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九重紫 > 第五百零九章 救人

正文 第五百零九章 救人

书名:九重紫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望着相拥的两个人,祖母不由眯眯地笑,牵了元哥儿的手道:“你看,墙角有一堆狗尾巴草,我们采了插在你父亲的书案上好不好?”

    平时很好说话的元哥儿却犯起拧来。

    他拉着宋墨的衣袖不放,含泪喊着“爹爹”,道着:“我也要抱!我也要抱!”

    窦昭脸上火辣辣。

    她轻轻地推了推宋墨,低声道:“大家都看着呢!”

    红红的脸,像盛开在冬日的凌宵花,明艳而且高傲。

    宋墨心大悸,忍不住低声道:“难道没人的时候就行?那好,晚上你等我。”

    说话越来越不正经。

    窦昭怕被身边服侍的看也破绽,强忍着才没有“啐”宋墨一声。

    宋墨却是见好就收,放开窦昭,恭敬地上前给祖母行礼。

    祖母见窦昭满脸窘然,手脚都有些拘谨的样子,有心为她解围,笑着一面和宋墨说着话,一面朝不远处的凉亭走去:“听说皇上还被劫持着,你这样回来不要紧吧?”

    “没事!”宋墨虚扶着祖母进了凉亭,服侍祖母在美人倚上坐下,道,“我已做了自己应该做的,再管这些闲事,不免太出风头,反而不好。”

    “见好就收。你不仅能想到而且还以做到,非常的难得。”祖母对宋墨很是赞赏,“反正到时候少不了你的救驾之功行了。再和他们争下去,断了别人的前程。不免会遭人忌恨。”

    “正是这个道理。”宋墨笑着接过丫鬟奉上的茶水放在了祖母面前,又转身将窦昭怀里的元哥儿放在祖母身边坐下,笑着对窦昭道,“你们没事就好——我还要去救五舅舅,现在京都大局已定,等会陈嘉坐护送你们回府。”

    窦昭听着心一跳,道:“五舅舅也跟着过来了吗?辽王没有为难他吧?”

    宋墨听着长叹了口气,道:“辽王实际并不十分的信任五舅舅,他带五舅舅进京。除了想利用大舅舅之的余威助他行事之外,还有想利用五舅舅威胁我。他没想到五舅舅看似大大在咧咧的,实际上心思非常的细腻,从他的这些行止上很快就窥得他要干什么,他们没出辽东之前就暗派人通知我,可惜不知道辽王具体到京都的时间。更没想到辽王连你也一块算计了进去。”

    窦昭听着一愣,道:“原来你早就知道辽王要进京的事了?是不是这样,你才把我和元哥儿、老安人支到香山别院来的?”

    宋墨没有作声,望着的目光却露出深深的愧疚之色。

    窦昭失笑,道:“你不会把这件事又算到自己的头上了吧?你又不是神仙?就算是神仙,不也有失策的时候吗?”

    她两世为人都没有想到辽王突然袭击。何况是宋墨。

    宋墨讪讪然地笑。

    窦昭就道:“你知道五舅舅在哪里吗?”她把顾玉的事告诉了宋墨,“我怕到时候太子会清算。索性让段公义把他押回了天津,五舅舅的事,你准备怎么办?是跟太子求个情?还是让人悄悄地把五舅舅送回辽东?”

    宋墨不知道顾玉来过,闻言他非常的惊讶,道:“寿姑,这件事你做得对!现在顾玉身份尴尬,最好远离这些是非。五舅舅那边。等和他碰了头再商量怎么办吧——说实在的,这是个机会。可有时候也未必不是场风暴,蒋家现在当家的是五舅舅,家族的路怎么走,还得看五舅舅的意思。至于说五舅舅现在在哪里……他没有跟着辽王,肯定在辽王府。除了锦衣卫,皇上还会用东厂和西厂的人,辽王不敢在京都置办宅子,我想去了肯定能找到他。”又道,“我怕去晚了五舅舅会受罪。”

    窦昭不敢留他,忙道:“那你小心点。快去快回!”

    宋墨点头,跟祖母说了几句话,亲了亲元哥儿,像来的时候一样突兀地走了。

    不一会,陈嘉来接窦昭。

    陈晓风问:“二爷怎么办?”

    离开香山别院之前,他们打扫战场,发现了身两被,瑟瑟躲在一具尸体后面的宋翰,就顺手把宋翰一起带了过来。

    “带回英国公府。”窦昭道,“等世子爷回来再做打算。”

    这种事,还是交给宋墨决定得好。

    陈晓风应是,退了下去。

    窦昭问陈嘉:“阿琰可还好?”

    她语气十分诚恳。

    “挺好的。”陈嘉见宫局势被太子控制之后,悄悄地回了趟玉桥胡,“我回去的时候她因为犯困,正在睡觉呢!”像是想起了妻子憨态,陈嘉的笑容比刚才灿烂几分。

    窦昭放下心来,辞了王旭,由陈嘉等人护送,回了京都。

    此时已是掌灯时分,闻着风隐隐传来的玉簪花香,窦昭觉得自己好像做了场梦似。

    她摇了摇头,把那些片断从自己的脑海里驱逐。

    有些事,还是不要多想为妙!

