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九重紫 > 第四百二十二章 临盆

正文 第四百二十二章 临盆

书名:九重紫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宋墨看见松萝头上的包,虽然没有夸他,但赏了他二两银子。

    他喜滋滋地退了下去。

    廖碧峰将清点上院的诸多事项一一向宋墨禀告。

    宋墨很满意,道:“先把上院封起来,派老成的仆妇在那里照应着。你准备准备,过两天我要把宋翰名下的产业要回来,到时候依旧由你带着账房的人帮着查账。”

    廖碧峰恭声应“是”。

    宋墨回了内室。

    窦昭先前吩咐灶上给宋墨炖的人参鸡汤已经做好了,她正在往小碗里盛汤。见宋墨眉头紧锁,温声劝道:“这饭要一口一口地吃,事也要一件一件地做,你昨天一夜没睡,除了能把自己的身体熬坏,还能有什么用?喝了汤,你就去衙门里吧!家里的事有廖先生忙着,不会出什么错的。就算他不济,不还有严先生吗?”

    廖碧峰昨夜那一手假账做的,不仅宋墨,就是窦昭也对他刮目相看。

    宋墨不禁莞尔。

    他刮了刮窦昭的鼻子,打趣道:“我倒忘了,我们家还有你这位女先生。”

    窦昭扬了眉笑,道:“严先生不行了,我再出手也不迟。”

    宋墨哈哈大笑。

    心情好了很多。

    喝了鸡汤,他和窦昭商量:“父亲为什么和母亲反目,父亲那里是问不出什么来的,我想,你能不能瞅着机会探探陆老夫人和宁德长公主的口气?如今活着的长辈,又知道我们家里事的,也就只有这两位了。”

    “我也是这么想。”窦昭吩咐甘露把宋墨的朝服拿进来,道,“还有大伯母、三婶婶和四婶婶那里,都可以问一问,立场不同。角度不同,看事情就会不同,也许她们那边知道些什么事也不一定。”

    “这件事就交给你了。”宋墨叹道,“我就想不明白了,母亲是个明理的人,夫妻之间最亲密不过,父亲有什么事不能跟母亲商量,非要莫名其妙地用嫡长女换了外面的庶孽,还为了掩饰这件事毒杀了母亲……他都长了个什么脑子?!母亲又哪里对不起他了,他要这样害母亲?!”

    他说着。火气又上来了。

    窦昭忙上前抚了抚他的胸口:“不气,不气!”

    宋墨深深地吸了口气,道着“我没事”。脸上露出些许的歉意来:“闹得你快生产了,也不得安生。”

    窦昭笑道:“等我生了孩子,罚你每天晚上给孩子端尿。”

    “一定,一定。”宋墨说着,温柔地摸了摸窦昭的肚子。柔声嘱咐她,“我去衙门了,你小心。我给宫门口值守的留了口信,若是我们家的小厮找我,让他立刻禀了我。你若有哪里不舒服,直接让小厮去叫我。”

    他就怕自己在宫里当值的时候窦昭发作了。

    “我知道。你就安心去衙门吧!”窦昭送他出门。

    等过了两天她发作了,却不声不响地吃了半只乌鸡,这才让甘露去请稳婆。

    甘露吓得脸都白了。结结巴巴地道着“我这就让人去给世子爷报信”。

    窦昭笑道:“你去给世子爷报信有什么用?他能代我生吗?你去跟严先生和陈先生说一声就行了。”

    宋墨在宫里。

    颐志堂全是宋墨的人,有严朝卿和陈曲水在外面守着,宋宜春就是亲自来也能挡得住,她有什么好担心的?

