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九重紫 > 第四百二十八章 满月

正文 第四百二十八章 满月

书名:九重紫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陆老夫人见到长兴侯世子夫人等都笑盈盈地围在窦昭的左右想起了蒋琰,不由得朝人群中瞥了一眼,却没有看见蒋琰。

    她低声问服侍她茶水的若彤:“怎么没看见表小姐?”

    若彤笑道:“表小姐刚才还在这时的,怕是有什么事走开了。”说着,伸长了脖子四瞧了瞧,也没有看见蒋琰,因而笑道,“夫人可要奴婢去找找表小姐?”

    人多嘈杂,或许是去别处去了。

    陆老夫人笑道:“不用了,我就是问问。”

    她老人家的话音刚落,窦家五太太和六太太笑着走了过来。

    陆老夫人把这件事抛在了脑后,和窦家五太太、六太太寒暄起来。

    站在陆老夫人身边的蒋骊珠却留了个心。

    她半晌没有看见蒋琰,不免有些担心,连问了几个丫鬟,也都说没有看见。她想了想,悄悄去了碧水轩。

    蒋琰正和坐在临窗的大炕上做绣活。见蒋骊珠来访,不免赧然,道:“我瞧着嫂嫂那边都打点妥当了,没什么要人帮忙,我又是个眼皮子浅的,人一多,说话都不利索了,怕给哥哥嫂嫂丢了脸,这才躲到这里来的。”

    蒋骊珠不由叹了口气。

    还好宋家子嗣单薄,旁支又早早地分了出去,不然三姑六舅的,以蒋琰的性子,只怕会把她吃得连骨头渣子都不剩。

    她劝道:“有几个是生来就不认生的,见的人多了,自然就好了。你都不知道,陆老夫人刚才还问起你呢!”

    蒋琰低了头,飞针走线,没有做声。

    交浅言深,蒋骊珠不好再劝,起身告辞。

    蒋琰却很喜欢蒋骊珠,见她面露些许的失望之色心中着急,拉着蒋骊珠的衣袖道:“嫂嫂抬举我,我不是那不识抬举的人,只是她们都喜欢盯着我瞧我,我······我到底是见不得光的人······哥哥嫂嫂那么好的人,却被我连累了……”

    蒋骊珠一愣,突然明白过来。

    蒋琰这是怕别人知道她的遭遇被人轻视,给宋墨和窦昭丢脸。

    她想到蒋家被抄家之后,面对别人的非议时自己欲辩不能的屈辱与愤懑,再想到蒋琰的遭遇她顿时心中一软,再看蒋琰的时候,就有了种因同病相怜而产生的亲切,道:“你也别在意,那些人不过是好奇,等京都又出了新鲜事的时候,她们自然就会去议论别的了。”

    蒋琰心中甚苦,蒋骊珠真诚的话语触动了她心底的苦楚她不禁道:“我的事和旁人不一样,她们能说上几十年,我又是个无用之人苟且偷生······只想找个没人认识我的地方了此残生······”说着,眼角湿润起来。

    蒋骊珠家中逢难,比起一般的女子多了些经验,对蒋琰的话更有感触,不由得落下泪来。

    蒋琰看着自责不已,忙掏了帕子给蒋骊珠擦眼泪:“我看,好生生的,乱说话,闹得姐姐也跟着不痛快起来。”

    蒋骊珠忙握了蒋琰的手,道:“快别这么说我们可是堂兄妹。”

    本是搪塞别的人关系,此刻提起,却又有了深深的温馨。

    两人不由对视一笑,倒把刚才的悲伤冲淡了几分。

    蒋骊珠知道从前的过往在蒋琰心中成了一个结,想把韦贺两家的遭遇告诉她,但想到蒋琰对害了自己的黎窕娘都没有什么恨意她把话咽了回去。换了个说法劝着蒋琰:“有些事是你自己想多了。表哥既然把你接进府来,自会为您考虑周详。清苑县的韦黎氏早在元宵节的时候就已失踪不见,英国公府的表小姐蒋琰却是国公夫人生前最疼爱的外甥女,你就安心地在宋家住下,别人就算是盯着你看,也是因为你长得和姑母像一个模子里印出来似的。倒不是因为别的。”

    蒋琰却比她想象的更敏感,道:“这些不过是自己哄自己的话罢了。我和蒋夫人长得一模一样,现在大家都在传,说我是蒋夫人生的,宋翰是从外面抱回来的,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他们总有一天会知道我是谁的。”

    到时候有人怜悯她,可更多的却是嘲讥和不屑吧!

