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唐朝工科生 > 第四十四章 福泽几代

正文 第四十四章 福泽几代

书名:唐朝工科生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予观夫巴陵胜状,在水泥一厂……哈哈哈哈哈……”

    老张仰天大笑,琢磨着几百年后的小朋友们,背某个老前辈写的《岳阳楼记》,估计杀人的心都有了。

    叫尼玛的背全篇的才能免费!

    这光景岳阳楼还不存在,老张一口气让人跑去规划了十几座水泥作坊,都是相对的集中。还专门在江畔做了缓流堤,使得能够在江畔安放球磨机阵列。这样十几座水泥作坊的产量,也能够应付过来。

    而岳州的水泥主要还是给岳州上下官僚刷政绩,刷什么政绩呢?修桥铺路。

    比如昌江县,他们要求修路,要勤劳致富,就拿出矿产、山林出来抵押。但这不是直接给水泥商的,而是给岳州。岳州过一道手,再给水泥商。

    至于水泥商,也不怕岳州土鳖们敢卡他们,且不说都是京城来的权贵二代,更有武汉的“新贵”。猛虎在侧,谁也不敢造次。

    于是,大家都愿意不折腾不闹腾,就在规则内玩。倘若有一方想要玩花活不按规则来,那别人自然也可以犯规。至于最后会发生什么,就不是普通人能够控制的。

    “阿郎,这有甚么好笑的?”

    崔珏在那里一边喂奶一边好奇地问道。

    “我准备在巴陵建个岳阳土建中心,弄个大园子,入口一个大牌楼,上面写着三个大字:岳阳楼!”

    笑的有些鸡贼,老张接着说道,“还要写个来纪念纪念,我已经想好了,就叫《岳阳楼记》。”

    江南土狗不无恶意地琢磨着,是不是还得来个征比赛……

    然后一群人墨客,就开始挥毫泼墨,写下了关于岳阳楼后面一群土建配套工厂的溢美之词。

    绝对带感啊。

    “阿郎总是这般滑腻,也不知偷着乐个甚么……”

    “滑腻?什么叫滑腻?”

    老张眼睛眨巴了一下,滑腻?我还油腻呢。

    “为夫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你懂不懂?”

    崔珏笑了笑,继续给张鄂喂奶,半晌,眉头微皱,“这孩子近来容易饱,喂一边就不吃了。阿郎,递个吸奶器给我……”

    好嘞!

    哺乳期的女子相当头疼的事情就有两件,一是溢奶,可能都没察觉到,奶水就流了一身;二是涨奶,那是酸麻痛苦各种感觉都有,倘使睡觉时候涨的厉害,那是一夜都不要睡了。

    老张发明吸奶器,绝对是功德无量。

    按照光头们的设定,必须得弄个南无吸奶佛,最不济,也是南无吸奶菩萨。

    当然老张不无恶意地揣测过,按照光头们爱好给妇女同胞开光的特性,大约会直接弄出五百吸奶罗汉……

    作为一条非法穿越的工科狗,老张自认口业犯的太厉害,大约拔舌地狱都不够用的,能拔的零件儿,有一个算一个,都得拔了,方能解光头之恨。

    解决了“苦聊生”同志的涨奶问题之后,老张骑上了一头大种马,几近辗转完刻水土不服的黑风骝,作为一头“乌云踢雪”的乌骓马,黑风骝的毛色依然是油光锃亮。这么多年的保养,主要工作除了让老张装逼,也就是交配交的母马朋友。

    和老张的情况差不多,黑风骝的家庭组合,感情基础为零,全靠能力。

    当然了,能力有大小有不同,这是可以理解的。

    “使君到了。”

    “观察来了,档都发下去。”

    “茶水都先沏好。”

    衙署内的“内勤”们工作相当到位,能保证在单位常年有热水热茶热饭。基本上观察使府和隔壁录事司衙门的同僚,都是高高兴兴上班,快快乐乐回家。

    和别的地方不同,观察使府的会议室相当的宽敞,回形大桌子,有玻璃窗,还有鹅绒底子的棉布窗帘。地下有炕道,算是地暖,效果还是不错的。

    “观察,议事档。”

    “嗯。”

    带有浓重“秘书”性质的幕僚将会议件放在了桌子上,一旁摆着茶杯,大门是移门,移门外烧着炉子,有专人看着。

    “今日主要是把专利厂的事情讲一讲,有些同僚想不通,也来找过我,说是明明在武汉地头,怎么偏偏要让洛阳人占便宜。”