    甘露慌慌张张地去了。

    窦昭发作的事还是很快就传遍了颐志堂。

    虽然窦昭说不用请宋墨回来,但严朝卿还是派松萝去给宋墨报了信。

    蒋琰白着脸跑了过来。

    “嫂嫂。嫂嫂,您怎样了?”她紧紧地握着窦昭的手。见窦昭痛得咬了牙不说话,眼泪涮涮地往下落,道,“我去帮您倒盆热水来?还有包侄儿的小被子,我这就去拿了来。”

    窦昭身边的稳婆忍不住道:“这些事都有人。表小姐只管在外面等着就行了。”

    别人生产的时候都要安抚神情紧张的产妇,她倒好,要安抚这表小姐。

    蒋琰脸红得像煮熟的虾子。

    阵痛过去的窦昭温声地安慰她:“我没事,你哥哥都安排好了,医婆是太子妃介绍过来;稳婆是我娘家的六婶婶帮着找的,曾经给我十一堂嫂接过生;太医院还有两个大夫在外面守着;高兴媳妇生过两个孩子,有经验……你不必担心,听稳婆的话,去外面的厅堂坐了,等会儿我六伯母和十一堂嫂会过来,你帮我招待一下客人。”

    蒋琰点头,被甘露请了出去。

    六伯母和韩氏急匆匆地赶了过来。

    “不是说六月底的吗?这才二十五,怎么提早发作了?”六伯母焦急地问。

    “夫人这是头胎,早几天晚几天都是常事。”稳婆和窦昭都非常的镇定,反倒是六伯母和韩氏有些紧张。

    “人参呢?医婆呢?谁负责灶上的活计?”她肃然地问高兴的媳妇。

    人参用来吊命养气的;医婆负责望闻问切,好告诉外面的大夫;灶上要烧热水、准备吃食。

    高兴的媳妇忙将准备好的药材和人手一一指给六伯母看。

    甘露隔着帘子禀道:“槐树胡同的五太太和六少奶奶、十少奶奶过来了。”

    六伯母交待了窦昭几句,去了厅堂。

    韩氏接过高兴媳妇手中的红糖水,喂了窦昭几口:“痛得不行就喊出来,喊出来就好了。这汤汤水水的少用些,等会我让人给你煮几个鸡蛋。”又拿了帕子给她擦着额间的汗。

    窦昭朝着她笑了笑。

    韩氏道:“都不是外人,你少笑些,留着力气等会生孩子。”

    窦昭忍俊不禁。

    那边五伯母并不只是带了自己的两个儿媳妇,还有高升的媳妇。

    她跟在五伯母和郭氏、蔡氏的后面,上前给六伯母行了礼,低声道:“我们家老爷先前就吩咐过,若是四姑奶奶这边有动静。就让我过来看看。”

    六伯母点了点头。

    五伯母向六伯母抱怨道:“得了信怎么也不等我一会?我急急忙忙的,只带了枝三十年的人参过来,也不知道行不行?”

    “这边早准备了两枝百年的老参,药材倒是够了。”六伯母道,“寿姑内院没有个长辈,我这不是心里发慌吗?”

    五伯母的目光就落在了陪在六伯母身边的蒋琰身上。

    蒋琰忙道:“嫂嫂让我帮着她待客。”请了窦家的女眷坐下。

    六伯母见五伯母看蒋琰的目光有些不悦,知道她是觉得蒋琰是孀居之人,在这里不吉利,低声和五伯母解释了蒋琰的身份。

    五伯母大吃一惊。

    窦昭虽然带蒋琰去过槐树胡同,对蒋琰的身份却没有过多地谈及。此时听说真相,她忍不住上上下下地打量着蒋琰,想到窦昭什么事都对纪氏说。心里又有点泛酸。

    蒋琰被五伯母看得不自在,装着去看茶好没有好,出了厅堂。

    迎面却看见宋墨满头大汗地赶了回来。

    “你嫂嫂怎样了?”他远远地问着蒋琰。

    “嫂嫂娘家的伯母和嫂子都来了。”蒋琰快步迎了上去,道,“稳婆和医婆也都在产房里。”

    宋墨颔首。道:“你快回你自己屋里去,这里有我就行了。”

    蒋琰听人说过,女人生孩子一只脚踏在棺材里,一只脚踏在棺材外,十分的凶险。只是她性子柔顺,从不曾驳过别人的话。听宋墨这么说,虽然担心窦昭,但也不敢作声。抿了嘴,闷头跟着宋墨进了厅堂。

    宋墨心里全是窦昭,哪里还顾得上别人,进门就问“寿姑怎样了”,然后才给五伯母和六伯母等人见礼。

    六伯母把他给赶了出去:“女人家的事。男人不要插手。她这是头胎,一时半会还生不下来。你去书房里好生呆着。睡一觉,孩子就生下来了。”

    听得宋墨直冒汗,道:“那我就在耳房里等吧!”

