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这个天国不太平 > 第一章 我成了太平天国的南王

正文 第一章 我成了太平天国的南王

书名:这个天国不太平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冯绍光,一名毕业六年多的普通化工机械工程师,在一家大型炼油化工企业工作。面对买不起房找不到老婆的现实,酷爱历史地理的他,最近将全部精力投入到清朝历史及地方疆域的研究中,以此来麻醉自己。

    五一节这天,冯绍光来到离家不远的**口海防历史纪念馆,想着在那里可以看到清朝时期的大炮,说不定还可以认识一位也爱好历史地理的才女,再不济就随便走走,就当散散心,反正也免费。

    来到纪念馆,冯绍光爬到一尊中法战争时期的平夷前膛炮炮口,使劲往里面看,想弄清里面有没有膛线。

    突然砰地一声震天巨响,那尊长满青苔的老旧火炮居然轰了一炮,冯绍光还没来得及感叹自己的透顶霉运一声,就觉全身剧烈灼烧,巨大疼痛感猛地袭来,伴随脑中轰轰地作响的炮声,瞬间就失去知觉。

    咸丰二年四月初六,午时许,广西桂林府全州地界。

    全州城西,平素香火旺盛的湘山寺门前,通往湖南永州府的官道上,一支连绵不绝的队伍沿道北行。一时间旌旗林立,尘土飞扬。与此同时,三四里外的湘江之中,上百余只船舟顺水徐徐而下,一副森严景象。

    旌旗下行走的队伍,人人布衣褴褛,鹤衣百结者,比比皆是。尽管如此,却个个头包红巾,神情激昂,迈着有力步伐,坚定前行。

    行伍中,间或穿插几名身披红、黄袍者,来回喝喊,指挥众人不可掉队,在衣着褴褛的人群中,显得威风凛凛。

    一顶亮丽的黄轿由四个红袍壮汉稳稳抬着,行走在队伍的尾部。

    这时,突然轰隆隆几声炮响,黄轿顶上冒着火光,一名抬轿的红袍壮汉惨叫一声,断残肢体跟随铁弹丸飞入轿内。轿子刹那间四分五裂,一个身着团龙黄袍的男子从轿中摔出,滚在路边草丛里,头顶的雕镂盘龙金冠亦掉入远处的灌木丛中。

    “南王,保护南王!”有人用客家话大叫。

    随着又是两声炮响,队伍陷入混乱之中。

    “快,你们快去护住南王。剩下的跟我顺城墙冲,吸引城楼上的火炮。老七,你速派人到前面中军给天王报信,破了全州城为南王报仇!”随着一个颇带威严的声音愤怒地喝道,混乱的队伍随即恢复了秩序,喊杀声盖过了火炮声。

    冯绍光感觉自己来到一个无穷无尽的黑暗世界,没有声音,没有光明,什么都没有。正当他不知所措,恐惧在心底无边蔓延时,忽然感觉到两道白色光点出现。

    一道稍强,感觉很熟悉很亲近,似乎就是他冯绍光自己。另一道较衰弱,保持警惕模样,躲避着稍强的光点。随后稍强光点猛地撞击在衰弱光点上,两道光点变成成千上万道颗粒状亮点,过了会儿,又糅合在一起,慢慢聚成一道粗大的白光球。

    这时,无尽的黑暗世界突然打开了一道大门,白光球被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强行推出大门外,来到了光明世界。

    路边草丛里的黄袍人男子艰难地睁开眼睛,头痛欲裂。

    我不是冯绍光么,怎么突然又成了冯云山?还是太平天国的南王冯云山?冯绍光用力晃动脑袋,两股糅杂一起的记忆将信息不断涌入。好像过了很漫长的时间,又好像只是一刹那,尽管脑袋还有点混乱,但冯绍光已经搞明白自己身上的诡异。

    自己竟然穿越了时空!从后世的普通工程师附身到了太平天国壬子二年的南王冯云山身上了,不但占据了这个被火炮击中的南王的身体,还融合了他的记忆。也就是说,他冯绍光,成了太平天国的南王冯云山。

    历史上的冯云山原名冯绍光,太平天国的重要领袖,是拜上帝教的始创人之一,实际上的传教者,金田起义老兄弟们、包括东王西王北王翼王等都是冯云山一手带入教中。太平天国初期的教制、政制、军制、律制和历法,都是冯云山一手创立。

    可惜,他先是在紫荆山、平在山时期,因入狱被天王洪秀全伙同东王杨秀清以天父下凡的形式,夺了他教中实际领袖地位;金田团营和茶地改编又被几大首领联合架空夺去军权;最终在永安改制时********,成为排名第四的南王,无实际性军权又无教权,东西两王反而后来居上。

