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九重紫 > 第四百六十章 截胡

正文 第四百六十章 截胡

书名:九重紫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蒋琰倒把窦昭的听了进去,果真不再担心陈嘉的事。

    而宋墨出了颐志堂,只觉得满腹的牢骚没地个地方发,抬眼却看见有宋翰身边的小厮领了个身材高大,相貌英俊的男子朝东路去。

    他定晴一看,竟然是苗安素的哥哥苗安平。

    苗安平此时也看见了宋墨。

    他忙上前和宋墨见礼。

    宋墨不待见宋翰,自然也就无意和宋翰的岳家打交道。他微笑着和苗安平寒暄了两句,就借口要去上朝,出了英国公府。

    路上,武夷小声把苗安平谋求句容县捕快的事禀了宋墨,并道:“苗舅爷这些日子隔三岔五的就登门问信。这次想必也是为了这件事来的。”

    宋墨嘴角微撇。

    宋翰倒是猢狲散了树不倒,架子摆得足足的。

    他有什么能力帮苗安平谋求句容县捕快一职。

    宋墨想了想,吩咐武夷:“你去问问夫人,真定来的那些护卫有没有谁想去句容县做捕快的,我举推他出府为吏。”

    武夷一咱小跑着回了英国公府。

    窦昭得了宋墨的话,莫名其妙摸不着头脑,武夷就把前因后果跟窦昭说了一遍,窦昭听了忍俊不禁,叫了段公义来,传了宋墨的话。

    段公义和陈晓风都无意离开英国公府,却都觉得这是件好事——跟着窦昭过来的人若是能被举荐为吏,那些年轻点的也就有了个奔头和盼头,只会对窦昭更忠心了。

    两人一商量,让那些护卫自荐。

    有愿意去的,也有不愿意去的,段公义和陈晓风就来了个现场挑选。比资历,比忠诚,比身手,最后确定了一个人报给了窦昭。

    窦昭就把那人名字,三代身家都写给了武夷,让武夷送给了宋墨。

    宋墨当天就赶着让人送到了句容县。

    这些事苗安平并不知道。

    他站在那里,满脸羡慕地望着宋墨绯红色的官袍,直到宋墨不见了身影,他这才随着小厮去了绿竹馆。

    宋翰和苗安素搬家的日子已经定了。苗安素正在收拾东西,家里的陈设不免有些凌乱和潦草,苗安平看了大吃一惊,道:“这是怎么了?”

    苗安素刚起来。

    宋翰昨天晚上歇在她另一陪嫁的丫鬟月红屋里。

    她正由季红服侍着梳妆。听说苗安平来了,她不由得抚额。抱怨道:“他怎么这么好的精神!这一大早的,他就怕不别人说闲话?”

    这些日子又是分家,又是丫鬟们配人,还弄出了栖霞的事,宋翰十分的暴躁,没事都能挑出刺来,她哪有机会和他提句容县捕快的事。偏偏他这个哥哥一点也不省心。咄咄逼人地非要问出个结果不可。

    季红不敢吭声,倒来禀报的小丫鬟无知无畏,笑道:“舅爷遇到了世子爷,世子爷正准备上朝。还特意停下来和舅爷说了两句话才走。”

    苗安素一愣,忙道:“世子爷和舅爷都说了些什么?”

    小丫鬟笑道:“就是问舅爷过早饭了没有?天气越来越冷,屋里不点火龙人写字手都伸不开了之类的话。”

    苗安素松了口气,去了厅堂。

    苗安平站在多宝格架子前打量着上面一对霁红梅瓶。听到动静他转过身来,见是苗安素。他皱着眉头迎了上前,不悦道:“英国公要把你们分出去单过,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也不派个人回娘家去说一声?英国公府没有二十万两银也有十万两银子的家产,你就不怕被他们给坑了?他们分了你们多少家产?妹夫可签字画押了?谁做的公证人?他们凭什么把你们给分出去?”像是他分家似的。

    苗安素疲惫地道:“我就算是告诉了你,你们能帮我些什么?找了一帮子人来吵闹?英国公府有惯例。世子继承家产,次子分出去单过。”她实在是怕这个哥哥闹起来得罪了好面子的公公,不得不耐着性子解释道,“婆婆的陪嫁五分之三分给了二爷,五分之二分给了世子,世子后来又出高价把那五分之三的产业换了回去,婆婆这边事已清了。至于英国公府的产业,都是公中的,最多能把公公名下的产业分一半给二爷。但公公现在正值壮年,怎么可能这个时候就分财产……”

    她的话还没有说话,苗安平已跳了起来:“你傻了吧?这个时候你不把该得的东西拿到手,难道还指望着以后公公断气的时候留一半产业给你们不成?你也知道你公公正值壮年,他要是续弦又生下幼子怎么办?还有,谁跟你说英国公府有惯例的?这惯例是你见过还是我见过啊?还不是他们嘴一张!他们要是不把财产的事分清楚了,你就不能答应分这个家……”

    苗安素苦笑。

    如果宋翰是英国公府的嫡次子,不,甚至是庶子,她都可以照着别府庶子离府的规矩争取一番,偏偏宋翰身份暧昧,宋翰根本就不敢去争,说什么都答应,你让她一个做媳妇的怎么去争啊!

