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九重紫 > 第五百一十二章 不放

正文 第五百一十二章 不放

书名:九重紫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蒋柏荪不用猜也知道宋墨在想什么。

    “这件事我已经决定了。”他淡淡地笑道“如果不是你媳妇儿给姐姐出了个好主意,如果不是你安排得当,我们这些人早就没命了,还谈什么重振家声?既然都是死过一回的人了,还有什么好顾忌?你就不用拦着我了。大嫂那里,我会亲自跟他说的。”随后道“我如果要回辽东,什么时候可以启程?”

    他如今还是待罪之身,想回去也得跟太子打声招呼。

    “五舅舅”宋墨直皱眉“您不要意气用事!这次的事太子心里有数,您最多等上几年”

    “然后呢?”蒋柏荪摆了摆手,眉宇间平添了些许的端肃“靠着大哥的余荫继承定国公府做一个太平的国公爷?你们可能觉得这样最好。但我只要一想到大哥的惨死,三哥、四哥所受的屈辱,我就日认难眠。我不能给他们报仇,可我也不愿意让人大哥有个混吃等喝的幼弟!”

    他凝望着宋墨,目光坚定。

    宋墨苦笑,道:“是我小瞧了五舅舅!”

    蒋柏荪哈哈地,拍了拍宋墨的肩膀,道:“你不小瞧了我,你是这几年渐渐担起支门应门的重任,习惯了照顾人想当初,姐姐还担心你被惯坏了,却不曾一晃眼你已经长这么大了。姐姐若是地下有知,也不知道是欣慰多一些,还是心痛多一些。”

    宋墨微微地笑。

    蒋柏荪道:“不过,你媳妇儿真不错。要是你外祖母还活着,还不知道怎么地高兴呢!常言说得好,妻好一半福。你要懂得珍惜才是。”

    宋墨脸色微红,赧然道:“我对她挺好的。”

    “看你们三年抱两,的确还不错。”蒋柏荪说着,名震京都的风流公子模样又出来了。

    宋墨面如锅底,忙转移了话题:“舅舅既然决定回辽东,还是早点商量大舅母的好。还有骊珠表姐那里,怎么也让她过来给您问个安才是。”

    当初蒋梅荪等人都在福建,蒋柏荪守在京都,他性格开朗,对几个侄儿侄女又多有照顾,晚辈们都喜欢他。

    “走之前肯定是要见一见的。”五舅舅道“吴家也不错。你要是能帮他们就帮帮吧!”

    宋墨点头,道:“这次锦衣卫衙门的人一锅端了,多的是差事,我前两天就让元哥儿她娘给骊珠递了个话,不管吴家看中了那个位置,问题都不大。”说到这里,他想起自己和窦昭的“媒人。”不由笑道“五舅舅,那孩子还留在谭家呢!您看什么时候接回来好。”

    蒋柏荪沉思半晌,道:“就让他留在谭家吧!托生在我们家,也未必是件好事。他母亲已经不在了,他若能平平安安长大,娶妻生子就好,他母亲知道了,想必也会同意我的决定的。”

    权贵之家在享受显赫的同时也要承担凶险,蒋家现在还算不得太平无事,那孩子留在谭家也好。最多以后自己多多看照他一些就是了。

    他不再提起孩子的事。

    蒋柏荪问起宋翰来:“你准备怎么处置他?”

    辽王的事秘而不宣,宋翰的罪名自然也就不成立。

    “我准备把他送到西北大营去。”宋墨含蓄地道“姜仪有可能会调到西北大营任同知。”

    “那赶情好啊!”蒋柏荪道“西北大营虽然辛苦,可同知是从三品,姜仪这小子可赚到了。”

    宋墨呵呵地笑。

    蒋柏荪叹了口气,道:“说起来他也算得上是我从小抱着长大的,没想到事情最终竟然会变成这样?”

    宋墨听着迟疑了片刻,道:“五舅舅,您知道国公为什么会那么憎恨我娘吗?”

    蒋柏荪颇为无奈地道:“还不是你母亲太能干了,让他觉得没有面子!我们家没有出事之前,你父亲和你母亲虽然也会起争执,却是劝一劝也就好了,和所有的夫妻一样。不管是我还是你外祖母,压根就没有看出你父亲会对你母亲恨意那么深,要不然你母亲也不会被你父亲算计了。”

    宋墨心里有些难过。

    蒋柏荪神色微黯,说起辽东的形势来。

    ※※

    吴家得了信,商量了半天,觉得锦衣卫凶名在外,不如进金吾卫更好。

    蒋骊珠来给窦昭回话,带来了吴太太亲自泡制的几小坛泡菜,道:“很下饭,嫂嫂少吃点,可以开胃。”

    窦昭喜欢这样的亲戚往来,让人送了一坛给蒋琰,把蒋柏荪在家里养病的事告诉了蒋骊珠,并歉意地道:“先前不知道皇上和太子的意思,也就一直没跟你说。”