    窦昭等人洗了个澡,厨房里端冰镇绿豆沙来。

    冰爽的味道让人感觉脑袋一轻,很快涌起深深的疲惫,没等用晚膳,就纷纷倒床休息,待窦昭醒来,已经是次日的清晨,有麻雀在枝头叽叽喳喳地叫。

    “元哥儿和老安人呢?”窦昭起身就问。

    若彤带着几个小丫鬟端了热水胰子毛巾靶镜等服侍她梳头。

    “老安人领着元哥儿在院子里看花呢!”若彤笑吟吟地道,“见你睡得沉,老安人没让我们叫醒你,说你的心弦一直绷着,能这样睡一觉才能好。”

    因此连晚膳都没有叫她?

    窦昭思忖着,的确感觉到精神变得充沛起来。

    她连用了两碗粥。吃了四个生煎包才放碗,问若彤:“世子昨天晚上没有回来吗?”

    “没有!”若彤笑道,指挥着小丫鬟们收拾碗筷。

    不知道蒋柏荪救出来了没有?

    “京都解禁了没有?”窦昭道。

    昨天他们回来的时候,京都已经禁街,要不是陈晓风拿出了宋墨事前留下来的腰牌,只怕他们还进不了城。

    “没有。”若彤小声道,“听说皇上还在辽王手里呢!”

    窦昭不由皱眉。

    这件事拖得时间越久,对太子越不利。

    她下了炕,准备去花园陪祖母和元哥儿玩会。

    外面传来一阵喧哗声。而且越来越大。

    若彤立刻跑了出去,不一会回来禀道:“夫人,是国公爷,吵着要把二爷接到樨香院去!”

    窦昭冷笑,道:“你去给我传个话,就说二爷蓄意谋害元哥儿。还无线诬陷说这是国公爷的意思,还是让二爷呆在颐志堂,等世子爷回来了再说,免得国公爷被人误人这是要杀人灭口!”

    若彤唯唯出了门。

    很快,喧闹声没有了,颐志堂恢复原有的宁静观。

    窦昭去了花园。

    宋宜春却脸色苍白回了香樨院。

    他招了“重病”的陶器重说话。

    陶器重本能地想拒绝。但转念想到这两天京都的巨变,他想了想。还是随着曾五去了宋宜春的书房。

    宋宜春开口就把“蠢货”、“笨蛋”之类的把宋翰大骂了一顿,然后颓然道:“器重,这不孝子竟然说是受了我的支使帮辽王支持窦氏,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好?”

    陶器重一听,惊得差点背过气去,后悔自己不应该顾忌宋宜春的颜面没有坚定地不多地离开英国公府,现在好了。宋宜春竟然扯到这种事里去了。难怪他这些日子一直让自己好生的“休息”。

    他不禁跺脚,道:“东翁。您怎么这么糊涂,就参与到这种事去了?”

    宋宜春被指责,心不悦,可他正要要求陶器重拿个主意,强行把这一丝不悦压在了心底,道:“那你的意思是?”

    “矢口否定。”陶器重斩钉截铁地道,“不仅要矢口否定,而且二爷的事,您再也不能管了。”

    宋宜春有错愕,好一会才道:“我是他父亲,问问难道也不妥当吗?”

    陶器重早就看不惯宋翰的口蜜腹剑,心毒手辣,忙道:“二爷的性子您还不知道吗?他若是把他做的事都推到您的身上,您准备怎么办?现在辽王可还在玉泉山上呢!”

    宋宜春听着咬牙切齿,犹不甘心地道:“难道我们就这样睛睁睁地任由宋墨一枝独大吗?”

    陶器重气极而笑,道:“东翁,您还是想办法把你自己先摘出来再说!”

    宋宜春纠结良久,无奈地点了点头。

    陶器重心的石头落下了下为。

    不管怎么说,宋宜春是宋墨的父亲,宋宜春被卷入夺嫡风波,就算宋墨护驾有功,一样会受宋宜春的影响,想必宋墨会放宋宜春一条生路……

    陶器重决定不管宋宜春是什么意思,等宫变的事尘埃落定,他就辞职回老家去。

    被草草包扎了两下丢在的宋翰却比宋宜春心里更明白。

    出了这样的事,自家老爹不落井下石就是好了,指望他把救出去那是不可能的。

    宋墨不在家。

    多半是凑在太子身边讨太子的喜欢。

    等他回来,事情恐怕凶多吉少。

    宋翰望着守在门口铁塔似的护卫,眉头紧锁。

    窦昭地非常地高兴。

    去花园的半路上,大汗淋漓的武夷拦住她:“夫人,世子爷带五舅老爷回来,让您帮着收拾间客房,安排几个服侍的丫鬟婆子。”

    “这么说,一切都很顺利啰?”窦昭问他。

    武夷迟疑了片刻,道:“五舅爷受了大刑,还好我们去得及时……回来的路上全世子爷已经让人去请大夫了。”

    窦昭不禁叹了口气,吩咐若朱准备客房,自己折回内室,梳洗打扮一番,准备拜见蒋柏荪。

    姐妹兄弟们,送上今天的更新。

    on_no~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九重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