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八荒斗神 > 第277章 二百七十七 献礼大会

正文 第277章 二百七十七 献礼大会

书名:八荒斗神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唐宁此时的脸色,无疑是变得异常阴沉,他可以想像自己的形象,那根根竖起的头发,和满手的碎片酒水,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而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唐宁却是有些浑浑噩噩。从自己的攻击被沈非化解于无形,再到沈非的攻击自己毫无防备,这些,都是让唐宁郁闷欲狂的原因。

    相对于这些幸灾乐祸的旁观之人,不远处烈云宫上官烈和唐胜的脸色,自然也是和唐宁一样阴沉无比。

    他们满拟以唐宁敬酒为名,先给沈非来个下马威,却不料最后吃亏丢人的,竟然是七重小丹境的唐宁。而这一切的发生,上官烈和唐胜竟然也是丝毫不知缘由。

    实在是沈非这一记雷云弹指太过隐晦,两人又相隔得如此之近,或许连唐宁眼中,都没有看到那一闪即逝的银色光芒,便着了道儿。

    手中握着碎片酒水,唐宁缩手也不是不缩手也不是,但片刻之后,这个心高气傲的当今烈云宫第一天才,还是受不了周围之人戏谑的目光,一缕浓郁的黄色丹气,便是从其握着碎片的右手之上缭绕。

    “嘿嘿,唐宁,这里可不是你们烈云宫,敢在这里出手,就不怕女皇陛下将你赶出星月殿吗?”沈非脸上带着一丝极度的戏谑,说出来的话,让得唐宁心头大震。

    刚才他实是被沈非那一手冲昏了头脑,竟然丝毫没有意识到这是在武月女皇的寿辰之上。要是他真的先行出手的话,恐怕今天的烈云宫,都得闹个灰头土脸了。

    想到这里,唐宁心中油然而生一种“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憋闷感觉,看来今天这一个闷亏,自己是吃定了。

    不过唐宁恨恨抬眼在沈非和蓝清风身上扫过之时,却是突然开口冷笑道:“哼,等下便是献礼大会,我倒要看看,你一个小小的长宁宗,能拿出什么像样的礼物来。”

    沈非脸上笑容未减,接口道:“这个就不劳唐宁少爷关心了,不过你这个造型,倒还真是星月殿的焦点啊。”

    对沈非了解颇深的唐宁,自然知道自己在口舌之上绝对不会是前者的对手,当下只能是冷哼一声,顶着一个爆炸脑袋便回转烈云宫所在。

    诚如沈非所说,这样一副另类的造型,倒的确是让星月殿中不少人的目光都是朝着烈云宫所坐之地投射了过去,只是那脸上的笑容,却是让得唐宁浑身不自在。

    相对于烈云宫来说,或许归阴宗几人对沈非的了解还要多一些。毕竟归阴宗年轻一辈的二师兄和三师兄,都是直接死在沈非的手里,这个独臂小子,可不能以表面修为来判断。

    位于西边最上首的落月门门主姬兰,目光却没有在唐宁身上过多停留,而是静静地注视着斜对面那个施施然喝酒的独臂少年。

    “宏儿,等此间事了,你可以试着去和这个沈非接触一下。”良久之后,姬兰却是侧头轻声在姬宏耳边说了一句。

    闻言姬宏先是一愣,旋即也是朝着不远处的沈非看了一眼,最后缓缓点头。看来这落月门掌权的母子二人,都是对那个独臂少年起了极大的兴趣啊。

    一场不大不小的闹剧终于落幕,而又过了约摸一柱香时间,从这座星月殿的后方,却是突然转出了一老一少两道身影。

    能从这星月殿后方出来的,自然不是什么外来的宾客,也只有皇室中人,才能从内而外地出现。

    而对于这一老一少,在场之人都不会有丝毫陌生,那老者乃是皇室魂医师中的第一人,货真价实的中级魂医师:聂昌!

    至于那个年轻面孔,则是武月帝国下一任的帝皇继承人:武轻。这个武轻的名头,可就比武越那所谓的灵山王响亮得多了。

    无论是修炼天赋,还是魂医之术,武轻这魂武双体,都让在场的这些势力之主所熟知。而钦定的下一任继承人,也是让得武轻的地位无限拔高。

    见得这二人出现,所有人都知道这一次武月女皇的寿辰,便是正式开始了。当下众人的目光都是集中在武轻和聂昌的身上,至于那正主武月女皇,在这个时间自然是不会出现的。

    “各位!”

    首先开口的,正是武轻,只见其两个字落下,场中便是骤然安静下来,听得武轻继续说道:“首先,我代表武月皇室,感谢各位能远道而来参加我母皇的寿辰!”

