖受教的模样,不由想起了另一个女婿魏廷瑜。

    女儿和她婆婆有矛盾,做为女婿,肯定是很头痛的,就算是偏袒母亲,也是情有可愿。可魏廷瑜却把过错全推给了窦明,还要收了窦明的陪嫁,让窦明跟着田氏学规矩,也不想想窦明怀的可是他们魏家的骨血,全然没有一点夫妻情份……这让他想想就觉得难受。

    窦世英眉宇间就不由流露出几分不悦来。

    宋墨暗暗吃惊,一面和窦世英说着话,一面反省自己刚才的言行。

    没有什么地方回答得不妥的啊?

    宋墨想了半天,也没有找到窦世英皱眉的缘由。

    窦世英却已把这件事抛到了脑后,这是他一惯对那些让他头痛之事的态度。

    他问宋墨:“听说寿姑现在在主持英国公府的中馈,她忙得过来吗?要不要我再买几个丫鬟媳妇去服侍她?”

    “不用了!”宋墨也不是那多愁善感的人,此时不知道,过后查查不就知道了。他也把心中的那些忐忑丢到了一旁,道,“寿姑说家里的事都有定例,她照着做就成了,轻松的很。若是我们忙不过来,肯定会请岳父帮忙的。”

    这话说得,让窦世英像喝了杯热茶似的妥贴得不行。

    他想了想,从书案下的藏格里摸出个巴掌大的匣子递给宋墨:“看看喜欢不喜欢?”

    宋墨打开,是个像老树根似的黑漆漆,脏乎乎的东西。

    他微微有些变色,道:“这不会就是传说中的陨石砚吧?”

    “正是!”见宋墨认货,窦世英得意地道,“这块就是那名为‘天外飞仙’的陨石砚了。送给你了。回去自己用也好,留儿我外孙用也好,也算是个稀罕玩意了。”

    何止是稀罕,简直是珍贵。

    寻常人家有这样一块砚台,都要当传家之宝的。

    宋墨想着岳父是读书人,就如同宝剑于名士,红粉于英雄,在岳父的眼里,这块砚台的价值更大。他地就想拒绝,可眼角的余光看见了窦世英那隐含着期盼的表情,他不由得心中一颤。

    岳父,是寂寞吧?

    这么多年,他活着自己划着的圈子里,别人走不进去,他也不愿意走了出来,时间长了,别人不知道怎么走进去,他也不知道怎么走出来了。

    他想到了岳父对他毫无防设的好,顿时眼眶有些湿润。

    “岳父!”宋墨涎着脸嘻笑道,“您既然留了这么多好砚,肯定也留了好墨的吧?有砚无墨,有什么用。您不如也赏我几块好墨吧?您外孙以后下场,没有好墨,怎么写得出好字来!”

    窦世英哈哈大笑,心情十分的愉悦。

    他朝着宋墨招手:“你随我来——我这里还真就藏了同块好墨,是寿姑祖收藏的,也一并给了你吧!”

    宋墨一副屁颠屁颠地样子随着他去了库房。

    六伯父窦世横一家到了。

    ※

    看书的姐妹兄弟们,二更依旧在晚上11时左右,大家觉得晚的明天早上看哈!

    O∩_∩O~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九重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