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九重紫 > 第三百七十六章 寻找

正文 第三百七十六章 寻找

书名:九重紫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宋墨听了皱眉,道:“英国公府现在还是父亲的,从田庄里找人手冲充颐志堂,牵扯太多,未必是件好事。※ ※”

    甚至是忠仆,忠于的是英国公,而不是某个人。

    当宋宜春是英国公的时候,他们自然忠于宋宜春;可当宋墨是英国公的时候,他们则有忠于宋墨,而宋墨现在需要的,是绝对忠于他的人。

    窦昭理解宋墨的顾忌,笑道:“什么事都有正反两面。你只想到国公爷是英国公府的主人,他们会忠于国公爷,你却没有想到你自己是名正言顺的英国公世子,英国公府的继承人,只要你没有做出损害英国公府利益、名誉之事,那些人既然忠于的是英国公府,他们就不会因为国公爷的私怨对付你,只要他们能保持中立,你就能用。何况,让这些人看看国公爷到底做了些什么事,说不定反而对你有利!总好过你用定国公府的人,让宋国公府的那些人看着英国公府的继承人亲近别人冷落他们在好得多!”

    宋墨闻言心头一震。

    他想到了母亲在世时,英国公府的那些老人们对母亲打置疑。

    或者,这也是为什么会那么容易就设局陷害他的原因之一。

    在英国公府很多人的心目中,母亲和他是亲定国公府的。

    所以父亲有处置那些老人的时候,他保持了沉默。

    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宋墨的心头掠过,让他抓却抓不到。

    他端着茶盅,陷入了沉思。

    窦昭拿了针线出来做。

    直到他放下手是的茶盅,她这才道:“砚堂,如果你同意,这件事交给我怎样?”

    由她出面。既表达了未来的英国公夫人对这些世仆善意,又可以理解为宋墨对当初的举动隐隐有后悔之意,更能安抚那些被大清洗之后世仆的恐慌,进可攻,退可守。

    宋墨立刻明白了窦昭的用意,只是没等他反对,窦昭已道:“夫妻之间相处,有些女子喜欢躲在丈夫的羽翼之下,有些则有希望和丈夫并肩共同面对生活中的波折。大多数女子都喜欢前者。可当丈夫有困难的时候,也有些女子会选择后者。我觉得,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只要他们夫妻之间觉得好就行了,只是一味的拘泥形势。反而让夫妻生分。”

    她眨着眼睛望着宋墨,神色有些俏皮。

    宋墨“扑哧”一声笑,道:“你就说你想帮我有什么打紧的?想当初,我可是你手下的败将!”

    窦昭笑道:“我这不是怕伤了你的自尊心吗?”

    “自尊心?”宋墨佯作左顾右盼的样子,“那是什么东西?我怎么没见过?我只知道,要不是我死皮赖脸的,你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嫁给我的!”

    这下轮到窦昭笑不可支了。

    “那你想怎么样嘛?”她娇嗔地斜睇着他。

    宋墨被她看得热血沸腾。却装模作样地思忖道:“我想要干的事太多了,一时间还真不好选择。要不,这次记下,下次我想到了。你还给我。”

    “这种事还能欠账的吗?”窦昭和他贪嘴,“过了这村就没了这店。你快想!”

    宋墨就嬉皮笑脸地凑在她耳边小声说了几句。

    窦昭红着脸啐了他一声,道:“你自己个人做梦去吧!”转身下了炕,高声问着丫鬟晚膳好了没有。

    宋墨哈哈地笑。和窦昭一起去了宴息室。

    第二天,却拨了杜鸣手下一个叫刘章的小厮过来给窦昭使。

    窦昭让他暂时服侍陈曲水。

    陈曲水如虎添冀。很快把外院管事查个一清二楚。

    他神色凝重地来见窦昭,苦笑道:“真的被夫人料到了,现在英国公府的管事除了京都以外的田庄庄头和大掌柜,原在京都要管事都换了,或是从前管事的徒弟,或是亲戚。那位厉管事,据说是病逝了。”

    窦昭的神色亦不轻松,叹道:“我这边也一样,被换的管事嬷嬷,多是从前在外院服侍的人中比较出挑的,或是从外面新进府的,从前的老人,一个不见了。”

    陈曲水道:“那现在我们从哪里下手好?”

    他们都明白,这些人恐怕都已经不在世了。

    窦昭交给了他一份名单,道:“这是我从内宅历来当差丫鬟媳妇子的名册上抄下来的,你看看,看能不能从那些早前嫁出府的丫鬟里找到一鳞半爪来——人天性是要交朋结友的,那些出了府的丫鬟不可能因为了府就和从前的关系都断得干干净净。”

    陈曲水应声而去。

    窦昭有些烦燥地站在庑廊下看丫鬟、婆子剪枝翻土,整理院子里的花树。

    随着进入三月,天气变得暖和起来,风吹在脸上暖醺醺的,让人想睡。

    那些粗使婆子还好,和窦昭相处了这大半年,觉得她为人和善,脾气再好不过,笑吟吟地上前和她打了招呼,手脚麻利地干着活,拂风几个从田庄里进府,刚刚跟着素心学完了规矩的小丫鬟却不由,个个战战兢兢,抬水浇花之余不住地用眼角睃着窦昭。

    窦昭就发现其中一个小丫鬟做事非常的伶俐,别人都是粗使的婆子让干什么就干什么,她却能听到婆子们吩咐“拿剪刀过来”的时候随手拿把扫帚在旁边扫着剪下来的枝叶。

    她就指了那小丫鬟问身边服侍的甘露:“叫什么名字?”

