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九重紫 > 第四百二十六章 洗三

正文 第四百二十六章 洗三

书名:九重紫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孩子的乳名报到宋宜春那里,他对着廖碧峰就是一阵冷哼,道:“只有给女孩子取名叫‘元姐’的,哪有给男孩子取名叫‘元哥’的,你去跟他说一声,就说孩子取名叫‘东哥’好了。”

    廖碧峰笑着应“是”,回去跟宋墨禀了,宋墨只当没听见,依旧喊孩子“元哥”。颐志堂的人自然是照着宋墨的意思喊“元哥”,英国公府的人则当着宋宜春的面喊“东哥”,当着宋墨的面喊“元哥”。

    陈曲水促狭,笑道:“本来孩子小,越是这么喊着越是能够驱邪避灾,可这‘元哥’、‘东哥’的,喊漏了嘴可就麻烦了,我看,一律喊‘大爷’算了,元哥儿是英国公府的嫡长孙,曾祖父又不在了,这样喊也当得。”

    廖碧峰趁机起哄,道:“那就喊大爷好了,免去了很多的麻烦。”

    有人献谄报到宋墨那里,宋墨虽然面无表情,却赏了那婆子二两银子。

    这下子府里的仆妇都明白了风向,冲着元哥儿“大爷”、“大爷”地叫了起来。

    府外的人听了不免奇怪,道:“那你们家二爷现在怎么称号啊?”

    府里的人笑道:“还是称二爷。”

    府外的人不免要笑:“这侄儿倒爬到叔叔的头上去了。”

    “二爷这不还没有成亲吗?等成了亲,这称呼再升一等也不迟。”

    通常被别人非议的总是最后一个才知道。

    等宋翰知道的时候,这件事已经传遍了京都,被当成笑话讲了很久。

    尽管如此,宋墨给孩子取的大名“明毅”,也只被叫了一个晚上——次日的洗三礼,升了乾清宫少监的汪格亲自到英国公府传旨,皇上给元哥赐名为“翮”。

    宋墨和宋宜春诧异不已。

    只有皇家取名。为了避忌,才会用这样么生僻的字。

    皇上这完全是按照皇家的规矩在给元哥取名字。而皇上并不是个婆婆妈妈的人,自己的几个孙子还认不全,怎会想到给元哥赐名?何况这取名字向来是家中长辈的事。宋宜春还没有吭声,皇上倒越俎代庖了,虽说这是无上的恩宠,可这恩宠来得也太莫明其妙。让人心中不安。

    宋墨接过圣旨,和宋宜春一起请了汪格去小花厅喝茶。

    宋宜春就问汪格:“皇上怎么想起给我们家孩子赐名来?”

    汪格和宋墨打交道得多,宋宜春这两年虽不受皇上待见,可到底是五军都督府的五个掌印都督之一。汪格自认和宋氏父子的交情都不错,也不客气,直言道:“皇上那边还等着咱家回去服侍。咱家也不和国公爷、世子爷绕圈子了。贵府的大公子这也是沾了东宫三皇孙的福气。昨天三皇孙洗三。皇上去了东宫,看着三皇孙白白胖胖,能吃能睡的,心中欢喜,就给三皇孙赐了个名。今天一早起来,皇上突然想起贵府的大公子只比三皇孙只小一天,今日要做洗三礼。就吩咐行人司的写了份圣旨,让咱家做了天使来贵府宣旨了。”

    真的是这样的吗?

    宋宜春很怀疑是宋墨做的手脚。

    可这个场合却不适合打探。

    他忙说了一堆“谢主隆恩”之类的话,塞给了汪格两个大大的红包。

    宋墨则悄声地问汪格:“皇上赐了三皇孙一个什么名?”

    汪格就沾着茶水在茶几上写了个“翀”字。

    翀,鹄飞举万里,一飞翀昊苍。

    翮,羽茎也,取大翮为两翼,振翮高飞。

    宋宜春倒吸了口冷气。

    皇上这是什么意思?

    要让元哥辅佐皇孙不成?

    宋墨却很是感激。

    不管皇上是像汪格所说的那样临时起意,还是知道他父亲不慈,有意抬举这个孩子,有了皇上赐的这个名字,就像在孩子身上贴了个护身符似的,谁想为难这孩子都要先掂量掂量了。

    他又赏了汪格两个大大的红包,这才送了汪格出门,将圣旨供在了祠堂,和宋宜春去宫里谢恩。

    内院已经炸开了锅。

    来参加元哥儿洗三礼的人纷纷给窦昭道贺。

    窦昭微笑着一个个道着“多谢”。

    稳婆也跟着脸上有光,望着盆里大大小小的银锞子金锞子,止不住地笑:“哎哟,老婆子也跟着沾光了,回去以后也能在街坊邻居面前显摆显摆了。”

    素心等服侍窦昭的人捂了嘴直笑。

    五太太不免感慨:“四姑爷在皇上面前可真是有颜面,这孩子落地还没三天,就赐了名字下来。”

    六太太点头,却道:“更难得的是四姑爷对寿姑一心一意。”心里颇有些后怕,当时自己若是一意孤行阻止了这门亲事,岂不是害了寿姑?

