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超级漫威副本 > 990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他这是想干什么?四公主霎时又觉得,驸马还她的是驸马!刚刚瞧见的,一定也是假的,一定是假的!这可恶的驸马一定在玩什么令自己头疼,怎么猜也猜不透的游戏。

    四公主不由得将视线从那张俊脸上,再次扫回他没有遮掩的胸膛,双眼圆睁,她一定要让自己瞧得更清楚一些。只见半赤着身子的水中月身子娇小丰润,皮肤雪白,瞧着柔滑细腻,并没有男子胸膛那般的宽阔。丰胸细腰,柔若无骨,确是女子无疑!

    这一回,她再也不闭上眼睛,而是惊异、狐疑的望着眼前的水中月,一眨不眨的望着那双高峰。眼中,带着那死也不信的怀疑;心中,恐惧,遮天盖地的扑来,将她彻底的淹没,她连一丝逃避的机会也没有。

    “嘶”

    更诡异的一幕,又出现在四公主不敢相信眼眸中。只见轻声碎响中,水中月一手在耳边轻轻的撕,慢慢的拉开,一张脸皮,就这样一点一点的撕落,他的手中就抓着溥如蝉翼的一张奇怪面皮,近似透明的脸皮,这就是刚刚那剑眉星目的英俊男子脸孔!

    再看眼前时,只见水中月的脸蛋仍然瘦削,却是柳眉细长,大大的眼眸,水灵灵的,深似一潭秋水,小巧鼻,细红唇,只是脸色太过苍白,想必是常年带着假面具的缘故。

    眼前这个水中月,又哪里是什么英俊男子!整个儿就是一个十足真金的大眼美女,姿色比自己是要差上一些,年龄却与自己差不多。

    四公主不敢相信的美眸圆睁,带着惊恐与猜疑的神情。她非常想抓着眼前之人质问,到底是为什么,为何要如此欺骗于自己?奈何,她仍然是动也不能动!

    她此时更想做的,是亲自用手摸上一摸,希望亲手摸到这一切,感觉到都不是真的,都是这万恶的驸马在戏耍自己,一定是的!

    仿佛能看透四公主的想法,水中月抓出她一只雪白的长臂,缓缓放到自己的胸前,并且用力按了按,她的手既然不会动,感觉总还有的。

    软绵绵的,果然是滑滑腻腻的!

    四公主眼中还是带着那不敢相信的眼神!

    水中月又抓着她只变成了木头一般的手,摸向自己的下腹部。

    四公主现在除了惊恐与怀疑,哪里还会有娇羞之色,急切又害怕的,非常迫切的在祈祷着,等会摸到的一定不会还是与自己一般。

    由着水中月抓着自己的手往下一探,四公主的心,再沉到了无底深渊!只觉摸到之处平坦有如平川,沟壑宛然,仍然与自己的一般无二!

    四公主仍然不敢相信,死死盯着眼前这张苍白的美人脸,这张脸上无喜无怒,渐渐绝望的她从中瞧不出任何变化。

    “四公主,非常抱歉!为了师傅的任务,试探我这易容之术是否过关,不得已才出此下策,扰乱了四公主的正常招驸马,小妹由此感到非常抱歉!其实,那驸马最佳人选,还是那位白衣书生水清鱼,公主还是招他为驸马吧。”

    四公主瞧着眼中的,尚且不敢相信是真实的,忽然,水中月以女子娇柔清脆的声音,贴在自己耳边喁喁细语,解释着这一切的经过。

    这一次她听到的,确确实实的,是少女的声音无疑,完全就不是擂台之上的阳刚温磁的男子之音。

    手感,听到的,看到的,都显示眼前的一切是真实的!四公主仿佛感觉天倾覆下来了,两行清泪缓缓的流出,划过那娇美的脸蛋,忽然眼前一黑,再也承受不住的昏了过去。

    水中月难过的摇了摇头,暗道罪过不浅。虽然这么做不算是棒打鸳鸯,却也是破坏了四公主一生的名誉,她就算挺过这段痛苦的经历,只怕今后都将继续生活在不幸的厄梦之中。

    虽然,她依然是冰清如玉,还可以继续招上一位驸马。只是,这次在众目睽睽之下,却选出一个假驸马的天大笑话,将成为她一辈子永远也抹不去的羞辱,会深深的烙在她的心底。

    像她这样娇生惯养的公主千金,恐怕就连现在的这段痛苦都挺不过去。

    水中月脸上露出异常痛惜,非常同情的神情,轻轻柔柔的抚着四公主因痛苦紧皱着的眉头,擦拭着她脸上那淡淡的泪痕。

    这种经历,这种痛苦,只怕与自己当初与李浩第一次住宿旅店时,被一个奸滑流氓的店小二用迷香熏昏过去,再被他耻辱的剥光了衣服一般无二。

    想到这里,水中月再次恨得咬牙切齿,苍白美丽的脸孔之上,也挂上了两行淡淡清泪,觉得当时废了那家伙尚不解恨!