    蒋骊珠叹气。

    蒋琰就道:“今天是元哥儿的好日子,姐姐快去吃酒听戏去,免得为了我的事扫兴。只是旁人若问起我的,姐姐帮我打个掩护——我怕嫂嫂看不见我到处找我,给她添麻烦。”

    蒋骊珠只得点头,道:“等过两天大家都得了闲,我再来看你。”

    蒋琰将蒋骊珠送到了碧水轩的门口。

    蒋骊珠去了花厅。

    蒋琰望着碧水轩美轮美奂的亭台楼阁,突然有种梦幻般的不真实。

    她不想回碧水轩,分花拂柳,上了碧水轩外一条用鹅卵石铺成的小径。

    映红不敢阻拦,默默地跟在她的身后。

    这样胡乱走着,蒋琰也不知道走到了哪里,脚却疼起来。

    她朝着四周望了望,见不远处有个无人的凉亭,转身朝凉亭走去。

    前面的甬道走来个十五、六岁的少年,穿了件香色的细布道袍,一看就不是内院行走的小厮。

    映红吓了一大跳,高声喝道:“哪里冒出来的愣头青,这里可是英国公的内院,还不快快回避。”

    那少年骇然,转身就朝外跑。

    蒋琰眼兴,却认出那少年是陈嘉身边的虎子。

    她不由道:“虎子,你怎么在这里?

    少年转身,见是蒋琰,如释重负,忙上前行礼,道:“我和大人来恭贺世子爷添了位公子,大人和神机营、五军营的几位大人在外院的花厅里喝酒,我没什么事,就和武夷哥哥身边的几个人说着闲话。世子爷吩咐彭管事上烧刀子,喜管事吩咐他们去搬酒,我想我闲也是闲着,就跟着一起去打了个下手。酒还没有搬完,内院的管事妈妈传出话来,说夫人身边的若朱姐姐让上几坛御赐的梨花白。我自告奋勇地去帮彭管事拿钥匙,谁知道却迷了路!”

    蒋琰忍不住笑了起来·道:“你怎么也找个人问问账房在哪里?”

    陈嘉找到她之后,她就是由虎子一路小心服侍,陪着进的京们,再看到虎子·她觉得很亲切,因而说话也很随意。

    虎子傻傻地笑了笑。

    映红却心里明白。

    多半是府里的小厮们见不得这个叫虎子的出风头,有意整他,指了他条错路。

    她指了东边的那条甬道,道:“你顺着那条路往前,看到个砌着花墙的夹巷拐进去就是账房了。”

    虎子恭敬向她道谢。

    映红忙避到了一旁。

    蒋琰就问他:“陈大人可好?”

    虎子喜滋滋地道:“我们家大人升了镇抚使。”

    蒋琰根本不知道镇抚使是个什么样的职务,听说陈嘉升迁了·想着这总归是件好事,因而笑着让虎子代她恭喜陈嘉。

    虎子连连点头。

    蒋琰笑道:“那你快去拿钥匙吧?小心耽搁了彭管事的事,马虎拍到了马腿上。

    虎子嘿嘿笑,一溜烟地跑了。

    蒋琰遇到了故人,心情好了很多,她笑着和映红回了碧水轩。

    ※※※※※

    被宋墨请到小书房的汪格,心情却十分的糟糕。

    他原本不过是来凑个热闹的,不曾想却被宋墨给逮了个正着·逼着他问宋翰的婚事。

    乾清宫是哪个小兔崽子把他给卖了?

    昨天三皇孙满月礼,皇亲国戚都进宫庆贺,三驸马石崇兰塞了一叠银票给他·说英国公想让次子尚公子,求他帮着探探皇上的口气。

    这还不到十二个时辰,宋墨就知道了!

    要是让他查出是谁给宋墨通风报信,他不剥了那畜生的皮,他就不姓汪!

    他却没想到他自己本来就不姓汪……

    可当着宋墨的面,望着毫不掩饰对宋翰敌意的宋墨,汪格颇为窘迫地干笑了两声,把责任全推到了三驸马的身上:“咱家也劝三驸马来着,这是宋家的家务,国公爷既然有这心思·何不自己去探探皇上的口风。可三驸马却说,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咱家也只好硬着头皮去帮三驸马问问了。”

    宋墨似笑非笑地“哦”了一声,道:“公公说得对,这个三驸马,也太多事了些。我看·我得找点事他做做,他可能就没时间总盯着别人家务事不放了。”

    汪格在心里冷笑。

    这天下又不是你宋家的,三公主是皇上最宠爱的女儿,连带着三驸马在皇上面前也向来体面,你小小一个英国公府的世子爷,还能动得了三驸马不成?

    他呵呵地笑,并不搭腔。

    宋墨早就想收拾汪格,正好这次一起给他们一个教训。

    不然老虎不发威,他们还以为是病猫。

    宋墨也笑。

    但他的笑容却很是矜持。

    还一面笑,一面端着请汪格喝茶:“皇上赏的大红袍,知道公公爱喝,特意让人沏了一壶过来。”

    真亏父亲想得出来。

    血脉混浠,事情暴露,宋翰那就只有一个死字。

    父亲装糊涂,想让宋翰尚公主。是不是他觉得这样,一旦东窗事发,皇上念在公主的份上也会对宋翰网开一面?

    现在看来,宋翰当初嚷非蒋氏女不娶,恐怕也是一样的打算吧?

    他像吞了只苍蝇似的觉得恶心。

    汪格目光微闪。

    是啊,宋墨不就仗着皇上宠信他吗?

    可自己却是在皇上身边服侍的,宋墨以自己他能争得过自己吗?

    汪格也笑。

    笑得像个狐狸。

    宋墨有钱。

    不仅他自己有钱,他老婆更有钱。

    到时候不让宋墨荷包大出血,他汪格简直就是对不起自己!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九重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