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八荒斗神 > 第199章 一百九十九 有些不妙

正文 第199章 一百九十九 有些不妙

书名:八荒斗神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在沈非心头念转之间,地阴宗的大长老薛常已经带着那白面中年魂医师傲然走进了千药阁。而以地阴宗大长老的身份,却又比长宁宗的三长老李木高上一些了。

    “呵呵,原来是薛大长老,真是好久不见。”

    沈非对这薛常并不陌生,而且在当初的落月拍卖场和城主府都见过一次,只不过那两次,都是地阴宗吃了一些不大不小的亏。

    而看着这个独臂少年,薛常的脸就有些阴沉。薛章两次被沈非所坑,都是他在场的情况下,而以一代地阴宗大长老的身份,竟然两次都被沈非摆了一道,这对于薛常来说,无异于奇耻大辱。

    “哼,偌大的长宁宗,什么时候轮到一个年轻弟子来说话了?”

    薛常鼻中冷哼一声,虽然他明知道沈非在长宁宗的身份地位根本不可以常理来衡量,但此时此景之下,有着长宁宗三长老李木在此,他说这话倒也无可厚非。

    可薛常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一旁的李木非但没有半分恼怒,反而是笑着说道:“今天这件事,我已经交给沈非全权处理,你们有什么话,就和沈非说吧。”

    李木这话的分量可就有些足了,在他这个长宁宗三长老在场的情况下,还由着沈非来控制事态的进展。所有人闻言都是窃窃私语,难道这个独臂沈非,在长宁宗的地位已经堪比长老了吗?

    对于薛常这种挑衅,沈非也是没有半分理会,自顾笑着说道:“薛大长老,咱们还是回到之前的赌局之上吧,我救活这位兄台,你们便让出万丹楼,我记得刚刚薛大长老已经答应这个赌局了是吧?”

    再次重申了一次赌局和赌注,这侃侃而谈的云淡风轻,让得对面的谢昌额头见汗。姑且不说万丹楼本身便是一笔巨大的财富,而位于中宁街的万丹楼,代表的可是地阴宗的面子啊。

    听得沈非这话,薛常却并没有立时接口,而是朝着旁边的白面中年人看去,而那进来之后一直没有说话的白面中年人,此时终于是开口道:“赌了!”

    简单的两个字,仿佛是给薛章吃下了一颗定心丸似的,见得他当即转过头来,说道:“好,我地阴宗赌了,不过要是你们输了,这会宁街第一的千药阁,可得归我们归阴宗。”

    见得这惊天豪赌终于是在薛常的话音之中成了定局,千药阁外间的围观人众顿时轰然一声议论开来。有很多人看来也是略通医道,目光在那身受重伤的汉子身上扫过,不由都是暗暗摇了摇头。

    相比之下,此时那最先进来的几个汉子简直就成了路人,除了两个抬着担架之人外,其他的那些人,已是不动声色的退到了门外。

    沈非目光闪烁,从那白面中年人的眼中,他看到了一丝冷笑和戏谑,看来这个担架之上的重伤者,并非是被什么灵妖所伤啊。

    魂医师的灵魂力量极其强大,从那白面中年人气息之中,沈非有理由相信这个重伤之人的伤势,乃是出自这位魂医师之手,否则他也不会有这么大的底气作此惊天豪赌了。

    但那白面中年人眼含冷笑,沈非又何尝不是?即将突破到中级魂医师的他,相信在之后的一段时间内,一定会给地阴宗的那个中年魂医师一个大惊喜的。

    沈非收回目光,笑道:“既然两位长老都在,还有这么多的朋友作见证,那咱们也不用立什么字据了,这便开始吧。”

    话音落下,沈非示意那两名抬着担架的汉子又将那担架放到了之前的桌上。而离着桌面不远的柳实,在看到经过这么折腾,那重伤之人的伤势愈发沉重之后,不由得缓缓摇头,看向沈非的眼神,也有些幽怨,想来心中对沈非的冲动很有些不以为然。

    不过相对于柳实,一边的长宁宗三长老李木就要淡定得多了。在他的印象中,这个独臂少年还从来没有做过无把握之事,看来今天的长宁宗,又要大大地露一次脸了。

    眼见沈非便要开始有所动作,那些离得甚远位于千药阁门口的围观之人都想要往里挤。不过在长宁宗李木和地阴宗薛常的目光之下,终究是没敢踏进千药阁之内,只能是远远看着沈非治伤。

    那重伤汉子的衣物刚才已经被柳实割去,倒是少了沈非一番麻烦。伸出右手,他轻轻抚了抚那重伤汉子胸腹之上的伤口,而这一抚之下,心中便是有了一些猜测。

    这重伤汉子胸腹之上的伤口,不多不少,正好十五道,而这些伤口,无一条不是伤在了经脉之上。借着血肉鲜血的掩盖,这十五道经脉已经尽数断裂,难怪刚才柳实只不过短短检查了一番,便是宣判了这汉子的死刑。