    红烛,红喜字,红窗花,红纱帐,红鸳鸯锦被……一个喜气洋洋的香闺之中,此时此刻,却弥漫着浓浓的忧伤,浓得令人窒息,忍不住的,就要落泪。

    想到自己当时将那银贼彻底的废了犹不解恨,那么,四公主若真抓到了自己两人,又该如何?水中月不敢想像。

    “自己俩人这么做,害得四公主这般痛苦,到底是不是大罪过?又值不值得,该不该这么做?唉,自己造孽了这么大的罪孽,若真被四公主抓住了,就算凌迟处死也罢,只要与李浩在一起,生与死,都无所谓了……”

    水中月静静的坐四公主牙床边,不由得胡思乱想着。

    估摸了时辰,水中月再在锦被之中的四公主的身上再补上几指,从怀里掏出一封早就准备好的书信放在她的手上,藏进了锦被之中。

    刚刚做好这一切,李浩就抱着昏迷过去的翠寒走了进来。原本伺候四公主的丫环,早已经被水中月点倒了。

    水中月将翠寒接过,放到四公主床上,将她的脸侧向里面。旁人进来时,从外面看,就只能看到四公主。

    弄好一切,两人将鞋袜尽数摆放好。

    水中月迅速的开始化妆,摇身一变,就变成了冷脸冰雕一般的翠寒,穿上她那身衣裙,连带她那把宝剑——霜星剑,也拿在手上。

    宝剑入手,水中月就觉得在抓着一块冰团一般。

    化好妆,李浩将房门从里一拴,与水中月从窗口纵了出去,再将窗门带上。

    路过驸马府外的大门,两位横氏兄弟齐齐行礼问道:“小叶公主,你这么晚了,这是要去哪呀?”

    李浩长叹了一口气道:“唉,还不是因为驸马与四公主今晚洞房花烛,可怜的小叶没人陪着玩了,只好独自去花园里逛逛,或者去找连州的公主姐姐玩玩。可又怕那二王子趁机来找我麻烦,只好叫上翠寒姐姐来保护我了!”

    横飞哈哈大笑道:“人家洞房花烛的美事,哪来还来理你这小……”

    横飞机灵的将后面两字赶紧缩了回去,虽然小叶现在是义女,到底也是娇贵的公主,可不是他这种人能得罪的。

    好在李浩素来大方,并不与他计较,嘱咐他俩提起精神,守好一点,不要扰了驸马与公主的好事。

    就这么着,李浩与冷面孔的翠寒大摇大摆的走出了驸马府,原来四公主的香阁。

    在花园中晃荡着,李浩与翠寒两人见左近无人,立时躲入一个假山之中。仅仅几息的功夫,两个喝得醉熏熏的将军走了出来,哪里还有原先的小叶公主与翠寒侍卫。

    此时已近深夜,有许多喝得半醉的客人开始告辞回府。俩人互相搀扶着,极其自然就混入回府的稀疏人流之中,轻而易举的就混出了王府。

    出了王府,躲进一个无人的偏僻之处,两人再摇身一变,又变成了两个江湖豪客,取过雪月儿早就藏好的东西,向着城外行去。

    却只见城门紧闭,又如何能够出去。

    俩人不慌不忙的走到一个僻静的城角,雪月儿从背包之中抓出一个绳钩,晃手一甩,就挂在了高高的城墙之上。

    雪月儿握着绳索,“嗖嗖嗖”的就登上城墙,后面就紧跟着李浩。

    下城,自然也是故计重施。

    这个深夜,权王府还是灯火通明,热闹非常的时候,两道黑影就这般越墙而而,打马疾驰,离开了这繁华热闹的权州城。

    俩人飞奔至城外一个僻静庄园,牵出两匹骏马,纵马狂奔而去。在离开了权州城很远一段距离,李浩才放声大笑道:“哈哈,想不到我们这么容易就完成了这个任务,以后咱俩就自由了!”

    雪月儿笑道:“是啊,我也想不到,这么容易就能够完成,你的计谋果然是厉害,没想到那白衣书生就这般容易上当,没有任何征兆的袭击,果然是最难防的!”

