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九重紫 > 第四百六十五章 亲事

正文 第四百六十五章 亲事

书名:九重紫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窦世英还就真没有想过。

    毕竟王映雪还活着,赵谷秋已经去世十几年了。

    他不由一拍大腿,兴奋起来,道:“你这主意好!就这么办!”说完,用完了晚膳就去了榆树胡同。

    五太太知道了道:“我和六弟妹都想到这一茬,只是都不好提这事,没想到七叔一下子想通了。”

    窦世枢也笑道:“他这些日子行事比从前有章法多了。”

    五太太点头,望着丈夫两鬃冒出来的银丝,心痛道:“他们能顺顺当当的,你也能少操点心。”

    窦世枢朝着妻子温和地笑了笑,塞了个墨锭给五太太,道:“来,帮我磨墨,我给二哥写封信去,让他在族谱上添一笔。”

    五太太笑着应“是”,挽回了衣袖静静地帮丈夫磨着墨。

    回到家里的窦昭却好好地“犒劳”了宋墨一番,宋墨快活之余生出几分忐忑来,道:“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窦昭啼笑皆非,横了他一眼,道:“能有什么事?”

    宋墨嘿嘿地笑,不愿意放过自己的“福利”,搂了半裸的窦昭,低声道:“我还要从后面进去。”

    说话间,那物件已硬邦邦地顶在了窦昭的大腿内侧。

    窦昭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又有了兴致,吓了一大跳,斜睇着他:“你还嫌不够乱啊!”

    她并不知道自己面如霞飞,那瞥过去的一眼如海棠滴露,说不出来的妩媚娇艳,让宋墨的心火更灼了。

    “让他们进来收拾就是了。”宋墨说着,手已握住了她胸前的丰盈,把窦昭压在了床上。

    窦昭被他撩得再次情动。索性闭上了眼睛,随他胡闹去。

    第二天早上,乳娘抱了元哥儿过来喂奶。

    窦昭羞得都有些不敢看元哥的面孔,强做镇定的吩咐乳娘:“今天早上你喂他!”

    乳娘不解退了下去。

    旁边服侍的甘露想着换下来的那些沾满了各种印记的被褥,隐隐猜到些什么,脸也跟着烧了起来。

    只有罪魁祸首的宋墨神色淡定,慢条斯理地喝着粥。

    可等他一走出门,嘴角就高高地翘了起来。

    元哥儿勉勉强强地吃了乳娘的几口奶,没等一个时辰。就哭着朝着窦昭怀里拱。

    时间太短,窦昭的身体还没有恢复过,元哥儿依旧只吃了个半,没半个时辰,又闹了起来。把作息时间全给打乱了。

    窦昭暗自脸红,溺爱地宠着儿子,他想吃的时候就让他吃,结果是元哥儿片刻不离地赖在她的怀里,以至于若朱来禀她说蒋琰这些日子神情有些恍惚的时候,她只好抱着元哥儿去了碧水轩。

    仔细一瞧,蒋琰是比从前清减了些。

    窦昭让她和元哥儿玩。问她:“你可是有什么心事?”

    蒋琰沉默了一会,低声道:“我想去大相国寺给上炷香……”

    窦昭有些奇怪,可再问,她红着脸不作声。窦昭想着她快出嫁了。有些别样的心思不好意思说也是很自然,笑着允诺了,又让人安排出行的马车和随行的粗使婆子。

    蒋琰羞涩地向窦昭道谢,怯生生地道:“能不能邀了十二姐一起去?”

    “有她陪着。那就再好不过了。”窦昭原准备自己陪她去的,既然她有了自己贴己的姐妹。窦昭乐得放手,因而鼓励她写了帖邀请蒋骊珠。

    蒋骊珠嫁进吴家已经有大半年,夫妻恩爱,生活顺遂,却不知道为什么身上迟迟没有动静,婆婆虽然安慰她这种事不能急,可她心里还像火燎似的,正思寻着要不要去给观世音菩萨上炷香,接到蒋琰的请帖,她欣然答应。

    吴太太也是从做孙媳妇熬到做婆婆的,很是理解蒋骊珠的心情,亲自吩咐人备了香炷,送蒋骊珠上了马车。

    宋墨也希望蒋琰以个朋友走动,知道她去大相国寺上香,还让人给了她一百两纹银做香火钱。

    蒋琰推辞。

    宋墨的脸立刻铁青。

    窦昭忙朝着蒋琰使眼色。

    蒋琰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做错了事,忙收了银子向宋墨道谢,神色怆惶地退了下去。

    宋墨不由按了按太阳穴。

    窦昭就笑着将手掌伸到了他的面前,嗔道:“今天银楼的掌柜会送琰妹妹出嫁的首饰过来,我要打个珍珠头箍!”

    宋墨失笑,顺势就把窦昭拉坐在了自己的膝头,咬了她的耳朵道:“我连人都是你的,还能少了你的珍珠头箍?我们不打珍珠头箍,我给你打个百宝璎珞,好不好?”

