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沧海无缘 > 七浮岛篇第20章 意识流传承

VIP卷 七浮岛篇第20章 意识流传承

书名:沧海无缘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主人,你发现什么问题了吗?”娜岚琳疑惑的问道。

    “按照我第一次和继暧相遇的情况来看,天怜一族的族人在十六岁之前是不分男女的,而只有十六岁之后第一亲吻它的人才能决定它的性别。可你看我面前的这个人明显是一个女孩,不过看上去应该只有七八岁左右的样子,怎么看也不会是一个超过十六岁的法灵。”我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的确,要说她已经十六岁了是不太合理。”娜岚琳说道。

    “你是鎏元岛的人吗?”我笑着问道。

    “我是天地的孩子。”知惑微笑着说道。

    “那个……我要回去了。”我尴尬的转身离开了。

    “主人,我感觉她的实力可能比继暧还要强。”娜岚琳说道。

    “这我倒是感觉不出,我只是在想她说的是人话吗?为什么我一句也听不懂!她是个怪人,这种人我还是敬而远之的比较好,不然还不知道会出什么幺蛾子呢!”我没好气的说道。

    “主人,她好像一直跟着你。”娜岚琳说道。

    “你想干什么?”我转身发现她真的一直跟在我的身后,等我停下来她也同时停下来了。

    “我……饿了……”知惑看着我微笑着说道。

    “吓死我了。”我苦笑着从五元镯中取出了一包干粮递给了她。

    “谢谢。”知惑拿过干粮又冲着我笑了笑然后转身朝着她之前来的方向离开了。

    天祭祭典第一项的内容就这么莫名其妙的结束了,第二天正午祭典的第二项开始了,三位长老抬着一把雕刻着奇异图腾的白玉宝座走上了祭台。

    “现在由我跟大家宣布,我们天怜一族连续五届的上任族长湖咖归元了,经过我们三位长老的选定新一任族长已有结果,马上就是庄严的继位仪式。”翁须长老大声的说道。

    “族长?你们天怜一族居然有族长?我一直以为你们天怜一族是三位族长说了算的。”我惊讶的问道。

    “你可能不太了解,我们天怜一族的族长和我们蓝时界大陆各个种族所谓的族长并不一样,你们所谓的族长是权利的最高掌控者,而我们天怜一族的族长应该说是一位智者。我们天怜一族的族长是由族内年纪最长者来担任的,他是智慧的象征并不参与天怜一族的管理。”站在我身边的朋寄笑着说道。

    “对了。我想问一下你们天怜一族的寿命是怎么样的?”我好奇的问道。

    “我族族人的寿命主要取决于开启天智的年龄和自身的修为,另外三系的寿命也差距很大。三系之中咒仙的寿命最短,最强的咒仙也很难超过三百岁的寿命。其次是战魂,二十岁之前能开启天智。在四十岁之前突破天遁的话起码可以活到一两千岁。寿命最长的要算法灵,法灵的寿命随着修为不断延长,像是继暧这样三岁就开启天智的天才,活个几百万岁应该不是问题。就是因为如此,所以三长老是每三届天祭祭典就会重新选举。族长也一般就是由法灵担任的。”朋寄说道。