    放声大笑了会,李浩忽然小声道:“小声点,别再提那些江湖人物,须防有人听了去。”

    雪月儿吐了吐舌头,缓马慢跑,忽然一把跳上李浩的马上,抱紧了他,喃喃的低声道:“李浩,你知道吗?从咱俩进了王府之中,闻知权王派人盯着你,后来又得罪了那万恶的三王子,我就日夜为你担着心,没有好好睡过一个安稳的觉。”

    李浩惊讶的道:“怎么会?我可天天睡得美美的,吃饱喝足玩好睡得香,都快长肉变胖了!”

    雪月儿被他这话逗得哭笑不得,嗔怪的轻捶着他的背道:“你却故意来气我!”

    像为李浩按摩一般,只轻轻的捶了两下,又抱紧了他瘦小的腰背,轻叹道:“唉,怎么说你好呢?想不到你在王府之中,却还是这般大胆!我发现,你胆子好像变得越来越大了!”

    李浩得意的道:“这可是与技艺提升同时壮大的!出外的这些日子来,我发现我的身子变得壮硕一些了,以前从来不会的内功心诀与轻身功法等等,现在也无奈的学会了。”

    雪月儿微笑道:“我跟着你这一路走来,同样学会了许多技艺,还长了许多的江湖行走的经验。有很多的东西,都是以前所不敢去想和做的。”

    忽然,雪月儿娇羞的轻声道:“李浩,下次咱们又去扮什么?扮作夫妻好么?我不想再这么绑着胸脯了,好酸好胀。”

    李浩不以为意的点了点头道:“好吧,既然月儿姐姐这般卖力的为我们一起的自由快活的日子卖力,小弟又哪里敢不满足你的要求呢?只是,你还是得扮丑一些。”

    雪月儿大喜过望,没有想到李浩想也不想的就这么回复她了,舒服的将李浩又抱紧了一些,将自己的脸面贴着李浩的脸面。

    忽然,雪月儿想着四公主那最后气得昏晕过去的场景,身子一个激灵,幽幽的道:“只怕咱们这般作孽,以后也不会好活。四公主她,唉……但愿她能够早日找到好意郎君!”

    李浩长叹了一口气,也很为她觉得可怜,这些日子来畅快的游玩,感情说没有,那是不可能的。

    只是这江湖险恶,有很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不想做也得做出来的。就比如,当初为了将蓝州三义扮得更逼真一些,还不是将人家普通的小姑娘吓得半死。

    李浩忽然嘻嘻笑道:“这个罪孽可不能胡乱算到咱们头上来,若神仙们真要怪罪下来,也是得由那该死的胡老头去担这个罪。却只是,只怕今日之后,咱俩又会权王全力悬赏缉拿之人了,江湖上行走,为什么就能安逸一点呢。”

    雪月儿摇了摇头道:“那也是咱们俩命苦,注定天生就是亡命逃跑的命!不过有件事很是奇怪,西山刀庄忽然将悬赏咱俩的榜单给下了。”

    李浩点了点头道:“或许是西山芸那刁蛮丫头已经找到新的如意郎君,又或者是别人拿住了两个假冒的人去领赏了。”

    猜测完,李浩又自我否定的摇头道:“既然她已经知道咱们是会这易容之术,绝对没有那么容易胡混过去的。”

    雪月儿此刻幸福的抱着李浩就足够了,哪里去管那么多,柔声道:“管那么多做什么,只要咱俩安安全全的就足够了,我好希望就这么一辈子与你一去在江湖上行走,就算没有找到那所谓的神仙。哦,对了!咱们将武艺练得精了,就天天在这江湖上游玩好么?”

    李浩失神的道:“难道真的会找不到么?”

    雪月儿见李浩兴味索然,精神不振,转而柔声安慰道:“你放心,就算咱们两年找不到。回去看望一趟之后,咱们还可以接着去寻找的,我与你一起游遍高山去。”

    李浩感动的道:“月儿姐姐,你对我真好!只是怕苦了你了。”

    雪月儿听得心花怒放,道:“没事,只要能与你在一起,就算再痛苦难过的事情,我都能坚持下来,就像当初你叫我去剥死人衣服,斩断他们的头一般。再说,能与你在一起,我觉得我的日子过得比以前要精彩快活得多,太好玩了!”

    两人共骑纵马小跑了一会,李浩忽然道:“月儿姐姐,咱们现在还危险的得紧,还是全力打马前进吧,你就再坐回你那匹马吧。”

    雪月儿有点失落的望着李浩,可他这话也说的是真的,正无可奈何的想要跳回自己牵着马匹,忽然大喜道:“咱们就这么打马疾奔吧,反正咱们两人的重量加起来,还没有一个大人的重,就轮流着换着骑吧。”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超级漫威副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