    “平时谁戴百宝璎珞?”窦昭和他胡诌,“你就不想让我如愿罢了。”

    宋墨手就从她的衣襟里伸了进去,调笑道:“你让我吃一口,珍珠打箍也打,百宝璎珞也是打……”

    窦昭败下阵来,从他的膝头跳了起来。

    宋墨哈哈大笑,心里十分的快活,拉着她不让她走。

    夫妻两个正在那里纠缠着,武夷隔着棉子禀道:“世子爷,耿立过来了。”

    宋墨放开了窦昭,温柔地亲了亲她的面颊,柔声道:“我去去就来。”

    窦昭乖巧地帮他整了整衣襟,送他出了内室,站在门口直到宋墨的身影出了正院,这才转回内室。

    宋墨虽然不动声色,可她刚才还是感觉到他听着“耿立”这个名字的时候身子微微有些僵硬。

    她招了杜唯留在府里的小厮刘章,问他知不知道耿立这个人。

    越是知道的多,越是明白窦昭在宋墨心中的地位,对窦昭就会更忌惮。

    刘章回答的时候牙齿打着颤,道:“小的知道,他是辽王麾下的第一幕僚。”

    窦昭愕然,遣了刘章退下,有些心神不宁地坐在临窗的大炕上等着宋墨回来。

    做了都指挥使,辽王的手最终还是伸向了宋墨。

    难道老天爷冥冥之中自有安排?

    那辽王荣登大宝。是不是也是天意呢?

    窦昭暗暗思忖,手中的茶水滴落在了马面裙上都没有察觉。

    丫鬟们七手八脚地上前服侍。

    宋墨折了回来,表情还算平静,眼底却带着几分玩味。

    窦昭不由奇怪。

    宋墨等窦昭换好了衣裳,屋里服侍的都退了下去,这才笑道:“你猜猜地,那耿立来见我是为了什么事?”

    窦昭猜着他和耿立的谈话应该还算愉快,打趣道:“莫非是来给你送礼的?”

    “虽不中已,但不远矣。”宋墨朝她眨着眼睛。“耿立代表辽王来见我,想求娶阿琰为夫人。”

    窦昭骇然,失声道:“正式册封的夫人吗?”

    宋墨点头,道:“若是我们同意这门亲事,他即刻就上表请旨。连上表都让耿立带了过来。”

    这件事太大了,窦昭心中激荡不已,好不容易才把“不行”两个字压了下去,担心地问宋墨:“你有什么打算?”

    宋墨道:“自然是委婉的回绝!”他说着,神色变得有些冷淡,“阿琰受的苦已经够多得了。我无意让阿琰远嫁。”

    窦昭不由为自己刚才那一刻的动摇脸红。

    她道:“那陈嘉和琰妹妹的婚事?”

    宋墨皱了皱眉头,咬着牙道了声“便宜那小子了”。

    窦昭忍俊不禁。

    武夷惊慌失措地跑了进来:“世子爷。夫人,不好了,表小姐在去大相国寺的路上被人人劫持了!”

    宋墨腾地下站了起来,厉声道:“你说什么?朱义诚呢?”

    窦昭也慌慌张张地站了起来。

    今天跟过去的是的朱义诚。

    大相国寺是京都香火最鼎盛禅寺之一。每天的香客如云,是什么人敢在京畿重地掳人?

    她朝宋墨望去。

    宋墨已大步流星地朝外走,一面走,还一面肃然地吩咐武夷:“立刻叫上夏琏!给我备马!”

    武夷应“是”。急急地跑了出去。

    窦昭喊了声“砚堂”,道:“让段公义也跟着你一起去吧!”

    宋墨点头。急步出了正院。

    窦昭有些不放心,跟了过去。

    正好看见宋墨跃上马背,勒了缰绳朝着武夷大吼:“把我的弓给我拿来。”

    而夏琏和段公义等人已整装等发。

    窦昭胆战心惊。

    上一世,宋墨一箭射死了太子。

    她情不自禁地跑上前,拽住了宋墨的衣袍,焦灼地道:“琰妹妹是女孩子,你不能闹得人尽皆知。”

    宋墨眉宇间戾气萦绕,略一沉思,点了点头。

    窦昭松了口气。

    武夷扛了宋墨的弓来。

    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众人的目光均循声望去。

    就看见陈嘉脸色苍白从大门外跑了进来。

    看见院子里的情景,他微微一愣,神色很快激动起来。

    他朝着宋墨抱拳,道:“大人,我和您一块去!”

    宋墨骑在马上,目如寒冰般居高临下地望着陈嘉,半晌无语。

    陈嘉错愕。

    宋墨冷冷地道:“刚才辽王派人来求娶阿琰做夫人,我前脚婉言拒绝了,阿琰后脚就被掳了去,你还跟我去吗?”

    陈嘉脸上的红润褪得一干二净,面色比刚才更苍白了几分。

    他慢慢地跪在了宋墨的面前,郑重地给宋墨嗑了三个头,凝声道:“大人,你带我一起去吧!”

    宋墨勾着嘴角笑了笑,策马出了府。

    夏琏等人哗啦啦地跟了上去。

    留下被丫鬟簇拥的窦昭和孤零零跪在院子中间的陈嘉。

    窦昭眼眶一湿,轻声对陈嘉道:“刀枪无眼,你小心一点。”

    陈嘉朝着窦昭抱拳作揖,疾步跑出了英国公府。

    窦昭不禁抬头望天,长长地吁了口气,嘴角绽放出欣慰的笑容。

    姐妹们,送上今天的更新。

    O∩_∩O~

    PS:错字什么的,等会改……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九重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