    蒋骊珠又惊又喜,道:“嫂嫂可千万不要放在心上。我们家一直带兵打仗,前头男人们还在用饭,转身就丢下碗去接旨,谁回来了京都,谁留在了沙场,那都是不能问不能说的,我们家的女人都习惯了。”

    话说有些夸大,却也并没有信口开河。

    窦昭松了口气,笑着带蒋骊珠去拜见蒋柏荪。

    蒋柏荪见了蒋骊珠非常的高兴,还打趣了她几句,两人这才说起别后的情景。

    窦昭让贴身的若朱服侍他们茶水。

    两个人一直说到了午膳时候,蒋骊珠留下来和蒋柏荪用了午饭才回去。

    隔天又送来了衣裳,鞋袜之类的日常用品。

    吴良还特意带了吴子介过来拜访蒋柏荪。

    一时间家里倒热闹起来。

    窦昭有点担心,问宋墨:“这样不要紧吧?”

    皇上要去西苑别宫长住,太子就想把那边的别宫重新修缮一番,偏偏皇后这几年从皇上的库房里搬了不少东西贴补辽王,根本就拿不出银子来了,只好从户部走账。户部这几年先有河工上的开支,后有江南的水灾,本就捉襟见肘,哪里还有银子给皇上修缮别宫,太子一闭眼,把这件事交给了宋墨。

    宋墨就请了致仕在家的前户部侍郎进京查帐。

    户部这下子慌了神,半个月就凑出了修缮别宫的钱,但他们见到了宋墨也开始绕着走。

    这些窦昭全都不知道。

    宋墨笑道:“五舅舅准备趁着这机会回趟濠州给外祖母上坟,濠州过了中秋节再启程去年辽东。就算是闹腾也就闹腾这两天,不打紧的。”

    说起中秋节,窦昭想到了苗氏,道:“宋翰什么时候走?他走后要不要把苗氏接回来?”

    宋墨打定了主意把宋翰送到西北大营去,以她对宋墨的了解,肯定还有后手,宋翰就算是保住了性命,也休想有再踏上京都的一天。四条胡同是宋宜春赠给宋翰的,苗安素是宋翰的发妻,宋翰不在家,苗安素住在那里名正言顺,难道还让宋宜春将那产业收回来不成?

    那岂不是太便宜了宋宜春!

    宋墨笑道:“你拿主意就行了。”

    窦昭给苗安素送了个信。

    苗安素不免有些奇怪,问送信的人:“二爷怎么会答应去西北大营?”

    那婆子一来也是不知道,二来窦昭御下极严,她不敢乱说,只说不知,推了个干净。

    苗安素也不敢逼问,说要好好想想,想清楚了再去回窦昭,赏了一两银子,打发了报信的婆子,自己一个人坐在临窗的大炕上把婆子的话想了又想,到了晚膳的时候神色还有些恍惚。

    季红不免关心地问她出了什么事。

    她把窦昭的意思告诉了季红,困惑地道:“你说,夫人这是什么意思呢?难道二爷还能一辈子不回来不成?”

    季红想了想,道:“从前二爷和辽王府走得很近,您说,这件事会不会和辽王有关系啊?世子爷好像不怎么喜欢辽王。”

    她们住在别院,又是妇道人家,外面发生的事,她们既不关心也不知道。

    苗安素的心顿时活了起来。

    难道宋翰做了什么事得罪了宋墨,宋墨把宋翰放逐到了西北大营,有可能一辈子都回不来了?

    她坐立难安地在屋里转悠了半宿,翌日清早就让人驾车,去了英国公府。

    窦昭没有瞒她,把事情的经过都告诉苗安素。

    苗安素听着直吸冷气,半晌才回过神来,骇道:“真正是自作孽,不可活!”

    窦昭道:“那里毕竟是你们的产业。田庄虽好,毕竟没有城里方便,原来是也不得已。现在既然能搬回来,还是搬回来的好!”

    苗安素闻言咬了咬牙,突然起身跪在了窦昭的面前。

    窦昭吓了一大跳,忙让若朱扶了苗安素起来。

    苗安素不肯起来,而是含泪道:“嫂嫂,我有一事相求!”

    “不管什么事,你先起来再说。”窦昭心里隐隐有些预感,遣了屋里服侍的,和单独和苗安素说话。

    “我要告宋翰和庶母通奸!”她一双明眸瞪得大大的,里面像藏着一团火“我要让他身败名裂,不得好死!”

    窦昭还以为苗安素要和宋翰和离。

    她有些目瞪口呆,道:“这个罪名不可能成立!一是国公爷没有妾室,二是杜若等人都不在了。空口白话,只会惹怒国公爷,反对你不利。”

    谁知道苗安素却扬眉一笑,道:“就是因为这些人都不在了,所以我才可能告宋翰和庶母通奸啊!”她说着,又跪在了窦昭的面前“嫂嫂,这次无论如何您也要帮帮我,我宁愿死,也不愿意和宋翰扯上关系。”

    (未完待续)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九重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