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九重紫 > 第三百九十九章 惊讶

正文 第三百九十九章 惊讶

书名:九重紫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窦昭再去蒋家四太太那里,就常常会遇到宋翰。

    他或和蒋撷秀说话,或帮蒋撷英做事,和蒋氏姐妹相处得很好,就是蒋家四太太,也不由地感叹:“几年不见,天恩长大了,也懂事了很多。”

    窦昭微微地笑。

    宋宜春派黄清来给蒋骊珠送添箱。

    宋翰站在堂屋后面的退步里喝茶,没有出来。

    蒋家四太太想到蒋氏去世后宋宜春待宋墨的态度,没有吱声。

    窦昭更不会去管这个闲事。

    黄清客套了一番,起身告辞。

    蒋家四太太吩咐管事送客。

    蒋撷秀却拿起放在方桌上的礼单看了一眼,然后抬睑冷冷地笑了一声。

    蒋家四太太眉头微蹙,语带告诫地喊了一声“撷秀”。

    蒋撷秀咬了咬唇,低头给蒋家四太太福了福,退了下去。

    窦昭不明所以。

    蒋家四太太想了想,把礼单递给了窦昭。

    赤\裸\裸地送了一千两银票过来。

    蒋家就算是落魄到了要靠宋家送银子才能嫁女儿的地步,你也应该送两件东西帮忙掩饰一下。

    宋宜春这是踩着蒋家给自己脸上贴金。

    窦昭挑了挑眉,笑道:“您也知道,自我婆婆去世,国公爷屋里就没有个主事的人。我看多半是国公爷吩咐了使多少银子,结果下面的管事误会了,直接拿了银子过来。四舅母也不用往心上去。这银子说多不多,说少不少的,拿在手里还真有点不方便,我看不如兑了金子让十二表妹带过去,既不打眼。又可以撑撑门面。”

    蒋家四太太自然知道窦昭这是在安慰自己,但还是心有戚戚,笑着应了几句,派人将银票送给蒋骊珠过目。

    宋翰却突然蹿了出来。

    他一把抓住了银票,面色苍白地大声道:“四舅母,我去找爹爹去!”

    蒋家四太太忙让人拦着他,道:“你父亲也是好心,有了他这一千两银子,我也不用给你十二表姐准备压箱银了。倒解了我的燃眉之急。你不要听风就是雨地乱来!”

    宋翰捏着银票不说话,泪珠子却在眼眶里乱转。

    蒋家四太太忙叫了蒋撷秀出来,让她陪着宋翰去后面的退步里继续吃茶。

    窦昭见蒋家四太太这边都准备得差不多了,又问了催嫁酒宴的细节,放下心来。看着快到了晚膳的时候,吩咐人去给宋墨报信,让他不用过来接自己了,准备和宋翰一起打道回府。

    蒋家四太太留他们用晚膳。

    窦昭婉言拒绝:“您这里也忙,我那里也还有几件事要嘱咐管事的嬷嬷们,等您忙过了这一阵子,我再下帖子请您和两位表妹去家里好好玩玩。”

    她这么说。蒋家四太太想着她主持着英国公府的中馈,不好强留,笑着起身送她。

    宋翰给窦昭揖礼:“好嫂嫂,我是个没事的。我想留在这里陪陪四舅母。”

    窦昭自不会拦着,笑着嘱咐了他几声“不要顽皮”之类的话,带着丫鬟婆子先回了英国公府。

    宋翰直到亥时才回来。

    第二天,窦昭就听说宋翰因为逃学。被宋宜春打了二十大板,躺在床上不能动弹。

    窦昭大吃一惊。去找宋墨。

    宋墨听了直皱眉,想了想,去了樨香院。

    父子俩一番唇枪舌剑,宋宜春免了宋翰十天的功课。

    窦昭和宋墨一起去看宋翰。

    宋翰没等宋墨开口,已扁着嘴求饶:“哥哥,我不是有意逃学的,我想和四舅母多说说话,可父亲不让。”他屁股上挨了板子,俯趴在床上,小心翼翼地拉着宋墨的衣袖,“哥哥,你别再责怪我了。四舅母说,十二表姐三天回门之后,她们就要回濠州了,以后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从前我想什么时候去舅舅家就什么时候去舅舅家,不管外祖母如何宠爱撷秀表姐,我只要喊她,她就会陪我玩。不像现在,撷秀表姐闲着的时候还要打络子,陪我说会儿话就哄我自己玩……”

    “那也不能逃学啊!”宋墨道,语气却柔软了很多,“你可以事先跟我说。就算一时找不到我,也可以跟你嫂嫂说啊!”

    宋翰赧然地偷睃窦昭,喃喃地道着“对不起”:“嫂嫂怀着侄儿,我怕打扰了嫂嫂……”

    宋墨叹一口气,道:“以后再不可如此了!”

    宋翰点头,腼腆地冲着窦昭笑。

    这件事,就这样算是揭过去了。

    隔天,被打得下不了床的宋翰由小厮悄悄地背着,又去了蒋家四太太那里。

    若朱来告诉窦昭时,窦昭笑道:“既然是悄悄去的,那我们就装着不知道好了。”

    高兴家的匆匆走了进来,道:“夫人,静安寺胡同那边的人告诉奴婢一件事,奴婢想来想去,觉得还是告诉您一声的好。”

    窦昭很是意外,她知道父亲常常打发人来向高兴家的打听她的情况,高兴一家也常去静安寺胡同看望高升一家,静安寺胡同那边有什么事,高兴家的准是第一个知道。

    她不由坐直了身子,紧张地道:“是七老爷出了什么事吗?”

