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九重紫 > 第三百六十三章 堂会

正文 第三百六十三章 堂会

书名:九重紫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颐志堂春风无边,樨香院却像被大风刮过了似的,连草木都瑟瑟发抖,更不要说那些当值的丫鬟、小厮了。

    宋宜春背着手,神色焦虑地在书里走一走去。

    八角宫灯莹莹的灯光时而洒落在他的脸上,时而洒落在他的背上,让他的神色显得有些阴晴不定。

    “我早就应该想到,那小畜生看在窦氏有几十万两银子陪嫁的份上,也不会让窦氏受委屈的。”他停下脚步,望着宫灯的目光显得有些阴森森的,“他今天代那窦氏出面主持中馈,鹿肉没有烤熟,大虾还带着腥味,芙蓉羹里发现了蛋壳,因为那小畜生站在那里笑盈盈地敬酒,那些人竟然没有一个人敢吭声,还不停地赞着今天的堂会唱得好……”说到这里,他突然想起来了,问道:“颐志堂那边,我们不是一直有人盯着吗?怎么宋墨请了广联社的曾楚生来唱堂会你也不知道?这是谁的主意?”

    上个月八皇子开府,请曾楚生去唱堂会,曾楚生不敢拒绝,拖着病体去了,唱到中途的时候却失了声,大家都知道他身体抱恙,春节期间没有谁家去请他唱堂会。没想到他竟然会出现在了英国公府,来客惊喜之余,谁还会在意英国公府酒宴的好坏?

    宋宜春作为主人,也在场。

    他气得脸色铁青,不仅发作不得,还要强压着气头的怒火听着众人的喝采,笑着和众人点评曾楚生的戏。

    陶器重闻言不由苦笑,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事前那边的的确确没有一点动静。”

    宋宜春已懒得听陶器重的话,道:“事先不知道,难道事后就不会去查?”并阴冷地道,“今天他拿了曾楚生救场,我看明天他怎么办?”

    陶器重沉默了片刻。低声应“是”,趁机退了出去。

    站在庑廊上,他不禁长长地透了口气。

    国公爷像是被气糊涂了似的,现在心思全放在这些小事上,就算是压制住了夫人又有什么用?只要世子爷要皇上面前还得宠,只要世子爷的仕途还顺利,那些人就会对夫人礼让三分。不要说夫人精明能干,等闲寻不到她的错,就算是寻到她的错,那些人难道会为了看热闹而去指责夫人。和世子爷结怨不成?

    陶器重摇着头往外走。

    路过茶房的时候,他看见曾五正嬉皮笑脸地和个穿着绯色褙子的丫鬟在拐角纠缠。

    陶器重颇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

    国公爷新提上来的这个曾五,和吕正相比可差得远了!

    念头闪过。他神色微滞。

    那个穿绯色褙子的丫鬟,好像是国公爷屋里的落雁……

    他忙又折了回去。

    曾五和落雁都不见了。

    茶房里只有个小丫鬟在看炉火。

    他在周围转了一遍,没有看见曾五,却看见落雁端着空的霁红小碗从宋宜春的屋里出来。

    看见陶器重,她吓了一大跳。声音紧绷地喊了声“陶器重”,神色有些慌张地道:“国公爷还没有歇下,我这就去帮先生通禀一声。”

    “不用了。”陶器重不动声色地道,“我刚从国公爷屋里出来。你忙你的去吧!”说着,朝外走去。

    落雁松了口气。

    看着陶器重的身影消失在了夜色中,拔腿就朝茶房后的桂树林跑去。

    曾五正翘首以盼地在那里等着。

    看见落雁。忙道:“怎么样了?”

    落雁捂着胸口,气喘吁吁地道:“差点被陶先生发现……你快记下来,我只记得这么多……一共有二十八个人。全是三公主府那边的,除了三公主,还有十二个女眷……”

    把明天宋宜春要宴请的人说了个七七八八。

    曾五虽然能写几个狗爬式的字,可这黑灯瞎火的,没纸没墨。他拿什么写。

    但他记记好,落雁说的人他也记了个七七八八。

    塞了个鎏金簪子并两朵珍珠珠花和几块碎银子给落雁。曾五一溜烟地跑了。

    落雁不想什么簪子和珠花,被人发现了,还以为她和曾五有私情,可曾五跑得快,她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人就不见了。

    她只好悻悻然地出了桂树林。

    在茶房门前却看见陶器重正朝里张望。

    她一时有些错愕。

    陶器重却笑了笑,道:“我刚才好像看见曾五……”

    落雁就觉得衣袖里的那些首饰有点滚烫,道:“我没有看见曾五……”

    陶器重一面往外走,一面笑道:“或者是我花了眼。”出了樨香院,心里却暗暗纳闷,难道自己想偏了?

    他去了曾楚生位于千佛寺旁的宅子。

    曾楚生亲自迎了来,非常客气地对他道:“国公爷已赏了重帛,怎好劳动陶先生亲自走一趟。您有什么事,只管派个人来说一声就是了。”又拿了上等的碧螺春侍客。

    陶器重暗暗惊愕。

    听曾楚生这口吻,是国公爷请他去唱的堂会!