    这冯云山不知是倒霉还是怎么的,身为后军主帅的他坐轿行军到全州城时,被一时手痒没忍住的清军炮手一炮击中,重伤在身;再过半个月,太平军水路行至全州东北部的蓑衣渡时,被知州江忠源率楚勇埋伏,中炮牺牲。

    正回忆着历史上的冯云山,左边大腿一股钻心般疼痛,打断了他的回忆。

    “南王受伤,旅帅善人,快派人到前面请鸡脚七来给南王治伤。”一个焦急的声音在冯绍光耳边响起。

    “好,观澜先生,你照顾好南王。享才,你在这看着点,我亲自去请鸡脚七来!”声音刚落,人已经奔远。

    冯绍光抬抬手刚想起身,旁边一只强劲有力的胳膊就搀扶着他,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面孔映入他的眼中。虽红方巾裹头,亦然掩不住其文静素淡的书生气质。

    曾观澜!是自己刚进紫荆山区传教时,聘自己做塾师的那户主人家,后来成为知交好友的曾玉珍的侄子。

    融合太平天国南王记忆的冯绍光一下就认出了书生模样年轻人的身份。

    曾观澜口中的旅帅是他的亲卫营统领卢七,自己已故好友卢六的亲弟弟。还有那个享才,名叫谢享才,为人机警,随曾观澜一道帮助他处理日常文书。

    忽然,冯绍光想起了什么,脸色大变。

    曾观澜的身份,勾出他很多记忆,刚才被中断的回忆豁然连成一片。再依他这个后世来的灵魂略微一思索,就明白了很多事情!

    那自己从小敬重追随的表兄,为了手中的权利,是怎样无情地抛弃、牺牲他。

    自己亲手领入教中,一手提拔为小头目的两个好兄弟,又是如何卑劣地趁他不在,踩他上位。

    就像这一次行军,本来一直习惯步行的他,却被那烧炭工出身、比他年轻一岁的东王兄,教训有失天国南王身份,还特地赐他一顶鲜亮的黄绸金轿,让他行军时乘坐,减轻辛苦。冯云山无奈,只得感恩拜谢。

    行军在前边的几个王也都乘坐黄轿过去了,偏偏他南王黄轿经过全州城门外时,城楼火炮突然就开火了,还被击中。

    偏偏前两天,卢七在兴安至全

    州的一个小镇上,碰到两个全州城里逃出来的天地会兄弟,加入了后军当炮手。他们透露自己原是全州城里的火炮杂役,全州城的火炮多数调入桂林城中防守,仅剩不到四五门射程稍远的中等口径火炮。冯云山听卢七说起这事,印象还很深。

    可是,适才以他乘坐的黄轿为中心,几息功夫起码落了五六发炮弹。这必定不是全州一个城门上的一两门火炮能做到的。这样费心布置,显而易见,只为除掉冯云山,而且事后还要推到全州清军身上。

    莫非,历史上全州城破后,所有清军全被屠杀一空,全城焚毁,难道就是要掩盖什么?

    多么狠辣!为了绝对的权利掌控,哪怕是冯云山已经退居第四把交椅,还要斩尽杀绝,不让翻身。冯绍光不禁打了个冷战。

    事实上,如果不是后世的他穿越而来,引起未知的变故,冯云山现已然重伤。

    冯绍光压低声音急切地对谢享才道:“享才,本王刚才中炮前,辨声音似乎有几发是从西面的湘山寺后而来。你速悄悄带人去查看,回来立刻密报给我。记得谨慎点,不要惊动众人。”

    这种机密事情的调查,也只有谢享才这样的亲信才能放心。金田起义前夕,有一次谢享才因为芝麻绿豆大的小事得罪西王萧朝贵,要被打两千棍,眼看小命不保。冯云山看不过讲情,萧朝贵不准,最后还是冯云山跪在天兄附体的“六妹夫”萧朝贵脚前苦苦哀求,才保下谢享才一条性命。自此谢享才跟曾观澜、卢七一道死心踏地成为冯云山的亲信。

    目送谢享才匆忙离去,一旁的曾观澜犹豫着低声道:“南王,您是怀疑有自己人……对您下手?”

    冯绍光阴沉着脸,恨声道:“不是怀疑,而是肯定!现全州城内清妖不多,守城尚惶恐,我圣军绕城而过,城内清妖庆幸免难,断然不敢主动开炮挑衅。况我早知全州城内火炮极少,又岂能发炮如此密集。必然是天国内部,有人图谋我死,张胆到如此地步。”

    “只可惜,我冯绍光虽然还是冯绍光,但冯云山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冯云山了!我看他们怕是要失算了!”

