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八荒斗神 > 第667章 六百六十七 你不记得我了

正文 第667章 六百六十七 你不记得我了

书名:八荒斗神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风杀城!

    风杀城中心不远处的一座酒楼二层之中,临窗而坐两个约摸三十来岁的男子,此时两人酒过三巡,却是对城中的一些轶闻异事发着感慨。

    “林执兄,再过三天便是风杀山开启的日子了,不如咱哥儿俩也去碰碰运气?”

    “平山兄弟,你喝多了吗?就凭咱俩这点修为,恐怕连那风杀珠的样子都没见着便被割成碎片了吧?”

    “呵呵,闲聊而已嘛,林执兄,你看这风杀城的人突然就多起来了,应该都是为了风杀珠而来的吧?”

    “可不是吗?这三年一度的风杀山开启,这一次不知道又要死多少人了?”

    “”

    这两人凭窗而坐,看着窗外街道之中躲避着从天而降风杀之气的行人,口中所交谈的内容,看来并非是什么隐秘之事。

    踏!踏!

    正在这二人酌酒高谈之时,酒楼楼梯之上却是响起一阵脚步之声。旋即这酒楼第二层之上的客人便觉眼前一花,紧接着一个背负长枪的独臂少年已是出现在这酒楼二层。

    在人灵界之中,断臂之人或许并不少见,但断了一臂还能这样大大方方出现在闹市之中的还真不多见。

    尤其是这风杀城的特殊情形,没有修为之人来到这里,恐怕会瞬间被那从天而降的风杀之气给击成重伤。

    一般修炼之人都知道,由于断臂之后经脉不能相连的缘故,只要是残废了,就绝对不可能再像正常人一样修炼丹气,那种痛苦,他们虽然没有经历过,也可以想像。

    但是眼前这个施施然上楼的独臂少年,看那背负长枪的云淡风轻,众人都有些不敢将之当作一个没有丝毫丹气的普通人。

    所以所有人的目光,都是朝着那独臂少年投射了过去,似乎要从这个形象怪异的少年身上,找到一些让他们感兴趣的东西。

    不过这个身着灰白布袍的独臂少年却是对这些目光视而不见,径直走到了临窗的那处桌面之前,紧靠着之前那高谈阔论的二人一屁股坐下。

    见到这独臂少年如此动作,其他几桌的客人便都对其失去了兴趣,看来这三人是相识的,人家同桌而坐,他们自然不会去多管什么闲事。

    但这酒楼二层之中,那依窗而坐的两名青年却是并不认识这独臂少年,见得此人大大咧咧坐到自己身旁,那稍微年轻一些名叫平山的男子顿时眉头一皱,问道:“阁下是谁?似乎坐错位置了吧?”

    可平山没有想到的是,这个独臂少年在他开口说话之后,却是露出一个极度热情的笑脸,伸出手去,一把握住他的右手,连声道:“平山兄,你不记得我了?我是沈非啊!”

    这个独臂少年自然就是从风杀山下而来的沈非了,他进入这酒楼之中已有一段时间,以他的灵魂力量,自然是听到了刚才二人的谈话,所以才在这时找上了这好像对风杀城局势颇为了解的两人。

    听得沈非这看似异常熟络的称呼,那平山明显是有些发愣,有些尴尬地将手抽了回来,摸了摸脑袋,说道:“沈非?我怎么不记得了?”

    沈非脸上似乎有些不快,伸手拍了一下桌子,说道:“平山兄,你这就不够意思了,咱们在杏南城分开不过数月,你怎么就不记得兄弟了?”

    沈非刚才听了半天,早就知道这平山数月之前到过北方不远的杏南城,所以这时装模作样起来,倒还真像那么回事。

    一旁平山的同伴林执并不了解情况,当下笑道:“平山兄弟,这是你朋友啊?既然遇到了,那就一起喝一杯吧。”

    闻言沈非连忙将头转了过来,似乎很是惊喜地说道:“这位一定是林执兄了,我曾经听平山兄提起过,果然英武不凡,气质过人。”

    “呵呵,过奖,过奖!”林执只是个不明内情的外人,但这样的话谁不喜欢听,当下便将沈非引为了平生知己。

    只是那平山一时之间确实想不起自己什么时候结交了这样一个朋友,实在是沈非这独臂形象太过好认,要真是和其有过交集的话,应该不会这么快就忘记的。

    而沈非瞥见平山的脸色,知道此人还在犹疑,当下伸手在腰间容袋上一抹,只见一个钱袋倏地出现在他掌心之中,那沉甸甸的感觉连林执都有些动容。

    沈非眼中微光闪过,旋即将手中钱袋一把塞入平山的手中,说道:“平山兄,之前兄弟我手头着紧,在你那里借了二十万金币周转,一直找不到机会还你,现在总算是找到你了。”

    “呃这个”沈非突如其来的动作和言语让得平山脑中一片浆糊,但手中那个沉重的钱袋却是让他明白,这里面恐怕真的有着二十万金币。

    沈非兀自自顾说道:“平山兄这急功好义的性格沈非极是佩服,想当初我们在杏南城萍水相逢,竟得平山兄这等大助,沈非一定铭记于心。”

    这言之凿凿的话语,加上那个货真价实的钱袋,这一下连林执都在旁劝道:“平山兄,你的记性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差了,难道这世上还会有人记错自己的债主不成?”