    “可是我刚才听翁须长老说上一任族长归元了,归元是什么意思?”我疑惑的问道。

    “传说中玄道突破十五阶就会永生,而所谓的永生就是脱掉肉身变成一种真正的纯灵体,将所有的智慧通过祭祀传承给下一任族长,灵魂附在白玉宝座之上。”朋寄说道。

    “那不就是死了吗?”我疑惑的问道。

    “不,应该说是化成一股特殊的能量融入天地之间了,这才是真正的永生。”朋寄说道。

    在翁须长老的搀扶之下,一位满头白发老者走了上来坐在了白玉宝座之上。我看了一下,这个老者虽然银发但是面容姣好,看上去顶多也就四十多岁的样子。

    “朋寄。这位族长多大年纪了?”我疑惑的问道。

    “听长老说好像五百多岁了。”朋寄说道。

    “完全看不出。”我惊讶的说道。

    “别小看族长,每一任的族长几乎都是顶级的法灵,玄道可能比长老还要高深。”朋寄说道。

    “我能感觉的到。”我笑着说道。

    “这位就是我们的新任族长徊陇,马上就要进行祭祀传承,之后就是开坛授道,所有族人请席地而坐聆听最高智者的灵语……”翁须长老大声的说道。

    大祭司戈珀走上了祭台,很快灵柱散发出了能量光线包裹住了上升的灵元,坐在白玉宝座上的新任族长身边出现了一圈圈淡蓝色的能量环绕。

    “朋寄,那是什么啊?我感觉好像不是元素能量?”我疑惑的问道。

    “那是意识流。”朋寄说道。

    “意识流?”我疑惑的问道。

    “那是顶级的法灵才会拥有的一种特殊能力,这些意识流就如同是一个个小生命。帮主人分析身体状况和观察战斗情况,做出最准确的判断和反应。”朋寄说道。

    “主人,这不是法灵独有的。”娜岚琳说道。

    “哦?”我惊讶的问道。

    “只要是灵体都可能拥有意识流,我们精灵一族要是没有受到诅咒。只要突破到灵游期,那么精灵也将可以拥有意识流,不过现在这情况恐怕是不可能了。”娜岚琳无奈的说道。

    随着戈珀布使用秘术,十几个不同的阵法在半空中突显,一圈圈的淡黄色的意识流从灵元中透出和族长身上的淡蓝色的意识流相互交替融合。

    与此同时一个传送阵在绮梦岛边缘一处隐蔽的角落出现,一个身着诡异服饰的男子从传送阵内走了出来警惕的看了看四周。然后朝着另一个角落走去。

    “祭祀算是完成了吗?”我疑惑的问道。

    “戈珀真是太幸运了,我这一辈子估计我无法主持这种意识流传承祭祀。”顿天激动的说道。

    经过了大概半个多小时的传承融合,族长身上原本淡蓝色的意识流变成了深蓝色,传承祭祀也算是结束告一段落了,族长开始开坛授道了。所有的族人都盘腿席地而坐了,三位长老也坐下了,连继暧她们也从鎏元殿走了出来坐在了三位长老的身后。

    “与修者不畏,唯无心不成。不惧死者战于天地,不惧生者傲视八方……”族长说道。

    “族长,你的意思是不怕还是不想?”我站起来问道。

    “不怕者敢直面生死,不想者才能站于巅峰……”族长说道。

    “什么都不用想吗?”我笑着问道。

    “想既是牵挂,牵挂就是一种阻碍……就说身法吧,这身法本身的存在就是一种阻碍,战斗时如果还要想着下一步该怎么走就已经落于下风了,不想则无规,无规则无弱……”族长说道。

    “我倒是从来没这么想过。”我笑着说道。

    “不思不想无欲无求,方能身处自然……”族长说道。

    “是战斗时不想,还是修习时不想,还是一生都不想?”我笑着问道。

    “战时不想方能无所匹敌,修时不想方能万法归宗……”族长说道。

    “族长,你的意思是只有不想才能达到修习的最高境界?”我笑着问道。

    “不想……”族长说道。

    “族长,要是什么都不想的话会不会失去前进的动力和信念?”我笑着问道。

    “信念亦是执念……”族长说道。

    “族长,您说不想才能达到修习的最高境界,但是修习本身不就是一种执念吗?每一个修者都想着不败想着长生,修习就是一种完成自己**的手段和工具。”我冷冷的说道。

    “年轻人,你叫什么名字?”族长问道。

    “卓胜天。”我笑着回答道。

    “你心中的信念是什么?”族长问道。

    “我想保护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只有变得更强才能活下去,只有活下去才能让她们不受伤害,这样我才能对得起我的内心。”我坚定的说道。

    “这很难吧……”族长说道。

    “我只有一条命,但是我却想试一试,不然怎么对得起自己。”我笑着说道。

    “你坐下吧。”族长说道。

    “对不起,打断您了。”我不好意思的说道。

    这族长不愧是天怜一族的智者,她一下午的授道对我启发很大,这些东西我从来没有想过,也总算明白了什么叫做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了。

    “明天是天祭祭典的第三项,我希望所有的族人就做好准备。”翁须大声的说道。

    “是。”所有人应道。(未完待续。)

    <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沧海无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