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九重紫 > 第四百九十六章 捕捉

正文 第四百九十六章 捕捉

书名:九重紫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宋墨不由挑眉。

    这个纪咏,明明知道太子那边不太平还要往那边凑,他这是要干什么呢?

    窦家倒没有谁想到要去提醒纪咏,两家毕竟属于不同的阵营,对方倒霉,说不定自家就能得些便宜。

    话题慢慢地转移到了几位詹士府的大学士身上,窦世枢特别提到了赵培杰:“……不仅品行端方,而且为人稳健,很得太子相信。现在不显山不露水的,以后肯定是拜相入阁的人。”

    宋墨记得窦昭提起过这个人,他不由认真地倾听。

    纪氏身边的一个小丫鬟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道:“不好了,四姑奶奶昏过去了。”

    宋墨心中顿时一痛,仿佛魂飞魄散似的,半晌才回过神来。

    他拔腿就朝内院跑去。

    窦世英想了想,也跟了过去。

    其他人不好去内院探望,就问那小姑娘:“四姑奶奶怎么会昏过去的?当时还有谁在四姑奶奶身边?你来的时候是谁在照顾四姑奶奶?”

    小丫鬟口齿清晰流利:“奴婢不知道四姑奶奶为什么会昏过去。当时五太太,六太太,大奶奶等都在,正说着话,四姑奶姑突然就捂了胸口说不舒服,六太太忙吩咐人去拿清凉丸,四姑奶奶突然就伏在了一旁的桌子上,六太太吓了一大跳,忙吩咐奴婢来请世子爷,五太太则有吩咐人去叫了大夫。”

    几个人的气都提了起来。

    窦德昌和邬善出现在了书房的门口。

    两人见书房气氛紧张,不由得面面相觑。异口同声道:“这是怎么了?”

    窦济昌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窦德昌。

    大夫没来之前,谁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画!

    窦德昌想了想,道:“我去看看!”

    邬善略一沉思,和窦德昌一同出了院子。

    窦昭被安置在宴息室临室的大炕上,纪氏等人围在一旁。

    大夫还没有来,她人已经清醒过来,正面色苍白地躺在宋墨的臂弯里。

    宋墨看着心痛如绞,口气有些生硬地对五太太道:“五伯母。您看要不要让丫鬟给她冲点红糖水?”

    “哦!”五太太回过神来,忙吩咐丫鬟去冲红糖水——刚才宋墨冲进来的样子太吓人了,她此时才感觉到自己的心跳。

    纪氏则温声对大奶奶等人道:“大家去暖阁里坐吧?都这样围着寿姑,让她越发的觉得难受!”

    最主要的是宋墨在这里,她们这些人理应回避才是。

    宴息室的人恍然,随着大奶奶去了旁边的暖阁,只留下了年长的五太太和六太太。

    窦德昌和邬善撩帘而入。

    宋墨暗暗惊讶。

    窦德昌是窦昭的嗣兄,两人一块儿长大,他心慌意乱中冲突了进来还情有可愿。可邬善……

    他飞快地瞥了邬善一眼。

    却看见邬善熟络地和六太太打着招呼。

    六太太有些意外,但并没有表现的很诧异,倒是五太太。看见邬善进来有些错愕。

    宋墨看在眼里。不动声色地搂紧了窦昭。

    窦德昌和邬善的注意力都在窦昭的身上,并不曾留意宋墨的神色。窦德昌更是焦急地道:“你现在感觉怎样?”

    窦昭就是觉得累,透不过气来似的。

    她笑了笑,因面白如雪在而显得有些羸弱:“我没事,就是刚才起来急了……”

    窦德昌和邬善都松了口气。

    小丫鬟端了红糖水进来。

    窦德昌站到了一旁,邬善却越过六伯母。急急地接过了小丫鬟的托盘,朝前走了两步后又脚步一顿,神色微怔地把托盘递给了站在宋墨身边的一个小丫鬟,道:“把红糖水给四姑奶奶端过去吧!”

    小丫鬟应喏。

    宋墨眼皮直跳。

    纪氏上前去扶着窦昭。

    宋墨却道:“我来!”婉拒了六太太的好意。

    纪氏看着眼前这一对璧人,嘴角微翘。退到了一旁。

    窦昭朝着邬善笑着点头。

    邬善回了窦昭一个笑脸。

    宋墨眼睛微垂,接过了小丫鬟手中的青花小碗。温柔地喂窦昭喝水。

    窦昭暗暗惊讶。

    宋墨对她好,无庸置疑,可他沉稳内敛,有人的时候更是温柔细腻,柔情蜜意都在不经意间,像这样直白的坦露,还是第一次,让她很不习惯。可当着五太太等人的面,她又不好泼了宋墨的好间,只好强忍着羞意,由着宋墨喂水她喝水。

    邬善显得很惊讶。

    窦德昌颇有些不自在地别过脸去。

    五太太却知道宋墨很喜欢窦昭,只当是宋墨情急之下露了端倪,倒没有在意,只是转过身去连声催着丫鬟“大夫怎么还没有来”。

    小丫鬟不敢慢怠,匆匆地跑了出去。

    宋墨拿了帕子给窦昭擦嘴,柔声问她:“好些了没有?要不要再让丫鬟给你冲碗红糖水?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窦昭觉得有股浊气在胸间吐不出来似的,非常难受。但她不想宋墨担心,笑着摇头,道:“我休息一会就好了!”