    听得武轻的客气之语,除了那灵山王武越之外,所有人都是心中舒坦。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虽然现在的武轻在实力上并比不上他们,但是那皇室继承者的身份,就要比他们在座大多数人都要尊贵了。

    见得众人微笑回应,武轻便是继续道:“接下来,我宣布,女皇寿辰之宴,正式开始,各位不要客气,请尽情享用我皇室美酒佳肴,稍后我母皇会亲自出来向大家敬酒。”

    武轻的话音落下,便是在上首主位之上坐了,而下面的这些势力之主,却不会真以为可以就此胡吃海喝了,这开宴之前的献礼大会,才是这一次女皇寿辰的重头戏。

    只是作为皇室继承人的武轻,却是不便在这里当众说收礼之事,这种事情,自然是交给皇室第一魂医师的聂昌了。

    以聂昌的眼光,自然可以分辨大多数的天材地宝,谁家所送礼物贵重,都可以凭他一言而决。而这献礼大会,也已经成为了这些势力之主比拼底蕴的一个重要形式。

    坐于主位上的武轻目光闪烁,只一转眼便看到了东首第二个位置之上的沈非。似乎是感应到了武轻的目光,沈非抬起头来,当下便是微笑着点了点头。

    长宁宗的这个位置,自然是武轻的杰作了。而之所以将长宁宗的位置安排在东首第二,除了他与沈非在灵湖秘地的交情之外,也不无恶心一下那灵山王武越的心思。

    只不过武轻却是没想到,这样一来,沈非在这献礼大会上无疑成了众矢之的。坐在这样尊贵的位置之上,如果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那势必会成为这一次女皇寿辰之上的一个天大笑话。

    诸如归阴宗烈云宫,甚至是那灵山王武越,都在等着这一刻呢。以长宁宗的底蕴,在他们的猜测中,又能拿出什么好东西了?

    如果到时候长宁宗只能拿出一些低等货色的话,欧阳火武越等人自然都会极尽奚落,在这大庭广众之下,无疑是对长宁宗面子的一种极大羞辱。

    不过对于这些或不屑,或挑衅的目光,沈非却是眼观鼻,鼻观心,丝毫不为所动。这

    些家伙想要看自己的笑话,那等下便给你们一个天大的惊喜吧。

    在星月殿中一阵短暂的议论声后,已经是有着一人从座位之上站起,快步走到了上首聂昌的面前,说道:“在下定南城无定宗宗主陈定,特献上薄礼,恭祝女皇陛下寿辰安康!”

    这个无定宗宗主陈定一脸的精悍之气,而敢在第一个就上前献礼,想必其所献之礼并非是像他口中所说的一样,是份“薄礼”。

    当下所有人都集中在了陈定手中的那个小小锦盒之上,而看这锦盒的大想必并非是一些功法丹武技之类。

    对于见惯了皇室诸多珍奇异宝的聂昌来说,陈定的这一番话,并没有引起他多大的兴趣,只是将手微微一摆,示意陈定介绍自己所献之礼。

    陈定脸上噙着一抹得意之色,将手中锦盒放在聂昌面前的桌上,而后便是揭开了锦盒的盒子。

    “哦”

    在这锦盒之盖一揭开,整个星月殿中之人便是感应到一阵莹光耀眼,一抹淡淡的白色光芒从那锦盒之中散发出来,让得众人都是齐齐哦了一声。

    沈非凝目看去,以他的目力,自然是可以看到那锦盒之中,是一颗散发着白色宝光的夜明珠,而这种体积的夜明珠,沈非却是闻所未闻。

    在陈定面前桌上的锦盒之中,一颗直径几近尺许的大珠散发着耀眼光晕,仿佛将整个桌面都映射得笼罩起一层莹光。这种程度的夜明珠,倒也真算得上是一件奇宝。

    不过这种宝物,对于丹气修炼者来说,作用却并不大。所以众人在惊叹一番之后,也并没有引起太大的轰动,这第一个献礼之宝,便是在聂昌盖上那锦盒之盖时结束了。

    随着陈定的抛砖引玉,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上前献礼之人络绎不绝。其中也不乏一些珍稀之极的奇珍异宝,很多东西,沈非连听都没有听说过。

    比如那毗邻武月帝国的凌云帝国使者,献上的便是一座从深海之中取得的红色珊瑚树。那高达丈余的巨大珊瑚树,确实成为了这些献礼之中的一道风景。

    而诸如凡阶高级的功法和丹武技,更是层出不穷,只不过其中,倒是再无什么特别惊艳的东西,那聂昌的脸上,始终没有露出特别惊喜的神态。

    这种状况,让得那些自以为自己所送之物远超余人的势力之主不由得异常郁闷。不过转念一想,这皇室之人什么东西没见过,或许自己觉得宝贝的东西,在人家眼中,连中等货色也算不上呢。

    又是一个多时辰过去,这一场献礼大会便已经接近了尾声,在场众多势力中,也只有三大宗门和东首三个座位上的几人没有献礼了。

    在所有人期待的目光中,西首第三个位置之上的上官烈左右看了看,终于站起身来,朗声笑道:“呵呵,我烈云宫的这件东西,倒是有些与众不同,还请董老先生品鉴品鉴!”

    上官烈话音落下,所有人的目光登时都是汇集在了他的身上。这些势力之主都想看看,身为月城三大宗门之一的烈云宫,到底能够拿出什么了不得之物?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八荒斗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