    须知普通的医师,治疗皮肉外伤倒是很有一套,但一涉及到经脉,便是束手无策了。经脉虽然也是位于血肉之中,可是细微之极,目力差一点的甚至是肉眼难见,更别说是隐藏在伤口鲜血之下的断裂经脉了。

    像这种程度的经脉断裂,莫说只是医师的柳实,就算是来个见习魂医师,也必然望伤兴叹。没有足够的灵魂力量,根本不可能把这些断裂的经脉一一找到,从而修复。

    但是这些东西在沈非的眼中,却都不值一提,在地阴宗薛常和那白面中年人脸带冷笑的目光中,沈非右手在腰间容袋之上一抹,而后一个黑色盒子便是凭空出现在他手中。

    而当沈非打开这个黑色盒子的时候,那一抹银光耀眼,让得众人脸现疑惑的同时,地阴宗的那个中年魂医师,不由得脸色微变。

    “这这是,这是魂针?”

    不过最先失声惊呼的却不是那白面中年人,而是千药阁的老医师柳实。身为医师,其实与魂医师有很多共通之处,比如说这施针的器物。

    普通的医师也是可以进行针刺之术的,但他们使用的,却都是普通的银针或者金针,那和真正的魂针有着本质的不同。而且施针的时候,没有灵魂力量的相助,效果也比魂医师差了太多。

    而作为一个老医师,柳实从小的梦想,自然是成为一名真正的魂医师,可惜那灵魂变异的苛刻条件,直现在他也没有能实现这个梦想。

    柳实虽然并不是魂医师,但眼光却是不低,在看到黑色木盒中的亮银色小针之时,便是瞬间认出那是真正的魂针,只有魂医师才能控制的魂针。

    柳实的这道惊呼,也让那些围观的众人明白了沈非手中之物的底细。魂针啊,或许他们这些底层的修炼者,梦寐以求的就是让这魂针在身上刺两针吧,当

    然,前提得是施针的人是一名真正的魂医师。

    可是这个信息还是将他们惊得有些呆了,沈非居然取出了魂针,难道他是要用这魂针给那汉子治伤?可是魂针这东西,必须要魂医师才能控制啊。

    “这个沈非,不会是一名魂医师吧?”

    在这一刻,荒诞的念头在这些围观之人心头蔓延而起,各各的震惊目光,都是聚集在了沈非的身上。实在是沈非的年轻太轻了,这个年纪的魂医师可是他们听都没听说过的。

    要说场中唯一不意外的,便是长宁宗的三长老李木了。早就知道沈非底细的他,似乎很是享受众人震惊得不可思议的表情,脸上的笑容,也暴露了他此时的心情。

    不过相对于李木来说,地阴宗两人的脸色,便是有些阴沉了。那薛常盯着沈非手中的魂针看了半晌,侧头沉声说道:“石先生,情况有些不对啊,这这小子不会真的是一名魂医师吧?”

    那被称作石先生的中年人脸色也是有些不好看,但却是接口说道:“先看看吧,说不定那小子只是在虚张声势,如此年轻的魂医师,你听说过吗?”

    闻言薛常缓缓点头,当下将目光转回了那边的沈非。而此时沈非已经是手指连动,一连数十枚魂针从其指间飞出,准确地扎在了那十五条断裂的经脉之上。

    见到这一幕,那石先生目光一凛,沈非这行云流水般的施针手段,要说他看不出沈非是一个真正的魂医师的话,那他这魂医师的身份,可就有些名不符实了。

    而沈非却并没有理会外间那些惊叹的声音,此时他的灵魂力量已经是从眉心涌出。股无形而磅礴的灵魂波动,让得离他不远的柳实顿时脸现激动之色。

    “这是灵魂之力,他他竟然真的是一名魂医师。”柳实的身子有些颤抖,这喃喃声让得一旁的李金一愣之下,继而便是狂喜。

    而当李金目光在李木身上扫过的时候,见得这个长宁宗三长老脸露微笑,似乎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当下便是心中恍然。看来之前李木力挺沈非,应该是早就知道后者的手段了。

    长宁宗这边的狂喜,正好映衬出地阴宗几人的阴沉,那谢昌隐约感应到沈非那强大的灵魂力量,脸上不由布满了冷汗。

    今天这件事,虽然是地阴宗在幕后安排,但那万丹楼,可实实在在是他谢大老板的产业啊。现在看来,沈非乃是一名货真价实的魂医师,那今天这个赌注,可就有些凶多吉少了。

    “大大长老,石石先生,情况好像不妙啊,那沈非竟然真的是魂医师。”

    谢昌声音之中有着一丝难以掩饰的颤抖,而听得这话,薛常满脸阴郁地一言不发,那石先生却是冷笑道:“慌什么,就算他是魂医师,能不能救活那人,还是两说之事呢。”

    而在石先生话音落下之时,灵魂力量涌出的沈非,眉头却是微微一皱。只是这一个小小的动作,便是让得所有注视着他的人都是心头一动,看来沈非是遇到了一些麻烦啊。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八荒斗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