    沈非心想这个林执还真是帮忙啊,对于他来说,区区二十万金币不过是九牛一毛,比起他要从这两人口中套出的信息,价值或许并不对等,但只要他心中觉得值就行了。

    虽然还是没有想起这个名叫沈非的独臂少年到底是谁,但二十万金币,对于平山这样一个只有九重大丹境的修炼者而言,已经算是一笔不小的财富了。

    送上门的富贵总没有往外推的道理,平山满脸喜色地将钱袋放入容袋之中,而后又是有些尴尬地拱手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沈非兄弟,一时没想起来,还望恕罪。”

    沈非心下暗暗好笑,但口中却是说道:“平山兄的性情真是让兄弟佩服,这二十万的债金都能忘记,林执兄,平山兄不会是哪个大家族的少主吧?如此财大气粗。”

    沈非这个不大不小的玩笑让得两人脸色瞬间变得尴尬,他们不过是这风杀城的普通修炼者,又哪有什么背景?要真是有着二十万金币这么一大笔巨款的外债,恐怕平山连吃饭睡觉都会想着吧?

    被沈非问到的林执打着哈哈,只是从沈非拿出二十万金币的“债金”之后,这两人便再没有怀疑,就算平山依然想不起沈非是谁,但这个真正财大气粗的主,那也没有往外推的道理。

    沈非果然财大气粗,当下大

    手一挥,叫道:“伙计,将你们店里最好的酒菜都给我上一份!”

    随着酒楼伙计的高声应是,沈非笑着转过头来,说道:“相请不如偶遇,既然在此有幸遇到两位兄长,这一顿,便由小弟来作东如何?”

    闻言林执二人不由又惊又喜,这座酒楼在风杀城中的档次可不低,像沈非刚才那样将每一道最贵的菜都上一遍的话,恐怕所需要花费的金币,也不会是一个小数目。

    只是这点金币对沈非来说简直算不上什么,眼看这二人眉开眼笑,当下举起酒杯,酒过数巡之后,他便是悄然进入了正题。

    “两位兄长,兄弟我第一次来这风杀城,刚刚看到那边的城中山峰甚是新奇,想要上去一观,却不料在山下被人阻拦,心中颇为不解,还请两位兄长为我解惑。”

    沈非端着酒杯轻轻转动,而早已被沈非热情击溃的两人,此时哪里还会有丝毫怀疑其身份?更何况沈非口中所问,只要在风杀城呆过一段时间的人都知道,又不是什么隐秘之事。

    这一下倒是那林执抢着说道:“沈非兄弟你有所不知,咱们风杀城正是因为这座风杀山得名,相传这城中呼啸不绝的狂风,正是因风杀山上玄风塔之内的风杀珠而起。”

    “玄风塔?风杀珠?”

    听到这两个有些陌生的词汇,沈非不由心下一动,想起鬼老所说的上古神物,难道这所谓的风杀珠,就是造成风杀城狂风肆虐的源头吗?

    沈非所问被林执抢了先,平山也不甘落后,接口说道:“正是,据说风杀山和玄风塔都存在这风杀城数千年了,谁都知道那风杀珠乃是一件宝物,可是数千年以来,无数强者想要打它的主意,都是无功而返。”

    沈非奇道:“难道这风杀珠,竟是无主之物?”

    林执摇头晃脑地说道:“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

    沈非瞥了林执一眼,一旁的平山忙道:“林执兄就是爱卖关子,还是我来说吧,这风杀山原本一直矗立在这风杀城中,任何人只要想上去就可以上去”

    眼看自己一个犹豫,话头便被平山接过,林执郁闷之余,直接是打断道:“可是百年之前,当葛家强势进驻这风杀城之后,便在风杀山周围筑起了一圈高墙,从此以后,想要进入风杀山,便得经过葛家的同意才行。”

    “葛家?”

    沈非点了点头,心想这所谓的葛家想来势力不弱啊,能在这西南鼎鼎有名的风杀城称雄,还能将整个风杀山都围起来,要没有点底气,恐怕并不容易办到。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八荒斗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