    “让你去书房你就去书房。”六伯母强硬地道,“你别让我们一心挂两头。”

    窦昭也在里面道:“世子爷去书房看会儿书吧,我这边有伯母和嫂嫂们照顾,不会有什么事的。”

    宋墨无奈地去了书房。

    只是过一会就派武夷过来问一声怎样了。

    武夷毕竟是个小厮,最多也就站在门口问一声。

    屋里的人也就马马虎虎地答一声“挺好”,再多的,他既不合适问,屋里的人也不会告诉他。

    宋墨急得团团转,想到了蒋琰,把蒋琰叫了过来:“你去看看你嫂嫂怎样了?”

    蒋琰是成过亲的,五伯母和六伯母倒也没太避着她。

    见哥哥心浮气躁的,她不由柔声道:“嫂嫂没事,稳婆说,要到半夜才会生。让厨房煮了糖鸡蛋喂给嫂嫂吃!”

    总算知道具体的情况了。

    宋墨松了口气,奇道:“你嫂嫂还能吃东西吗?”

    “能啊!”蒋琰道,“稳婆说,吃了东西才有力气生孩子。”

    “哦!”宋墨茫茫然地应着。

    蒋琰看着哥哥的傻相,觉得亲近了很多,道:“那我进去了。”

    宋墨催着她:“快去,快去。你嫂嫂有什么事,立刻就来告诉我。”

    蒋琰去了产房。

    没一刻钟,被武夷叫了出来。

    “世子爷问夫人怎样了?”武夷讪讪然地道。

    “嫂嫂挺好的啊!”蒋琰道。

    武夷就朝着蒋琰作揖:“表小姐,我要是这样回世子爷,只怕会被一巴掌给扇出来,还是请您去给世子爷回个话吧——夫人用了几个糖鸡蛋?气色好不好?疼得厉害不厉害?您说得越详细,世子爷就越安心。”

    蒋琰去了书房,照着武夷的吩咐细细地告诉了宋墨。

    宋墨挺高兴的,让蒋琰快点回产房去:“有事就来给我禀一声。”

    可稳婆说嫂嫂很好啊!比一般的产妇都好……

    蒋琰在心里嘀咕着,却不敢当着宋墨说这样的话,又回了产房。

    不一会,武夷又来问。

    蒋琰这样来来回回,就连窦昭都觉察到了。

    她不禁问蒋琰:“你这是怎么了?”

    蒋琰红了脸,赧然地道:“是哥哥啦,他非让我把产房里的情形事无巨细的都报给他听不可。”

    窦昭很是意外。

    前世她生葳哥儿的时候,魏廷瑜在外面和人喝酒,好不容易被田氏找回来,他还嫌她生得太慢。生蕤哥儿的时候她索性没告诉他。生茵姐儿的时候他倒是挺关心的,也不过是呆在书房里等着孩子生下来。

    她以为自己可以很坚强地独自面对这一世,可当她听到蒋琰的话时,还是忍不住泪盈于睫。

    “嫂嫂,您这是怎么了?”蒋琰看着慌了起来,“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我没事。”窦昭擦着眼角,道,“我怕你把我生产时狼狈的样子告诉了你哥哥。”

    “不会,不会。”蒋琰连连摇手,保证道,“我肯定不会告诉哥哥的。”又道,“嫂嫂面色红润,很好看啊!我就是想告诉哥哥,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这两兄妹。

    窦昭“扑哧”一声笑了起来。

    第二天上午巳初,她生了个六斤七两重的儿子。

    ※

    姐妹兄弟们,送上今天的更新。

    O∩_∩O~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九重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