    看来以后来说话行事还是要慎重些。

    蔡氏则有着掩饰不住的艳羡:“四姑奶奶这运道就是比五姑奶奶强。小的时候自不必说,大了,就算被五姑奶奶抢了姻缘,可人家照样能嫁到勋贵之家来。不仅嫁了进来,而且嫁得比原来还好。让人不服不行啊!”

    郭氏不知道说什么好,没有接腔,韩氏素来瞧不起蔡氏的俗气,笑了笑,也没有作声。倒是窦文昌的妻子文大奶奶很想问问窦明现在怎样了,可看着众人提也不提窦明一声,她把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心里不免为窦明叹一口气。

    宋大太太却心中苦涩。

    窦昭生了儿子,在府里的地位就更稳了。

    那天她那番关于稳婆的话不过是投石问路,只怕以后还会有话要问自己。

    可自己真的什么也不知道,怎么回她的话啊?

    想到自己先是接手英国公府中馈得罪了窦昭,现在又被窦昭怀疑与宋翰、蒋琰的事有关,她真是跳黄河的心都有了。

    若是窦昭根本不相信她是清白的,因此连累了孩子的前程,丈夫和儿子还会敬重她吗?

    宋大太太如坐针毡,瞥了宋三太太和宋四太太一眼。

    宋三太太对宋家的女眷被排在靠近门口的位置坐着大为不满。正和宋四太太小声嘀咕着,想怂恿着宋四太太抱怨几句。

    宋四太太表面上笑盈盈地听着,心里却对此很是不屑。

    洗三礼本就是娘家的事,窦家又名声显赫。出手大方,她们不坐上座谁坐上痤?

    她想到是元哥儿出生那天她们来看望时窦昭说的那几句话。

    难道府里的那些流言蜚语竟然是真的不成?

    想到这些,她不禁望了西边的宴息室一眼。

    宁德长公主和陆老夫人在那边歇息,蒋琰服侍着茶水。

    两位老人家看着蒋琰。话里却是另一番内容。

    “有了皇上赐的这个名字,元哥儿这嫡长孙的位置就坐稳了。英国公的位置怎么也轮不到那人坐了。”宁德长公主说着,轻轻地呷了口茶。

    “我们家这么抬举英国公府,可不是为了给个出身不明的庶孽的做嫁衣。”陆老夫人挑了挑眉。神色间没有了往昔的慈蔼和善,显得冷峻而严肃,流露出当家主母的威严与气势。“只可惜了琰姐儿。那么漂亮的小姑娘,硬生生被那贱妇害了!那庶孽就是表现得再乖巧懂事,我只要一想到他身上流着那贱妇的血,我就觉得恶心!”

    自己的这个嫂嫂性子最是刚烈,眼里向来容不得一粒沙子,不过是年纪大了,有所收敛而已。

    蒋琰的事。却把她的脾气给引发了。

    宁德长公主只得道:“事情闹大了,毕竟是件丑闻,于砚堂也无益,只能慢慢地来了。”

    陆老夫人颔首,道:“旁的不说,先把蕙荪的陪嫁要回来,再帮宋翰说门亲事,让他单独开府,分出房头来,免得我看着他就吃不下饭。”

    “只怕国公爷另有想法。”宁德长公主沉吟道,“我看,不如请太后娘娘为宋翰赐门婚事好了。宫中每年都有女官放出来,也有些嫔妃的家眷进宫去给太后娘娘请安,随便指哪个都不辱没了他。”

    宫中的嫔妃多出身寒微,家里的姊妹多是久贫乍富,拿得出手的不多,嫁过来又没有女性的长辈指点,不行差踏错就是好的了,指望着能和窦昭打擂台,只怕有那心也没那个能力。

    陆老夫人很是满意宁德长公主的主意,悄声道:“那就事不宜迟,趁着三皇孙满月酒你要进宫恭贺,探探太后娘娘的口风。”

    宁德长公主笑着应了声“好”,有小厮一路跑了进来:“东宫的内侍奉了太子妃之命,送来了赏给大爷洗三的贺礼。”

    宋墨和宋宜春都去宫里谢恩了,窦昭又在做月子,宋大太太出面去道了谢,将东西捧了回来。

    不过是对步步高升的金锞子,可这是太子妃赏的,意义不一样,稳婆捧在手里,人都有些飘忽了。

    众人少不得又是一阵贺喜。

    蒋骊珠过来祝贺元哥儿洗三。

    她曾帮着蒋琰打掩护,蒋琰看着她就觉得亲切,领了她去给陆老夫人和宁德长公主磕头。

    蒋骊珠妙语连珠,逗得两位老人家不时开怀大笑。

    蒋琰温顺地在一旁给众人斟茶端水。

    从英国公府回去的路上,陆老夫人对宁德长公主感慨:“荣辱不惊,这才是世家女子的气度,怎是父兄当个官或是家里有几个钱就能做到的?”

    蒋骊珠的公公不过是个小小的指挥使,丈夫更是白身,她站在众女眷间,却不卑不亢,淡定从容。

    宁德长公主拍了拍陆老夫人的手:“砚堂媳妇是个心里有数的,阿琰在她身边,她会好好教导阿琰的。”

    “但愿如此。”陆老夫人苦笑。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九重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