    人却软软地依在宋墨的怀里。

    宋墨搂着窦昭,亲亲地吻了吻她的额头,低声地安慰着她:“别事,大夫马上就来了。他要是诊不出什么,我们回去再叫太医院的御医过来看看。”像哄孩子似的小声地哄着她。

    窦昭全身无力,任宋墨行事。

    窦德昌涨红了脸,轻轻地拉了拉邬善的衣袖,示意他们出去。

    邬善神色复杂地瞥了窦昭一眼,这才转跟着窦德昌出了门。

    望着晃动的门帘,宋墨眼底闪过一丝冷意。可底头看到窦昭的时候,他的目光又顿时变得充满了柔情。

    高升领着大夫一路小跑了进来。

    看见窦德昌和邬善神色焦急地站在庑廊下,他上前行了个礼,吩咐小丫鬟带着大夫进厅堂。

    不一会,大夫笑吟吟地走了出来,朝着庑廊下三人拱了拱手,道:“恭喜,姑奶奶是喜脉!”

    窦德昌愣住。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兴奋地道:“打赏,打赏!”

    高升也很高兴,封了个大红包给了大夫,兴高采烈地去给窦世英道谢。

    窦昭昏了过去,吓坏了元哥儿,窦世英就抱着元哥儿去了小书房,把自己的收藏的那些把件都拿出来逗着元哥儿玩。听说窦昭脉出了喜诊,他跺着脚道:“这都多大的人了。怎么一点也不注意。这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可怎么办?”忙吩咐高升,“快去开了库房,我记得家里还有十几斤血燕。都拿了出给寿姑补补身子。”

    高升呵呵笑着退了下去。

    窦世英喜形于色地抱着元哥儿去了宴息室。

    家里的亲戚都知道了这个消息。纷纷给宋墨和窦昭道谢。

    元哥儿不知道出了什么事,见母亲安然无恙,伸手就吵着要母亲抱。

    宋墨抱了元哥儿,笑道:“娘不舒服,爹爹抱你不好吗?”

    母亲昏倒的情景还残留在元哥儿脑海里,他看了看母亲。又看了看父亲,一副鱼与熊掌最好兼之的表情,让六太太等人都笑了起来。

    窦昭也觉得儿子很有趣,她张开了双臂,道:“我没什么事。让元哥儿就留在我身边好了!”

    但宋墨还是执意把元哥儿抱走了,把宴息室留给了一群女眷。他和儿子去了外面的书房。

    书房里又是另一番热闹。

    窦世枢提议大家到小花厅里再喝两盅。

    窦世英积极响应。

    众人移到了小花厅,推杯换盏,又重新开了三桌。

    宋墨找了个机会和窦启俊喝了一盅,然后貌似随意地指了指邬善:“和你们家关系到底怎样?我也好知道怎样对待。”

    窦启俊今天喝得有点多,红着脸道:“世交,从小在我们家族学里读书,人挺好,就是家里的长辈有些古板,大家这几年渐渐走得有点远了。”

    宋墨眯了眼睛,回去后就让陈核打打听邬善在正定行踪。

    当年的事虽然没有人多说,可也瞒不过有心人。

    邬家竟然因为窦昭性情坚毅而瞧不上她!

    宋墨愤然。可遇到窦昭,他又忍不住道:“听说邬善娶了他的表妹,两人的关系还挺好,前些日子刚刚生了个大胖小子,过几天做百日礼,你说我们要不要跟着随份礼?”

    窦昭无意和邬家来往,正确的说,是不想和计氏再有什么交结。她想了想,笑道:“我看还是算了,有十二哥随礼就行了,邬家和窦家是世交,又不是宋家的世交。”

    神色间并无异样。

    宋墨放下心来,最后还是决定跟着窦德昌送份贺礼过去,至于邬善,窦昭这些日子在养胎,自然不能到处乱跑,等窦昭回娘家的时候,他每次都陪着就行了。

    想到这些,他颇有兴致地在书房里练起大字来。

    谁知道刚刚写了两个字,纪咏来拜访窦昭。

    宋墨眉头微蹙,道:“他来干什么?”

    武夷的嘴巴有些干,轻声道:“不知道!他一来就把夫人身边服侍的赶了出来,说是有要紧的事和夫人说……”

    宋墨素来尊重窦昭,而窦昭又有自己的过人之处,府里的丫鬟小厮怎么待宋墨就怎么待窦昭。

    他们不敢偷听宋墨说话,也不敢偷听窦昭说话。

    宋墨不由在心里腹诽。

    纪咏哪次来不是有要紧的事!

    可他实在没看出来他所谓的那些要紧事到底有什么要紧的。

    他写完了一页纸才放下笔,净了手,换了衣服,去了正房。

    正如武夷所言,正房的丫鬟婆子都立在院子中间,门帘静垂,整个院子悄然无声。

    ※

    姐妹兄弟们,送上今天的更新。

    o(n_n)o~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九重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