    她没好气地道:“分家是国公爷同意了的,二爷也答应,你让我去跟我公公争不成?你是不知道我公公的脾气,你越是向他要,他越不给,你越是乖乖地听话,他反而会怜惜你,像这样,二爷什么也没有说,分家的事全听了我公公的,我公公不就花了一万多两银子在四条胡同给我们买了个宅子吗?而且我公公还分了个每年有两千两银子出息的田庄给我们,说以后每年贴补我们四千两银子过日子。你就不要在这里乱参和了!”

    “呸!”苗安平恨铁不成钢地道,“口说无凭,立字为据。他是哪张纸上写了每年都会贴补你们四千两银子过日子?这是今年有明年还不知道有没有的事,你在娘家的那么精明,怎么嫁了你就糊涂了?再说了,哪有分家不请了娘家人做见证的?不是我妹夫把你哄得不知道东南西北了?”

    他说着。就看见苗安素的脸突然涨得通红,还朝着他使了个眼色。

    苗安平心中一动,若有所觉地转身,看见宋翰沉着个脸走了进来。

    也不知道他听到了多少?

    苗安平在心里嘀咕着。

    他敢在苗安素面前放肆,却不敢得罪有所求的宋翰。

    苗安平忙换了个笑脸迎了上去,亲亲热热地喊了声“妹夫”,道:“您用过早膳了没有?我们家门口一家买蟹黄包的,味道极好,我特意带了一笼过来。妹夫尝尝味道如何?”

    季红机敏地端了包了进来。

    刚才苗安平说的话宋翰都听见了。

    他不由在心里冷笑。

    什么都不懂得东西!

    你以为人人都出身市井,不如意的捋了衣袖打场架,完了见面依旧能笑呵呵地喊声“哥哥”。

    他不分家,等候他的就是个“死”字!

    连命都没了,还谈什么其他的。

    他分出去了也好。

    自立门庭了。也就有借口谋个差事了。

    不用在宋墨眼皮子底下过日子,可比什么都强。谁知道宋墨什么时候发起疯来就想着要整他!

    反正父亲不开口,宋墨也不能指责自己以庶充嫡,他仗着英国公府二爷的名头在外面还怕没有人巴结?

    宋翰看见苗安平脸上那谄媚的笑容,恶心得连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

    他站起身来,道:“马上要搬家了,陆家舅老爷那里。几位叔伯那里我都得去一趟,早膳我就在外面用了,你们兄妹正好说说话。”然后在苗安平“妹夫,妹夫”的叫喊声中拂袖而去。

    苗安平觉得被扫了面子。塞着脸质问苗安素道:“他这是什么意思?”

    苗安素横了他一眼,道:“谁让你非议人家的家事了?”

    “我这不是为你好吗?”苗安平心虚地嚅嗫了几句,见捕快的事又没了着落,三下五除二。把自己带来的几个蟹黄包全部塞进了嘴里,这才回了大兴。

    苗父忙问他:“你妹夫怎么说呢?”

    “别提了。”苗安平把在英国公府的遭遇一五十一地告诉了父亲。还道,“你说,我妹妹是不是脑袋被灌了铅啊!”

    苗父却被那一万多两银子的宅子和每年四千两银子的补贴给镇住了。

    他喝斥儿子:“你管那么多事干什么?你妹妹上有公公下有夫婿,她不听公公、夫婿的,难道还听你的不成?”他说着,眼珠子直转,又道,“不知道那四千两银子是一次性给清?还是分期分批地给?要是一次性给清,不说别的,就是拿出一半来放印子钱,一年最少也能挣个千八百两的,我们家一年出就二三百两银子开销。”

    苗安平立刻明白父亲的用意。

    他立刻凑到了父亲的面前,低声道:“这件事可别让大伯他们知道了。我看最好说是英国公府有这样的惯例。”

    苗父不住地点头。

    苗安平就有些按捺不住,道:“爹爹,要不我去探探行情?这放印子钱,也不是谁都能干的!”

    ‘“当然。”苗父催他,“你快去问清楚了我们爷俩拿出个章程来。”

    “嗯!”苗安平高高兴兴地出了门,晚上喝得烂醉有回来。

    苗父当然是什么也问不出来。

    隔天苗安平睡到了日上三竿才起床,可一起床就被他的狐朋狗友告辞,句容县的两个新增的捕快名单已经下来了。

    一个是句容县主薄的侄儿。

    一个是英国公府的护卫。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九重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