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鸿蒙大帝系统 > 第53章何小玉

正文 第53章何小玉

书名:鸿蒙大帝系统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唐晓莲走下舞台之后,被一个中年男子拉住,这中年男子无声的叹息一声,说,“你啊,让我说你什么好?为什么不给他留灯?”

    “我不喜欢他。”唐晓莲道。

    另外一边,秦瑶和一位中年女人走在一起,这中年女人说,“瑶儿,你该给他留点面子的。”

    “啊!”秦瑶心中一惊,似想起了什么,有些担忧的说,“他不会真的生气吧?”

    “天帝之心,谁能猜的透?”中年女人道。

    林嫣然回到家族后,她父亲勃然大怒,吼道,“你把我说的话当耳边风了?”

    “爸,要嫁,你自己去嫁,我说过了,我不会嫁给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林嫣然道,她的声音平和,却非常坚定,宁死不屈。

    林父道,“身在我们这样的家族,你就要学会为家族牺牲。”

    林嫣然沉默,林嫣然的母亲走上前,拉住自己的女儿,说,“嫣然,嫁人讲究的是门当户对。”

    “妈,那人可是天帝,我们和他真的门当户对?”林嫣然反问道,这会儿,她感觉心里很烦,她也明白,就算家族不逼她嫁给天帝,也会逼她嫁给其他家族了弟,她没有选择。

    杨安离开舞台后,神情有些落寞,这时候,他真的很想找一个能说说心里话的人。

    不知不觉中,杨安施展出逍遥游身法,凌空飞渡,仿佛间,天空中有一条大道,他行走于天空大道,一步数百米,他就这么漫无目的的前进,也不知道自己该去哪。

    泰山,五岳之首,此时,杨安独自站在泰山之巅,看着前方的云海翻滚。

    “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也需要人关心,也需要人理解。”杨安大喊出声,前方的云海翻滚的更加汹涌了。

    杨安向前踏出一步,想走上云海,享受一下云海漫步的感觉。

    突然间,一个人喊道,“喂,你别犯傻啊。”

    “嗯?”杨安下意识的转头,只见一个年约十六岁的小姑娘在向他招手,这姑娘脸庞清秀,眼睛纯净,梳着一条马尾辫子。

    小姑娘见杨安停了下来,有些焦急的说,“喂,那边很危险,你先回来吧。”

    杨安看着小姑娘纯净的眼睛,心里有一丝触动,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小姑娘,小姑娘快步走到杨安身边,轻抿了一下嘴唇,理了理思绪,小心的说,“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嗯?”杨安道,“我也不知道,我就是胡乱的走,走到这里之后,看这里风景好,就停下来了。”

    “呼!”小姑娘轻出一口气,又问道,“你刚才怎么站那么前,这样子,很危险的。”

    “呵呵!”杨安淡然的一笑,说,“我想去云海上面走一走,看看是什么感觉。”

    “你傻啊,这样会死的。”小姑娘道。

    杨安愣住了,一时间无语,眉宇之间有着一丝孤独,一丝忧伤,小姑娘安慰道,“你遇到难处了?”

    “没有。”杨安道,“在这世间,谁能为难我?”

    “嗯?”小姑娘觉得杨安非常奇怪,又问道,“对了,你家在哪?你还是早点回去吧,你的家人会担心你的。”

    “家人?”杨安抬头,看向远方,“我的家人真的还在吗?”

    小姑娘从没见过如此忧伤的男孩,那种情绪感染着她,让她不由自主的流下两滴泪水,而后,问道,“你的父母不在了吗?他们怎么了?”

    “我出生后,就从没见过父母,也不知道他们长什么样子。”杨安道。

    “这?”小姑娘顿了一下,又问道,“你有其他的亲人吗?”

    “没有。”杨安道,他记得,自己在孤儿院长大,因为性格孤僻,没有朋友,那时候,他只知道埋头学习,也只有学习的时候能让他忘记一切。

    小姑娘看着杨安,心中感慨,‘这人好可怜啊。’随即,又打量着杨安,只见杨安穿着一身破旧的休闲服,衣服已经被水汽打湿,脚上的鞋子沾着泥土,整个人看上去非常的落魄。

    随即,小姑娘又问道,“你还在上学吗?”

    “没。”杨安道。

    “是因为没钱吗?”小姑娘道,“我家也一样,本来,我考上了高中,可是,家里没钱,我就没去了,我想,过段时间,就去南方打工,然后,赚钱给弟弟上学。”

    “呵呵!”杨安露出一丝笑容,“你和你弟弟的感情很好吧?”

    “那是当然了。”小姑娘道,“不过,弟弟很调皮的,有时候,也会欺负我呢。”

    “啊?”杨安微微吃惊,问道,“你弟弟比你小几岁?”

    “他啊,比我小一岁。”小姑娘道,“嗯,其实吧,他对我很好,只是,他是男孩子,所以,调皮一些,有时候,会恶作剧。”

    “嗯!”杨安微微点头,他能想像出来,这姐弟俩的感情很好。

    小姑娘又好奇的道,“对了,你今年多大了?”

    “十六。”杨安道。

    小姑娘露出甜甜的笑容,说,“那和我一样呢。”紧接着,又问道,“对了,你是几月的?”

    “几月?”杨安愣了一下,用心念问系统,“我是几月过生日?”