    如果是官场上的事,宋墨肯定早就知道了,他也会帮父亲处理的。就怕父亲在生活上闹笑话。

    “不是,不是!”高兴家的忙摆了摆手,道,“不是七老爷的事,是五姑爷的事——我听小三说,五姑爷被人告了,要吃官司,因为看在世子爷的份上,别人只要五姑爷赔了笔银子了事。可五姑爷因为这样,不好意思再去衙门,便辞了官。五姑奶奶前几天跑回静安寺胡同大闹了一场,逼着七老爷帮五姑爷在世子爷面前说项。七老爷没有答应,还把五姑奶奶训斥了一通,五姑奶奶哭着去了柳叶巷胡同。我怕到时候王家的人来找您,觉得还是先跟您说一声的好。”

    小三是高升的第三个儿子。

    王家素来认为自己有办法。恐怕宁愿多花银子和路子找东平伯打招呼,也不会跑来找她。

    窦昭笑道:“我知道了。”又道,“父亲现在怎样?有没有在家里生闷气?”

    高兴家的笑道:“我大伯把六老爷请到家里来和七老爷喝了顿酒,七老爷就好了。”

    那就好。

    窦昭笑着让人打赏了高兴家的二两银子,心里却琢磨着不知道魏廷瑜惹上了什么样的官司,竟然臊得连差事也不要了。上一世他甩着手玩了一辈子,没想到今生竟然还是个连自己差事也保不住的人。

    晚上宋墨回来,她和宋墨说起这件事。

    “我早已知道了。”宋墨道,“也不是什么大事——打着他旗号做生意的那个铺子以次充好。谁知道对方搭的是七皇子的路子,自然不怵他,直接把济宁侯给告了。原也不是什么大事,跟七皇子说一声也就完了。可有些事你也知道,济宁侯做事有些散漫。我又要在五城兵马司布局,与其让他顶着我连襟的名头在五城兵马司里不知所谓,还不如就这样让他暂时在家里歇着,等到事情稳定下来了,再给他找个差事就行了。”

    他说得肃然,可不知道为什么,窦昭隐隐感觉到这件事有些不对劲。可若说是哪里不对劲,又说不上来。

    宋墨见她没有作声,对魏廷瑜的忌讳又深了一层。

    窦昭和窦明不和,按理说。魏廷瑜倒霉,窦昭就算不抚手称快,也不应该这样面色凝重才是。

    他不由在心里暗暗思忖,若是窦昭让他给魏廷瑜找个差事。哪里的差事既能把魏廷瑜支得远远的,又听上去很体面尊贵。

    谁知道窦昭根没有给魏廷瑜求情的意思。而是道:“他们家的事,你还是别管了,全是些吃力不讨好的事,凭白讨人厌。魏家有什么事,窦明自会去求王家出面。要不然爹爹也不会直接拒绝窦明的。”

    宋墨有片刻的沉默。

    “我知道了。”他点了点头,眼睛却像有团小火苗似的闪了闪。

    窦昭一愣。

    后知后觉地想到,自己和魏廷瑜在别人眼里也算是自幼订亲,如果不是窦明抢婚,她和魏廷瑜才应该是一对夫妻才是。

    难道宋墨因为这个所以对魏廷瑜的事一直以来都有些不冷不热?

    可宋墨向来表现得睨视天下人……

    窦昭为自己的这个想法有些汗颜。

    宋墨已上前轻轻地抱了抱她,道:“我明天请半天假,我们下午去东大街逛逛。十二表妹要出嫁了,你去喝喜酒,怎么也要添几件像样的首饰才是。”

    这算什么?

    奖励自己不帮着魏廷瑜说话?

    窦昭觉得有些啼笑皆非。

    她匣子里有很多首饰都没有戴过好不好?

    可窦昭还是很聪明的什么也没有说,高高兴兴地和宋墨去银楼选了几件贵重的首饰,让宋墨也跟着开心起来。

    而王家不仅没有像窦昭预料的那样帮着魏廷瑜出头,据说王许氏还把窦明喝斥了一顿,说魏廷瑜连个差事都保不住,这样的人窦明还好意思来求王家帮着说项,王家怎么开口云云。

    窦明哭着跑了回去。

    这话却被跟着窦明去王家的婆子说了出去,传到了魏廷珍的耳朵里。

    魏家又是一番争吵。

    窦昭听了,也不过是笑笑。

    前世窦明占尽天时地利人和,依旧过得天怒人怨;今世她没有了王家的庇护,能把自己的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才怪!

    窦昭吩咐若朱:“明天就我去蒋家吃喜酒,就戴世子前几日送的那支点翠攒珠的步摇。”

    若朱笑盈盈地应是。

    若赤却进来禀道:“夫人,蒋家四舅太太过来了。”

    窦昭望了望暮霭四笼的天空,讶然道:“这个时候?”

    ※

    看书的姐妹兄弟们,送上今天的第一更。

    O∩_∩O~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九重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