    会议都是大白话,一旁记录的书挥毫泼墨,蝇头草字写的极快。草字就是简体字,正规件中,以前是不用的。但因为有张德和曹宪双重背书,等于官方和学术界的两大权威,所以武汉地区推行简体字是相当迅速且强有力的。

    持续几年之后,大家也发现了简体字的好处,自然而然地在内部统一了这种使用方法。

    当然了,为了防止惹来口舌,在上传公的时候,还是有专门的执笔书来重新誊录。

    实际上眼下洛阳也是简体字大行其道,在中下层官僚和市民、商人阶层中,更是普遍。

    “我来武汉的年数已经不少了,之前还是沔州长史的时候,其实就和鄂州的乡党打过交道。原先李景仁还是江夏王儿子的时候,在座的有些人,还跟我较过劲呢。”

    一些人顿时哄笑起来。

    张德也是笑了笑,继续道:“水泥是不是好东西,是好东西,而且很紧俏。不管是修桥铺路,哪怕是盖个更宽敞的教坊,都要用上。谁都知道是好东西,可作甚专利厂卖出去的证书,反倒是洛阳人拿得多呢?”

    众人不语,脸色也是肃然。

    张德点点头:“看来大家都不笨,其实都知道道理原因的嘛。无非是洛阳是京城,天子脚下,近水楼台先得月。是的,不错,那群洛阳人,屁也不懂,不过是投了好胎,可是,同……同僚们,想过没有,这专利厂,原先我去找紫微令长孙总督的时候,是想要推成专利司,好在京中设个司监。”

    众人眼睛一亮,旋即又神色黯淡了下去,很显然,事实就是没做成。

    “不要觉得自己在武汉做事是受了委屈,也不要觉得,洛阳人真的就捡了便宜。”张德捧着茶杯,喝了一口,“讲到底,这水泥厂,还是要开在荆楚,最远的,也是开在襄阳,近的,就在岳州。岳州是哪里?是家门口嘛。这些洛阳人,不管他们是不是权贵,总不能硬逼着一问三不知的穷酸措大,跑去窑里点个火,水泥就出来了吧?”

    “水泥厂是要用人的,用的是哪里人?还不是咱们这荆楚乡党?岳州人就不是楚人了?当然了,我也不是说要一定要分个秦楚齐鲁,这是要不得的。你们和洛阳的官为甚不一样?仅仅是因为你们在座的大多数,是出身寒门吗?甚至有的,连寒门都不是,就是庶民。”

    这一句话,让不少人都是面红耳赤。

    但是张德却轻轻地把茶杯放下:“不要以贵贱分高下,洛阳那些京官,拿来武汉,能管多少人?怕不是连源坤罡那个看守渡口的侄儿都不如。正所谓英雄不问出处,你们在座的,哪一个不是要管几万人十几万人乃至几十万人衣食住行?倘使想要升官发财,光宗耀祖,是不是真的只有封侯拜相,才能福泽子孙呢?”

    张德这个提问,让众人一愣。

    “以前是这样的,但现在,我看是未必的。”

    说罢,张德竖起一个手指,“富贵系于一时,最终也是富不过三代。”

    “君子尚且五世而斩,你们这才起步,就开始因为洛阳人过来弄个水泥厂,就心烦意乱,就觉得世间不平。这和当年长安平康坊买醉的穷酸措大有个甚区别?”

    老张轻轻地点了点桌子,“我听说,去年修水库,有个包干区的工头,还另外给一处小姓修了一条引水渠。虽然水渠不宽也不大,照顾的也不过是区区二十几户人家的小姓小村,可那二十几户人家的小村,还是专门在水渠口的大柳树下面,竖了个石碑,专门纪念他。”

    “观察说的是鲁湖东南刘家里吧?那工头,今年二月底的时候,似乎是过世了。”

    “嗯,就是他。”

    张德点点头,“我让张亨前去慰问过家属。”

    言罢,张德又道:“如今刘家里二十几户人家,便把石碑换做偶像,供他为神,香火不断。当时有人跟我说,这是愚夫愚妇,要禁绝,我没有听,反而上奏了朝廷,专门封他为刘家里那一片的土地神。”

    众人肃然起敬。

    张德继续说道:“既然百姓说他是神,那就是神好了。那么,诸位,你们操持政务深入实业这么多年,还不如一个工头么?”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唐朝工科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