    “十二月初八。”系统淡漠的道。

    随即,杨安说,“十二月初八。”

    “嘻嘻!”小姑娘说,“这么说,我比你大哦,我是六月。”

    “六月初几啊?”杨安道。

    “一号。”小姑娘开心的道,“我弟弟说,我的生日就是儿童节哦。”

    “呵呵!”杨安轻轻一笑。

    正在这时,一个小男孩跑过来,喊道,“姐,你怎么在这里?我们该回家了。”

    “知道了!”小姑娘应了一声,又转头对杨安道,“那个,我要回家了,你也回家吧?”

    “家?”杨安抬头望天,又向前踏出一步,准备踏上云海,他仍然想感受一下脚踏云海的感觉。

    小姑娘见到杨安的动作,一把拉住他,道,“喂,你别这样啊。”随即,纠结了一下,对身边的小男孩说,“弟弟,我们带他回家吧,他没有家。”

    “啊!”小男孩指了指头,把头凑到自己姐姐耳边,小声说,“他脑子有病?”

    “别乱说。”小姑娘轻声道,“他很可怜的。”

    她说到这里,又看了杨安一眼,柔和的道,“你先去我家吧。”

    小男孩道,“姐,这样不好吧。”

    小姑娘道,“好了,这一次,听我的,我想,爸妈如果知道他的情况,不会说什么的。”

    “可是!”小男孩道,“我们不了解他啊。”

    小姑娘心里很纠结,小手一直拉着杨安,随后,坚定的道,“弟弟,先带他下山吧。”

    杨安把这姐弟俩的动作和谈话看在眼里,心中淡淡的一笑,想,‘这小姑娘的心地挺善良的,给他一份机缘吧。’

    小男孩见自己的姐姐拉着陌生男人的手,有些吃味的说,“姐,先下山吧,还有,把手放开了,他又不是小孩子了。”与此同时,小男孩想,‘这样的人,死一个少一个,整个世界都会清静很多。’

    小姑娘闻言,惊呼一声,一下把手松下,然后,有些羞涩的说,“走了,先下山。”

    杨安感觉小姑娘的手松开手,心里竟然有一种失落感,刚才,那种温温的、软软的感觉,非常舒心。

    路上,小姑娘问道,“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杨安!”杨安说了一下自己的名字,又问道,“你呢?”

    小男孩道,“姐,别告诉他。”

    小姑娘露出柔和的笑容,说,“何小玉。”

    “嗯!”杨安微微点头。

    何小玉道,“我爸没读什么书,我刚出生的时候,他也不知道取什么名字好,后来,我爸看到我妈手上的玉镯,就给我取名小玉。”

    小男孩道,“姐,你的名字算好了,我的名字才烂呢,竟然叫何阳。”

    “嘻嘻!”何小玉道,“听妈说,那时候,爸爸想叫你何田,何石头呢,何阳已经不错了。”

    “哎!”何阳叹息一声,说,“老爸也真是的,取名字太没创意了,他是见什么,就叫什么,他说,要是再生一个,就叫何米,何碗,何苗,何树。”

    “嘻嘻!”何小玉道,“这样挺好的,我觉得蛮好听。”

    杨安跟在这姐弟两身边,轻轻一笑,道,“是挺好听的,名字,只要好记就行了。”

    何阳不待见杨安,总感觉杨安抢了他的姐姐,他听到杨安说话后,就闭口不说了。

    大半个小时后,杨安随何家姐弟走到山脚,这里是一个小村庄,看上去,约二三十户人家,房子以土石砌成,其中,也有一两间砖瓦房,这会儿,已经是傍晚时分,能看到一缕缕炊烟从房屋中冒出来。

    在何家姐弟的带领下,杨安来到一座土石房屋旁,只见一中年汉子站在门口抽旱烟,这中年汉子见到何家姐弟,发出沉重的声音,“你们跑到哪去了?”

    何阳道,“爸,我和姐爬山去了。”他说到这里,想到杨安,又补了一句,说,“爸,姐拣了一个乞丐回来。”

    何小玉听到这里,连忙道,“何阳,你别乱说,你看,天都黑了,总不能赶人家走吧。”

    “哼!”何阳轻哼一声,走进屋子。

    何父转头看了杨安一眼,心想,‘还真是一个乞丐啊。’随即,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何小玉道,“爸,他从小就没父母,而且,没有一个亲人,您看,天都黑了,让他在我们家住一晚吧。”

    何父看着杨安,见他穿着虽然破旧,眉宇却非常清秀,眼睛纯净,神情淡然,隐约间,能感受到一丝孤独和忧伤,何父想,‘这人应该没有说假话,看来,是一个孤儿。’随即,点点头,说,“行,就让他住一晚吧,明天,让他离开。”

    “嗯!”何小玉应了一声,道,“杨安,我们进屋吧,外面有露水了,挺冷的。”她对杨安说了一句,又对父亲说,“爸,您也进屋吧。”

    杨安随何小玉进屋后,见何家的客厅并不大,也就十个平米,屋子一角摆着一张桌子,四张长凳,以及一些农具和杂物,若细看,能看到墙上有一些裂纹。

    何小玉把长凳拉到杨安身边,说,“你坐一会,我去帮妈妈做饭。”

    杨安随意的坐下,何阳从客厅经过时,对杨安做了一个鬼脸,何父进屋后,坐在长凳上,倚着桌子,吧嗒吧嗒的抽着旱烟,浓浓的烟草味飘过杨安的鼻孔,让他微微皱眉,无奈之下,杨安运转秘法,转为内呼吸。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鸿蒙大帝系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