    冯绍光转头看着似懂非懂的曾观澜,吩咐道:“让亲卫营加紧防范,严防下毒、行刺等阴谋手段。”

    太平天国初期,一帮乡民出远门,没有一套正规的行军作战体系,沿途都没侦查,实在可怕。没有细作,就成瞎子啊,自己一定要早日建立细作队伍才行。冯绍光暗暗想道。

    “谨遵南王谕令!属下和众兄弟誓死保护南王!”曾观澜连忙跪地应道。

    曾观澜其实早有所察觉,作为最早一批跟随南王的老人,他旁敲侧击提醒过南王多次,可惜南王虽然才拔多智,谋划老练,奈何身在局中而不自知。

    为人忠厚又不屑争权夺利,对圣教和天王忠心耿耿,为了天国团结大局,不惜忍辱负重,一步步退让至现在的局面。莫非对方赶尽杀绝的狠毒做法,让南王惊醒了?曾观澜心中不禁为之一振!

    “立泰兄弟呢?”冯绍光想到什么,问道。他说的立泰兄弟名叫梁立泰,跟随他加入圣教的老弟兄,现在是后二军的军帅。

    “南王,军帅大人为了保护你,带后二军圣兵去攻击城楼,吸引炮火去了。”

    “糊涂,后二军可战的兄弟总共才二百余人,他要给我耗光吗?快把人给我拖回来!”

    “好,观澜保证马上把劝他回来。”见南王急了,曾观澜赶紧答应道。

    “南王,旅帅善人将鸡脚七大人请到了,给您看看伤。”一牌刀手亲卫过来通报。

    “让他们过来吧。”冯绍光也想知道自己伤得多严重,他左胯骨一直疼得厉害。

    亲卫营旅帅卢七领着一个留着小八字胡须、神情猥琐的黄袍中年人走了过来。

    他就是太平天国有名的外伤郎中黄益芸,原本叫黄益云,为避讳南王云山字讳,改为芸,现任后军拯危急,职同监军。冯绍光知道他骨科外伤医术很高,他曾经当众把鸭脚砍下来,换用鸡脚驳接,敷上他泡制的草药,不久鸭子便能照样行走,由此人称之为“鸡脚七”。

    黄益芸乍一看南王,吓了一跳!胸口的黄袍已被撒满鲜血,看样子,这回南王受伤非同小可!

    解开黄袍,看看胸口的伤情,黄益芸不由愣住了。伤口不多,还都是轻微皮外伤,染红的黄袍上的血,应该是那名被弹丸击中的轿夫身上的。稍微严重点,可能就是摔地上时左腿胯部撞得错位了。

    黄益芸轻声告个罪,按了按冯绍光大腿跨骨,见南王痛得直呲牙,忙又松开,尔后,让卢七摁住冯绍光腰身,手用力一拍,再一抽送。

    听见喀地一声,冯绍光一阵剧痛后,居然不再疼痛,他直起身感觉了一下,似乎已经能走了,不由佩服这鸡脚七的正骨手法。

    黄益芸又仔细将冯绍光里外检查了一遍,确认均已无碍,才拜服于地,道:“托天父保佑,南王洪福齐天,遭如此火炮袭炸竟无大伤,适才小弟细致检查,已无大碍。”

    “胡说,好你个鸡脚七,是不是当官了,看家本领就全丢了。你骗老弟兄们也就算了,今天还敢来骗南王,好大的胆子!南王被炸得从轿子里飞出来丈余,你居然说无伤?还不再好好检查下。”卢七一脸急躁地喝问。

    “我说卢七,南王对老兄弟的仁爱,谁人不知?我黄益芸就算骗东王,骗天王,也不会骗南王。”

    “益芸慎言!”冯绍光打断他的话,“云山信你!老七,我确实无大碍。”

    “谢南王!不过我也觉着诧异,按说轿厢被炮弹击中,撞得四分五裂,南王不可能不受重伤,只能说天父庇佑!感谢天父!”黄益芸感叹道。

    “南王你真的没事?”卢七不愧忠心耿耿,担心着南王身体。

    “怎么,老七,你还希望我有事不成?”冯绍光哈哈笑道,转头一看,曾观澜领着梁立泰和后二军的兄弟们都回来了。还好及时,没什么损失,否则这么点人去攻城就是送死。

    “好了,本王没事!传令后军继续行军,不必理会全州城清妖。”

    见后军听令继续前进,冯绍光不由松了口气。但一想到历史上冯云山的宿命----在全州城北12里湘江边一个叫蓑衣渡的地方,被后世称为湘军祖师爷的清将江忠源,带领一千多楚勇伏击,中炮身亡-----冯绍光不由缩了下脖子,感觉

    觉后背凉凉的。

    见太平军陆续离去,全州城里本来提心吊胆、生怕被长毛报复的清军也终于松了口气。尔后,城楼一身着官服的清将,拉过那个炮手,掀翻斗篷凉帽,扯着其头上丑陋的金钱鼠尾辫,劈头盖脸好一阵踢打----谁让你乱开炮的?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这个天国不太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