    甘露也注意到了,笑道:“叫拂叶,天津那边田庄送过来的。曾祖父那一辈曾经在英国公府当过差,祖父曾在外面做过大掌柜,因家中子嗣单薄,到了她这一辈,只有她这一个女儿,父亲又只是田庄里的一个庄户,想女儿嫁个好人家,这才托了大兴田庄庄头家的将她送进府来。”

    窦昭道:“她原来叫什么名字?”

    甘露想了想,道:“好像叫什么‘美仪’。”

    “是美贻吧?”窦昭道。“匪汝之为美,美人如贻。”

    甘露满脸的困惑。

    窦昭道:“她是母亲只生了她一个,还是家里的兄弟姐妹出了意外?”

    甘露赧然道:“这个,我还真不知道。”

    窦昭笑道:“那就去打听打听。”

    甘露出了庑廊。

    窦昭进了内室。

    不一会,甘露进来禀道:“夫人,打听清楚了。原来她还有个叔父,一个同胞哥哥,一个堂弟,叔父因醉酒掉进河塘里淹死了。哥哥十五岁的时候病逝了,堂弟从娘胎里就带着哮喘,三岁的时候夭折了。”

    窦昭颔首,让甘露退了下去。

    第二天,她让几个叫“拂”字的小丫鬟们和金桂、银桂一起打络子。

    拂叶和另一个叫拂风的小姑娘打得最好。特别是拂风,不仅会打寻常的梅花络子,就是连那非常复杂的蝙蝠络子、蝴蝶络子都打十分精巧美观,让已经十三岁却一直认为自己针线不错的银桂很是佩服。

    窦昭笑着问拂风:“我看你的手很巧,除了会打络子,你还会些什么针线?”

    拂风很是激动,满脸通红地道:“我还会盘扣子。盘很多种扣子,双飞蝶、海棠花,都难不倒我。”

    “哦!”窦昭笑盈盈地望着她,道。“你是跟谁学的?”

    “跟我祖母学的。”拂风骄傲地道,“我祖母曾经在府上当过差,什么都懂,还知道给人接生。我们家,都是我祖母说了算。这次进府。也是祖母的意思,说有机会服侍夫人,是我的福气,让我在听夫人的话,好好当差,以后自有我的好日子过。”

    窦昭笑着点头,目光从几个小丫鬟脸上扫过,声音徐缓地道:“你祖母说得不错,你们好生当差,主家自不会亏待你们。”

    金桂银桂几个不好意思地笑,拂叶、拂风和一个叫拂雪的小丫鬟却朝着窦昭福了福,恭地应着“定不负夫人的教诲”。金桂银桂看了,这才慌慌张张地起身,七嘴八舌地跟着拂叶几个说着“不负夫人教诲”之类的话。

    窦昭笑着称“好”,坐了一会,就出了宴息室去了书房。

    她让甘露请陈曲水过来,把写着拂风、拂叶和拂雪名字的笺纸递给陈曲水:“你好好帮我查查这三家人的经历。”

    陈曲水把笺纸折成小方块放进了衣袖里,神色有些兴奋地道:“夫人,我发现那个厉管事还有个弟弟,因从小患有腿疾,不能行走,求了老国公爷开恩,放了藉,跟人学了裁缝,在宛平县开了一家裁缝铺子。蒋夫人去世之前,英国公府还常照顾他的铺子,给些小活他做。可自从蒋夫人去世之后,这间裁缝铺子就再也没有接到过英国公府的活了。”

    窦昭非常的意外。

    她以为蒋夫人做了英国公夫人之后,会用蒋家的人……没想到,蒋夫人也用宋家的人。

    窦昭低声道:“你可与那厉裁缝说上话了?”

    “说上话了。”陈曲水道,“厉管事只有一个儿子,曾在英国公府外院的回事处当差,儿媳妇是夫人屋子里的一个二等丫鬟,两个孙子,长孙在英国公书房里当差,次孙在京都的点心铺子里当学徒,英国公府出事的那天,除了在点主铺子里当学徒的孙子,儿子,媳妇和长孙都染病而亡。我找去的时候,厉裁缝莫名吓得脸色发白,我一诈,这才发现,原来厉管事的次孙,在祖父和父母相继出事之后,以为自己的祖父和父母是犯了什么事,吓得连夜逃到厉裁缝那里,由厉裁缝安排,跟着别人南下海船去了……”

    ※

    姐妹兄弟们,这几天上网要去网吧,错字改得不及时,还请大家原谅。

    送上今天的第二更,求粉红票!

    on_no~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九重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