    这怎么可能?

    难道是有人假借国公爷之名行的事?

    他试探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国公爷来让问问,接下来楚先生有什么安排?”

    曾楚生笑着吩咐徒弟拿了份大红洒金的戏单递给了陶器重,道:“这是接下来我要唱得戏,若是国公爷觉得不好,随时都可以照着国公爷的意思改动。”

    陶器重就收了戏单,道:“我临时来了吩咐,也不知道前因后果……”

    曾楚生惯在豪门大户里走动,以为陶器重是和哪位管事争风头,忙道:“是贵府回事处崔十三崔爷请得我,这戏单也是崔爷的意思。”

    英国公府回事处哪有个姓崔的?

    陶器重有几息的茫然,很快就意识到,这姓崔的,十之是夫人娘家老姨奶奶崔氏那边的亲戚……

    曾楚生已要去唱过一堂了,英国公府也接待了。他难道难说那姓崔的是假的不成?

    陶器重气短胸闷地和曾楚生应酬了几句,就起身告辞,回了英国公府。

    宋宜春已经睡下,知道陶器重过来,又爬了起来。

    陶器重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宋宜春。

    宋宜春当场就踢了个脚凳。

    脚凳翻了,他的脚尖也痛得要命。

    他捂着脚尖冲着陶器重喊道:“明天就把那个戏子给我赶出去?他还想在我们家连唱几场,门都没有!”

    “千万不可!”陶器重急急地道,“那戏子常在各府走动,特别是和那些老夫人,太夫人打交道得多。难保他不像个女人似的嘴碎。我们这贸贸然地把人给赶了,那些老夫人,太夫人肯定会问起的。若是那曾楚生答得不好,有什么风声传出去,英国公府岂不成了笑柄?广联社号称是京都第一戏班,过年过节的,不如就让他把这几天唱完。也凑个热闹!”

    宋宜春跳了起来:“我奈何不了那对孽障,难道我连个戏子都奈何不了?让他明天就给我滚蛋!”

    陶器重知道他正在气头上,怎么劝也没有用,只得黯然地退下。

    宋宜春在屋里骂骂咧咧了良久,吓得值夜的丫鬟小厮个个战战兢兢了半宿。

    而宋墨望着被汗水打湿了头发的窦昭,却是满心的心痛。

    他拉了自己的小衣帮窦昭擦着脸。担心地问她:“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窦昭觉得自己好像跑了几条街似的,非常的累,却又有种莫名的舒畅。

    “你从哪里学得这些手段?”她的声音因为之前的呻\吟变得有些嘶哑。“老实交待?”

    窦昭斜睇着宋墨,目光潋滟,心里却很是不快。

    她知道自己是宋墨的第一个女人,宋墨喜欢些什么,会些什么。她很清楚,可刚才的那些风月。却决不是宋墨凭空就能想象出来的。她怕宋墨去喝花酒或是章台走马了,只有那种地方,才可能有人知道怎样和怀孕的女子欢好。

    一场盛宴下来,宋墨有种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感觉,心里无比的高兴,哪里体会到窦昭隐约的不悦。

    他搂了窦昭在怀,咬着她的耳朵问她:“好不好?”

    窦昭微一思忖,诚真地低声笑着说“好”,并揽了他的腰。

    宋墨顿时有些得意起来,悄声道:“我问了宫里的嬷嬷……她们说能行……”

    窦昭讶然,随后又有些汗颜。

    她对宋墨应该更有信心才是。

    可这样的答案,让她脸像火烧。

    知晓这种事的嬷嬷,通常都由皇后娘娘管束。

    她们肯定会如实禀告皇后娘娘的。

    大年三十的团年饭,正月十五的元宵节,全是皇家家宴,不要说是那些勋贵了,就是皇后娘娘的娘家人,也得奉了特旨才有可能参加,而英国公府是沾了祖上曾做过皇家养子的光,算成了皇室中的人,逢年过节都得进宫,所以英国公府自家的团年饭就定在了小年夜。

    窦昭想到元宵节要陪着内命妇赏月赏灯,她就想拿床被子把自己捂住长睡不起。

    偏偏宋墨还闹她,笑道:“要是你进宫见到了皇后娘娘,她让你能我安排通房,你就说已经安排了,我可是把嘉定伯送来的两个美人都送给了顾玉,你可别漏了我的底!”

    窦昭只盼有些地洞能钻进去。

    “你就不能忍忍。”她娇纵背过身去,和宋墨生着闷气,“这下大家肯定都知道了,我怎么好进宫去见皇后娘娘!”

    “不会的!”宋墨轻轻地抚着她的手肩,轻声笑道,“皇后娘娘把我叫去的时候我就说了,我就喜欢你,其他的人都不喜欢……皇后娘娘还叮嘱我好好地待你,说你怀了身孕,难有脾气不好的时候,让我让着你一些……”

    ※

    看书的姊妹兄弟们,先贴,等会改错字。

    O∩_∩O~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九重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